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en6精华都市小說 迷蹤諜影-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聯手設局鑒賞-h1ivx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两天前。
“我们可以帮你对付孟绍原,但是不能杀了他。”
当何儒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庄慧兰一怔。
对付他?又不能杀了他?
“我知道你们燕子门来上海就是为了报仇的。”
何儒意缓缓说道:“如果在和平时期,此人就算杀一百次,一次都不会冤,可有两个原因不能杀他。其一,你们前门主梁凤云咎由自取。”
“什么?”
一听对方公然说门主咎由自取,梁凤云勃然色变。
她身后的两个手下,手立刻伸到了怀里。
“燕子镖?”孟柏峰淡淡说道:“飞机大炮主宰了一切,还玩燕子镖?你们动一个试试?”
重生學霸:女神,超給力
庄慧兰伸了下手,阻止了自己的手下。
“日本人悬赏要孟绍原的脑袋,梁凤云鬼迷心窍,接了这份单子。这是为了钱,还是为了当汉奸?”
何儒意的语气还是一样平静:“全国上下,一致抗日。孟绍原统帅群雄,歼灭群丑,是为国之栋梁。如果真死在了你们手里,你燕子门满门汉奸的骂名,承担得起?”
庄慧兰沉默了。
当初梁凤云贪图五百万日圆的悬赏,一心要刺杀孟绍原,庄慧兰还为此而劝说过。帮日本人杀中国人,总是有些不妥的。
“第二个原因,你真当你燕子门能杀得了他?别说这,就算你们见都见不到他。”何儒意一笑:“退一万步讲,就算你们侥幸得手,我也可以保证,军统上下数万人,会对你们展开追杀,燕子门上上下下,满门灭绝旦夕之间!”
庄慧兰没有辩解。
军统是做什么的,他们的实力有多强大,她也同样清楚。
这次来上海,她本来就没想着要活着回去。
可其她的姐妹呢?
“大不了一人做事一人当。”庄慧兰慨然说道:“我是燕子门门主,我来承担责任。”
“幼稚。”孟柏峰冷冷说道:“军统想动你们,你一个人想扛下所有?痴人说梦。你们这些女人,只要一进军统,就会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庄慧兰面色再变。
“今天我们来,其实不是来帮你们,而是来救你们的。”孟柏峰这才继续说道:“孟绍原只要知道了你们的存在,我可以保证,一天之内,你们一个都跑不了。而且燕子门选徒,从小就看姿色身材,这样女子,可惜了啊。”
庄慧兰不太相信:“救我们?我们燕子门和二位素昧平生,你们凭什么那么做?”
萬歷1592 禦炎
孟柏峰若无其事说道:“民国十七年,梁凤云初闯上海,得罪了人,遭到同行出卖,落到了巡捕房的手里,是我救了她。她离开上海的时候,身无分文,又是我帮她买了船票,给了她路费。燕子镖的抖手式,也是我帮着改良的,所以你说呢?”
庄慧兰大惊失色,猛的站了起来:“你就是我们盟主常念叨的那位恩公?”
孟柏峰掏出烟斗:“否则,我怎么会知道你们的那些切口、联络方式?”
庄慧兰赶紧带着手下跪下,双手抱拳:“恩公在手,受晚辈们一拜。门主在世的时候常说,她这辈子没欠过别人什么,可上海如果不是恩公出手,哪里还会有燕子门?恩公,我代门主和燕子门,给恩公磕头了,感谢恩公再造之恩!”
夢的世界
“起来吧。”
孟柏峰叹息一声:“梁凤云一念之差,充当了日本人的帮凶,她死了,你们该感到庆幸。否则燕子门万劫不复,这件事,过了吧。”
说着,他又看了一眼许依依:“你也是个可怜人,这样吧,我收你当个关门小徒弟,当我的徒弟,天下间再没人敢欺负你了。”
许依依大喜,她虽然不知道这位“白爷”真实来历,可他是燕子门的大恩人,拜了他为师,那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急急跪下,给孟柏峰磕了三个头,算是认下了这个师傅。
孟柏峰心里也是哭笑不得,儿子闯了祸,得老子来给他擦屁股。
燕子门不算什么,放在平时连正眼都不会瞧一下,可要解决掉儿子另外的一桩天大的麻烦,非得靠这个燕子门不可。
庄慧兰恭恭敬敬说道:“既然何爷、白爷发话,孟绍原和燕子门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
“那不行。”何儒意的话里突然多了几分恨意:“燕子门的这口恶气,依依姑娘遭到的冤屈,我们帮你们出了。”
庄慧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什么意思?
“按照我们吩咐的去做,也算是给孟绍原一个教训吧。”孟柏峰说到这里,又没头没脑念了两句诗:“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庄慧兰一听,脸上一下红了,随即又急切的问道:“你,你认识他?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但他很快要来上海了。”
……
所以,孟绍原的亲爹、孟绍原的老师,一起联手,再“威逼利诱”孟绍原的助理一起加入,设计了一个局。
倒霉的孟少爷,哪里会知道自己居然众叛亲离,亲爹、老师、助理全都在对付自己?
叛徒,老葛一定是个叛徒!
里应外合,设计拿了自己。
不对啊,老葛怎么会和许依依搞在一起了?
这说不通啊?
虐愛一生:清純嬌妻腹黑漢
可怜的葛经理,此时瑟瑟发抖。
孟少爷一旦脱身了,以他的性格,自己下半辈子就算交代了啊?
吃过晚饭,许依依又来了,刷刷刷几鞭子,打得孟少爷哭爹喊娘。
总算那皮鞭没蘸水,打在身上虽然生疼生疼,也都只是皮肉吃苦而已。
可他孟少爷什么时候受过这个苦?
再这么打下去,吃不消啊?
凭许依依的本事,绝对做不到这些,她身后一定有人指点。
天才狂妃:逆天言靈師
而且指点他的人绝对是个高手。
看样子,暂时不会要自己的命,就是给自己一点苦头吃吃而已。
得尽快想办法脱身了。
孟绍原硬撑着挨了一皮鞭,居然没有鬼哭狼嚎,而且低低说了声:“休息会吧。”
“你说什么?”许依依一怔。
“我说,你打累了,休息会吧。”孟绍原居然柔声说道:“我知道用刑,其实很累,休息会再打,反正我也跑不了,别累到了你。”
许依依咬着嘴唇,皮鞭在空中举了一会,这才落了下去。
可这次落到孟绍原的身上的力度,比起之前,却要减轻了不少!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