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qo5火熱都市小说 無限重生成神 發光二極管-第1098章 相信科學讀書-had81

無限重生成神
小說推薦無限重生成神
“好啊,正要看看你如何大显神威!”
田德胜笑道,旋即便安排人,去保护那些撞鬼的百姓。
张玄把理查德的绳子给孟一男:
“以你的这个灵觉,还是带着一条狗安全点!注意,理查德的皮肤很娇嫩,你注意一下!”
“知道啦!”
初愛成殤 墨歌何處
孟一男开开心心的接过绳子,带着理查德就来开了,心道:
张玄这么关心我,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理查德只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拽的绳子太紧了,它的脖子都快吊起来了。
幸运的是,理查德已经死了,不用呼吸。
異世武俠系統 超級學靶
上楼,这几户人家的大门都没关,门口一个小盆。
盆里面是童子尿,有一户人家养了条小黑狗。
“做的还挺周全的,看来这小鬼不会自己过来!”
张玄检查一遍,发现这里防御的不错,旋即便拉个凳子,在过道里休息。
“若是以前,小鬼不出来,我就无能为力了,可惜我现在学了秦老板的法术,可以进入阴鬼的世界,主动出击!”
张玄呵呵一笑,穿上纸衣,拿出几个阴木木牌,聚集了阴气,而后点起引魂灯,供奉香火,
不多时,一片阴郁的世界便出现了。
活人有活人的路,死人有死人的路,人死了是要下黄泉的,
不过,这之前,他们在世界漫游,也许是要报仇,也许是有牵挂,也许是迷茫。
这个独特的时间点里,死人,活人相交在一起,只是死人的世界比较难以进入,
而张玄通过这一系列的操作,则勾连了死人的世界,也就是走阴路。
死人的世界,只有黑白二色,
张玄望过去,都是青蓝色的大雾,伸手不见五指,周围很安静,有点冷。
这种环境之中,张玄感觉,世界中只有他一个活人,
他的呼吸,脚步,关节摩擦,心跳,血液奔流,肌肉的收缩,这些极细细小的声音,都被放大起来。
因为这是活人才有的东西,与死亡的世界完全不搭,
而除了这些,远处还有各种奇怪的声音,惨叫,啼哭,冷笑,怒骂,不一而足。
“这时候就要相信科学!我得先确定一个方向才行!”
张玄把鞋一抛,鞋尖指向7点方向,张玄把鞋穿好,便顺着七点钟的方向而去。
不多时,张玄便来到了一个大湖便,湖边是一条小船,张玄环顾四周,却是有点紧张,
这片鬼蜮有点邪门。
“竟然幻化出了这么大的湖泊,是要模仿苦海吗?可惜苦海里面是血水,不是这些矿泉水!”
张玄摇头不已,这是他第二次进入鬼蜮,
第一次是和秦老板,一起找那个美甲店的女鬼,而这一次,他要单刀赴会了。
不过,张玄现在已经不同了,他的实力已经比之前高两倍!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
可惜,没有倒映着的白塔。
张玄稍稍放松身体,心里带着些兴奋:
“就是虚拟现实技术,也没有这么牛笔吧,我要是找一些小鬼,制作一些可以探索的鬼蜮,把人拉进来旅游!”
“什么视觉奇观都能做的出来,这不是要发了吗?再不济,我做个鬼物,也发了啊!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啊!这生意绝了!”
张玄使劲的摇摇头,排空杂念。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那些小鬼没抓到,就想着赚钱,实在是有点不正经。
有引魂灯的照明,小船轻轻摇摆,在幽雾的湖泊中徐徐前进。
这盏灯,不大一会就吸引了一些邪魅过来,但它们不敢靠近。
“吭~”
小船撞到了堤岸,张玄上去一看,这里的景色却是夹江的死人坑!
莫非这幕后之人,是那夹江的鬼魂?
也不对啊,夹江已经被挖开了,东西都放进了博物馆里了!
按理说不应该有残留,可是,也保不齐有漏网之鱼!
从夹江走过去,城市的空荡荡的,街上没有一个行人,没有一辆公交车、私家车,也没有宠物,动物,垃圾。
开门的商店,货架上的商品整整齐齐,却唯独没有店员与顾客。
灯也是黄不拉几的,张玄坐进了手推车里,手里拿着两拖把前进。
哗~哗~
张玄坐在手推车里,开心无比、
这是他上小学以后,就没好意思再玩的项目了,这次倒是玩了个痛快。
好一会,张玄才提着引魂灯离开,继续漫步于城市之内,
一个人影都未见到,但是引魂灯的灯火,却在跳跃。
最后,张玄来到了中学之前,这里,引魂灯的灯火跳跃的极为迅速。
“陈乐他们不就是在这学校里读书的吗?犯罪者返回现场,也很符合犯罪心理!”
啪嗒,啪嗒。
整个空荡荡的无人里学校,只有张玄的脚步声,空寂,阴森。
把国旗降下来,又升起来,拿着粉笔在黑板上瞎画,去楼顶把课本全部扔下去,张玄玩了个痛快。
“我要控制我自己,我是来抓鬼的,不是来玩的!”
张玄再次提醒自己,但是这个世界,就和游戏一样,很难不去考虑玩乐的事情。
“果然是男厕所边上吗?他们是在这里一起玩的吗?”
引魂灯感应到了一股阴气,便指引起来。
张玄一点点靠近,发现有几个学生,正围了一圈,似乎在进行什么好玩,但是老师家长见了要骂的游戏。。
他们再玩通灵占卜,使用的东西,都陈乐说的一样,
不过,比较诡异的是,他们的牌,似乎与网上卖的不一样。
但是不等张玄细看,他们已经开始进行了游戏,每个人都拿到了一张牌,
而后他们以特定的顺序,把纸牌撕开,在重新拼接,最后,他们得到了一个完整的图案!
“稻草人!”
张玄一下子就看出了那图案,而这图案一出现,周围的环境就再次变化!
‘小鬼,你要开始发威了吗?搞了这么多的明堂,还是忍不住要动手了!’
张玄心中一肃,
稻田之中,稻草人站在田野之中。
大太阳的时候,稻草人并不可怕,可是一到阴天下雨,稻草人的衣服被吹起,双臂张开,半飘不飘的,和死人差不多!
“吱~吱~”
这些稻草人晃动这脑袋,朝着张玄袭来,
他们左右旋转,固定的双臂,就朝着张玄殴打过来。
他们的脸上古怪的图案,显得非要的邪恶。
“这样的攻击,就像来制服我?你这是看不起谁呢?”
张玄呵呵直笑,一脚就把这稻草人给踢倒,它就像个倒地的陀螺一样,在地上打转。
“吱~~吱~,吱~~吱~”
“吱~吱~~吱~~吱~”
一个稻草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成百上千的稻草人!
这些稻草人不要命的,朝张玄攻击过来,这时候就要临危不乱。
毕竟张玄就这么大,这些稻草人即使一拥而上,也只有八个,才能同时攻击得到张玄。
再多的稻草人,会被最里面的八个,挡住攻击路线。
要是张玄靠着墙,那么,他同时面对四个稻草人就可以了。
若是靠在墙角,这只需要面对两个稻草人。
狼性總裁:嬌妻難承歡
要是在山路,或者窄门,张玄只需要面对一个稻草人。
张玄选择了聪明的以办法。
一道阳气符火,把稻草人点燃,这些阴风更是助长了火焰的燃烧。
许许多多的稻草人,就这样被烧毁了。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看我一个人好欺负是吗?”
異界魅影逍遙
“就这种实力,还出来害人,你说,你除了幻境强大一点,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
张玄看着这些惨叫的稻草人,面带不屑道,
但是他的表情,很快就起了变化,
这些稻草人被烧死之后,里面却是露出了活人的魂魄!
“不好了,我身上着火了!”
“完蛋了,我要被烧死了!”
“灭火器呢?我要灭火器!”
这些魂魄大喊大叫,张玄急忙收了符火,大火熄灭,这些灵魂才各自飘回了自己的身体里面。
“果然是好神通,在不知不觉之中,控制了这些灵魂,把他们变成了稻草人,怪不得这么难清理!”
张玄恍然,从这浑身阳气爆发,当即意识就飞到身体之中,而这一些,不过才半个小时而已。
“噗啦~”
过道一阵阴风吹过,那小鬼已经离开,张玄急忙运起六甲天书,身上覆盖了三层金甲,直接追了过去。
新婚甜蜜蜜 憐寵世子
“想走?当我这里是公共厕所吗?”
张玄大怒,翻过窗户,从五楼跳下,而后重重的砸在地上。
一点事没有,张玄的身体。被金甲保护的完完全全,一点伤没受,
更是一脚踩住了那小鬼,这小鬼被张玄一脚踩破,化作了一个稻子。
“怎么回事?有什么情况?”
听到这里的动静,其他人也急忙赶来,张玄拿起这个稻谷摇头道:
“这个小鬼,就是那捣乱的稻草人,我踩死了他,他变成了稻子,很奇怪!”
“稻子?”
田德胜皱眉不已,王达看着这个稻子肃然道:
“我们一直以为,他们几个小孩玩的是巫师牌,没想开还有稻子!”
“这稻子,寓意社稷之神,即使在诸多术法之中,用它的次数也是非常至少,即使茅山术里,用的也只是糯米,而不是带壳的谷物!”孟一男道。
社稷社稷,社是土地神,稷是五谷神,名字里带‘社’的词很多,社戏,社台,社火。
这些词,原始的意思,就是给土地神祭祀的相关事情。
这是一个无处不在的神。
田德胜拿起这粒稻谷收了起来:
“大家先回去,注意警戒,我要把事情上报,请求更多的支援!”
“真是没想,短短时间你进步的这么大!”
王达笑道:“回头再聊吧!”
众人各自回去警戒,张玄一琢磨,事情似乎也没有那么严重。
这些小鬼数量只是多,但是单个并不厉害,这和田德胜预估的一样。
“喂,孟一男,我和你换换吧!你知道吗?睡眠不足可是女孩子的天敌!”张玄笑道,
孟一男一脸我懂的笑容点头道:
“好啊,那你自己小心一点!明早一起吃饭啊!”
对于孟一男的热情,张玄莫名其妙,
不过,换了一个地方,倒是可以重新去寻找那些小鬼去了。
“我~们都是~~稻草人,~~~我们都是稻~~草~~人~~”
“我们~~~都是稻草人,~~~~我们都是~~稻草人~~~!”
夜幕,昏暗,街角,所有商铺都开着门,空荡荡的城市里面,突然响起了口号声。
一些活人中招了,把自己当成了稻草人,在街道上巡游起来。
“看来你们的系统是独立的,我已经打死了一个,你们竟然还没有反应!”
张玄看着这些巡街的稻草人,不由的盘算起来。
随着稻草人的呼喊,它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
在熟睡中的人们,被不断的拖入这巡游之中,使得阴域越来越大。
有些人进入之后,变成了自动售货机,滑梯,木马,招财猫,这些人在第一时间加入了这场狂欢之中。
“一部分是稻草人,但大部分是其他物件?”
“这在统计学上,不符合正态分布啊!”
“陈乐他们说的是稻草人,我见到的也是稻草人,但是这个数据摆在面前,完全不科学啊!”
“还是说,这个变成稻草人,背后有什么机制?只是我没有发现?”
“思路理一理,这些被迷惑的人,小孩只有几个,更多的都是大人!”
“小孩是主导者,他们占卜的印象是稻草人,而其他的大人,对占卜的事情不了解!”
九天煉氣士 定觀
“也就是说,从传播的角度来看,这些人变成统一的模样,反而是很奇怪的!”
张玄心中一顿分析之后,便有了猜测、
说起来比较可笑,活泼多彩的小孩,在这里变成了老旧的稻草人。
而压抑束缚的成年人,在这里便变成了新奇多姿的物件。
而这游行之中有一个高台,高台之上有一个彩球,这彩球发着奇异的光,惹得这些癫狂的灵魂更加癫狂。
“就是你了!”
张玄看着彩球笑道,这小鬼已经显露身形,张玄自然不会放过它。
常言道,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
因为鬼是由人变的。
这鬼物害人,无非就是缠上那些体弱多病,阳气不足,或者是自己吓自己,精神衰颓的人,鬼物才敢去攻击他们而已。
所以大家经常洗头洗澡,剪头发,修剪指甲,打啫喱水,让自己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是很有道理的。
“我们都是~稻草人~~,我们都~是稻~~草人,我们~~都是~~稻草人,我们都是~~稻草人~~我们都是~~稻草人~~!”
张玄扯了一个广告牌披在身上,就冲进了游巡队伍,其他人也不以为意,张玄一点一点的靠近高台。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