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c92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長生十萬年 愛下-第三千八百三十四章 六堂之首讀書-qw1f6

長生十萬年
小說推薦長生十萬年
六大堂口排名第一的飞行法器,送我?
听了王老头的话后,叶秋不禁惊呆了。
但只是一瞬间,叶秋心态就平静下来。
“乖徒儿,送你飞行文器,你居然不心动?”
王老头斜着眼望向叶秋,有些惊讶。
“师尊说笑了,你若真有这逆天文器,那肯定早就拿出来了。”
“可到了如今,你都没拿出来,说明这文器就算存在,肯定也不在师尊你的手中。”
叶秋淡淡说道。
“不错,老夫固然没收错弟子。”
“叶秋,你小子虽天赋不行,但却心思缜密,果然天生是当打更人的材料!”
王老头一声大笑,将真相说出来。
原来王老头并没骗叶秋,更堂的飞行文器,还真是六大堂口第一。
因为这件法器,曾经是李道尊年轻之时,行走江湖所用的飞行器。
戀戀不忘 野蔓
李道尊成为掌教之后,拥有了镇派飞行器。
故而他昔日的飞行器,就赐予了王老头。
这并非王老头多牛,而是王老头跟随李道尊多年,是李道尊最信任的人之一。
这件飞行器叫“飞星”,一旦催动,如飞驰的流星,快若闪电,威力极为不凡。
尤其是,当“飞星”出现之时,会夹杂烈火。
故而这件飞行器,其实也是一件威力‘巨’大的武器。
想当年,王老头手握“飞星”,就连风狂都不敢招惹他。
“师尊,如此逆天法器,莫非被人夺走了?”
听到这里,叶秋好奇问道。
“虽不是被人夺走,其实意思都差不多。”
王老头之支支吾吾,但还是说出了真相。
原来在乾坤门,每个堂口每年,都要给宗门提交一定数量的天火金,也就是所谓的——纳税!六大堂口相对对立,其实严格来说,都是乾坤门内的小门派。
而李道尊身为掌门人,他常年闭关,几乎不关心世俗之事。
但如果乾坤门遭遇危险,李道尊自然会出手。
新婚第1天,總裁先生難招架
李道尊的存在,是乾坤门繁荣的保证。
也正是李道尊神通广大,乾坤门才不会被人忌惮。
但李道尊修行所需的天火金,却是天文数字。
每年的天火金,都是固定数字,如果哪个堂口无法提交,自然会面临惩罚。
最严重的惩罚,就是——堂口被撤销!王老头麾下没弟子,也没兴趣去打世俗生意。
所以时间一长,更堂捉襟见肘,渐渐穷了下来。
到最后,因为没天火金缴税,王老头就将“飞星”给当了。
“更堂竟然穷到了如此地步?”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听了这话后,叶秋还是有些无语。
堂堂一个仙家大派的堂主,居然混到了典当文器度日?
这算什么事儿?
对于更堂的具体情况,叶秋忽然觉得不妙。
不过,当叶秋踏入更堂锁在的山峰之时。
望着前方器此起彼伏,高大而辉煌的宫殿群。
叶秋一颗忐忑的心,这才落了下来。
无论怎么说,更堂毕竟是六大堂口之一。
这宫殿群,还真是气派。
“别的不说,论建筑规模和气派,我更堂当之无愧是六堂第一!”
王老头得意洋洋。
原来所谓的更堂,在很多年前,其实是李道尊的府邸。
李道尊还没当掌门人之前,就已经是乾坤门最强的年轻一辈。
而这一片宫殿群,则是历代的乾坤门未来掌门,用来闭关和修行的地方。
李道尊成为掌门之后,这里空着也是空着。
于是乎,在上古流传的五大堂口之外,李道尊成立了更堂。
王老头这跟随李道尊多年的老仆,则摇身一变,成了更堂的堂主。
“原来这一片区域,乃是上古流传,难怪如此气势万钧。”
叶秋微微颔首,目带笑意。
叶秋这次加入乾坤门,本就不太想和外界接触。
他只是想找个清幽之地,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修炼。
如今在乾坤门中,叶秋虽得罪了风狂,也被很多人鄙夷。
但叶秋不在乎。
这更堂占地面积辽阔,环境清幽,还没有人。
这对叶秋而言,简直是最佳的修炼之地。
不过当叶秋踏入更堂区域,仔细观察这些宫殿之后。
叶秋顿时目瞪口呆。
原来这些金碧辉煌的宫殿,虽然从远方看,的确气势不凡。
但走进之后,叶秋却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这些宫殿内部,几乎都是空荡荡的一片。
凡是能被搬走的东西,都被洗劫一空。
就连大门口镇宅的石狮子,也被搬走,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石墩。
“乖徒儿,你别这样看着为师,为师也不容易啊。”
“我更堂多年没新人入门,又没收入来源。”
“为了维持更堂,老夫每年都得拿一点东西去典当。”
“如果卫视不懂得变通,如今更堂早没了。”
“为师也是为了更堂,为师的高风亮节,却无人能理解,唉。”
说着说着,王老头一声叹气,摸出酒葫芦,美美的喝了一口。
“如果只是缴税,绝对不可能那么夸张。”
“师尊,我看你典当那么多东西,都是拿去卖钱买酒喝了吧?”
叶秋忽然说道。
冬眠先生 蕭逸
“那是当然…咳咳,我呸,呸呸呸!”
皇後心計 子濛
“臭小子,你这是什么话?”
“为师为了堂口发展,这才典当东西,买酒能花几个钱?”
王老头一声喝斥。
但实际上,叶秋透过火眼却能“看”到,王老头这话根本是扯淡。
一般的美酒,自然不值钱。
但问题是,王老头喝的酒,那可不是一般的酒。
而是——灵酒!这种汇聚大量天地灵气的美酒,制作极为复杂。
王老头看似邋邋遢遢,但他喝的灵酒,还不是一般的灵酒,而是上品灵酒!这是一个为了喝酒,将灵堂几乎典当了个干干净净,不修边幅的老顽童。
摊上这样一个师傅,叶秋忽然有些无语。
後衛之王 幸福微光
别人拜师,那都是为了学艺,获得好处。
可叶秋怎么看,都觉得王老头是个赔钱货。
王老头喝了酒后,拍了拍叶秋的肩膀:“叶秋,听令!”
叶秋:“?
?”
虽然有些无语,不知道王老头要干啥。
但叶秋还是行了个大礼,竖起了耳朵。
“更堂弟子叶秋,人品过人,德才兼备,可堪大用。”
“弟子王英俊,尊乾坤祖师遗训,现将更堂的堂主之位,传给叶秋。”
噗!一听这话,叶秋非但没任何喜悦,脸色瞬间就黑了。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