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s8s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txt-第二百七十八章 論如何跟女朋友分手熱推-81363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慕雪把筷子放下,然后拿着笔记本开始写着内容。
“慕小姐这个时候都要记笔记吗?”陆水吃着东西问了句。
“托了陆少爷的福。”慕雪轻声道。
逆世狂妃:廢柴九小姐
“我最近是不是对慕雪太好了?总感觉她都会反驳我了。”陆水看着慕雪心里疑惑。
没让慕雪觉得他好说话,慕雪应该还是大小姐姿态的。
就比如记笔记,按之前她是不会在吃饭的时候记的。
筷子的事,理论上自己也会去拿。
仇恨拉的不够大吗?
陆水心里满是疑惑。
“不会是不知不觉间,让慕雪觉得我是喜欢她的吧?虽然是事实,但是我应该很少表现出来才对。”陆水开始反省。
他觉得以后得小心一些。
毕竟太熟悉,他做什么都没用。
不过只要慕雪不知道他是重生的,那么问题应该不会太大。
慕雪心中会存在顾虑,不敢做出的跟自己人设严重不符的事。
“慕小姐的事,处理好了吗?”看到慕雪把笔记本收了起来,陆水才开口问道。
笔记本的命运是固定的,他陆水说的,谁也救不了它。
“已经好了。”慕雪说道。
他们可以随时回陆家。
至于慕家的建设,还需要几个月,虽然有些紧凑,但是婚礼前绝对能恢复完全。
绝不会影响他们两的婚礼。
陆家对这件事非常积极,绝不允许有意外发生,从而推迟婚礼。
“既然这样,就后天出发回陆家,慕小姐有问题吗?”陆水开口问道。
慕雪吃了下自己的菜,感觉很好吃,上次也不差。
陆水刚刚绝对是故意说她做的菜难吃。
“听陆少爷的。”慕雪应了声。
陆水特地空了一天,就是不愿意表现的走的太急,要照顾下慕雪的心情。
一来就带人离开,总感觉有些不客气。
虽然不客气挺符合他这个废物少爷,但是人是会变的。
尤其是在遇到慕雪之后。
上一世也是娶了慕雪,他才变得勤奋了些。
面对一些事,也会想着顾忌慕雪。
这一世这样,也是正常。
当然,冲动也不是没有,尤其是欺负到慕雪头上,最容易冲动。
比如上一世夷平慕家。
上一辈子,应该没有比这个还要冲动的事了。
这辈子应该也没有吧。
那时候真的是一腔怒火,什么都没有顾忌,总之先干翻他们再说。
“陆少爷吃完,要去街上逛逛吗?”慕雪问道。
现在并不晚,慕雪觉得陆水不至于这么早睡。
“上街?”陆水有些意外。
慕家还有街道一说?
“虽然慕家毁了,可是人都还在,有人自然需要生活,生活所需肯定会第一时间置备。
所以生活需要的街道ꓹ 肯定会临时建立。”慕雪解释道。
“听慕小姐安排。”陆水开口说道。
在慕家,自然是听慕雪的比较好。
慕雪点头ꓹ 能跟陆水逛街,肯定让人欢喜。
……
吃好晚饭之后,慕雪就带着陆水往临时街道走去。
真武真灵还有丁凉跟在后面不敢靠近。
没有危险ꓹ 他们甚至都不会去寻找陆水跟慕雪的踪影。
当然,也是慕家属于安全区域ꓹ 他们才敢这样。
陆水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虽然有些简陋ꓹ 但是非常热闹。
慕家的人ꓹ 精气神一点影响都没有。
甚至比之前都要好一些。
或许是因为遇到了劫难,又大难不死,就更加珍惜之前不够珍惜的人与物吧。
陆水心里暗道。
不过太过简陋,没有什么甜点店。
慕雪大概是没得吃了。
“陆少爷要吃点点心吗?”路上慕雪轻声问道。
陆水看了慕雪一眼,道:
“慕小姐是觉得衣服太宽松吗?”
慕雪:“……”
陆水是在说我胖是吧?肯定是了。
找个小角落牙齿打掉。
慕雪轻轻捏了捏拳头,而后轻声道:
“陆少爷吃吗?”
“慕小姐觉得这条街有什么点心可以吃?”陆水问道。
小吃倒是有,但是慕雪肯吃吗?
她就喜欢吃甜点ꓹ 蛋糕或者冰淇淋。
“陆少爷吃过那个吗?”慕雪伸手指了下前方区域。
顺着慕雪的手望了过去,陆水发现了个卖冰棍的小店。
是那种一根可以掰成两半的冰棍。
“可以试试。”陆水开口说道。
他自然是吃过的ꓹ 现在再试试也可以ꓹ 反正都是吃着玩的。
我的艦娘 盧碧
“我请陆少爷。”慕雪开口说道。
陆水心里有些诧异ꓹ 慕雪什么时候有钱了?
没有多想陆水跟着慕雪走了过去。
来到店门口ꓹ 慕雪看了下冰棍,顺手挑了一根ꓹ 接着去结账:
“老板ꓹ 这多少钱?”
“一块。”
“给。”
慕雪的声音很轻ꓹ 不带着什么情绪。
说着她就从笔记本中拿出一块钱,一张被夹在笔记本中的一块ꓹ 仅有的一块。
陆水:“……”
他不知道从何吐槽。
没多久,慕雪回到了陆水身边,然后把冰棍交给陆水:
“陆少爷可以把这个掰成两半。”
陆水明白慕雪的意思,他们一人一半。
“慕雪小姐不能自己掰吗?”陆水接过冰棍问道。
“冰块比较硬,我掰不断。”慕雪缓缓道。
小家碧玉,力气小,没办法。
陆水点头,然后抓着冰棍,而后微微用力。
没断。
“这冰棍确实挺硬的。”陆水看着慕雪道。
慕雪眨了眨眼,没有说话。
爆寵萌後:皇上,太放肆
随后陆水加大了“力度”,他的表情显得有些吃力。
“额。”
陆水双手露出青筋,数息之后。
冰棍完好无损。
“慕小姐,这冰棍的硬度超乎想象,我掰不动。”陆水对着慕雪道。
慕雪此时一直盯着陆水,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
“陆少爷再试试。”
“我再试试。”
说着陆水就用冰棍顶着膝盖,低吼一声,青筋又一次冒起。
“哼。”
“哈。”
又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陆水停止了用力,他抬头看着慕雪,摇了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慕雪没有说话,而后拿出了笔记本,顺便打开开始记录。
陆水:“……”
真是一言不合就记笔记。
这次陆水没有让慕雪顺利记笔记,而是在慕雪动笔的瞬间,掰了下冰棍。
咔嚓。
一声清脆声响起。
冰棍一分为二。
“额,断了。”陆水递出一半冰棍道:
“慕小姐,给。”
这下,还记得下去吗?
慕雪看着陆水,伸手接过冰棍咬在嘴边。
随后动笔记她的笔记。
陆水:“……”
……
最后陆水跟慕雪坐在一个小摊子前吃着冰棍,这是一家卖冰饭的摊子。
忙碌的是一对小夫妻。
妻子不能说话,丈夫脚有些不利索。
“这是两位的点心。”那老板把点心放在桌面上道。
陆水看着对方,又看了看他的腿道:
“老板的腿伤了?”
老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之前伤的,不过就快好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么快就能走,已经很好了。
再过两天应该就跟往常一样。”
他们都是普通人,受伤了也得慢慢好。
跟修真者不能比。
陆水本还想问一些小问题,只是还没问出口,老板娘就气呼呼的来到老板身边,她盯着自己的丈夫没有说话,也说不出话。
不过这次连手语都没用。
“知道,没乱动。”老板有些无奈。
之后他就没继续待着,跟陆水他们道了个歉,就去里面坐着。
“陆少爷跟这里的老板认识?”慕雪吃着冰棍问道。
陆水点头:
“当初在这个店吃过点心,这点心比我娘的要好吃许多。”
虽然嚼劲有所不如。
但是味道好。
慕雪拿起点心轻轻咬了口,随后点头:
“确实比娘…比黎音姨的要好吃,不过嚼劲没有黎音姨的好。”
陆水没在意慕雪差点叫错:
“慕小姐明天要做什么吗?”
“茶茶明天应该就会醒过来,带她去附近玩玩。”慕雪吃着点心说道。
对此陆水没有异议,他应该不用跟着吧?
“陆少爷明天要一起去吗?”慕雪问道。
“慕小姐要带东方渣渣去哪?”陆水道。
“附近的一个小景区。”慕雪吃完了点心,继续道:
“来回大概大半天就够,刚刚好唐姨要一些东西在那边也有,可以帮唐姨带回来。”
要坐车也能叫附近吗?
陆水有些无奈。
这么远他自然要跟着去。
“明天几点出发?”陆水问道。
“听陆少爷的。”慕雪道。
陆水:“……”
————
次日清晨。
天微微亮。
香芋一直坐在东方茶茶身边,今天东方茶茶要是还没有醒过来,她就要联系族长了。
不过她觉得茶茶小姐应该是能醒过来的,因为豆芽居然脱离了枯萎,正在往正常转变。
豆芽都要正常了,那茶茶小姐应该也能醒过来。
香芋刚刚这么想,突然咚的一声。
床上的东方茶茶一跃跳了起来。
香芋吓了一跳。
当她看清楚的很时候,心里的巨石终于放了下来。
她看到茶茶小姐一脸迷茫的站在床上。
“香芋,这里是哪?”东方茶茶看着香芋问道。
她刚刚醒过来,感觉状态特别好。
也不知道为什么。
虽然刚刚醒过来感觉在陌生环境,但是有香芋在,那就不算陌生。
“茶茶小姐,先下来,一点大小姐的端庄都没有。”香芋立即道。
等东方茶茶乖巧的下来后,香芋才解释道:
“这里是慕小姐的住处,现在慕小姐应该就在外面。”
“那我去找表嫂。”东方茶茶立即道。
她要去跟表嫂说眼睛的事。
有条鱼进去了,不知道有没有问题。
“哦,衣服还没有穿好,不是家里会被骂。”在香芋刚刚要开口的时候,东方茶茶自己就反应了过来。
香芋松了口气。
看来茶茶小姐没有什么太大变化。
聪明不明显的程度,没有恶化。
不过茶茶小姐真的醒过来了,陆少爷跟慕小姐都说中了。
他们的见识这么渊博吗?
她其实也查过,貌似茶茶小姐这样的问题,一点都不小。
香芋有些难以理解。
一个被说是废物的少爷,一个修为全失的大小姐,有着寻常人没有的眼力界。
这真的正常吗?
如果这两个是别人,香芋绝对不会想茶茶小姐跟他们待在一起。
太危险了。
————
陆水一大早就醒了过来,他每天都会这么早醒来看书。
因为都是临时住处,所以他来到了河边的大树下。
只是看了一会,真武就来到了陆水身边:
“少爷,乐风传来了消息。”
陆水有些意外,这么快就有新消息?
“几点的车票?”陆水问道。
托塔李天王
没有时间的话,就之后再说。
“八点,还有两个小时。”真武开口解释。
“说吧,乐风有什么发现。”陆水道。
时间还很充裕。
“乐风这两天查看了一些宗门的藏书,他们发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真武看了陆水一眼,发现陆水没有打断的想法,便继续道:
“乐风意外发现了少爷之前让查的那个人,如果没有错的话。
迷雾群岛车站出现的那个人,应该是魔剑斩徒。
具体消息乐风没有得到,是一个消息比较少的人。
唯一知道的是,这是一位非常强的人。
而且是年代很久远的强者。”
“魔剑斩徒?”陆水内心重复了一遍。
没有丝毫印象。
“让他们慢慢查吧,对了,这个人是仙庭的人。”陆水道。
真武有些意外,对方居然是仙庭的人。
他知道少爷跟仙庭不对付,但是具体为什么,他们都不知道。
反正他们少爷一直在查仙庭。
但是从冥土那里,真武真灵觉得少爷可能卷在巨大的旋涡中。
那句,杀了陆水冥土就可能复兴,让他们觉得一切远没有他们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不过他们的职责不是弄清楚这个,而是帮少爷做一些小事。
他们少爷终有解决这个旋涡的一天。
一定会的。
真武不再多想,应了声便继续道:
“乐风说最近彼之海岸开启被人为传了出来,而且还说进彼之海岸的难度降低了。
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彼之海岸开启,肯定藏着某些人的目的。
乐风查到彼岸可能跟佛门某个强者有关。
一些不靠谱的记载中表明,这位佛门强者为了能让佛进入彼岸,特地出家进了苦海,求见众佛。”
陆水听了没有说什么。
这次彼之海岸的开启确实算意外。
冥土跟净土都不安分,外加海尽头的事,直接催动了彼之海岸开启。
不过人为散发消息,这个陆水真不知道谁会这么做。
至于佛门,这就涉及到陆水的盲区,他完全不知道。
不过也没什么兴趣。
彼之海岸也算特殊,去的话或许能得到一些消息。
秦腔
但是最近应该没有空才对。
所以,暂时先不管吧。
“还有吗?”陆水问道。
“乐风他们有个问题,想要请教少爷。”真武说道。
其实真武对那个问题也很好奇。
他们这种级别的人,这辈子可能都无法接触这个问题的答案。
所以,要是少爷能回答,那真的挺让人高兴的。
只是这种问题,少爷真的能回答上来吗?
真武觉得不太可能。
“问吧。”陆水开口道。
一个问题,他还不至于拒绝。
“乐风问,这个世上存在轮回吗?”真武把原话阐述了一遍。
听到这个问题,陆水翻书的手都停顿了下。
这一个个才几阶?
居然会问出这种问题。
就好比两个读小学的,问看儿子离婚是什么感觉一样。
当然,这也好比身在大地之上的人们,问无尽的宇宙中,有没有生命一样。
未知总是会让人向往答案。
“那要看怎么看待轮回这个问题。”陆水合上书开口说道。
这个问题不是一句两句可以说清的,所以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陆水并不打算看书。
“类似一些人说的地府那种。”真武思考了下道。
其实他还是很意外的,主要少爷好像真的知道这个问题的的答案。
“不存在。”陆水开口道:
尋親千年之前
“生死是世间循环的一部分,这种循环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在执行。”
陆水停顿了下道:
“天然的轮回之地确实不存在,但是轮回这种事可以存在,形式上有些不同罢了。”
“形式不同?”真武有些不理解。
“比如佛门的果位,一旦拥有佛门果位,那么就有开启来世的资格。
来世等同新生。
与轮回相符,只是次数有限,来世也无法预测罢了。”陆水继续道:
“但是佛门之外,能做掌握这种新生方式的人,并不多。”
“那会不会有什么强大的势力建立轮回之地?”真武问道。
陆水摇头,平静道:
“不可能的,掌握他人轮回,等同掌握复活之法。
史上第一無道昏君 豬少八
世界的力量上限,没有人可以复活已经死去很久的人。
天地独一真神也不例外。
想要做到这种事首先需要……”
陆水停顿了下,没有继续往下说,只是摇头道:
“其中涉及了很多关于力量以及世界的认知,外加生命结构,说了你也不懂。”
真武:“……”
最強星耀至尊
他真的完全不懂,不过也算知道了答案。
轮回之地不存在,但是轮回可以存在。
当然,存不存在跟他也没关系。
唯一有用的就是增加见识。
虽然这个知识并没有什么用。
……
广阔无边的海上。
有一只巨大的乌龟在海面上缓缓游动。
这乌龟上稳稳坐着一位男子。
在这男子的眼中,仿佛遍布无尽奥秘,他坐在那里给人一种看透未来的感觉。
“这次你要去哪?”苍老的声音从乌龟口中缓缓响起。
“随便去附近人多的地方,当个算命先生吧。”天机楼宇说道。
是的,他就是天机阁的主人,天机楼宇。
他们离开了仙山,在整个修真界不断的往来。
“这才出来多久,就换了这么多地方,是不是有些谨慎了?”石龟好奇的问道。
“总有跟屁虫在后面,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过这次应该没有跟屁虫了。”天机楼宇开口说道。
“你好像很久没有进入那种状态了。”石龟问。
正常情况下,天机楼宇虽然身在现在,但是他活在未来,他的目光一直都在未来。
而现在,天机楼宇身在现在,也活在现在。
目光一直不敢看向未来。
“你不懂,未来突然多了许多变数,我不敢去看。
你应该也感觉到了,最近两个月不停的发生大事,这两三个月发生的事,比之前几百年发生的都要多。
而且每件事的背后,都有种不同寻常的发展方向。
例如即将开启的彼之海岸,这次彼之海岸几乎是人为打开的。
净土,冥土,大海,都有推动的力量。”天机楼宇一声叹息。
现在的修真界,他越来越看不懂。
更越来越不敢看。
未来修真界会变成什么样,他一不知道。
也不敢去知道。
“是因为仙庭那些势力在复苏吗?”石龟开口问道。
“谁知道呢。”天机楼宇摇头继续道:
“这个时代附带的禁忌并不少,我的生存空间也越来越狭隘了。”
“海棠湖到了。”石龟看着前方开口说道。
在他们前面有一座岛屿,这岛屿不大也没有太特殊的地方。
不过岛屿上面有一片大湖。
这湖有清澈见底,有清晰见影,湖中有石柱交错,可供人行走。
很多闲着的人,会来逛一逛。
不算太美,但是还可以。
而在这湖边一处石道亭子中,有一位道人坐在那里,他得前方摆着一个小摊子,摊子上写了算卦二字。
这道士微闭着眼睛,在感知到前方有人出现后,轻缓道:
“姻缘前程,道友要算什么?”
说着道人才睁眼,只是这一睁眼他就愣住了。
他的前方有一只大龟,龟的背上坐着一个男子。
怎么看都不简单。
“这,这位前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道士立即起身道。
对方怎么看都是深不见底。
他可不敢在对方面前托大。
“这几天让老夫在这里帮你算命,如何?”天机楼宇开口说道。
————
“没事吗?”东方茶茶戴上眼罩问道。
刚刚表嫂跟她说,眼睛没有问题,不用在意。
她的担心一下就放下了,虽然也没抬起多少。
“嗯,不用在意,就是以后缺人帮忙打架,可以试着用眼睛画一只灵兽出来帮忙。
最好是四象圣兽。”慕雪轻声说道。
“那要学画画?”东方茶茶嘀咕了一句,问道:
“表嫂刚刚说要出去逛逛,是要去哪?”
“本来是要去海景山的,不过唐姨说在海棠湖很容易买到她要的东西。
所以去海棠湖。”慕雪解释道。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