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vtyq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泰坦無人聲 愛下-第十一章 備降區域相伴-kr4o3

泰坦無人聲
小說推薦泰坦無人聲
史腾和刘培茄终于看到了前方的灯光,卡西尼站到了,两人远远地望见倾斜的主站大楼慢慢清晰在灯柱内。
毒醫橫行
孤女逆襲記
步行车慢吞吞地停在卡西尼站气闸室门前的舷梯边,然后打开舱盖。
“到了到了,咱们下车。”史腾解开安全带,从车门中爬出来,探脚用力踩在梯子上,“这车也没电了,它得回去充电了。”
刘培茄从另一侧爬下来,车门合上,史腾用力拍了拍步行车,后者的大灯闪了闪,慢慢地转身爬走了。
“它自己知道回去?”
“知道,我觉得它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回去了。”史腾点点头,“老窝里有粗壮的充电桩在等着它呢。”
刘培茄眉头一皱。
觉得这句话并不简单。
两人打开气闸室的舱门,把极寒的冰天雪地关在外面,舱门合拢的瞬间,头顶上的照明灯亮起,史腾和刘培茄都觉得周身暖和了起来。
尽管这是错觉。
“这个时候,要是能生一团火就好啦,我现在手脚都有点麻木,外头温度太低,铁浮屠都不顶事了。”刘培茄在头盔内哈气,抬手抹掉面罩上凝结的白色水雾,“寒从脚起,寒从脚起。”
两人身上都在冒白烟,白色的烟雾沿着铁浮屠的肩膀手臂和双腿缓缓地流泻下来,此刻两人的铁浮屠体表温度低至零下一百八十摄氏度,就是俩行走的急冻人,所到之处空气中的水蒸气全部凝结。
龍王令:妃卿莫屬
“站内严禁明火,别忘了这是一个充斥着甲烷的世界。”史腾打开气闸室的第二道门,弯腰钻进来,“氧气和甲烷混合,再来点火,那是什么?”
两个男人一边絮絮叨叨,一边进入卡西尼站,在工具间里卸下铁浮屠。
黑桃皇後
“铁浮屠有个反人类的设计,它的空气循环系统总是把从上到下,再转一圈回来,所以头盔里的送风器源源不断地把我放的屁和脚丫子臭味吹到我的脸上,还有这鬼东西的集尿器太小了,过滤管道老是顶着我蛋,硬邦邦的。”刘培茄踏进收纳柜里,转了个身,往后一靠,“咔嚓”一声,铁浮屠就被固定住了。
“原来你之前在车座上挪来挪去是为了调整弹道吗?”
“是啊,我不仅在调整弹道,我还要准备发射了。”
“那是你没有放对位置。”史腾在隔壁柜子里,“在穿铁浮屠之前,你应该先把蛋蛋卸下来,你看你柜子左手边是不是有个小框?那就是给你放蛋的地方。”
“靠,你每次穿这东西之前还把弹药卸下来?”刘培茄摘下头盔,深吸了一口卡西尼站内温暖又污浊的空气,觉得自己的生命和外界又联通了。
“我不仅卸弹药,我还把那一整套枪支都卸下来。”史腾说,“完成任务再装上,毕竟体积庞大有点碍事。”
“长期穿着铁浮屠对男性生理健康不好,说真的,集便器空间太小了,绷着呢。”刘培茄把卡扣一个个地打开。
“我姑且认为你是在侧面夸耀自己。”
“一般一般,二十有三。”刘培茄说。
“献丑献丑,起能敲鼓。”史腾哼哼,“不过我建议你检查一下自己铁浮屠装的是不是女式集尿器。”
“这东西还分男女?”刘培茄问。
“严格来说铁浮屠有二十三种性别。”史腾摊手。
“如果我能活着回去,这辈子不想再穿这玩意了。”刘培茄叹了口气,拉开拉链,从铁浮屠里钻出来,“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欲穿铁浮屠者,必承其重……它是挺重的。”
帝臨大唐 夜曲悲戈
“这话你说的吧?”
“鲁迅说的。”刘培茄很肯定。
“鲁迅说没说过这话我不知道,但我能肯定周树人没说过这话。”史腾也出来了,他把铁浮屠塞回柜子里充电,“没人想穿这东西,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们全靠它才能生存,你没了它,寸步难行,可它没了你,照样能转悠,说到底……我们不是它们的主人,只是它们的附属品罢了。”
刘培茄一愣。
“仔细想想,我们只是这些钢铁机械的内脏。”史腾指了指柜子里的铠甲,“生命存在的本质已经从我们身上转移到它们身上去了,当你穿上铁浮屠,戴上头盔,放下面罩,谁能知道拥有生命的究竟是你,还是它呢?”
“我是它的大脑,它得听我的。”刘培茄想了想,“所以主体是我而不是它。”
史腾瞄了他一眼,“你的大脑也是这么想的。”
·
·
·
两人返回P3实验室,众人看到他们平安归来,都松了口气。
“……大体情况就是这样,停机坪没法用了,可能是地震或者火山爆发,反正它遭到了严重损毁,用来着陆是不可能了。”史腾盘膝坐在地板上,嘴里嚼着干粮和水,“我们必须得找其他更合适的备降区域。”
“有这样的地方吗?”木木问。
西遊證道傳 光學思考
“有备选。”史腾端起笔记本电脑,转过来给众人示意,“我和茄子在回来的路上就讨论过,当年的卡西尼站内部有香格里拉平原的详细地势资料,我们找了找,找到一个看上去很合适的地方。”
其他人都凑过来,电脑屏幕上是放大的地图,蓝底红线曲折地勾勒出一块不规则的地域。
“洞庭湖。”刘培茄说。
“洞庭湖在地球上。”岱岳一怔。
“哦,这是十几亿公里之外的第二片洞庭湖,它通俗的叫法是半尺湖。”刘培茄解释,“半尺湖是距离卡西尼站最近,面积最大的湖泊。”
史腾点点头,接着往下说:“根据当年的卫星遥感数据,半尺湖非常浅而且非常平缓,就像地球上的乌尤尼盐湖一样平缓,湖内有两千万立方米的液态甲烷,湖深只有四十厘米,几乎是一块天然的着陆场,救援飞船可以降落在那里。”
岱岳、卓识、木木和葛梓都有点惊异。
“还有这样的地方?”葛梓很好奇,“它有多大啊?”
“四十六平方公里。”史腾回答,“和北京市西城区差不多大。”
“我们需要做什么?”岱岳问,“接下来什么计划?”
“我们先得去半尺湖上看看具体情况,是否合适作为着陆点。”史腾说,“接下来得设置导航和定位信标,有信标我们才能在救援飞船抵达时引导他们安全着陆,这个很重要。”
“那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刘培茄啃干粮。
馥春
史腾看了眼时间,“步行车充电需要三到四个小时,我们等车子充满电了再动身。”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