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8au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妖魔哪裏走討論-472.觀風衛,衛首(起點!起點!)閲讀-rnv4f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太阳压出地平线,有些许光亮冲破黑暗的夜空,王七麟站在大殿前仰头看,目光敬畏。
这座大殿建筑规则取象于天地、建筑结构取法于阴阳,它在整个未央宫之正位,下圆上方,这取的是仿紫微星座而为圆、仿太微星座而为方。
王七麟凝神于目,看到大殿上下和周围有点点星光闪烁,基底是紫微星辰之光,四周摇曳的是太微星辰之光。
庞大的宫殿色泽椒红,这是一种凝重威严的红色,是皇家的红。
宫殿粗看只是结构非凡,但像王七麟这样开了目神窍的人来看就能看出更多隐情。
大梁形如飞龙,殿顶弯曲如长虹,椽桷排列整齐、飞檐是舒张的鸟翼,荷重的栋桴气势高昂,每一条栋桴下都压着一只大鳌。
王七麟看到这里就惊呆了,这大殿所用材料多是灵禽异兽,它们的精气神和神魂神灵凝聚于一处,与大殿共同凝聚成了一个新的神兽!
愛上大師兄
青龙王轻轻的笑道:“鳌戴。”
王七麟:“啊?”
青龙王对着栋桴点点头说道:“你不是一直在看它吗?这就是鳌戴。”
王七麟恍然。
相传渤海之东有大壑,其下无底,中有五座仙山,常随潮波上下漂流。天帝恐五山流于西极,失群仙之居,乃使十五巨鳌轮番举首戴之,五山才峙立不动。
这就是鳌戴。
《楚辞·天问》中有所记述:鳌戴山抃,何以安之?
准备上朝的官员们看到呆滞的王七麟后见怪不怪,第一次看到未央宫大殿的人都会露出这个样子。
他们是过来人。
群臣到了这里就不再发声,他们默默的踩着台阶走上去,另一边还有车行的平阶,有小巧玲珑的马车缓缓驶上去,里面是朝中老臣。
大殿的威严华美超过王七麟的想象,他在梦中经历过所谓的科技化的建筑,百尺高楼随处可见,百丈高楼也是小菜一碟。
有的建筑庞大而精美,形如鸟窝;有的建筑高大而奇特,形如裤衩;还有一座建筑估计是福禄寿三神的信徒所建,有福禄寿三神高达二百尺——那是八喵的天堂,要是让八喵看到这玩意儿,它能把小脑瓜子磕破了。
最叼的一座建筑叫巨阳楼,那玩意儿是真的diao……
所以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有大见识的人,为此他一直颇为自傲,直到今天看到这座皇家大殿。
他梦中的建筑,无有能出其右者!
恰好認識你 辛意年
这大殿实在是奢华,雕美玉为础石而承接殿柱,裁黄金为璧形而装饰瓦当!
朝阳初起,殿堂便焕发出了五彩光芒,灿烂而柔润,绚丽却不刺眼。
栏杆重重,台阶层层。
窗户周通,门闼洞开。
来往群臣无一不是人杰,随便拿出一个来扔到外面都是跺跺脚能让地皮哆嗦两下的高官大臣。
可是在这座大殿面前他们却像是一只只蝼蚁——
这就是帝王之下,皆为蝼蚁!
王七麟正看得出神,一个威猛勇武的大汉龙行虎步而来,他看到青龙王伸手便打了个招呼:“嘿,青龙王早上好呀,吃过饭了没有?没吃的话等散了朝,咱老吴请你搓一顿。”
他又看王七麟,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三步并作两步要冲过来。
但很快他又硬生生刹住脚步,用笑容掩饰自己先前的失态:“嘿,哪来的俊小子?这后生长得好,跟咱老吴年轻时候有的一比呀。”
王七麟看向来人那张虬须环眼的大黑脸,忍不住看向身边的徐大:他说的‘俊小子’是你吧?
徐大挺起了胸膛:咱老徐当年在老家的时候,也是十里八村的俊后生。
青龙王笑道:“吴将军还是豪爽,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听天监两位后起之秀,像你年轻时候的这个叫徐大,像本王年轻时候的这个叫王七麟。”
吴将军伸手拍了拍王七麟肩膀道:“原来是徐大人。”
他又看向徐大,面露钦佩之色:“王大人自从加入听天监,一路斩妖除魔、屡立奇功,老吴我非常钦佩。这次又查出了谋害俞大荣的凶手,居功至伟啊!”
諸天之塔 月舞神輝
神國永恒
青龙王伸手扶着他肩膀转了个圈,让他看准王七麟:“这才是王大人。”
他给王七麟和徐大又介绍道:“这位是征北将军吴破虏,曾经率领一万精骑大破塞外五万铁骑,乃是本朝骑兵第一将。”
吴破虏笑道:“本朝骑兵第一将那是太——太祖皇帝!”
王七麟听说过这位将军,他是民间许多说书人口中传颂的主角,也是江湖草莽们的偶像。
吴破虏出身仆役但天生神力,他少时给大户人家养马,后来偶遇江湖奇人修成马上武学,骑马行走江湖几年,遂受朝廷征兆加入骑兵对塞外作战,并以一支百斤长柄大铜锤砸遍疆场。
这人性情粗鲁、不通笔墨,可是对战场形势变化有极强嗅觉,对方战阵一旦摆开他便能发现其漏洞或者缺陷之处,所以骑兵在他手里能发挥最强大杀伤力——
战机往往稍纵即逝,他率领骑兵才能赶上这股战机。
另外相传他还有个很厉害的本领,拥有超强的方向感,在塞外带兵作战的时候从不迷路,军中绰号反向飞将军。
王七麟和徐大都很佩服这种为国征战、开疆拓土的名将,得知他身份后两人开始滔滔不绝的拍他马屁。
环绕声马屁。
吴破虏被他们俩拍的很爽,当场拍胸膛表示他们就是自己人了:“以后你俩就是我老吴的兄弟,咱们太投脾气了,可惜这地方不对,要不然我老吴一定要焚香烧纸与你俩拜把子!”
王七麟说道:“吴哥这话说到位了,小弟没别的意思,我这兄弟手上活很好,等散朝出去,我让我兄弟给你好好整一手。”
吴破虏看看徐大的老手谨慎的问道:“你说的手活是?”
“搓澡呀。”
吴破虏笑道:“搓澡好,改日咱哥仨一起搓澡!”
有人从他们身边走过,笑道:“该上朝了。”
吴破虏点点头说道:“周大人说的是,该上朝了。”
韓娛之勛
他又给两人介绍了一下:“这是咱们吏部的侍郎大人,周俊。”
周俊冲两人微微笑。
四个人一起走进宫殿,吴破虏先去了武将阵中,周俊去了文官阵营。
青龙王伸手往下指了指。
徐大在门口坐下了。
王七麟赶紧拉了他一把低声说道:“起来,你疯了?这是皇宫大殿!别乱来!”
青龙王压住他肩膀说道:“不,本王的意思是,你们俩就坐在这里吧。”
徐大冲他摊开手:大爷还能理解错上头的意思?你以为大爷揣摩上峰的本领是闹着玩的?
青龙王背着手离开,身影很快消失不见。
王七麟腹诽,这大佬怎么带小弟呢?就把小弟扔下守门,自己去潇洒?知不知道小弟现在心里很慌?
他踮着脚尖透过人群在大殿里扫了扫,入目都是脑袋瓜子。
如果他开目神窍来看,看到武将阵营血气凝聚、恍若实质,文官周边才气斗牛、冲霄而起。
在这里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九州的大佬。
王七麟像混入狼群的哈士奇,他自己也算人模狗样,可是跟前面的狠角色没法比。
还好他身边有个徐大,如果他是哈士奇,徐大是个哈士基——在朝中官阶低、官位小如同狗腿短,现在大殿里就徐大官阶最低。
太狩皇帝临朝,王七麟透过人群悄悄的打量这位九州之主。
容貌俊秀,双眉笔直扫入鬓角,高鼻红唇,唇上生两撇小胡子,颔下是短须,面白,带着淡淡的微笑,看起来是个很温和善良的人。
一名殿头官走上前来发出招呼,大朝会正式开始。
所有官员汇报的工作都与王七麟无关,他听了一会便没了兴趣,老老实实低下头混在人群中。
没人关注他。
那年十八,金銮殿上跪坐如喽啰。
大朝会工作量巨大,文武百官不断上前汇报消息,太狩皇帝情绪变化激烈。
听到好消息他喜笑颜开,听到坏消息他就发脾气。
王七麟在底下看着他的表现忽然为他感觉悲哀,位极人君,这样的日子便是好的吗、舒服的吗?
日上三竿,文武百官汇报了一个遍,太狩皇帝倒是精力充沛,他喝了口茶水又精神抖擞的展期里问道:“诸位爱卿,还有什么事情要上奏吗?”
在丞相和太尉带领下,文武百官起身,这就是要散伙的架势,没事后太狩皇帝先离开,百官们从后往前列队离开,这样一次大朝会就算结束了。
但太狩皇帝这次没走,他说道:“如果没事了,朕说一点小事。”
他背着手缓缓踱步,说道:“先帝设听天监的初心为上达天听、监视九洲妖魔鬼怪,他老人家雄才大略,曾经设置有观风卫一职。”
“十年之前,观风卫之首枉顾天威,竟为一己私利欺上瞒下,朕大为恼火将之撤销,此时诸位爱卿当知晓?”
文武百官朗声道:“陛下圣明。”
太狩皇帝笑了笑说道:“朕如今想来,当年一怒之下撤销观风卫之位有些反应过激。去年阳世开阴路,人间多鬼怪,朝廷遇上了多事之秋呀。”
“经过朕的思索与青龙王的探讨,最终决定恢复观风卫,不过这机关毕竟撤销已久,恢复工作不宜贪功冒进,那便先设置上一卫人员。”
“至于这一卫的人选,诸位爱卿可有想法?”
文武百官沉默不语。
虽然皇帝是问他们有什么想法,实际上可不是真想让他们举荐人才。
这是听天监的家事,谁敢往里插自己的人?
这话其实就是问青龙王。
青龙王走出来说道:“启奏陛下,微臣有人举荐。”
太狩皇帝感兴趣的对他点点手:“说。”
青龙王说道:“听天监铜尉王七麟,年纪轻轻但足智多谋,有大勇擅大谋,入我听天监以来屡立奇功,所以微臣想举荐他来执掌观风新卫。”
太狩皇帝问道:“王七麟何在?”
有人在后面拍了拍王七麟的肩膀,用纤细的嗓音小声说道:“王大人上前,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见陛下、谢主隆恩,其他话不必说。”
王七麟骇然回头,他身后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白面无须的小老汉。
此人身手深不可测!
他立马想到了传说中的黄泉监监首。
皇帝已经宣召他了,他无暇细看这位监首,赶紧回过头来迈小碎步走上去。
青龙王在路上已经叮嘱过他说什么做什么了,他上前后便下跪,低头朗声道:“微臣王七麟,叩见陛下。”
太狩皇帝笑吟吟的说道:“王爱卿抬头。”
王七麟缓缓抬起头来,太狩皇帝仔细打量他,脸上笑意渐浓:“王爱卿真是生的一副好相貌,朕自诩也是个俊人,可是比起王爱卿还是有所不如呀。”
这话味道不大对,王七麟没有往下接。
太狩皇帝也没有继续话题,他让青龙王出来介绍了王七麟的功绩,又勉励他一番,当着众位大臣的面将他封为观风卫之首,由他来统领这一支死而复生的新队伍。
王七麟官阶不变,但享银将俸禄待遇,他麾下铁尉之下人员的官阶再升一级,可以酌情拔擢三名铁尉。
一通安排结束,太狩皇帝点点头,在殿头官中气十足的唱喏声中,大朝会结束。
王七麟想跑路,太狩皇帝伸手冲他点了点,白面无须的小老汉再次出现在王七麟身边,他伸手道:“王大人,跟咱家走吧。”
“去哪里?”王七麟下意识问道。
白面无须的小老汉似笑非笑的说道:“在这宫里头,您不需要有疑问,有什么疑问等您出了宫再去问,您在这宫里头呀好好听便是。”
王七麟挺生气的,不过他也知道宫里头规矩多,祸从口出,所以只能偷偷生闷气。
不过他还是坚持着问道:“可是下官的属下怎么办?”
小老汉笑容渐冷:“王大人,莫要发问,这是规矩!”
太狩皇帝看也没看王七麟,背负双手慢悠悠的离开大殿。
小老汉带他从正门离开,绕过大殿继续走。
王七麟咳嗽一声道:“公公,下官还有个问题……”
小老汉猛然扭头以森冷目光看向他:“王大人,莫要恃宠而骄!咱家已经跟你说过了,不要发问,这是规矩!”
王七麟心想老子非得治治你的规矩,他说道:“公公,下官知道不能坏了规矩,可是下官头一次见圣上,心里又是紧张又是激动,所以弄的肚子不舒服,想找您问一下该去哪里上个茅房?”
他进一步解释道:“下官很担心待会见到圣上更紧张更激动,到时候拉肚子怎么办?即使不拉肚子那放个屁,恐怕也是对圣上大不敬吧?”
公公咧嘴一笑,阴冷冷的说道:“确实如此,那你随咱家来。”
绕过大殿穿过宫墙,一座庞大的铜钟出现在他们面前,这座钟足有两人之高,色泽青黄,造型古朴,它高高建筑于一座夯土高岗上,威势骇人。
王七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是——哦,不准问不准问!”
公公满意的点点头:咱家一个老猎手还治不了你个小狐狸?
院中角落有偏殿,殿中有茅厕,王七麟便去蹲马桶了。
临行之前他又咳嗽一声,公公阴翳而冷冽的看向他:“又要问?”
王七麟讷讷道:“公公,下官这次不想问,是想找您讨要个厕纸,否则下官待会不能用衣裳来擦屁股吧?”
“你先进去,待会自然有人给送厕纸。”公公从牙缝里崩出几个字。
他发现现在世道变了,小狐狸不好对付了。
王七麟进入茅厕,与他想象中不一样,皇宫里头的茅厕不是香的,也很骚臭,还比不上招待寺呢……
不多会后有个看起来很机灵的少年郎进来递给他厕纸,皇宫里头的厕纸也是用树皮做的,上面还带有毛刺。
他伸手摸了摸,满脸的难过。
小太监确实机灵,他立马明白王七麟的为难,说道:“大人勿慌,小人教您怎么用这纸,您往上哈气,把它哈软和以后就舒服了。”
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纸,给王七麟示范了起来:“嘶、哈,嘶、哈。”
王七麟试了试,还真是这样。
在热气浸润下,厕纸用起来确实会舒服一些,上面的毛刺都被热气给冲软了。
他洗手后精神抖擞的走出去,公公阴沉沉的看着他,见此他后头再没耍幺蛾子。
凡事有个度,过犹不及。
公公带他在皇宫里头穿梭,里头道路纤陌纵横,每一扇门门都有道路对应。
道路要么是鹅卵石铺就要么是青石板铺就,它们围绕着的离宫别殿,连接着的崇台宏馆,恍若这座宫城的血脉线。
皇宫之中宫殿多,清凉宫、宣温宫、神仙宫、长年宫、金华宫、玉堂宫等等,他还看到了一个宫殿叫麒麟宫,这让他有种错觉,好像自己也在这里头拥有一座宫殿一般。
最终公公带他进入一处湖园边缘,徐大已经等在这里了,低眉顺眼、缩着头提着腚,温顺的就跟吞口似的。
湖泊清澈潋滟,微风吹过,波涛慢慢的起伏,茂林荫翳,芳草披堤,兰草白芷,光艳茂密。
王七麟看得叹服,皇家终究是皇家,真牛逼,家里还养着湖泊呢,哪像寻常百姓家里只能养一口水井。
早春时节,百鸟归来,玄鹤白鹭悠然展翅,鸧鸹鸨鶂在水上嬉闹,凫鹥鸿雁飞在云霄,时而有清脆啼鸣声传进人的耳朵中。
见此王七麟忍不住深吸了口气。
在大殿上的时候他看到太狩皇帝要解决九洲各地的事宜,感觉他的日子很枯燥很烦闷,所以他疑惑既然做皇帝这么劳累,为什么天下人还都抢着做皇帝?
现在看到这一个湖泊他便隐隐有了答案。
寻常人家能在家中养这么个大湖吗?能养出这么多珍禽异兽吗?
他对着湖泊中的飞鸟有些失神,忍不住的想:是不是做皇帝确实很舒服呢?
但他很快摇头将这想法甩出了脑海,如果只是想拥有大湖和珍禽,那何必要做天下人的共主?回家乡去买一片带着湖泊的地皮不是更好?
他始终觉得皇帝不是个好差事,九洲上下不知道多少口子人,这可都是一张张的嘴巴,要喂饱这些嘴巴不是容易的事,要做一个好皇帝太难了!
人生不过百年,与家人在一起享受亲情、信步乡野享受时光,这些不是更好吗?
皇家没有亲情,要做一个好皇帝也没有休息时间,所以他还是不懂为什么大家伙都要争权夺利。
王七麟又想了想自己的性子,他觉得自己要是做皇帝,肯定是昏君。
他看向徐大,自己要是当了皇帝,那徐大得当太监啊!
他又想让徐大当太监不行,这货到时候肯定是个谄媚而弄权的货,最好得先砍了他。
徐大注意到他看向自己的目光,对他咧嘴一笑: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大头小头都在刀下走了一圈……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