8h1r8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踏星 線上看-第兩千零兩百一十九章 誇張的提升相伴-eekxu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看着脚下遍布无边无际的星能晶髓,陆隐深呼吸几口气,这是,钱的味道,是力量的味道。
他总算有一天可以不在乎消耗,肆无忌惮提升一波了。
“搞不懂你要这么多星能晶髓干嘛,你修炼的是星源,又不是星能”,雾祖奇怪,不断打量着陆隐,她感觉到这家伙有秘密。
陆隐咳嗽一声,“前辈,那个,您能不能,就是,晚辈能不能把镜子收起来?”。
雾祖挑眉,“什么意思?不让我出现?过河拆桥?小家伙,你可以啊”。
陆隐赶紧赔笑,并且保证,“晚辈有秘密,这不瞒前辈,但晚辈的秘密实在不方便给人看,这样,晚辈给前辈一个保证”,陆隐神色肃穆,“就这几天,以最大的可能让前辈出来”。
雾祖眼睛瞪大,“让我出来?你确定?你有这本事?”。
陆隐肯定道,“试试,所以,前辈您看能不能?”,话还没说完,雾祖便返回镜子里,临走留下一句,“我当真了,如果你不能做到,以后别指望我帮你”。
陆隐收起镜子,他不怀疑雾祖的决心,毕竟是九山八海之一,被自己这么一个三次源劫修炼者利用多次,还什么都不知道,确实不爽。
但自己的天赋也不能就那么暴露了,魁罗已经看到,但他具体不清楚,雾祖看到未必不清楚,他们眼界不同。
能不暴露就不暴露吧。
但话已经说到这,得先想办法帮雾祖脱困才行,所以第一个要提升的自然是——针。
他想提升拖鞋,但就算少祖星资源极多,提升一下拖鞋也未必够,粗略估算一下,每一颗少祖星大概有三千亿到五千亿立方星能晶髓,而拖鞋想提升,肯定是万亿为单位,他可不想来这里只提升一个拖鞋,就算把拖鞋提升到能拍死祖境的程度,对他也没用,他又接近不了祖境,目前威力够用了,还是提升针有把握。
他身上所有外物中,唯一提升到能帮到雾祖的只有针,当初雾祖出来得力量能有半祖实力,也是靠针和拖鞋。
如今所在的少祖星是神武少祖星,守护的那位均前辈还有几个星使都被打晕,陆隐抬手,骰子出现,一指点出,他需要的只有三点。
他没有那么大凝空戒将少祖星上的星能晶髓收走,所以即便摇到四点,进入时间静止空间也没用。
运气不是很好,第一次两点,第二次四点,他在时间静止空间待了近一年,修炼天星功,原本打算先将凝空戒内星能晶髓全部提升掉,反正在时间静止空间内必能摇到三点,但想了想还是没有,专心修炼天星功。
第三次摇到五点,直到第四次才摇到三点。
看着上下两层光幕,陆隐动了动胳膊,体力活来了,他要开始搬星能晶髓了。
陆隐想到针提升要消耗很多,因为如今的针本就可以破开半祖内世界,属于半祖之物,再提升就可能触摸到祖境层次了,但他还是没想到提升一根针会消耗那么多,多到夸张。
四千六百亿,整整四千六百亿立方星能晶髓。
看着还是没什么变化的针,陆隐咽了咽口水,这是他提升过最多的一次。
整个神武少祖星上的星能晶髓被消耗了大半,只留表面一层,防止被望祖楼的食神看出来。
这么多钱的消耗,即便以他现在的眼光都有些发颤。
缓缓拿起针,看起来好像没什么不同。
摸了摸,依然那么冰凉,陆隐不敢实验,防止破坏了什么被食神看出。
他看了看凝空戒,又看了看少祖星。
这颗少祖星上没什么要提升的了,想着,他取出镜子,请雾祖带他去下一颗少祖星。
雾祖出来后下意识扫了一眼,面色惊奇中带着怪异,还有些不可思议,“那么多晶髓哪去了?”。
陆隐抿嘴,“前辈,晚辈的秘密实在不方便告诉您,不过放心,离开这里后,晚辈有自信能帮您破开更多的微”。
雾祖深深看了眼陆隐,没说什么,带着他到下一颗少祖星。
这是白龙少祖星,当初陆隐就是在这里让农烈他们无法帮助龙天,从而获得进入主宰界的资格。
而在这里,他也消耗了一些星能晶髓,但对于整个白龙少祖星来说只是微乎其微。
镜子又被收入凝空戒,陆隐下一个要提升的东西早已想好,正是——岁月枯木。
枯祖在陆隐心中地位极高,尽管他没有辰祖的霸气无敌,没有慧祖的智慧无双,也没有符祖的神奇莫测,但要说耐打,枯祖认第一,估计没人敢认第二,就连雾祖都说过,枯祖属于打不死的怪物,这点忘墟神王淼淼也提过。
而枯祖敢一个人冲向永恒族,他的自信来源于他的实力。
岁月枯木,正是枯祖留下的异宝。
陆隐掌握了物极必反,拥有枯木逢春的能力,但岁月枯木前两个字是岁月,意味着时间,他一直在想枯祖哪里与时间挂钩?即便枯家也没有任何枯祖拥有时间伟力的记载。
只有枯戎说过枯祖掌握岁月的力量,但表现出的只有枯木逢春。
陆隐感觉岁月枯木并非白叫的,以枯祖低调的性格,掌握了什么只有天知道。
陆隐见识过温蒂宇山与初元的时间伟力,又穿梭时空,近乎看到了人类历史,他对于时间的渴望极其强烈,就算有一丝机会,他都想尝试。
平心静气看着岁月枯木,陆隐休息了十天,一指点出,开始摇骰子。
看着骰子缓缓旋转,然后停止,六点,他目光一亮,出现在黑暗空间里,周边是或明或暗的光团,他不想浪费时间,直接找了个比较明亮的光团融入。
睁眼,尽是杀戮战场,四周昏暗,脚底是巨大的阵基,这里是背面战场。
陆隐眼前,数个尸王攻来,他下意识避让,这具身体有五次源劫修为,轻易退入星源宇宙,而联手围杀他的那几个尸王都拥有星使战力,其中一个尸王可以绿瞳变,肉体力量极其强大,更拥有诡异的天赋,他才是陆隐融入之人最忌惮的。
记忆不断涌入,陆隐知道此人是谁了。
第四阵基令主——玖自在,也是第四阵基最强大的令主,地位相当于陆隐见过的第二阵基左令主,而他的修为还在左令主之上,算是第四阵基仅次于总帅和阵眼的人。
如果只是这些,陆隐直接退出融合就是。
但他竟通过记忆发现此人居然是红背,他在千年前,进入背面战场的时候遭遇的第二场战争就被发展为红背,那一战,他本应该死了,却临阵倒戈,杀死战友,向永恒族求饶,被永恒族十二候之一的无易候发展为红背。
近千年,他什么都没做,无易候也没让他做任何事,只是在攻打第二阵基的时候尽可能避免波及到他,而他本人又因为天赋异禀,从刚进入背面战场的启蒙境修为,一路顺利突破到了五次源劫,而他所立下的战功,都是无易候故意送的,只为让他爬的更高。
如今此人已经是第四阵基最强令主,仅次于总帅与阵眼,如果再突破,对无易候就有用了。
通过此人记忆,陆隐知道无易候没让他在背面战场做什么,五大阵基是个整体,此人哪怕成为半祖,成为某一个阵基的总帅,也无法左右战争。
无易候要的是此人自背面战场返回树之星空,那时,他的作用才能发挥出来。
试想,一个在背面战场经历千年厮杀,并达到六次源劫乃至七次源劫修为的高手一旦返回树之星空,必会成为所有势力拉拢的对象,他将会成为树之星空最大的红背之一。
看着这些记忆,陆隐深深震撼,背面战场在很多人看来是阻挡永恒族的前线,这里也确实是保护树之星空最大的屏障,但永恒族愣是将这里当成了发展红背之地。
如玖自在这种人,在背面战场绝对不少,永恒族看中了人性的弱点,只要想活命,就有很大可能成为暗子红背,永恒族可以在背面战场肆无忌惮发展,然后让他们返回树之星空。
这样的人最不容易成为别人怀疑对象,哪怕寒门都不敢随意对这些人审讯,会引起很大反弹。
陆隐控制玖自在身体与尸王对战,差点忍不住想自杀,但想想还是没有,玖自在此人既然被他知晓是红背,那此人就没什么可隐藏的了,通过他,或许可以反过来利用永恒族,知道永恒族的秘密。
此人目前为止从未对第四阵基做过什么坏事,反而无易候为他创造了不少功劳,这些功劳,可都是要尸王的命填的。
陆隐忽然有个怪异的想法,如果一大批人投靠永恒族,成为红背,永恒族会不会为了让他们上位,不断为他们制造战功,而那些人的战功会让永恒族损失多少?
如果那些人真是红背,永恒族的损失自然值得,但如果是假的呢?
这个想法一旦出现便无法遏制,陆隐目光越来越亮,以至于一时不察差点被尸王打中。
这些尸王可不知道玖自在是红背,他们都是真的在拼杀,唯有最顶层那些能对玖自在造成威胁的尸王才知晓,关键时刻给他制造机会。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