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gu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頭狼》-4004 自漸形穢閲讀-gyxig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整个过程,我一动没动,全然一副深度睡眠的模样。
等他走进卫生间以后,我才一个猛子坐了起来,愤愤的小声咒骂:“妈的,就知道你个狗东西不对劲!”
我不知道怒火中烧是什么感觉,但是此刻的我真的愤怒到极致,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自己受骗了一般,通过今晚上的一些小细节,我刚刚才对吕哲的印象有所感官,可狗日的马上又用行动狠狠的掴了我一嘴巴子。
扫视一眼对面桌上的钱龙正呼吸匀称的熟睡,我揪了揪鼻头起身,同时摸出裤兜里的折叠匕首,刀子是晚上我从韩飞那个开招待所的朋友那里要的,原本目的是为了防身,现在看来这第一刀恐怕得清理门户。
美男太多不能棄【完結】
想到“清理门户”这四个字,我愣了一下,自嘲的呢喃:“你好像也不算门户..”
我动作轻逸的踱步到卫生间门口,我回头扫视一眼店里,外面的雨似乎停了,那几个刚刚吆五喝六的醉汉早已经没了影踪,流浪汉老老实实的或趴在桌上,或蜷缩墙角打呼噜,两个值夜班的店员也昏昏欲睡的趴在柜台后面。
只要动静不太大,应该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我暗暗琢磨着,待会扎吕哲什么部位,能让他迅速失去反抗能力,毕竟狗日的练过拳、当过兵,虽说比不上车勇、白帝一流,但对付我恐怕不太难。
蜜婚老公腹黑 寒引素
“呼呼呼..”
临近卫生间门口时候,我听到里面发出吹风机似的动静,心里不禁迷惑,这狗东西究竟在干什么?
深呼吸两口后,我猛然撞开卫生间的门,来不及多考虑任何,凭借声音,持刀朝那个方向狠狠捅了上去。
“怎..怎么了朗哥?”
我的手臂还未完全伸展,对面传来吕哲迷惑的询问。
定睛一看,我当时就有点懵圈,只见吕哲光着膀子,两手撑着我那件湿漉漉的外套,正对着洗手池旁边墙壁上挂着的烘干机,方才我在门外听到“呼呼”的动静,正是烘干机发出来的,而钱龙和他自己的衣裳则挂在蹲便见的门把手。
他居然在用烘干机帮我们吹衣服?
嫁個王爺是廢物
见到这一幕,我直接尴尬了,不自然的吞了口唾沫:“你在用这玩意儿帮我们吹干衣服?”
瞄了一眼我手中的折叠匕首,吕哲眼中闪过一抹失落,但很快又被他的笑容掩饰掉,咬着嘴皮点点脑袋:“我看手机天气预报明天要大降温,所以想着费费劲趁天亮之前把衣服搞干,可惜这东西功率太小了,呵呵。”
说着话,吕哲还故意拍打两下只有方便大小的挂式烘干机,然后他佯作没看到我手中的刀子,身体往旁边侧开一点:“朗哥是要上厕所么?”
我内疚的出声:“兄弟,不用这样的,你也累好几天了,应该好好休息。”
“没事儿,我身体棒!”吕哲满不在乎的晃晃脑袋,继续抓起我的外套对着烘干机“呼呼”吹了起来:“朗哥,你方便完赶紧出去吧,这里头味儿太呛人,要是时间来得及,我待会再帮你和龙哥把鞋子吹干。”
为了缓解尴尬,我装模作样的放了点水后才走出卫生间。
儒道佛尊 東方浩然
重新回到座位上,我再无半点睡意,心情也说不出的复杂。
也许真的是经历过的尔虞我诈太多,见过不少明嘲暗讽的人心,后来的我很难再去看一个陌生人顺眼,总习惯性的揣着糊涂装着傻,然后再用自己的方式去一点点抽茧剥丝。
冷不丁碰上吕哲这么一个实诚孩子,我竟不知道应该如何去接触。
胡乱琢磨中,天色渐渐泛亮,终于看到吕哲怀抱着我和钱龙的衣裳从卫生间里走出来。
见我直挺挺的坐在位置上,吕哲先是一愣,然后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模样笑了笑:“都干了朗哥,快换上吧。”
“对不住啊兄弟,是我小人之心了。”我表情诚恳的道歉。
“说啥呢朗哥?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呢,你该不是睡糊涂了吧。”吕哲耸了耸肩膀头,将衣裳放在桌边,然后抓起我的手机按亮屏幕,我这次注意到,我的手机一直在跟他的号码保持着通话。
傻傻王爺俏蠻妃 冰之夢
“本来想开视频的,又怕屏幕光太亮把你吵醒。”吕哲坐到我对面,轻声解释:“我想帮你们烘干衣服,又怕会发生什么变故,所以就用这种方式,如果你这边一有大的响声,我可以马上跑出来。”
富貴閑人
“唉..”我叹了口老气,切身体会了一把什么叫“自渐形秽”。
吕哲起身,跑到吧台又要了两杯热橙汁,随即递给我一杯,自嘲的笑了笑:“朗哥,我知道我这种半路出家的小马仔很容易让人产生质疑,说老实话,我也真的属于心高气傲的那类人,起初想为你鞍前马后,只是因为害怕。”
我不解的看向他:“害怕?”
狂武戰帝
“对,就是害怕!几百万大洋眼皮都不眨的甩给我,并且没有任何要求,换成任何人都会害怕吧?我爸过世的早,可他从小就教我,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害怕你现在不跟我提要求,将来让我用命抵。”吕哲抽吸两下鼻子,接着又道:“所以我才想着主动给你鞍前马后,这样就算有一天你真让我还账,也不至于拿走我这条小命。”
我哈哈一笑,随即发问:“那现在呢?你对我是个什么想法。”
吕哲歪脖思索一下后,缩了缩脖颈道:“还是不说了吧,省的你不高兴,多年的求职经验告诉我,惹老板不高兴的后果相当严重。”
婚途漫漫,總裁求婚一百次
“说吧,我喜欢听实话。”我乐呵呵的示意。
“说实在的,就目前而言,我在您身上没看到什么特别明显的优点,除了大气..仗义也勉强算个优点吧。”吕哲从兜里掏出我在会所时候给他的那张银行卡,咬着嘴皮道:“这张卡里有十几万,朗哥能随手丢给我,说明你不是太在乎钱,对于我们这些打工的来说,肯定愿意跟着一掷千金的大方老板,但同时也不是个好习惯,因为你的大气,往往会让底下人养成本该如此的想法,人这东西,一旦觉得理所当然,就难免会变质,当然我不是说朗哥你不对哈,毕竟你能有今天的成就,肯定不是我这种底层想法可以揣摩透彻的。”
细细品读他的话,我诚心实意的应声:“你说的很对。”
“另外你的仗义..”吕哲迟疑一下道:“在我看来,是种很傻的行为,明知道危险重重,可就是不愿意离去,也许我体会不到你和你那位叫连城的朋友的感情,反正换成是我,哪怕再亲密,我肯定也不会让自己涉险,这可能也是我迄今为止一事无成的原因吧。”
“老妹儿你真漂亮啊,那边有个小树林,咱俩一块去嘿嘿嘿..”
就在这时候,对面桌上突然传来钱龙傻不溜秋的声音,我仰头看过去,见到这家伙仍旧在打呼噜,禁不住好笑:“这特么傻狍子,一辈子就活个下半身。”
吕哲没有应声,直接战起身子,两步走到钱龙跟前,探手在他脑门上摸了摸,随即紧皱眉头朝我道:“朗哥,龙哥烧的太厉害了,必须得赶紧上医院…”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