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z2c精品都市小說 紅樓春 線上看-第六百二十章 讀書改變命運 (第三更!)推薦-m4mu4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曲阜,衍圣公府。
西路院内,原本正在搜寻婴孩啼哭声音十数绣衣卫和济州府属官衙役,听闻王阿大之言后,都急赶过来。
何叶更是一马当先,急道:“寻到了?寻到了?!”
王阿大不废话,下令道:“去寻绳索来!”
太傅套路有點深 言曉川
绳索这些东西,济州府未必有,但绣衣卫肯定有人备着。
没过多久,几节绳索系在一起的长绳取来,王阿大亲自系于腰腹间,让人将其放入井中。
王阿大入井后,于昏暗中,眼中瞳孔猛然收缩!
他看到一个年轻妇人面目惨白人事不知的躺在井底,妇人身下,有一滩已经干涸了的血迹。
在一旁,一个明显才出生没多久的婴孩,被裹在一面经帛做成的襁褓里,正睁着眼睛盯着王阿大看……
王阿大震惊的看着这一幕,他缓缓蹲下去,靠近婴孩看了看……
婴孩襁褓上,绣的是《诗经》。
他又伸出手,探了探年轻妇人的鼻息,虽然很孱弱,但的确还有!
王阿大立刻起身,拽了拽上面绳子,朝上面轻声喝道:“递个篮筐下来!”
他怕惊扰到孩子,这个命几乎比天还大的孩子!
……
半个时辰后,在孔府附近的一座民宅内。
这是一个举人的宅子。
晨光中的王子
王阿大和何叶紧张的在外间等候着,曲阜城内除孔家外最好的郎中都被请来了,孔家的郎中已经随衍圣公府一道失踪了。
济州府的郎中,则还在往这边赶来。
婴孩的情况还算好,据稳婆和郎中们推断,婴孩出生不超过三天,也就是说,很可能是那一夜受了惊吓后,才生出来的。
不过,虽然看着有些着凉虚弱,但请了乳母来喂养了一番,又用热水沐浴了番后,婴孩就深深睡去了。
全球通緝心尖寵
倒是那年轻妇人的情况有些不妙,生产失血不少,又因为大火脱水严重,再加上似乎惊吓不浅,所以一直昏迷不醒。
曲阜的郎中始终没甚好法子,一直等到济州府来了一位老郎中,用过针灌了药后,年轻妇人的面色才总算好了过来。
又修养了一个时辰后,终于缓缓睁开了眼……
“夫人!在下乃绣衣卫百户,天子亲军王阿大,奉林相爷之命,前来查看衍圣公府,敢问夫人是……”
王阿大头也不敢抬,垂着头拱手问道。
盛寵之毒妃來襲
那年轻妇人眼睛在屋内转了一圈,发现所有人都如王阿大一样,不敢直视她,心里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异样感觉升起,她声音轻柔悲戚,问道:“我是衍圣公三公子孔昭焕的妾室,那日有贼人闯入,三爷将我送入井中躲避,后来……大人,我家老祖宗、老爷和大爷他们如何了?还有……还有我的孩儿!”
王阿大闻言,心中一颤,转头和身旁的何叶对视了眼后,何叶吞咽了口唾沫,赔笑道:“这位……姨奶奶,您放心,公子十分安稳,正由乳娘带着入睡,绝无半点闪失。只是敢问,可有甚么能证明你身份的……姨奶奶可千万别多心,就是好登记造册,呈报上去。这是报给朝廷,报给皇上知道的。”
年轻妇人闻言顿了顿,奇道:“怎么能证明我身份?家里随意一丫鬟来,应该都认得出我。我原是太太身边的家生丫头……”
何叶硬着头皮道:“除了,除了这种方式呢?”
年轻妇人也不傻,眼泪落了下来,哽咽道:“家里……家里难道……”
王阿大不动声色道:“姨奶奶莫悲切,现在仍在搜救中,许仍有活口。既然姨奶奶知道躲在井里,其他人未必想不到。姨奶奶,除了家里人认外,可还有别的方式,证明您是孔家姨奶奶?”
年轻妇人哭了一会儿活,声音沙哑虚弱道:“我是我们爷正经的妾室,在衙门户籍簿上也该有登记。”
这个……
曲阜县衙,就是衍圣公府前厅。
衍圣公,世代皆为曲阜县令。
此一县之地,实则就是孔家封地。
衍圣公府烧了个精光,户籍档案自然是没有的。
忽地,何叶问道:“下官听闻,圣府内,即便是寻常丫头,亦是自幼熟读圣贤书的。不知姨奶奶……”
说着,他斗胆抬头看了眼,见年轻妇人满面泪痕,又赶紧垂下眼帘来。
十字架下的槍神 川銘
随后,屋内人就听到那年轻妇人虚弱的背诵道:“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她打小生在江湖间,却是楼里唯一的怪孩子,不好江湖武事,反倒好读书。
去岁嫁一读书人,不想她才刚有了身子,那书生就得了恶疾死去。
书生原也只是孤零零的一人,连房屋都是租的,他死后,她变又没了着落,只能去寻孙姨。
孙姨虽骂她是个恶命烂命,说早就看出那废物是个短命鬼,不过到底还是养起了她。
原以为,这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
再没想到,那位爷会给她安排这样一个差事。
他有一句话说的真好:
读书,改变命运……
……
神京皇城,凤藻宫。
偏殿暖阁内,李暄已经“啧啧啧啧”了小一个时辰,来回不停的踱步。
尹皇后没好气的白他好几眼也没用,便赶人道:“你若闲不住,就去诏狱寻贾蔷,少在本宫这碍眼。”
李暄高兴笑道:“母后,儿臣倒不是不想早点去跟贾蔷说,他杀的那忘八是该死之人,可儿臣怕跟他这样一说,他再寻儿臣要银子。哪怕不让儿臣急着还钱,也会要利钱的。您可别高看这厮,精贼精贼的!”
尹皇后拿他没法子,摇头不理。
李暄其实不止是为贾蔷高兴,而是……
“母后,要不外面都夸您是千古一后呢!您这眼光哟!”
尹皇后眼角含笑,瞪了这个顽劣儿子一眼,道:“怎么说?”
李暄就地盘腿席坐,殿内女昭容忙送上灰锦鼠皮垫,他随手抄过放到屁股下,然后嘻嘻哈笑道:“先前外面到处有人在说林如海就是个废物点心,那样大的名头,去了山东居然被人给软禁了!说软禁是好听,分明是囚禁了!有些人就会放屁,说先前母后为了大哥,连娘家唯一一个嫡亲侄女儿都舍了出去,费了多大的心思,不就是为了拉林如海上船?结果赔了侄女儿又折兵,成了笑柄。
儿臣听到这些混帐话,恨不能锤死那群球攮的……如今再瞧瞧,如今再瞧瞧!这林如海真是给母后长脸,不动则已,这一动手,一下就定了大局!杀了张梁,掌了山东大营,拿下了罗士宽、曹祥云和李嵩,抬棺出征!啧啧啧,贾蔷素来爱自吹自擂,说他铁骨铮铮,说他自己有能为,结果和他这老丈人一比,就是一团渣渣!说起老丈人来,嘿嘿嘿,二舅怕又要难受了……”
他二舅,就是尹子瑜的父亲尹朝。
贾蔷两个老丈人对比起来,实在鲜明。
尹皇后听完李暄之言,面上也不过闪过淡淡的笑意,有些事原不可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婚不可逃:誤惹腹黑帝少
但是用阳谋,还是用阴谋,初衷是甚么,目的又是甚么,选择不同,结果也自然不同。
她这样做,成了,则是慈母心。
即便没有做成,也不过让人笑一笑罢。
见李暄在那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思维四散,这会儿已经说到了明年一定要去城外建行宫,让她和隆安帝泡泡温汤,尹皇后眸光柔和,问道:“邱氏如何了?”
李暄闻言一滞,随即撇撇嘴道:“还能如何,就那样罢。也就仗着她怀有身子,不然儿臣早就教她学学规矩了!”
尹皇后笑骂道:“又胡说!”
她是知道这个儿子的,只会在外面装硬气,回到王府,就被邱氏治的死死的,都快成了宗室里的笑话了。
这也是为何外面都认定,李暄无缘大位的重要原因之一。
顿了顿,尹皇后道:“等明年小选宫里进新人,想来你父皇会给你分两人。如今你郡王府里,只一正妃,一侧妃,两个庶妃,如何能够?”
李暄闻言,挑了挑眉头,显然有些意外。
只是他这惊喜的表情实在太有喜感,让尹皇后忍不住笑出声来,道:“等邱氏生了,让她进宫来,本宫和她说说。本宫皇儿,岂能被治成这个模样?”
李暄闻言忙道:“没没,母后,儿臣堂堂皇子郡王,怎会让她治住?不过是让着她罢。儿臣素来以为,和和气气的过日子才美,倒不必非要她怕儿臣。”
尹皇后点点头,笑道:“你能这样想也好……至于林如海的事,你在外面不必多说甚么,林如海到底能不能成大造化,还要看他能不能平反回京。平反的话,以他的能为,应该不算难事。至于其他的,还要看他的身子骨能不能坚持下去……”
连她也未想到,林如海能在这个时候力挽狂澜,一下就拿下了山东三名大员,更是将最不稳定的山东大营提督大将军张梁给斩了!
有此功劳,回京之后,林如海文功武勋齐备,即便韩彬、李晗等名臣归来,林如海在军机处也是领先一步。
这一步,却是不能小瞧啊!
除却韩彬外,怕是排名第二的,就是他了!
李暄应下后,又赔着笑脸问道:“母后,昨儿父皇说,要等山东消息来后,再断何时放出贾蔷来。如今罗家全家都下天牢了,可见贾蔷当初没杀错人,是不是……”
话音未落,却见凤藻宫总管太监牧笛进来,禀道:“娘娘,大皇子宝郡王和四皇子恪荣郡王来探望娘娘了。”
尹皇后闻言,见李暄想从旁门溜走,似笑非笑横他一眼后,让牧笛去传入。
未几,就见宝郡王李景和恪荣郡王李时一起进来,入殿内后,与尹后见礼。
又见李暄从地面的垫子上起来问好,李景见不惯这惫赖模样,皱了皱眉,不过到底顾及尹后在,又见李婧耷眉臊眼的问安,便只点了点头,没多说甚么。
倒是恪荣郡王李时,哈哈笑道:“我就知道,五弟必在此。我们弟兄几个,说起来,也就小五最孝顺了。”
尹后笑道:“这才是糊涂话,哪一个都是好孩子,都孝顺。”
李暄看着李时出神,李时有些摸不着头脑,在他眼前摆了摆手,笑道:“这是怎么了,一直看我做甚么?”
“啪!”
李暄一拍脑门,道:“我见着四哥就想着,好似忘了甚么。好不容易想起来了,对了四哥,你弟妹快生了,她也不知是不是听四嫂说的,你府上有一个奶嬷嬷极好,四哥,你借弟弟使使?”
“……”
李时无语稍许后,奇道:“贾家难道没有么?”
李暄也奇道:“四哥这话是甚么意思?”
李时挑了挑眉尖,道:“缺东西的时候你想到我们是你亲哥哥了,平日里我们瞧着,你和贾蔷倒像是亲兄弟来着。”
“哟!四哥,您这当哥哥是做大事的,怎还和我这弟弟吃醋来着?怪害臊的!”
瞧他“娇羞”的模样,李时哈哈大笑起来,往他肩头擂了一拳,对尹后道:“母后,您瞧小五儿,还是这样!”
尹后笑道:“他和贾蔷一起,是臭味相投,两个混帐整天就爱混闹,一天不惹事就不舒服。和你们在一起,几个哥哥哪天不数落他?”
李景“啧”了声,有些无奈道:“母后,儿臣是想让他上进些,不要整日里跟个市井混子一样。堂堂皇子,天家贵胄,就会嘻皮笑脸!”
李暄:“……”
尹后也是有些头疼的摆手道:“罢罢,等下去后,你们兄弟该怎么管教怎么管教,我这个当母后的,也不管你们。左右都是亲兄弟,随你们怎么折腾罢。只是,哪个都不许起怨恨,不然你们父皇和本宫都不饶你们。”
李时笑道:“母后放心,大哥面上硬,心里却是热的,我们当弟弟的都知道。小五儿也不会,几个弟兄里,数他最着人疼!对了母后,儿臣有一事想问问……”
尹后笑道:“本宫就知道,如今你们大了,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甚么事就问罢。只是你父皇的事本宫知道的不多,未必能告诉你。”
李时忙笑道:“也想每日里和小五儿一样来探望母后,只是怕扰了您的清静。”
尹后笑道:“不过随口说说罢,当娘的还能和自己的孩子计较?再者,你们能好好为你们父皇办差事,就是最大的孝道。甚么事,说罢。”
李时谢过后,道:“儿臣听说,曲阜孔家已被白莲妖贼灭门,这等惨案,固然让人心痛,却也要想想以后事……”
尹后闻言奇道:“以后事?甚么以后事?”
李时还未开口,就听李景冷淡道:“孔家一门,分南孔北孔。北孔此次嫡支丧尽,断了承嗣。四弟就想问问,是否要从南孔中选人过来承嗣。毕竟,南孔、北孔本一家,只是不来往多年。巧的是,四弟门下一人,正是南孔嫡脉子弟。”
……
绣衣卫,诏狱。
牢房内,贾蔷看着李婧,用极轻微的声音交代道:“曲阜孔家所有的田产、所有的门铺,包括京里的产业,全部捐给朝廷,以作赈济用。放心,朝廷缓过劲来,绝不会亏待孔家的。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占住这个位置,日后我有大用。论实权,孔家只能在曲阜一县之地作威作福。可论影响力,却是了不得的。改变腐儒,杀是杀不尽的,唯有从根源上一点点变化,慢慢往里面加料……所以,那位孙二姐,一定不能出差池。告诉她,我们不是拿她当傀儡,是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做事,希望能各自安好。”
李婧小声道:“爷放心,孙琴这位妹妹,打小就是软性子。也不喜热闹繁华,只好读书。不过,就算她变了心,也有治住她的手段。最重要的是,她又不傻,果真闹翻了,她又能得到甚么?爷,您甚么时候才能出去?”
失落江湖
贾蔷呵呵一笑,道:“快了,等先生平了白莲,我看谁还有脸关我!”话锋一转,又叮嘱道:“不过,一切都务必要仔细,绝不可有半点差池!这个时候大意露出破绽,就是自寻死路!”
李婧忙道:“我知道了……哎哟!”
冷皇追妻 煜舞
庶女皇妃 繁花若錦
见李婧忽地一叫,抚住肚子,贾蔷唬的脸色都变白了,一下站起身来,急道:“怎么了?”
李婧见他吓了一跳,忙笑道:“没事没事,他刚踢了我一下!”
“呼!”
贾蔷呼出口气,李婧见他紧张成这样,心里也十分甜蜜,不过又突然笑道:“今儿消息传来,西府大房突然让人送了好些东西过来,二房也是。那个叫彩云和碧痕的丫头,巴巴的跑到东府来下跪认罪,哭的跟甚么似得。”
首席霸情:女人,回來
贾蔷闻言呵了声,道:“香菱那傻丫头,必是又原谅了她们?”
李婧点点头道:“这丫头骨子里善良,惹人心疼,不过也说了,以后再不和她们顽了。倒是晴雯,若是不拉着,非拿簪子往那两人身上扎几个窟窿不可。还有鸳鸯也过来了,说因为西府老太太因为担心你出来后报复史家的缘故,晚上老做噩梦,睡不踏实……”
贾蔷摇了摇头,道:“此事等我出去后再说罢,行了,你先回去罢。记得,近来万不可大意。”
“是!”
……
PS:写着写着就成大章了,要票票啊,要票票~~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