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067w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第1242章(..)nnn~尊敬的達斯·西迪厄斯閣下,時代變了!-jji1m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小說推薦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没多久,战况的发展方向有些超乎阿纳金的意料之外的是:
原本,他以为自己的老师魁刚·金以及梅斯·温杜大师两人联手,外加欧比旺在一旁协助,在三对一且渐渐适应了那个希夫·帕尔帕廷,也就是适应了那个黑暗西斯尊主达斯·西迪厄斯的战斗风格和超快的出剑速度以及时不时爆发的黑暗原力后,他们三人就肯定会是那最后的获胜者,并得以在最后的关头击败俘虏或者直接斩杀那个体力渐渐不支的老家伙才是?
可哪想……
在察觉到不对并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时所看到的,竟然是欧比旺被率先击飞并用一张厚重的办公桌给当场砸晕了过去!然后,剩下的俩人,他的那个老师魁刚·金以及梅斯·温杜大师竟齐齐分别被对方的那种可怕的西斯黑暗原力闪电给折磨得直接人事不省昏死过去,等到他反应过来并弹出光剑准备帮忙的时候,却已经变成了他独自一人面对一名强大敌人的尴尬境地?
“呃!”
“这……”
看着前边的那个手持红色光剑,并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盯着自己,且还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的黑暗西斯尊主,突然从围观党变成眼下这孤立无援状态的阿纳金便有些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并悄悄地挪着脚步,想要朝着办公室的那破损的大门处退出去。
“哼哼!”
“年轻的绝地武士……”
也许是发现了阿纳金的小动作,不想逼迫过甚?所以,那个黑暗西斯尊主便有些无所谓地停了下来。
“你刚刚都看到了吧?原力的黑暗面,它的力量是那么地强大和迷人……而拥有黑暗力量的我将战无不胜,哪怕是他们,在我的面前也是不堪一击!!”
“现在……”
“跪在我面前,阿纳金·天行者,跪倒在伟大的黑暗原力的面前,并宣誓成为我黑暗帝王达斯·西迪厄斯的学徒吧!而我,将授予你一个新的名字和那强大的黑暗力量的秘密!”
看到已经将那些蠢货们全部收拾干净,而唯一剩下的阿纳金也绝对不会是自己对手的黑暗西斯尊主达斯·西迪厄斯便有些得意地狞笑了起来。
不过……
也许是由于刚刚使用了过多黑暗原力而透支生命的缘故,此时他的外表变得异常地苍老,肌肉开始萎缩,皮肤干瘪耷拉着,就如同瞬间从一个五十岁多的人变成了一个八九十岁的耄耋老者一般?
由此可见,刚刚为了打败魁刚·金以及梅斯·温杜大师等人,他付出的代价就绝对不会像他现在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望族毒妃 重華
“!!”
“这个……”
听到对方的话,阿纳金忽然一愣,也在门边停下了后退的小动作,且看起来似乎还有些意动?不过,当他看向对方的脸和露出皮肤的手臂后,最终就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还是算了吧!”
“这位尊敬的黑暗西斯尊主达斯·西迪厄斯阁下,您看看您现在的样子,这又老又丑的,我怕我学了黑暗原力后也变成您现在的这个样子,那帕德梅可是绝对会拒绝我进入她的房间的,所以……”
哐当~!
阿纳金的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完,他就只感觉到自己手上的光剑剑柄传来了一阵阵巨力,然后他就再也握持不住,第三次将自己的光剑给一下甩着丢到了角落里。
“你?!”
極品護花邪王(極品妖孽天王)
原来,听到阿纳金的回答,那个有些恼羞成怒的黑暗尊主达斯·西迪厄斯一挥手,就用强大绝伦的黑暗原力将他手上的光剑给控制并蛮横地一下就甩到了一边?
这种情况是阿纳金始料未及的,他完全就没有想过,对方的力量竟然真的强大到足够直接对他进行缴械的那种地步!
“现在……”
“我会给你最后一次的机会,请再说出你的选择,年轻的绝地武士阿纳金·天行者……”
“我必须提醒你,注意你的措辞……”
“因为,你只有最后的一次机会选择站在胜利者的一边,并去享受那胜利的果实?”
显然,在黑暗西斯尊主达斯·西迪厄斯看来,此时在打倒了眼前的这些来袭的绝地武士,以及在他的那返回增援的克隆人军团们马上就要抵达科洛桑星球的这种时候,胜负已经没有什么太多的悬念了。
很快,他达斯·西迪厄斯就将剿灭叛乱的绝地武士团以及那些反叛的独立星系同盟舰队、控制整个银河共和国并进而君临整个银河系!
而眼前,这个年轻的绝地武士,这个身上有着巨大潜力的天行者,便很幸运地被选中并有希望可以成为他的学徒,并和他一起去分享那即将到来的胜利的喜悦!那是他对眼前这个年轻和有潜力的绝地武士的恩赐,对方如果识相的话,就应该老老实实跪倒在他的面前并祈求他的怜悯,而不是不识好歹地拒绝他的好意?
“……”
“我当然会选择站在胜利者的一边……”
有些害怕地后退了一步,看着对方手上拿着的那柄可怕的红色光剑,再看看对方那由于苍老无比而深深凹陷的眼眶深处的那正双透出可怕黑暗原力光芒的双眼,阿纳金差点就真个屈服了!
不过,在感知到外边的动静,以及察觉到自己身后以及外边墙壁上的某些微不可查的变化之后,他最后就还是渐渐镇定下来微笑着并突然话锋一转说道:
“但很抱歉!”
“达斯·西迪厄斯阁下,虽然我很想答应您的那个要求,但是……我不得不告诉您,时代已经变了,您的那种强大的个人力量,在我的眼里不再具备更多的价值!”
“况且……”
“我大可以在消灭您之后,再去慢慢研究您身体里的那种黑暗原力的应用?!”
话刚说完,随着阿纳金的身后光线一阵扭曲,便很突兀地出现了好几只身形高大的红色原力隐形精英刺蛇,然后它们不等敌人反应,便直接猝然发难,用收缩的强壮肌肉组织(多大四千余块肌肉)将无数甲壳下的骨板中藏着的那些剧毒穿甲脊针朝着达斯·西迪厄斯直接激射了过去。
“哼!!”
“天行者,你高兴得太早了,我早就发现它们了!”
是的,达斯·西迪厄斯确实早就发现了,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竟会是这样的一群怪物而已!
之前他还以为,只不过是几个会利用原力进行隐身的绝地武士而已?
所以,当看到那突然出现的隐形怪物用那如同金属风暴一般的攻击朝着自己猛地袭击过来,且发现那些可怕的脊刺已经将自己面前的所有道路都封锁了的情况下,黑暗西斯尊主达斯·西迪厄斯便怒吼一声吼,顾不上自己心中的惊骇和意外,赶忙挥舞着自己手里的光剑狂暴地格挡挥砍着,竟然真个让他那挥舞得泼水不进,如同螺旋桨一样的红色光刃将射向他的脊刺给全都挡了下来?
而偶尔一些没有被格挡下来或者被砍断后失去方向的脊刺,也统统都被他用黑暗原力的技巧给巧妙地振飞或者偏移了出去。
“什么?!”
“怎么还有……”
然而,当达斯·西迪厄斯一边格挡一边向前,准备等对方射击停止就直接冲上去,将那三头可怕的怪物以及那个似乎能控制怪物的阿纳金·天行者给瞬间斩首的时候,忽然,他就又看到,竟然还有更多的怪物从对方的身后通道以及他自己后边的窗口处出现,并在击破玻璃后一只只地爬了进来,并还同时对他发射着那种可怕的脊刺?!
嗖!嗖!
←↙
笃~!笃~!
‘呃哼!!’
虽然黑暗西斯尊主达斯·西迪厄斯很强大,能够格挡掉正面朝着他射击的几乎所有的剧毒脊刺,但是,当从那些脊刺从身前身后、从四面八方朝着他袭来时,他就有些无可奈何了。
嗖!嗖!嗖!
↘→↗↑↖←↙↓
笃~!笃~!笃~!!
很快,从各个方向激射而来的,那种哪怕在最远的射程也能轻易穿透克普鲁星区人族部队二十毫米厚特种钢装甲板的剧毒脊刺,那种相对于人类的体型来说说差不多有小指头那么粗,平均有三四十厘米那么长的可怕东西,便一根根地扎到了刚刚还洋洋得意的黑暗西斯尊主达斯·西迪厄斯的身上,并很快就将他给扎成了一个狰狞的刺猬,有些还直接洞穿并射出了无数的缺口,让他整个身体瞬间就变得如同筛子一般……
哐当~!
在致命的穿刺伤害和具备强烈毒性的瘫痪毒素作用下,达斯·西迪厄斯手上的红色的光剑便再也把持不住,直接悄然滑落到了地上。
“你!!”
“你…….”
都市大財子
瞪圆着眼睛,似乎像是有些不敢置信一般的达斯·西迪厄斯缓缓地伸出手,可还没有来得及再对阿纳金说点什么,就被一只从窗口上爬上来的跳虫给一下从背后扑倒在地,并一口直接咬掉了他的那个苍老而又丑陋的脑袋。
“呼!”
“你们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现在,该是由我阿纳金·天行者去主宰这个世界了……”
看着那个没有了脑袋,基因和脑子被那只跳虫吞噬并等着拿回去给虫群的主巢研究的黑暗西斯尊主达斯·西迪厄斯的无头尸体,再看看周围或死或昏过去的绝地武士大师们,阿纳金便知道,他的那只养了十年的虫子,他的那个筹备和酝酿了足足一年多的才终于发动的计划,竟真的一下就成功了!
“你们!”
“将他们给我带走,先找个地方关押起来!”
朝着那些虫子们下达了命令,让他们将他的那个老师魁刚·金、师兄欧比旺以及梅斯·温杜大师三人带走暂时关押之后,阿纳金便才在周围十数只留下护卫的精英原力刺蛇们的簇拥下,一步步走到了这个代表着银河共和国最高权力的办公室那破碎的窗口旁,并朝着前方瞭望而去。
远处,再科洛桑星球的表面,无数的,如同一座座滚动的肉山一般的虫群们,开始蔓延在科洛桑的地表,同时,数之不尽的异龙们也开始从科洛桑的那深邃的街道深处冲天而起!
特别是那些异龙,它们的数量无穷无尽,铺天盖地且几乎要将阳光完全遮挡的样子,声势看起来十分地骇人!很快,它们就轻易填满了天空中的每一个地方,并使劲地拍动着它们的翅膀,朝着天空和宇宙中的战舰,以及那海量的战机们扑了上去……
似乎也没有过多久,也许是半个小时,又或者是一两个小时?
等到阿纳金的那彷徨忐忑的目光终于变得坚定,当他从那无尽满足享受的充实感中回过神来时,那些无穷无尽的虫群们就已经差不多成功消灭干净了那些克隆人军团以及独立星系同盟的战舰和战斗机器人们,并很快就控制住了科洛桑地面上的大部分地区的局势。
“……”
“走吧!我们去绝地圣殿……”
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好看的了,且觉得自己应该差不多要回去处理某些善后事宜的阿纳金,便沉着脸,转身向外,带着那些精英刺蛇们沿着通道朝着这栋议长办公大楼的停机坪处走去。
而此时,在绝地圣殿……
‘快!’
‘拦住他们!!’
抗日之兵王傳說
‘开火!开火!!’
‘爆能炮呢?先别管那些绝地武士了,快拉过来挡住圣殿的大门,别让那些怪物冲进来!!’
‘队长小心!!’
‘??’
轰!!!
‘哇呀啊~!!’
‘啊啊啊!!!’
‘救命!!’
‘不!!!’
都市狂刀
‘……’
‘……’
‘呜……’
‘嘶吼~!!’
‘嗷呜!!!’
‘!!’
那些原本打算攻击到绝地圣殿里边的克隆人军团士兵们,此时便不得不狼狈地回过头,开始努力去抵御那些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从里边看上去密密麻麻,瞬间就将他们外边的所有部队以及涡轮坦克、AT-TE等装甲单位给彻底淹没的庞大怪物群们。
只不过,和原本的那些只会徒劳地挥舞着光剑抵御他们远距离攻击的愚蠢绝地武士们不同,那些外边的那种不知道是什么种族的怪物,竟然有很多可怕的远距离攻击手段和坚韧的,好几发爆能光束都打不死的甲壳?
所以,在猝不及防之间,在没有形成有效防线之前,他们无数士兵们便被一根根可怕的剧毒脊刺刺穿倒毙,并还同时让那一群跑得非常快,有着坚韧甲壳以及四条节肢,背后驮着巨大绿色的囊状物的怪物们直接从圣殿大门冲进来,然后悍然引爆并向整个绝地圣殿的大厅泼洒着那些强酸物质,让无数的克隆人士兵们纷纷捂头脸或身体滚倒在了那些满地都是的绿色粘稠物质里,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让他们的身体和铠甲一点点地融化着。
‘!!’
‘那是什么怪物?’
‘它们停下来了……’
貞觀俗人 木子藍色
‘是没有发现我们吗?’
‘有可能!’
‘小心!不管是什么,都别让它们进来!’
‘克隆人全完蛋了!’
‘不止是克隆人,科洛桑也差不多了!’
‘尤达大师,刚刚我在上边看到,外边全都是那些怪物,数量无穷无尽,满大街和天空中都是,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大师!你看,外边好像有人过来了……怎么是阿纳金?!’
‘尤达大师?’
‘唔……’
‘把门打开吧,不管它们是什么,我们已经没有选择了。’
‘……’
‘是!!’
看到聚集在绝地圣殿大厅里的那几千原本想要突袭绝地圣殿更深处的克隆人士兵,看到那些家伙们竟在那些可怕怪物的攻击下全军覆没之后,躲在某扇坚固大门之后的绝地武士们便纷纷惊呼起来。
然后,没有等他们彷徨和混乱多久,很快,随着某个他们熟识的年轻绝地武士带着一群看样子就知道不好对付的虫群到来后,那扇坚固的大门便终于在尤达大师的命令下,缓缓地打开。
“尤达大师,好久不见!”
“看到你们能守住绝地圣殿,没有让那些克隆人冲进来,我表示非常地欣慰……”
在走到距离那个身材矮小的尤达大师约莫五十米的距离后,阿纳金便停了下来,让自己身边的那些强壮的精英原力刺蛇以及更多的跳虫们侍卫一旁并对那些绝地武士们虎视眈眈之后,他才笑着开口道。
“这是……原力?”
“唔……”
【完】第一政要夫人
“我在它们身上确实感知到了强弱不一的原力,那是一种很危险,很野蛮,也很奇怪的运用技巧……”
“我明白了……”
“阿纳金,原来,你才是那个在我的感知中一直笼罩着我们所有人头上的阴影?!”
在之前的一年里,尤达大师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就终于在看到阿纳金,看到对方身边的那些随便一个个体们拥有的不下于一名绝地学徒的原力的狰狞生物后变得豁然开朗起来。
然后,他一直没有想同的事情,就终于想通了……
“阴影?”
“不!”
無極少年 攬月之神
“尤达大师,我觉得你描述有些错误,因为我并不是阴影,我只不过那是拨开乌云的风而已?”
“现在,拨开乌云之后,也该是时候让这个世界重见天日和获得和平了!”
阿纳金隐隐知道尤达大师指的是什么,但是,他却笑着反驳对方道,一点都没有将对方的话和那警惕的眼神给放在心上。
“阿纳金……”
“你对和平的定义,就是战争和杀戮吗?”
看着门外边的那个绝地圣殿大厅里的数千克隆人士兵的尸体,再想想现在科洛桑的状况以及以后又会发生些什么,尤达大师的那绿色的耳朵都不由得稍稍有些耷拉下来了。
显然,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状况,但是它却还是发生了,就在他的面前且特别关键的是:始作俑者竟还是一名绝地武士?!
“不……”
“战争和杀戮不过是一种手段,它是为了停息那无止境的纷争,只有那样,才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永久的和平!”
对于可能面对的质问,阿纳金显然是早有腹稿的,所以,此时在面对绝地委员会的长老,面对那个号称最强绝地武士的尤达大师,他也能不矜不伐地侃侃而谈着。
“……”
尤达没有再说话,不过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的绝地武士,已经走了歪路且一去不回头了。
“好了!”
“尤达大师,时间紧急,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现在你让他们放下武器吧,相信我,你们没有机会的,恐怕你应该也感觉到和看得到的,我的虫群们所拥有的强大力量?”
阿纳金伸出手,缓缓抚摸上了旁边的一头低头下来的精英原力刺蛇的那狰狞残忍,曾一口就将一名克隆人士兵的头颅连同着头盔给一口咬碎的脑袋,并眯眼等着尤达大师的选择。
“……”
“梅大师他们呢?你把他们全杀了?”
尤达大师拿着光剑的手有些犹豫,他虽然很想冲上去,但是却知道,阿纳金身边的那些可怕的虫子们正在凶狠地盯着他,它们的眼睛里除了疯狂、残忍、血腥和混乱之外,竟还有着一丝丝智慧的光,显然不是能轻易对付的。
“没有!”
“除了有两名大师一开始被黑暗尊主希夫·帕尔帕廷直接杀死之外,其他人都被我给抓起来了,他们目前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以后可能也不会有!”
如果那些家伙们不反对自己的话,阿纳金就肯定是会放了他们的。
当然了,那肯定不能是现在,至少……也该是等他统合了整个银河共和国并改组完成,等他巩固了他的统治秩序并消灭掉大部分的反抗势力之后?
“是吗?”
“不过……”
將門糊女 天上紅蓮
先是缓缓转头看了身后的那些面露凝重或恐惧神色的绝地大师、绝地武士和无数绝地小学徒们一眼,最后,尤达大师便不得不悠悠地叹息了一声:
“阿纳金,听我一句劝:战争不会使人伟大,它只会给人带来痛苦……”
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些什么,尤达大师的表情变得轻松不少的同时,又再一次向阿纳金劝诱着,似乎是想要改变一些什么?
“长痛不如短痛!”
脈訣
“新的秩序只有建立在毁灭的战争上才会变得更加地稳固!!”
阿纳金脸上仍旧不为所动,但眼神却渐渐有些变得烦躁起来。
因为他看到了,在绝地武士们的最后便,他熟悉的那个身影正从悬浮电梯里跑出来,并正在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他,那让他感觉浑身都不自在,不想再跟某个话多的老家伙继续废话下去。
“唔……”
“也罢!”
说完,尤达大师先是点点头,又摇摇头,也不知道他想要表达的究竟是什么,然后直接就将自己的绿色光剑的光刃收起后直接将其给丢到了地上。因为尤达知道,他们绝地武士团在面对那些无穷无尽的怪物大军的时候,是肯定没有任何机会的。
“你们……”
“也把武器放下吧!”
随着尤达大师作出决定并以身作则地率先丢弃了武器,很快,那些后边的绝地武士团的大师、武士以及学徒们在面面相觑地对视了一会后,便也纷纷收起了各自颜色不同的光刃,并一个个地将他们手里的武器给丢到了地板上,发出了一声声剑柄落地时的‘哐当’‘哐当’的碰撞声音。
“……”
“阿纳金,你怎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终于,等到绝地武士团的武士们纷纷丢下武士表示束手就擒之后,才刚刚闻讯赶来并看到了一切的帕德梅,这才惊讶地瞪圆着她那满是不可思议神色的大眼睛,顺着绝地武士们自动给她让出的一条道缓缓走到了阿纳金身前几步停下,并在害怕地看了几眼那正护持在阿纳金身边的些怪物们后,才盯着阿纳金的眼睛颤声问道。
“这个事情解释起来有些麻烦,不过,帕德梅,你先跟我走,事情回头我再跟你说!”
“你们!”
“收缴他们的武器,将他们先关押在圣殿这里!!”
对着虫群们下令之后,来到绝地圣殿这里本来就是为了帕德梅的阿纳金便赶紧上前两步,拉着帕德梅的手,也不管对方乐不乐意,直接强拉着对方,然后在虫群们的簇拥和那些绝地武士们意味莫名的目光下扬长而去……
——————————
(..)nnn~(..)nnn~(..)nnn~(..)nnn~
全军出击,求票票
(..)nnn~(..)nnn~(..)nnn~(..)nnn~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