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e95t超棒的都市言情 盛唐陌刀王 夜懷空-第六百八十七章 臨鬆薤谷大盜閲讀-03zcb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位于祁连山以西马蹄山下的临松薤谷,是读书人向来喜欢涉足瞻仰的文化故地,萧华和元载为了游览一番此地,特意转移了路线,决定从这里绕路前往敦煌。捎带驻足欣赏先贤们开凿的马蹄山石窟,感受魏晋大儒们遗留下来的风骨。
杂胡中侯不能理解这种行为,不就是山坡林木吗?辽东全是这些玩意儿。虽说是凭吊先贤,有什么可凭吊的,连坟墓都没有一堆。
萧华口中所说的郭荷、郭瑀、刘眪等河西名士,他们从未听说过,也不知道这些家伙有什么可值得崇拜的地方。
两人在洞中探寻的时候,两个杂胡则守在洞口处无聊闲扯。
明末黑太子 牛筆老道
山坡下发出尖锐的嘘嘘口哨声,几十名盗匪骑着马手中挥舞着兵刃朝着断崖围过来,目标似乎正是他们这四人。
两个中侯迅速翻身上马,从腰间抽出横刀,目光警惕地望着这些衣着破烂的山匪。
为首的汉子手中持着长柄战斧,两腮留着络腮胡子身体肥壮,也骑在一匹肥壮的马上,他身上的铠甲已经锈蚀不堪,好像是用多种甲片手工拼制而成。
“不枉费俺们在这山谷中等候了多日,总算是来了几条肥肉,想活命的话就乖乖自己动手,把钱财和内外两层皮都给我扒下,放在马背上给我们牵过来!”
两名中侯眯起眼睛,眼神也逐渐变得凶狠,山匪头目挥动斧头指着两人喊道:“看什么看!把胸甲和软甲都给我解下来,不然要你们的命!”
两人默契地点点头,其中一人握着刀柄朝山匪抱拳说道:“这位当家的,我们乃是朝廷命官,劫掠朝廷命官是什么罪过,你难道不清楚吗?”
活人回避
“狗屁朝廷命官,老子落草为寇,就是你们这些朝廷命官给逼的,今日犯在老子手里,算你们两个狗官倒霉。”
在洞窟中游览的萧华和元载早已听见了外面的动静,他们皆是文弱书生,早已吓得魂不附体,靠在洞窟两侧的石壁上捂住口鼻,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一名中侯语气变缓,用商量的口吻说道:“既然各位以劫掠为生,我看不如这样,我们身上有几贯铜钱,可以交给你们。但甲胄马匹乃是我们的安身立命之本,不能给你们。”
“哈哈哈!”盗匪们发出了狂放的笑声,首领奚落地笑道:“你们小命都快不保了,竟然还敢同我们讨价还价。”
盗匪首领的话音刚落,其中一名中侯突然策马扑将过来,挥刀横掠自斩首领头颅,盗匪首领挥动斧头挡住。两人在马上噼里啪啦交了两次手,中侯收刀俯身趴在了马背上,突出匪徒的包围圈朝山谷从奔去。
另一人策马从旁边突来,迅速挥刀将两名山匪砍倒,也朝着山谷逃窜。
奔驰的战马对于徒步行走的山匪来说简直势不可挡,他们纷纷避过马头,立刻朝着两人逃窜的方向追去。
追在最前方的几个山匪骑着战马,始终紧紧地追在他们几丈之后。其中一名中侯悄悄从马身侧摸出角弓,抽出箭矢搭弦,突然立直身体从马背上扭身,拉满了弓弦撒手射出,正中一名匪徒的面庞。
那匪徒发出惨叫声落下马来,滚落在绿油油的野葱从中。
“哈,”中侯得意地笑笑,继续纵马狂奔,这些山匪手持简陋的板刀,想要对付他们这些弓马娴熟装备精良的朝廷武官,简直是不自量力,他们只要一来一去奔波几个来回,就可以将这些人分散各个击杀。
但只是下一秒,追在身后的匪徒们似乎再无意隐藏,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擘张弩,平端在手中扣动了弩机,三支箭矢齐发正中其中一名中侯的后心,身体后仰躺倒在马背上。
逃在最前方的中侯惊吓的呀了一声,回头瞄了一眼迅速趴伏在马背上,口中惊慌地喊道:“你们不是山匪!”
众山匪也骤然发愣,随即愈发加快速度抽动着马鞭,决意要把这戳破真相的朝廷命官射杀在马上。
中侯明白自己的处境后,迅速调整奔逃的方向。若从平坦的山谷中逃窜,身后没有任何遮挡物容易被追兵射杀,反而是对面的临松山山坡的一侧,松林如满地箭镞,可以充当掩护。他骑着马在松林中来回绕行,笔挺粗大的树干挡住了追兵射来的箭矢。
國破山河在 華表
他冷笑着回头探看,马蹄却突然向前失陷,两株松树之间有两队人拉起了绊马索,使得马儿翻个跟头嘶叫着倒在地上。
中侯从马背上甩出来摔落在地上,一个骨碌爬起来继续狂奔,然而追兵们已经接近了他,平端起擘张弩扣弦应声而发,一支支箭矢如钉子一般扎进了他的后背,噗通声栽倒在堆积的松针叶中。
一个提着斧头的汉子不紧不慢地走上前来,双手高举起斧头,对着趴在地上的尸体狠狠地砍了下去。
山匪们扒下了两名中侯的衣服和甲胄,也牵走他们略有伤痕的战马。
愛淺彌琛,老婆我愛你 晨光煮雨
萧华和元载缩头藏在洞窟中,幽暗遮挡了他们脸上的表情,唯有心跳的剧烈声能够形容他们的恐惧。他们忐忑地期盼山匪们不要去而复返,然而事情偏偏与他们的期望相违,这帮山匪重新返回到洞窟下,把他们拴在树上的马也解了下来。
山匪头目刻意大声喊道:“这里还有两匹马,看来当官的不止是两个人,我们到洞窟里面搜,找出来把他们干掉!”
一見傾情:億萬首席寵甜妻
萧华惊恐万状险些哭出声来,元载绝望地低声悲叹道:“我命休矣!”
洞外突然又有山贼的喊叫声响起:“不好了!头领!有朝廷宁寇军的骑兵出现在临松薤谷!”
重生之專屬影帝
“快!快!兄弟们扯呼!”
……
洞外很快恢复了宁静,只有沙沙的风儿吹拂过松枝的声音,萧华元载二人急迫的呼吸也逐渐变得顺畅。他们扶着洞壁缓慢地站起来,悄悄地挪到洞口向外探视。
确实是空无一人,只有稀疏的松干和遍地的青葱,两人如释重负走出洞外,马匹却已不见了踪影。
萧华哀叹出声,马背上有他们的行囊盘缠和干粮,不过幸好他们的告身和印绶都装在身上,凭借官身可以从驿站从借马骑乘,所以情况还不算太糟。
松林的山坡下陡然又响起了马嘶声,如惊弓之鸟的两人迅速转身往山洞的方向奔跑,双腿竟如同抽筋不听使唤。马蹄声已经越来越迫近。这真是祸不单行福无双至啊!
前夫很霸道 芥末綠
網遊之帝恨傳說
“我乃宁寇军骑营校尉!你二人为何发足狂奔。”
两人顿住脚步凝固身形,才缓缓地转过身来,抬头瞧见一名身披银色山文甲的小将在马背上拱起双手。
妾本驚鴻:暴君的孽寵
两人身心俱疲,各自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就像两个踏入蛮荒的文明人重新看见了文明的曙光。
“我们受中书令丞调派前来河西公干,某是刑部郎中萧华,他是大理寺司直元载。”
小将翻身下马笑道:“原来是朝廷派来的上差,我们刚刚在山谷中拦截到一股山匪,他们留下两匹马仓皇而逃,看看是不是你们的马和行李。”
他挥手命麾下兵卒将马匹牵过来,两人兴奋地连连点头道:“没错,这就是我们的马。”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