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pv0l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冰與火之魔山 起點-0955章 亞蓮恩的母愛·魔山的私心看書-s1wbq

冰與火之魔山
小說推薦冰與火之魔山
“好吧,我愿意出来辅助你。不过,你不担心吗?”
“我担心什么?”
豪門權少:誘妻束手就擒 水木耳
“我进入阳戟城后,贵族和子民恐怕都更愿意听我的,而不是听你的。”
“那是在以前,父亲。”
“哦?”
冬季的河川
“父亲,你不知道多恩的贵族有多想去泰洛西、里斯、密尔和盛夏群岛做领导者。还有我们的士兵,都愿意出去驻防。”
道郎·马泰尔微微一怔。
亚莲恩说的这个情况,他的确没有想到过。
机器短暂的沉默后,道郎说道:“国王陛下,亚莲恩亲王,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流水花园?”
“亲王殿下,你愿意的任何时候。”魔山十分客气的说道。
神秘寶箱 長公主
“父亲,现在就可以。”
“哦,你们是要急着离开吗?”
“我们要去潘托斯,还要去魁尔斯。”亚莲恩说道。
“国王陛下和你都去?”
道郎知道魁尔斯距离多恩究竟有多远,那是一个东方非常富足的巨城。魁尔斯的三重城墙,和维斯特洛大陆上的绝境长城一样著名。
“父亲,我会陪着陛下一起去魁尔斯。”亚莲恩道。
“那你们的孩子呢?我希望能留在阳戟城。”
“不,我会带在身边。”
超強神龍進化系統
魔山看向亚莲恩,正色说道:“亚莲恩,孩子出生不久,不合适远行。道郎亲王在阳戟城主事,把孩子留在阳戟城吧。”
“我愿意带孩子,他叫什么名字?”
“道郎亲王,他名叫罗德·马泰尔。”魔山没有说他名叫罗德·克里冈。
道郎亲王是条老狐狸,还是让他慢慢知道这个孩子有两个名字的好。
先给他有一个接受的缓冲时间。
“父亲,我们的孩子有两个名字,他名叫罗德·马泰尔,也叫罗德·克里冈。”亚莲恩却是直言不讳。
道郎平静的脸色微微一动,那平静的眼神里也起了波澜。
“国王陛下,孩子叫做罗德·克里冈?”
“是的,孩子也具有克里冈家族的血脉。”
道郎的目光盯在了魔山的脸上,平静的人展现出了锋芒。
魔山脸色平静,不动声色。魔山的平静,那就是面无表情。
他有自己的一点私心,他相信在道郎这样人的面前,那点小心思肯定是藏不住的。他只是不愿意和道郎面对面的说出这件事情。哪怕是有一段彼此见不到的距离,那也是好的。
但亚莲恩直接就在道郎和魔山都在的情况下,说出来的这件事情。
道郎盯着魔山,并没有说出任何过激的话来。
他没有说什么话,只是眼神和神情变了,不再是那平和无害的涵养老人。
他有自己的锋芒。
“道朗亲王,多恩永远都是马泰尔家族的。那个孩子,是马泰尔家族的人,也是克里冈家族的人。他拥有两大家族的支持和爱。”
道郎的脸色渐渐缓和。可能他在脑海里权衡了很多个念头,到最后发现,好像并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国王陛下,马泰尔家族的孩子,第一个冠上了联姻家族的姓氏。”
“我知道,如果亲王不喜欢,那就让孩子叫做罗德·马泰尔吧。”
道郎的脸色慢慢的更加缓和了下来,最终归于先前的平静。
“国王陛下,请原谅我的无礼,我能单独和亚莲呆一小会吗?”
“当然,亲王。”魔山说道。但魔山没有挪步到大厅外面去,他没有动。
“亚莲恩,跟我来一下吧。”道郎柔和说道。他又回到了那个平静涵养从容自如的老人状态。
“好。”
魔山是国王,他保持了自己的国王威严。他不动,那么,就是要道郎自己动一动。
亚莲恩推着父亲的轮椅车走进了另外的一间房间,并顺手关上了门。
魔山就在大厅里等着。没过多久,压力恩推着道郎·马泰尔的轮椅出来,魔山从道郎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端倪。他看向亚莲恩,亚莲恩并无任何激动的痕迹。
魔山不知道道郎和亚莲恩说了一些什么,多恩向来独立,从军事税务贸易律法。道郎敢当着他的面和亚莲恩说些什么,魔山心里认为道郎也不敢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
于利益?
魔山给了多恩非常大的利益,是几千年来从未得到过的如此庞大的利益。
于权势?
魔山也同样给了多恩很大的权势,并帮助多恩把权势和领土扩展到了狭海对岸和已知的大海的最南边。
这是一个崭新的历史,是全新的一页。多恩马泰尔家族的一切都已经被魔山重重改写。
如果多恩想做点什么,那么他们能做什么呢?对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他们最大的外联盟成员就是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而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已经宣誓效忠魔山,并且丹妮莉丝被魔山胁迫开始,到最后,也是被完全征服。
魔山瞬间也是想到了问题的每一个面,从军事贸易联盟领土权势地位利益等等全部盘算了一遍,他知道道郎无法做出任何的有力反击。
至于亚莲恩,她会更愿意选择站在魔山这边。保守的道郎已经在激进的亚莲恩的心里失去了权威,不然,亚莲恩也不敢发动政变,把自己的父亲软禁起来然后窃取了多恩的权力。
半个时辰后,魔山和亚莲恩出了大厅,来到了外面,翻身上马,带着队伍返回阳戟城。
“亚莲恩,父亲既然答应我们明天会到阳戟城,那我们不如明天出发前去潘托斯。”
“好。”
“孩子呢?”
“我想带着。”
魔山心里悬着的一颗心落地。这正是他希望的。如果亚莲恩改变主意要把孩子留下,他反而会不同意的了。
他以小人之心度道郎之腹,在道郎把亚莲恩叫到一边单独说了几句话后,他就觉得还是把孩子留在自己的身边教育的好。如果因为战事无法照顾到孩子,他宁愿把孩子交到简妮·维斯特林的手里。
魔山不动声色:“亚莲恩,孩子这么小,我们骑龙,如何能带着他?”
“魔山,我想好了,我会在龙背上绑上一个孩子能睡能坐的被窝床,就好像在马的背上绑上马鞍。龙有温度,即使在天空飞,也不会让孩子着凉。”
“我担心孩子会不适应啊!”魔山口是心非道。
“魔山,龙在大海上也能漂浮在水面,大海中,也会有很多大型商船,我们可以随时飞下去在船上休息一下。”
“你不怕惊扰到子民?”
“维斯特洛和厄斯索斯都是我们的领土,来去的商船除了遥远的东方贸易船外,其他的都是我们的子民。国王陛下和一名亲王带着王子去船上休息一下,这正是船长和子民们做梦都想得到的荣耀,至高无上。”
“我好像被你说服了。”魔山笑道。
“我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笨。”亚莲恩傲然昂起脖子,“简妮和丹妮莉丝都是智慧和美貌集于一身,我也一样。”
魔山伸手,就把亚莲恩从马上提了过去,放到自己的马鞍上,两人一骑,紧密依偎,向前缓行。魔山平时骑马,因为体重的原因,都要三匹马换乘。这一加上亚莲恩,那就更加的沉重了。但是两人都不考虑马的感觉。亚莲恩得到魔山的赞赏,心花怒放。魔山也因为了却了心里的‘小人之心’,同样也是兴致很高。幸好,为了匹配魔山的身高很体重,这战马选择的也是难得的北方之马,而不是多恩的马。多恩马,是矮种马。
多恩虽然本地出产的都是矮种沙马,但在阳戟城,也养了一批高大的北方马。
*
数天后,魔山和亚莲恩带着他们出生一个月的小子驭龙来到了潘托斯城,当那孩子躺在被窝椅上被从龙背上解下来的时候,令在王宫外面的广场上来迎接的简妮·维斯特林、艾琳妮亚·维斯特林、道尔蒂·昆蒂娜夫人、梅丽珊卓夫人、艾德慕公爵、珊莎·史塔克、雷纳德·维斯特林公爵、艾德·史塔克公爵、褴衣亲王、御林铁卫无畏的巴利斯坦·赛尔弥、队长巴隆·史文、后勤事务官总司令培提尔·贝里席、情报大臣伯尼·克里冈、公牛泽丽格尔达、塔斯的布蕾妮、侍卫队长卢克等人无不吃惊。
这么小的孩子,国王陛下和亚莲恩·马泰尔亲王是怎么想的?
他们不怕中途孩子吃不好睡不好吗?
魔山面无表情,虽然他的心里感觉到很不错。
亚莲恩·马泰尔却是情绪外放,笑容如花。
她坚持要带孩子来潘托斯,当然也有自己的考虑。
那就让孩子在懵懂中就和龙为伍,嗅到龙的气息,让龙也嗅到他的气息。‘住上龙背’,让孩子能从小产生亲近龙的感觉。她和魔山的孩子,生来就应该是大英雄,不走寻常路,是未来最了不起的龙骑士。
亚莲恩生下了罗德·克里冈之后,整个人的关切重心就变了,很大一部分的重心,都转移到了这个孩子身上。
马泰尔家族的传统,长者为王,不管男女。
罗德王子今后可是要掌管多恩。盛夏群岛、泰洛西、石阶列岛、密尔、里斯这些领地的。除了多恩的陆地,还有庞大到令人吃惊的海域。
罗德必须要成为最了不起的龙骑士!
简妮·维斯特林从魔山的手上接过了孩子,孩子是黑眼睛金色头发,脸部轮廓和外形具备了父亲和母亲的影子。
“王子叫什么名字?”简妮满脸的爱怜。
“罗德·克里冈。”
“姓克里冈?”
“他也姓马泰尔,王后陛下。”亚莲恩笑吟吟的说道。
魔山赞赏了她的智慧不输简妮,她心里就一直是打翻了蜜罐的甜蜜。
“两个名字?”简妮的眼睛瞪大了一些。
“是的,但我更愿意叫他罗德·克里冈。”魔山说道。
“我会叫他罗德·马泰尔。”亚莲恩道。
“我会叫他罗德王子。”艾德慕公爵哈哈大笑。和简妮魔山这些人比起来,艾德慕就单纯而不设防的真诚。
我的變形金剛兄弟 一指彈琴
“罗德王子,我可没有为你准备礼物,真是抱歉。”艾德·史塔克说道。
大道無雙
“我也没有为王子准备礼物。”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笑道。
“我也一样,不过这可怪不了我们,国王陛下并没有说会带着王子横渡狭海。”情报大臣伯尼·克里冈说道。他一边说,一边从手上褪下来一根翡翠镯子。他把镯子递给自己的妻子公牛泽丽格尔达,泽丽把镯子戴上了小王子的手腕。
小王子的手腕胖乎乎的,戴上去竟然刚刚好。
“还是半人更占有身体上的优势。”小指头遗憾的宣称道,“你们看我的这枚红宝石戒指,就无法戴上罗德王子的手指。”
伯尼的身高和小恶魔有得一比,他是小身板小手腕,众人都喜欢称呼侏儒为半人。比侏儒强不了多少的伯尼也被小指头戏谑的称呼为半人。
“你们要诚心送礼,有的是时间。”珊莎·史塔克笑道。
雷纳德·维斯特林说道:“夫人说得对,我们会抽出半天为小王子挑选礼物,而不会像那些虚伪的大人和夫人就在这里假意说没有准备好礼物。”
众人一听,都是哈哈大笑。
魔山笑道:“罗德王子的礼物,每一位大人和夫人都逃不掉,谁不送,我就砍了他的脑袋。”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梅丽珊卓夫人冷冷说道:“国王陛下,你的玩笑话真是令人畏惧啊。”
魔山耸耸肩膀,并不肯承认自己的失言。梅丽珊卓夫人是军事祭司,魔山的军务顾问,她在提醒魔山,现在是两个大陆的王,最好不要说出这样的玩笑话来。也许魔山的维斯特洛群臣都能接受这样的话,但是狭海对岸这边的群臣也不少,这话传出去,会给较多的总督、亲王、执政官等等大人造成压力和不适感。
魔山过去的残暴可并不是要给好名声。要是别有用心的在外面加工一下乱传,那影响并不好。
梅丽珊卓指责魔山的话令现场欢乐的气氛显得尴尬了起来。
简妮微笑说道:“国王陛下和亚莲恩亲王还有我们的罗德王子都很辛苦了,我们进去吧。瞧瞧我们的小王子,都快要饿哭了。”
于是众人起哄,拥着魔山和亚莲恩一起进入王宫。
潘托斯城一直有亲王住的王宫,褴衣亲王被魔山扶上位后,潘托斯王宫就成了魔山和群臣在潘托斯的住地。
而与此同时,在魁尔斯,海军陆军都已经抵达预定位置,而装扮成贸易商人的瓦兰提斯军团也已经混进了魁尔斯城去。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