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5ik精华言情小說 《餘燼之銃》-第六十四章 戰士看書-o8gtc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恐怖的梦魇与现实交叠在了一起,此刻科涅尔亲身置身于混乱之中,心智在瞬息间遭到了重创。
他并不是在恐惧这突如其来的灾难,作为铁律局的一员,他也曾经历过生死的险境,这些东西都不足以击垮他,真正令科涅尔感到恐惧的是伊瓦尔的目的。
战争,一场燃烧海洋与大地的战争。
那位远在维京诸国的冰海之王做出了他人生之中最重要的一次决定。
这一次,为了他所许下的愿望,他要掠夺一个国家。
武謫仙
从一开始伊瓦尔便是被故意抓住的,从一开始这就是他的想法,所有人都中计了,被这血腥又残忍的阴谋所毒害。
轰鸣的冲击下,伊瓦尔最后还是未能抓住科涅尔的喉咙,只能在其脖颈间留下一道道血迹,两人被狂暴的气流分开,视线内的一切归于浑浊的混乱。
科涅尔在剧烈的撞击中昏倒了过去。
这样的昏迷不知过了多久,科涅尔渐渐地苏醒了,他忍着身体上的痛楚,缓缓地爬了起来。
他不太清楚自己昏迷了多久,努力地爬到窗边,只见剧院广场上已经再度燃起了烛火,祷告声再次响起。
短暂地分析一下,他觉得自己昏迷的时间并不长,大概就是几分钟而已,现在爆炸的余波已过,下方的人群都重整了起来。
日落了,刚刚的爆炸摧毁了所有人的心神,此刻四周都是一片难以窥视的黑暗,黑暗里传来野兽的喘息声。
科涅尔拔出腰间的手枪,缓缓地靠向墙壁,压低呼吸。
他必须去警告柯里,从一开始维京诸国就没想过和谈,他们要的是一场战争,对高卢纳洛的战争。
对……说不定这爆炸便是维京诸国的阴谋之一,或许在遥远的公海之上,维京的战舰早已准备就绪。
这样想着,他的手居然控制不住地抖动了起来。
对于科涅尔而言,如今的一切对于他太突然、太沉重了。
这是战争的序幕,战争就要来了,这个词汇经常被人提起,但科涅尔总觉得它远在天边,可现在它就要来了,势不可挡,几乎触手可及。
虽然说高卢纳洛也在柯里与劳伦斯的运作下准备着战争,但当这一切真的到来时,科涅尔能感受到的只有无尽的恐慌与迷茫。
这不是纸上的潦草字迹,而是真实的血,真实的肉,真实的死亡。
他太懦弱了,比起柯里那样的疯子,他实在不适合做出残忍的决策。
可这不是退缩的理由,科涅尔身上流着加瑞尔的血,某种角度来看,此刻他与伊瓦尔的争斗,仿佛是高卢纳洛与维京诸国之间战争的缩影。
他不能就这么放任这一切的发展。
恢复了体力,科涅尔试着在昏暗里寻找伊瓦尔的身影,他不清楚爆炸的原因是什么,但至少要先控制住伊瓦尔……这个家伙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浑浊的空气里传来鲜血的味道,如此的甘甜,充满了生命的气息。
汩汩的水流声响起,似乎有什么液体在流淌。
随后声音逐渐清晰了起来,细密繁杂,就像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地撕裂,如同冰冷的金属一点点地划开喉咙。
科涅尔抬起手枪,他警惕地前进,可走了没几步,便感受到了脚下的异样,他踩到了什么,低下头,借着昏暗的光线,他勉强看清了那东西。
是血,一地的鲜血,温热、还在缓缓流淌。
他猛地转向枪口,却发现了在不远的地方正躺着一具无头的尸体,是守卫。
科涅尔可很清楚这些守卫的强大,他们是唱诗班的一员,体内混有秘血,力量远超常人,可就是这样的人,却在悄无声息间被杀死了,整个头颅被砍断,就连异化为妖魔的时机都没有。
更多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他看不清四周的样子,唯一的光线是来自外界烛火的余光,一切在科涅尔的眼中就是那朦胧的剪影,而这些剪影此刻在昭示着不详。
发生了什么?在科涅尔昏迷的这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科涅尔屏住了呼吸,胃液翻滚着,就像沸腾了一般,要从喉咙间涌出。
碎肉与断肢,内脏与鲜血,虽然他看不见,但作呕的气味与狰狞的剪影无一不在昭示着这一切,就好像有暴戾的野兽在这里进食,恶作剧般,将血肉涂抹在墙壁的四周上恐吓着他人。
“我讨厌海博德,那个家伙总是嘲笑我的畸形。”
紅塵寓所前傳
声音从血腥的黑暗里传来,就像幽鬼的低语。
“但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伊瓦尔说着矛盾的话。
“你有些不太能理解吧?其实我对艾琳说时,她也不太能理解,但这是真的。”
声音从四面八方的黑暗中来,回荡在科涅尔的耳边,加剧着恐惧的侵袭。
電影世界大盜
“那个家伙说像我这样畸形的家伙,注定得不到奥丁神的眷顾,也无法像一名英勇的战士那样站着死去,从而抵达神圣的英灵殿。”
刚刚伊瓦尔还在嘲笑着奥丁神的虚无,但不知为何,此刻他的声音又虔诚了起来。
“他说我是个可怜人,如果我父亲真的爱我的话,应该把我扼死在襁褓中才对。”
声音逐渐靠近了,科涅尔将枪口猛地调转方向,可那里是一片虚无的黑暗,他看不到伊瓦尔。
“海博德也觉得我很可怜,所以我试着帮助我,过程很痛苦,很糟糕,但我确实很感谢他,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黑暗里有东西在蠕动,科涅尔毫不犹豫,直接扣动了扳机。
枪口迸发的火光短暂地点亮了黑暗,虽然只有一瞬,但这一瞬里科涅尔看到了太多的东西。
他不太确定那个人是不是伊瓦尔,只见他披头散发,如同野兽一般匍匐在地上,火光熄灭的最后,科涅尔听到了血液喷发的声响,他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命中了伊瓦尔,只能在一枪过后迅速地转移位置。
科涅尔看不清了,短暂的失神后剧烈的疼痛从额头之上传来,一道伤口从额头之上绽放,鲜血浸透了他的双眼。
“伊瓦尔!”
他捂着伤口后退,根本不清楚伊瓦尔是怎么做到的。
这一次声音直接从身前响起。
“很多年前海博德突然对我说,我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既然已经活下来了,总不能给奥丁神丢脸是吧……
本宮很狂很低調 盛瑟王子
他问我有没有兴趣尝试一下站立的感觉,他说站着的感觉棒极了。”
科涅尔抹干了鲜血,他看到了伊瓦尔。
那是诡异难言的一幕,伊瓦尔跪坐在他眼前,但随着他的话语声响起,惨白的皮肤下肌肉如同游蛇般扭曲蠕动着,他双手握着爆炸中被扭曲的钢铁,不顾切入手心的痛楚,一点点地将自己撑了起来。
科涅尔看到了他那萎缩干枯的双脚,但此刻就像有钢铁铸入其中一般,脚裸诡异地扭曲着,膝盖用力,将这畸形变得更加诡异,整个枯萎的脚掌都外翻了过来,完全由血肉之下的骨骼支撑着地面。
握着如荆棘般的钢铁,就像拐杖一样支撑着,随后第一只脚站住了……不,科涅尔不知道那种扭曲畸形的肢体到底还算不算“脚”了,但就像他看到的那样,伊瓦尔一点点地站了起来。
全身的肌肉都在诡异地抽搐,由于双脚畸形的缘故,他发起力来的样子与常人不同,用野兽这种词汇都有些难以形容他了。
“站着的感觉真不错啊……”
披散的头发下是一双令人惊恐的眼眸。
伊瓦尔站立了起来,在海博德多年的训练下,他能依靠着全身的肌肉,让自己短暂地站立起来。
这是海博德教给他的,而这一切的理由很简单,伊瓦尔能站起来,那么他便是战士了,因此他能站着死去,能在死后前往神圣的英灵殿。
身体保持着诡异的平衡,随后冲科涅尔露出微笑。
金牌寵妃
“对不起,我做了错事,就要受罚,我背弃了家族的荣誉,那么也应该付出代价。”
伊瓦尔好像是在对科涅尔说话,又好像是在对某个不在场的人讲述。
“海博德是我的好朋友,我父亲让他来杀我实在是太残忍了,不是吗?”
和科涅尔想的不同,伊瓦尔并不清楚来自冰海之王的阴谋,他只是很清楚他的父亲,很清楚他的父亲对于被挟持的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
伊瓦尔会作为战争的祭品死去,随后维京诸国将为了他而复仇,去掠夺温暖的土地,届时伊瓦尔所犯下的罪行都会得到清楚,这是冰海之王的怜悯,也是他的残酷。
“让海博德来杀我还是太残忍了,我不能死在他的手中。”
他缓缓地抬起手中扭曲的钢铁,上面整流淌着鲜红的血,锋利的尖头直指科涅尔。
“所以……送我前往英灵殿吧,科涅尔·加瑞尔。”
声音有些悲凉,又有些喜悦,烛火的微光勾勒出伊瓦尔消瘦的身影,其上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伤口,鲜血在逃离这具躯体。
“你个疯子。”
科涅尔只来得及说出这些话了。
伊瓦尔低下身,像野兽一般四肢着地地爬行着,动作迅速向着科涅尔逼近,他的速度是如此之快,在就要触及他时双脚用力猛地站起,随后挥出致命的钢铁。
与此同时枪声响起,子弹擦着伊瓦尔的脸颊而过,可他就像看不见这些一般,至始至终眼睛都不曾移动。
钢铁凶狠地斩下,这并不是什么剑刃,只是在爆炸后伊瓦尔随手捡起来的东西,勉强能当做武器,但强度不够,也只能斩一斩血肉之躯而已。
科涅尔在血泊中翻滚,勉强地躲过了这一击,他狼狈地抬起头,只见那梦魇般的身影不曾停歇。
伊瓦尔·罗德布洛克是一名战士。
他吞吐着浑浊且温热的气息,扭曲的脚裸一点点地向前挪动。
轰鸣的声响从一侧传来,守卫撞开了堆积在身上的杂木,眼瞳嗜血地杀向了伊瓦尔。
在科涅尔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伊瓦尔便已经和守卫们交战过一番了,凭借着爆炸的冲击,他精准地刺杀了数名守卫,这么多天的相处下,他也隐隐地意识到了守卫们的诡异,所以为了保险伊瓦尔斩断了他们的头颅。
可伊瓦尔没有杀死所有人。
秘血的加持下,守卫的力气大的惊人,他直接控制住了伊瓦尔,将他死死地按在了墙壁之上,可细微的痛苦从腋下升起,紧接着变得剧烈了起来。
伊瓦尔将短剑般的钢铁完全刺入了守卫的腋下,他抓紧那锋利的边缘,一点点地扭动着,将整个肌腱与骨骼搅烂。
守卫痛苦地哀鸣着,重拳击打在伊瓦尔的腹部,鲜血转眼间填满了他的口腔。
那是失神的眼眸,秘血在诱惑着守卫,暴怒的情绪升起,他一把扼住了伊瓦尔的喉咙,试着掐死他,但伊瓦尔在此时用膝盖再度撞击着插入腋下的钢铁,二次推进之下,钢铁沿着肋骨刺下,直接粉碎了心房内的心脏。
守卫的动作一滞,手腕处的力量微微松懈,随即便被伊瓦尔挣脱开,另一只手上的钢铁直接划破了他的喉咙,肘击着伤口,将其下的脊柱打断。
就像被抽空了灵魂,守卫的尸体无力地倒了下去,伊瓦尔摔在血泊之中,像死了一样,但没过一会便再度爬了起来。
他站不起来了,那一记膝撞直接撞在了锋利的钢铁上,虽然进而刺穿了守卫的心脏,但这也贯穿了伊瓦尔膝盖,血淋淋的,一点力量也用不上了。
伊瓦尔拄着仅有的钢铁,这已经算不上什么紧握了,钢铁刺穿了他的手掌,即使他不去握紧,钢铁也牢牢地挂在他的血肉之中。
痛苦地喘息着,此刻他的脑海里似乎只剩下了一个想法。
英勇之死。
所以他艰难地驱动着身体,他用膝盖将自己顶了起来,就像断腿的野狗,拖曳着狼狈的躯体,一点点靠向科涅尔。
这是梦寐以求的时刻,伊瓦尔·罗德布洛克会像一名战士一样死去,他的死会引起维京诸国与高卢纳洛的战争,多年的厮杀与战火过后,奥丁神的子嗣将掠夺到足以生活的温暖土地。
“奥丁神,我来了。”
伊瓦尔呢喃着。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