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rcjw精彩都市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一百九十五章 殺人誅心看書-r1idu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赵王八年,赵国以信陵君为将,率精兵八万,攻上党,以解楚国的危机。
魏王在平原君的劝说下,派赵人毛遂为将,带兵五万,从韩国过三川攻往上党,韩王增兵两万,与魏国合兵。三国联军攻往上党,秦国上下皆惊,以五大夫王陵为将,率兵增援上党,阻挡三国联军。
此刻的秦国主力军队却聚集在南阳周围,通过汝水来与楚人对峙,却是楚国将军景阳收的残兵,击溃了陈都周围的秦人部队,将防线推进到了汝水,反攻上蔡。景阳将军虽然经历了一次大败,可是这并没有让他变得消沉,甚至,这让他变得更加的精明,作战期间,他是滴酒不沾,身先士卒,带着楚军猛攻,一举消灭了占据在阳城,邓方面的秦军偏师。
从地域上看,从上党,到三川,再到南阳,秦国与诸侯们的对峙线已经是延绵数千里,景阳在拉拢了溃兵之后,又因为有着春申君部署在巨阳方面的援军,再次有了与白起叫板的兵力,加上三晋十五万的援兵,在兵力上再一次占据了优势。而白起也必须要分兵三川上党,以免后方空虚,被魏无忌所攻破。
双方的战场逐渐扩大,大战一触即发。
魏无忌出征的那一天,赵括亲自前来,为他送行,其实,赵王是很想让马服君来为将的,毕竟,马服君屡次击退了白起的进攻,是赵王最为仰赖的将军,可是,魏无忌并不同意,他以自己更适合来指挥赵魏联军为理由,请求赵王以自己为将,赵王也就只好答应了他。
赵王也是亲自来为魏无忌送行,在魏无忌离开的时候,他还是紧紧握着魏无忌的手,既是要他保重,又笑着给他说:寡人听闻秦国的王陵是个有才能的贤人..还有他的副将郑安平,上党的郡守王稽…赵王几乎是可以背出对方的将领名单的,这令魏无忌哭笑不得,并且答应赵王,有机会一定要将他们抓过来。
名士 墨筱笑
赵王本来想让廉颇来担任魏无忌的副将,不过,廉颇并不乐意,他心高气傲,哪怕自己与魏无忌的关系不错,他也不愿给比自己年幼的魏无忌来做副将,赵王只好改以乐间为副将,乐间倒是没有这样的傲气,先前在韩国,他被白起击破了一次,这让他感到巨大的耻辱,发誓要向秦人复仇。
当赵括站在校场之外的时候,赵国的将士们欢呼着,就是赵王亲自来送他们,他们都不曾如此的激动,认出了赵括的将士们,纷纷看着赵括的方向,赵括回以微笑,将士们就更加激动了,赵括笑着,目送着这些年轻人开开心心的朝着上党出发,心里却实在不是滋味,他不知道,这些人,最终会有多少人能活着回来。
他忽然有种冲动,想要起身拦住赵王,告诉他,让自己为将。带着这些勇敢的赵人,完成一王天下的壮举,可是当赵括清醒过来的时候,冰冷的现实击碎了他的所有幻想,赵国不是秦国的对手,这不是靠几次战争的胜利就能改变的事情,秦国在根本上,就已经与诸国不是一个级别的了。
最先进的制度,使得秦国不会失败,无论在战场上遭遇多少次的失败,秦国都能缓过来…而他们的制度,是其他国家复制不来的,或许,各国少了一个能快刀斩乱麻的商鞅,如果可以让赵人少一些灾难,赵括倒是愿意去当那个赵国的商鞅,哪怕最后是以身死为代价,可问题是,现在已经太迟了。
秦国商鞅的变法,到如今,已经是进行了一百零二年。整整一百年的变法,让秦国在各方面领先诸国,无论是在战争,或者内政,外交,秦国的统一,并不是一个偶然,他是一个长期的积累,从量到质的改变。赵括心里明白,哪怕自己当了赵国的商鞅,秦国也不会给赵国一百年的变法时间。
而拥有优越制度的秦国,甚至还会主动的吸取各国所表现出的先进制度,不会停下进步的脚步。
这让赵括非常的绝望。
穿越強國之末代公主 果核之王
那是一种面对这个时代的趋势下的深深的无力感,他愈发的感受到自己的渺小,无能为力,他在赵国内想要设立监察制度,受到所有人的反对,而秦国,此刻已经完成了初步的监察制度,他所想要保护赵国的举动,好似都在推进着赵国的灭亡。
校園超級霸主 掠痕
騙妻成婚,腹黑老公太危險 秦傾
冠軍路途
而最令赵括痛苦的是,这具赵国年轻武士的身躯里,却是一个来自数千年后的灵魂,在那个灵魂看来,这个时代所有的人,都是自己人,他无法狠下心来杀戮秦人,或者是燕人,楚人…赵括从前带领士卒与诸国交战,可是,最后他还是放走了那些俘虏,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赵括又会想,自己是否该抛弃一切赶往秦国,帮助秦国统一这个天下,彻底的让战争结束。可是,他脑海里又瞬间会出现很多的面孔。母亲,魏无忌,许历,蔺相如,乐毅,廉颇,骑劫….那些信任自己,帮助自己,爱护自己的人,又该如何面对他们呢?
赵括站在高处,看着远处渐渐没有踪影的赵国大军,风吹过,使得他的衣裳都鼓了起来,随风作响,他皱着眉头,心里怀着的是天下的疾苦,背着手,遥望着远方,似乎是在寻找着希望。
弟子们站在周围,他们盯着站在高处的老师,这场景,似乎有些美?
“老师…您在看什么?”
“未来。”
“什么样的未来?”
“一个伟大的未来。”
赵括再次带着弟子们返回学室,在这期间,他与弟子们共同编著的第一本书,《税赋说》,正式完成,《税赋说》,是赵括与弟子们一同编写出来的关于税赋的一部书,也是赵括来到这个时代后所完成的第一部学说著作,其中共包含十二章节,每个章节,都是以问答的形式,是赵括与弟子们的对答经过。
从税赋的基本原理,对税赋的诠释,到税赋的几种形式,发展历程与未来的趋势,一直到各国事迹上的税赋法的优劣,以及最为重要的,该如何合理的进行征税等…因为赵括的弟子们来自与各地,他们提供了一个准确的本国税赋形式,加上赵括的很多畅想,这部书格外的全面,甚至,赵括通过数学来计算出了各国的税收变化,有着严谨的计算。
这个时代的数学并不像赵括所想的那么落后,在贵族们所接受的基础教育里,数学是占据着重要地位的。这个时代的人对数学有着很浓厚的兴趣,赵括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弟子们已经是掌握了完备的十进位置值制记数法,算筹这种先进的计算工具也已经出现,网文里穿越者用来装逼的乘法表,这些贵族弟子们也是知道的。
基础的四则运算就更不用说,甚至是分数,面积测量等方面,他们也不弱,当下的数学知识主要是以方田(平面几何图形面积计算)、粟米(谷物粮食的按比例折换)、差分(比例分配问题)、少广(开平方,开立方)、商功(土石工程,体积计算)、均输(合理摊派赋税)、方程、赢不足(双设法问题)、旁要(勾股)…
邪醫都市行
赵括有些时候都觉得,这些人的数学可要比自己厉害多了。
正是因为有这些知识,在进行对税赋的运算的时候,弟子们也帮上了大忙,赵括直接用阿拉伯数字进行运算,他进行运算的方式在被弟子们学习之后,加快了他们运算的效率,弟子们非常的惊讶,没有想到老师在算学的方面也有如此深的造诣,于是乎,纷纷开始跟赵括请教起数学难题。
赵括颤抖着解答了几道,便再也答不上来了…这也太难了。
赵括的弟子们将《税赋说》抄写了几遍,当然,都是以自己国家的文字,赵括安静的看着他们抄写,他只能期待,自己的这些努力能起到一些作用,能让各国都改变当下这样不合理,杀鸡取卵一样的税率。在完成《税赋说》后,赵括又带着弟子们钻研起了关于吏治的内容。
赵括将自己所知道的举孝廉,九品中正制,科举制,甚至是公务员考试,都详细的罗列了出来,与弟子们进行探讨,又罗列各国的人才选举法,官吏的升迁法,进行优劣的比对…
就在赵括忙着搞学术的时候,邯郸里再一次流淌起了暗流。魏无忌的离开,似乎又让一些人看到了希望,他们就好像是发现家猫已经离开的老鼠,从黑暗里偷偷的钻了出来,露出狞狰的牙齿,想要美美的饱餐一顿。
豪門盛艷
平阳君的府邸里,赵豹低着头,在思索着长安君的提议。长安君就坐在他的面前,跃跃欲试,有些急不可耐,赵豹就要平静的多,他思索了片刻,摇着头,说道:“不行…我害怕这么做会造成战争的失利,魏无忌带着赵国的士卒正准备与秦人交战,我虽然很想要赶走他,可是不能在这个时候跟他作对,我会支持他,在他凯旋之后,再对付他。”
长安君一愣,随即有些恼怒的说道:“上君将他当作心腹,他在邯郸,我们又有什么机会呢?若是不趁着现在做好安排,您一定会因为这件事而后悔的!”,赵豹挺直了腰,认真的看着长安君,他说道:“不可,若是趁着魏无忌不在邯郸,对他动手,这是小人的举动,是不顾赵国安危的行为,我是不会同意的。”
非常進化戰 頑古
长安君长叹了一声,低着头,一言不发。
赵豹站起身来,又对长安君说道:“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你擅自动手,赵国是赵氏的赵国,若是赵国灭亡,我们就连奴隶也不如,你要记住!”,他吩咐完,这才离开了内室,长安君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俯身行礼,送走了赵豹,他这才起身,脸上却满是不屑,这位伯父啊,什么都好,就是太过胆怯。
这让长安君又回忆起了往事,当年,父亲给自己安排了一个懦弱的婢,自己总是想办法来吓唬她,后来,因为厌恶她的尖叫,自己就割掉了她的舌头…长安君脸上带着一副笑容,唉,都是年少时做出的荒唐事啊,还记得,当初父亲勃然大怒,想要惩罚自己,自己抱着母亲哭,最后什么惩罚都没有,只是换了一个新的婢。
既然伯父不敢去做,那自己就替他去做吧,大不了,到时候再抱着母亲的灵位哭就是了。
等到夜晚,长安君悄悄离开了这里,赶往了一处城内的别院里,在这里,早有人在等待着他,人数并不少,他们都是小心警惕的坐在院落内,躲在夜色里,长安君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大声的说道:“我带着平阳君的命令!!”,众人纷纷朝着他大拜,长安君腼腆的笑着,急忙朝着他们回礼。
………….
景阳站在汝水沿岸,死死的盯着远处,他永远也不会忘记,他在对面所承受的耻辱。楚国一向有着覆军杀将的习惯,可是,景阳并没有自杀,或许,如今还不是时候,景阳在韩国略作休整之后,迅速带着人马来到了陈都,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朝着驻守着陈都的年轻将军项燕俯身长拜。
项燕非常的惊讶,众人也是不解。
景阳说:这是为项先将军而拜,自己当初没有听从他的建议,是自己害死了他。
项燕并没有责怪景阳,他看起来有些沉默,他生性就是如此,在兄长战死之后,他就更是沉默,他带着自己的士卒听从景阳的安排,景阳在拉拢了各地的溃兵之后,再次组织出了军队,一路推进到了汝水,此刻,他隐约能看到河对岸升起的炊烟,景阳不敢再冒进,带着人拒岸而守,这一次,他没有再杀死那些受到秦人威胁的楚人。
脫光——警花女神棍 長袖扇舞
景阳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赵国与魏国准备从上党进攻,那他就必须要把白起的主力拖住,将主力部队拖在楚国境内,给与赵魏联军一个打败秦人的机会,为了这一点,景阳将兵力主要分布在了上蔡和邓城,方便他能随时出击,打断秦人主力的北上。
“嗯?”
景阳忽然看到了水面上的船只,他有些惊讶的站起身来,看向了远处,不知何时,水面出现了很多的船只,正在朝着楚军这里缓缓行驶而来,景阳还没有吩咐,楚人就已经做出了防守的姿势,拿出了弓弩,对准了远方。
景阳眯着双眼,看着远处。
庶妃芳華
秦人若是进攻,不该是用这样小的渔船吧?
似乎,有些不对啊?
ps:哇,头晕眼花的,感觉真的很影响创作…打了两天针,也没有好起来,不知道是怎么了,看来我该运动减肥了….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