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bjl0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我讓世界變異了笔趣-第七百九十六章 反手就鎮壓了-yyx9z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
轰隆!
肖沐刚一进入大阵,天空中就传来开天辟地一般的轰鸣,仿佛有一方天地被劈开了。
本就晦暗无比的天色更加晦暗,肖沐头顶仿佛有一座阴森森的巨城从天而降,对着他从上往下镇压。
嗤嗤嗤!
密集如雨珠一般的破空声响起,空中突然多出无数的利剑,利剑将天地照亮了,横扫竖切。四周的空气都被切碎了,肖沐身边出现一个个真空。
肖沐心念一动,城隍相就放出光华,金色的威权从天而降,覆盖在他的身上如同披上了一层金色的霞衣。
嗤嗤嗤!砰砰砰!
密密麻麻的剑气不断切在肖沐的身上,却全部都被金色威权挡住,伤不到肖沐的身体。
“镇压!”
愤怒的声音突然自大阵深处响起,密集的剑气伤不了肖沐引起了大阵操控者的愤怒。
而随着这一声大喝,竟真的有一座阴森森的恐怖巨城从天而降,这巨城完全由剑气组成,从高空镇压下来时,伴随着更加密集的剑气从四面八方斩切过来,要将一切都毁灭。
砰!
肖沐伸手往空中一指,城隍相爆出更加璀璨的金光,头顶天元位太极图隐隐流转,幻化出两只巨手高举将阴森巨城托住,让那巨城落不下来。
随后,百变神通施展在城隍相身上,第三第四只手同时从城隍相左右两肋长出,分别握住生死簿和判官笔。
噗!
一张释放着金光的红色巨图突然从大阵中飞了出来,猛的包裹向肖沐的身体。
呜呜呜!
红色巨图释放出的金光突然爆炸般的散开,爆炸后产生的惊人光华能将人的眼睛刺瞎,图中一个手拿银锏的金甲神在爆炸金光的掩护之下突然挥舞着银色重锏扫出一片银光砸向肖沐的头顶。
门神,门神图!
红色巨图的出现,让肖沐一下子就联想到了门神和门神图,然而门神在阴神中都算不上强者,远不能对他产生威胁。
肖沐左手一挥,虚幻出来的生死簿就挡在身前。
噗!
银色重锏砸在生死簿上,结果生死簿中立刻激发出浓烈的死气,这死气弥漫出去,眨眼间就将银色重锏从里到外彻底包裹住。
银灰落下,银色重锏当场化灰。
但这并没有算完,肖沐右手一挥,判官笔趁机对着红色巨图一扫。
都市戰王 雲中古城
嗤啦!
门神图破碎了,在判官笔的扫射中变成了一片片飞舞的废纸。
“啊~”
泣血的惨叫声突然自大阵深处响起,门神图的破灭伤到了其背后的门神。
肖沐突然望向大阵深处,第三只手从额头上幻化出来往泣血声音发出的方向一指,鬼仆的身影一闪,一道灵光遁入大阵深处。
轰!轰!轰!
肖沐趁机破阵,城隍相双手分别握住判官笔和生死簿对着阴森巨城猛烈轰击。
巨城颤抖了,组成巨城的剑气被判官笔和生死簿敲散,以惊人的速度消散着,巨城开始缩小。
“砰!轰隆!”
“啊~,你是谁?”
“HOHO!”
大阵深处传来交手的声音、宝物撞击的声音、法力拼斗的声音、大阵操控者的喝骂以及鬼仆的怪笑。
肖沐加紧破阵,判官笔在城隍相手中变大,突然对着阴森巨城从上往下一划。
喀拉!
富士山禁戀
巨城裂开了,被判官笔从当中一分为二,像是被天剑劈开。
巨大的生死簿从天而降,一下接一下狠狠拍打在被判官笔分成两半的巨城上面。
轰隆巨响当中,巨城终于消散了,空中到处都是粉碎的剑气。
“HOHO!”
“住手,你不是人类,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鬼仆的怪笑声再次从大阵深处响起,伴随着大阵操控者的惊怒呼喝,战斗却彻底结束。
灵光自大阵深处亮起,无声无息的靠近肖沐。
“尊主,人已经让属下抓到了。”
灵光消散,鬼仆现身而出,随手将一名男子扔在地上。
这男子看外形也就五十来岁,身上血迹斑斑,看起来极为狼狈。
“你四处搜一搜,看能不能找到这两个人。”
肖沐用能量幻化出李古剑和蓝炎的样子。
“遵命!”
鬼仆答应声中,化作灵光消散,到院子深处搜索去了。
“人间的人?你是谁?”
肖沐的目光落在五十来岁男子身上,突然一皱眉。从男子身上的气息中,他一眼就认出对方是人间的人。
另外,这男子的境界处在神灵境初期,位业则是刚才就已经体会过的门神位业。
“呵呵!”
男子冷冷一笑,脸上露出极度轻蔑的表情,似乎根本不屑于回答肖沐的问题,“生死老祖终将重临人间,天庭很快就能威临这片土地!”
“原来是背叛了人间的人渣,看来向你问话是毫无意义的了。”
點石成金
肖沐惋惜的叹了口气。
他见过的背叛人间、投靠天庭的人不多,但绝非没有。
没想到在暮林村就遇到了一个。
其实很好理解,并不是所有人间的人都站在人间联盟一方的,利益驱使之下,叛变的人绝非一个两个。
“你到底是谁?神灵境强者中拥有城隍位业的人不多,人间那边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言平这个名字。”
男子突然直视肖沐,试图打探肖沐的身份。
“那是你孤陋寡闻了!”
肖沐丝毫没有泄露自己身份的意思,话毕,突然伸手一指。
嗡!
天帝印旋转着飞了出来,威临男子头顶。至高无上的意念落下,这男子啊的一声惨叫,直接被压趴下了。
“你……你要做什么?”
男子脸上露出极度惊恐之色,天帝印强势威权镇压让他发自内心的恐惧,这威权太强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完全动不了了。
“也没什么,只不过觉得门神位业留在你身上浪费了而已。”肖沐淡淡的做出回应,同时释放出城隍相。
城隍相双手同时向外一伸,天帝印就飞到了它的头顶上方,天帝威权和城隍威权瞬间混合在了一起。
“你什么意思?你……你要夺我的城隍位业?”
男子惊了,似乎被吓到。夺取位业的手段不是没有,但通常都出现在至强者身上,眼前这个人,明明只是城隍,怎么会有能力夺取自己的位业?
这男子不敢相信肖沐拥有夺人位业的能力,肖沐的举动却让他心惊胆颤,“你……你到底是谁?怎么会有夺人位业的能力?”
肖沐没有继续和这名男子交谈,控制着城隍相和天帝威权对着男子镇落。
在两种威权的镇压之下,男子的头顶上,突然出现了一尊身穿金甲的门神相。
不过,这门神相没有任何神宝,身上的金甲只是幻化而出,并不具备威能。
同时,由于不久之前被肖沐击伤过,这男子头顶的门神相看起来暗淡无光,显得十分虚淡,一副随时都有可能消散的样子。
絕色四胞胎:就要賴上你 暮青灰
“啊~,你住手!我不会让你夺走我的位业的。”
男子大惊挣扎,拼了老命的鼓起自身神威抵抗肖沐的城隍威权和天帝威权,试图将门神相收回自己的身体。
可是,在肖沐两种混合威权的镇压之下,那虚淡的门神相还是一点一点的离开了男子的身体,最后缩小了,化成一团金光,飞向肖沐。
肖沐把手一伸,金光化出形体,在他手中,就多了一块三角令牌。这是象征门神威权的门神令,可以让真境异变者使用获得门神位业。
肖沐舒了口气,门神令的夺取过程让他欣慰,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对方没有释放出位业的情况下强行夺取位业,结果竟出乎意料的成功了。
放在以前,恐怕就做不到。
眼下除了男子已经受伤,抵抗能力削弱之外,恐怕还和《三元炼相术》提升了自身威权有关。
心理醫生蘇維
“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肖沐,人间有能力夺取他人位业的,除了借用人皇印之外,就只有肖沐。”
男子突然冲着肖沐大叫,位业被夺取,声音嘶哑,大叫的声音都显得有气无力。
肖沐脸上闪现出一丝不屑,并没有接这男子的话。而是突然把手一扬,判官笔对着男子一点,死之力化作一团灰光注入男子的身体,这男子立刻就死亡了。
一团灵光从男子的尸体上出现,飘散着想要逃离,那是男子的神念意识。
肖沐把手一伸,就把这团神念意识抓在手里,紧跟着,他神念一动,一团肉眼看不见的灵光就从眉心射出。
这灵光如箭射向男子的神年意识,准备探索男子的记忆。
然而,灵光刚刚接触男子的神念意识,还没有探测进去。
男子的神念意识中,竟突然有光华一闪,一把无形的灰白色刀子在肖沐的灵光和男子的神念意识中间一切,就直接断开了两者之间的联系。
“又是那种无上力量!”
灰白色无形刀子立刻就让肖沐联想到最近接触到的那种无上力量,心中一惊。
那种无上力量极其强大,肖沐一直怀疑其是造化或者元始两种力量中的一种。
没想到男子的神念意识之中,居然也留下了那种顶级力量,用来防止他人探测。
肖沐试着再次利用灵光探测男子的神念意识,但自身灵光和男子留下的神念意识竟仿佛处在不同时空,怎么都无法接触在一起。
“力量很强啊,但能阻止别人探测,却未必能阻止我。”
灰白色无上力量的神奇让肖沐不自禁的出言赞叹,但很快,他就想到解决办法,准备用天帝威权强行破开灰白色无上力量,继续探测男子神念,搜寻记忆。
嗡!
天帝印出现在男子神念意识上方,至高无上的威权覆盖下来,试图将那种灰白色无上力量解体。
噗!
闷响发出,男子的神念意识突然解体了。
肖沐一愣。
男子的神念意识中,除了灰白色无上力量防止他人探测之外,居然还有另外一种力量在被探测的时候突然爆发摧毁神念防止被探测,这让肖沐准备从男子记忆中寻找信息的想法最终落空了。
“天庭的人也没有那么蠢啊,在第一次神念被探测信息泄露之后居然立刻想到了弥补的办法。”
肖沐轻声感叹,惊讶于天庭保守秘密的能力。
这也难怪,天庭势力虽强,在人间却处于劣势,若是行动目标随随便便就暴露的话,早就引起人间大举征伐被剿灭了。
嗖嗖嗖!
遁光亮起,伴随着一道灵光,片刻间就到达肖沐面前,鬼仆和李古剑同时现出身形。
“禀告尊主,找到了一个!”
鬼仆单膝下跪冲肖沐禀告。
“做的不错。”肖沐赞了一句,顺手把鬼仆收起。
紧跟着望向李古剑。
李古剑看起来极为狼狈,头上脸上身上都沾染了血迹,但好在大部分都是外伤,不涉及神念,伤势不重。
“多谢穆兄,幸亏你救援及时,否则我恐怕就要死在这里了。”
李古剑一脸庆幸,对肖沐充满感激。
“李兄不必客气,你进入于府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肖沐随手将一团生之力打入李古剑体内,生命力得到弥补,李古剑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修复着。
“生之力!穆兄居然修炼了生之力!”李古剑双眼瞪圆。
“生之力不算什么的。”
肖沐不以为意的挥了挥手。
生之力也不算什么?这位穆兄究竟是什么来历?
李古剑双眼瞪得更大了。
“咳咳!”
干咳一声,回过神来,才继续回答肖沐的问题,“是于秦、蓝炎、陈不苟,我真没想到,他们三人居然都背叛了人间,投靠了天庭。我一进入于府,就被他们抓住了,但不知为什么他们没有立即杀我,只是用行刑桩限制了我的行动。”
没有立即杀你,恐怕是为了先对付我。
肖沐心里回应,嘴里却问,“蓝炎也背叛了天庭?”
话一出口,肖沐就了然了。
暮林村一直没有搜罗到重要的异象杀人者的线索,看来主要是因为有蓝炎这个护村队队长作掩护。
李古剑重重点头,脸上带着忿恚,“还有于秦,就是广受村民尊敬的于前辈,我其实早就应该想到的,这位‘于前辈’实力突然获得大幅度惊人提升,必有蹊跷,没想到居然是靠投靠天庭出卖人间换来的。于秦,他死了。”
说着说着,李古剑突然旁边地上被肖沐所杀的五十来岁男子尸体,失声惊呼。
“这人就是你们口中的‘于前辈’?”
肖沐看了尸体一眼,又望向李古剑。
男子的身份,他其实隐隐约约早就猜到了一些,李古剑的话只是印证了他的猜想而已。
李古剑忿恚点头,“没错,就是他,于秦已经是神灵境初期强者,拥有门神位业,穆兄居然把他都杀了,真是不可思议。”
说着抬头望向肖沐,惊讶中带着浓烈的不敢置信。
“神灵境初期,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的。”肖沐摆了摆手,漫不经心的做出回应,“此人想要借用阵法镇压我,被我随手破了天绝地灭大阵,接着反手就把他镇压了。”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