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tmm1精彩絕倫的小說 我的1978小農莊 txt-第181章 兩把摺疊椅引來圍觀【求月票】推薦-oejpr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五奶,这么早啊?”
五奶瞅着不是太清楚李栋手里拿的啥蛋这么大。
“啥,鹅蛋?”
李栋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五奶说的是啥。“篮球。”
“球,干啥的?”
“玩的。”
五奶听着直摇头,这娃子有钱也不能这么造孽的花啊,玩的东西好几块钱,真是,唉,没个人管着是不成啊,乱花钱。
这年月,农村还不兴说玩这个字眼,谁家有闲工夫玩,谁家有闲钱,闲粮食,玩,那是一个奢侈的字眼呢。
望着摇头离开的五奶,李栋有些时候不理解现在的人,当然大家更多是不理解李栋。
“叔,给俺玩一下,俺还没玩过篮球呢。”
繁華繚亂 風魂
韩小浩挥舞手,蹦跳想要摸一摸篮球,其他小娃子一个个瞅着篮球想要玩。
“行,接着。”
砰一声,韩小浩被砸了正着,好在李栋没用力气,要不真要鼻青脸肿了。
“咋了,没事吧?”李栋刚忘记了,韩小浩根本没玩过篮球,哪里知道接球啊。
“俺没事。”
抹了一把被砸出来鼻涕,一溜烟跑过去追着滚落篮球去了,其他小娃子也紧追着。“慢点,别摔倒了。”
这年月小屁孩一个个就是皮实,砸一下没事人一样。
“达达,干啥呢?”
城戰系統 海哥栗子
“我不进城带了一篮球嘛,对了,还有一排球我去拿给你玩。”
篮球,排球,小娟一愣一愣,公社小学只有几个补丁篮球,还是早些年的,这些年根本没有购买新的篮球。
好漂亮,小娟有些心疼,这么好篮球,肯定挺贵的,小跑着追了上去。
“一篮子石头玩一会。”李栋出来见着小娟正在和大家约定玩篮球规则。
李栋觉着挺好,总要干点事情,可不能白玩了。“得空,自己弄个篮球架子,教教这些小娃子打打篮球。”
神偷傻妃 叁月驚蟄
韩小浩一群小人为了玩篮球,一早上捡了一堆鹅卵石,李栋心说,再来几天院子前铺条鹅卵石小路够了。“好好捡石头,叔给你拿糖吃。”
高兴,李栋抓了一把糖果塞给小娟让她分给大家,小娟最近手渐渐大方了一些,比如分糖果就没有以前那么舍不得,当然想要多的不可能,小管家婆还是十分称职的。
罪惡現場實錄 夜魚
韩小浩这群小娃子,玩闹了一早上,直到吃饭才回家去,一个个回到家里,少不了被抽一顿屁股,这不让去捡粪,好家伙一点没捡。
“篮球,啥玩意?”
韩国富正吃饭就听几个孙子嗷嗷篮球。
“爷,圆圆的球啊,李栋叔买的,可好玩啊。”
小黑抹了一把眼泪,屁股被抽的还有点疼,不过习惯了,一天不打个三两次,总觉着痒痒。
“李栋叔说牛皮做的,可好看了。”
“牛皮做的球?”
这娃子,又搞啥东西。“俺去看看。”
拿起烟袋杆子,抽了小黑屁股一下,夹着出了门,小黑摸摸屁股,屁颠屁颠去吃饭去。
韩国富来到李栋家,李栋正玩着篮球呢,好在家里水泥地,玩的还行。长时间不玩了,还有点生疏,慢慢倒是找回来点感觉。
“这就是篮球?”
噗,李栋吓了一跳,球也掉落到一边,抬头一看果然是韩国富。“国富叔,你来了,快坐。”
“这啥球,干啥的?”
“就是玩的。”
領導幹部法治思維能力提升 歐黎明,於建榮
無限穿越 鐵手
李栋说着拉了一椅子出来,韩国富眼珠蹬着老大。
“这是……”
“这不从城里带了两把椅子,带垫子,你坐着试试。”
“软乎。”
韩国富摸摸,还滑溜的很,这椅子还是铁啊,好,挺好,一动,椅子晃悠一下。
“咋的不牢固啊。”
“忘记卡住了。”
李栋赶紧卡扣给卡住了,这下牢固了。“这是折叠椅,不用时候能收起来。”
“还挺好。”
椅子好,可没忘记篮球,李栋一听价格,这谁知道,我又没买过啊。
“十来块钱吧。“
“多少?”
韩国富一哆嗦,十来块钱,说的轻松,好家伙,这一圆鼓鼓的玩意十来块钱,这不是瞎胡闹嘛。
李栋一看这架势,完蛋,自己咋就忘记了教训了。“那个,这不是见着小娃子们没啥东西玩,买给小娃子们玩。”
校園豪門 青田雨花
“玩,玩啥啊,打猪草,捡粪,摘果子,家里自留地拔草啥的,玩啥啊。”
韩国富一听玩这个字不乐意了,小孩子不干活,玩什么玩,不吃饭了,喝西北风啊。
李栋缩着脑袋,好家伙,下次绝逼不带这些小玩意,按着韩国富说法,自己是文化人玩玩就玩玩了,小娃子们都是农民,不从小老老实实学着干活,长大了还了得啊。
谁都能成文化人啊,这点韩国富比庄子里一些人认识要深刻一点,虽然也希望家里小娃子们能成文化人,可知道,这个挺难的。
“国富叔,平时玩玩没啥。”
韩国富一瞪眼,算了算,这小子最近赚了不少钱,自己还能总拦着啊。
“这椅子呢?”
“不贵,两把才二十多块钱。”
韩国富猛地站起来,多少钱,一把椅子十多块。
“咋这么贵啊?”
“贵,不算贵了。”
李栋嘀咕。“叔,你摸摸多软和,再有这可是铁架子。”本来李栋还想说四五十块钱,深怕说了,自己挨烟袋杆子,韩国富抽风起来,自己拦不住啊。
“国富叔,你不知道城里家具可不便宜。”
李栋买了两个皮箱回来顺手查了一下当时资料,皮箱一个二三十块钱,一个五斗柜五十六块,木头双人床一般四十七,钢管床三十九块,大衣柜最贵八十七。
不这还不是你说买就能买的,还需要票一般城里人新婚能领一张家具票起个早运气好还是能买到家具的。
李栋那是运气好补助了一张家具票,这玩意能卖好几块钱呢,年底需要家具的城里人不要太多,这年月可没有其他门路买家具。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 聿天使
农村偷摸打的家具,不敢拉出去卖,抓着就是投机倒把,挖社会主义墙角,木头都是集体的,你哪里来的木头。
韩国富摸了摸折叠椅,好是真好,摸着软和,这娃说的倒是冬天坐着屁股是不冷啊。卫河这孩子晚上坐着直说屁股冷,韩国富合计要不要买一把。
李栋有点担心,国富叔咋别一会又闹脾气,还是离着远点好。“干啥?”
“没事,我给你倒茶。”
“这椅子,你还能弄到吗?”
李栋被问的一愣。“这个倒是能问问,国富叔你要?”
皇上不洞房:太後嫁到
“没事。”
十多块钱,算了,太贵了,韩国富最终还是下定决心不买了,最多买点棉花用尿素袋做条厚实裤子。
太贵了,还是等卫河结婚的时候吧,韩国富走了,李栋松了一口气。
谁知道,自己十来快买篮球玩,还花二三十块钱买折叠椅的暖死屁股的事一上午就传开了。
这不中午下工,韩卫国,韩卫东,韩卫朝几个小年轻都跟着李栋看折叠椅来了。
“真好看啊。”
“摸着真软和啊。”
几人坐下来试试就不想起来了,又见着李栋折叠起来,这是越看越喜欢啊。“栋哥,这椅子多少钱啊?”
“一对二十八块。”
“真不便宜啊。”
“是啊。”
几人苦笑,太贵了一点,李栋笑说道。“想挣钱,其实不难。”
“不难?”
“栋哥你就说笑吧。”
挣钱多难啊,一年工分都不定能够买两把椅子,这还不难。“我打听了一下,你们知道不城里人买家具都要票,而且家具价格不便宜,你说说,咱们学着用竹子编一些好看点竹椅子,不说多,一把三五块钱总行吧。”
“三五块钱?”
好家伙,这还不多啊,当然竹椅子不好编,二三天都不一定能编出一个来,还有精细点好看的,更难了,问题没有人会这门手艺啊。
“栋哥,你说这些管啥用啊,俺们不会啊。”
“是啊,编不好有竹子又能咋办啊。”
李栋嘿嘿笑。“你们不会,我会啊。”
你当我没事不学习嘛,韩家庄这边竹椅子,摇椅都有,只是摇椅难度要大一些,竹椅子简单一下,价格虽然不算高,想来偷摸卖个三五块钱还是有可能。
家具是大件,一个五斗柜都三四十块钱,一把竹椅子好点的三五块钱不过分。
“真的?”
“栋哥,你太能耐了。”
三五块一把,就算一个月做五把,一月也能挣十多块钱啊,这家伙冬天没多少工要上,一月至少闲着一多半时间,做个二三把竹椅子似乎不难啊。
几人心动了,这么算下来两月就能买这样好看的折叠椅了,一想到自己结婚要是有两把这样椅子,那家伙太有面了。
“栋哥,你教教俺们吧。”
“俺们肯定好好学。”
“行吧,回头我这边忙活完,整理一下资料,教你们,这个有点难,要吃点苦。”
“不怕,能挣钱吃点苦算啥啊。”
“还能比打石块苦不成。”
冬天没有活,大家只能去打石块,石场一天给个五毛,六毛,多了最多七八毛,累的可不成人样了。
现在这年月人工真不高,集体输送的劳力更打折扣了。
一些地方根本不缺劳力,逃荒的,盲流,这些人没介绍信,随便抓一些干活,给口吃的就行,牲口一样养着,这年月出门逃荒必须有开的介绍信。
要不就属于黑户,当地政府部门有权随意处置,一般好点给点吃的让你滚蛋,多半都是送去干活劳改去。
韩卫东,韩卫朝走了,韩卫国磨蹭一会,这小子有话想说,李栋瞅着。“咋了?”
“栋哥,这是俺娘给俺的钱。”
五十块钱,这是准备还钱啊。“那个,栋哥,俺想再借二十八块钱。”
“二十八块?”
李栋一下明白过来了,这小子的意思了。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