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h1id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白首妖師 黑山老鬼-第三百零八章 想輸都難推薦-gh7wo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众修盼望的大仙会演武,终于到来。
似乎因着这一届的演武,与往昔不同,有了妖族俊杰加入进来的缘故,鼋城也表现出了非同以往的热情,非但依例搭起来了供演武斗法用的仙台,而且修筑的极是雄伟好看,偌大广场之间,以搬山之法,运来了大块大块的白玉石雕,方方正正,堆彻于地,足足铺了百丈之广,而在四周,则又花费无数符篆阵简,做出禁阵,以防斗法时余波波及了他人。
甚至在白玉石雕擂台之外,还竖起了四根通天的白玉石柱,雕纹精美,气魄辉宏,四周则是高高的看台,有身份有地位者,皆有雅致坐席,而身份普通者,也能在擂台周围站着观看,见着这擂台,哪怕一直对鼋城不怎么配合自己而深有怨言的仙使玉机,也意外欢喜。
“兴许是随着鼋神王上一次于众人面前开了口,鼋城就变得重视起来了……”
他心里暗想着。
而在擂台演武正式开始之际,则又是一番别样的热闹,对于常人而言,炼气士应该是神秘而稀少的存在,似乎每见一次,都跟见着了神仙也似,可到了这时候,才让人感觉,这炼气士哪里稀缺了,分明多成了灾,瞧那一个个金丹如狗、凝光如鸡,筑基都找不着位子……
而在周围那个虽不入场,但却可以看得比场间人更为清楚仔细的楼上,方寸及南凰神王等等,则也已经早早过来。如今距离妖族挑衅,已经过去了三天,虽然依着常例,祭礼之后,第二天便是正式演武,但这一次,云霄及鼋城众修借着要修筑仙台之名,拖了三日。
对某些布置而言,这三日自然也是很有必要的。
……
……
照例是一番激昂顿挫的讲法陈情,而后还是那位名义上的主事者仙使玉机宣布擂台演武正式开始,首先第一个上了场的,便是来自石溪郡的凝光境炼气士与白泽郡的同境炼气士,这二人能够被抽签抽到了第一个上场演武,心里倒是很激动,石溪郡来的那位,都结巴了。
不过动起了手来,两人倒都是全力以赴,各不留手。
他们深知,想要进入神宫听讲,除了在论道碑上取得好名次之外,给人留的印象也极重要,自己赶上了这第一场,便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个个铆足了劲,要惊艳诸人一把。
只可惜,没成……
白發魔女傳
这次毕竟不是以前,众炼气士关注的已经不是天骄演武,而是妖、人对垒!
于是,足足前面三场演武,众修都看得意兴索然,尤其是第三场时,因为双方实力相当,竟是斗了整整一个时辰未分胜负,下面人都已经看得有些无奈了,甚至有人直接高声叫了起来:“还打什么打,这么有力气打架回房子里跟婆娘打去,跑到这里来浪费啥功夫嘛!”
无奈之下,两人只能算和局收场。
自有大仙会以来,这也算是罕见的被迫和局了……
到得第四场时,实在见着众修意兴阑珊,提不起兴致,仙使玉机,便笑着向南疆妖使青角妖王看了一眼,对方明白玉机的心思,沉吟片刻之后,便自向着下面人点了点头。
于是,一众妖族俊杰里,便有一位身着青裳,袒露红鳞的年青男子站了起来。
“哟……”
下方一众炼气士,皆是下意识的精神一振。
更有几个小厮模样的,立刻左呼右唤,高高的举了一个牌子出来。
一嫁再嫁:正牌老公你好毒 抒夕
上面写着:月仙子对红鳞怪,三赔一。
经过无数妖族人的努力,终于将赔率扳回到了他们满意的一方。
……
……
“兀那清江九仙宗月仙子,我……”
三爺 mijia
“不必说了,我早在等你!”
见得那幽雾岭柳灰少主起身,挟一团黑雾飘到了场间,还不等他将宣战之言说出来,东侧的仙台上,孟知雪便已飘摇起身,踏着一朵腾云来到了场间,身着白裙,一尘不染。
周围炼气士见了,顿时一片欢呼。
而那幽雾岭柳灰少主,见得孟知雪现身之际,周围的欢呼声,远比自己更为热烈,脸上闪过了些许阴沉之意,他眼睛眨得一眨,瞳孔便忽而变了,成了一双瞳孔,让人瞧见,莫名有种阴瘆瘆之意,鲜红的舌头轻轻舔过嘴唇,低声道:“我可有段时间没有吃人了……”
“尤其是,你这样的美人儿……”
“……”
“幽雾岭少主柳灰,能够得了姓氏,便说明他是幽雾岭的王族,辈份上堪比一方神王血脉了,连云霄都会比他差了一些,因为云雾最多也只是个私生子,当然,南疆那边,遍地草头王,王族并不值钱,但这起码也说明了他血脉之强,尤其是,他身兼两大血脉……”
霸道首席俏萌妻 草莓飯團
楼间,南凰神王已经随手拿起了一道卷宗,细细翻阅着,目光下移:“此妖儿十年之前修成妖相,成名于南疆,一身妖力强横,天赋神通广大,掌握精妙,又曾往黑风岭修习御风之术,曾经被幽雾岭誉为下一任妖王之选,传言已经得到了往大妖尊座下听经悟法的资格!”
微微一顿,她放下了卷宗,道:“此妖儿起码有与鼋城金丹一战之力,你那师妹……”
她乜斜方寸一眼:“有把握?”
“其实论起入书院时间,我该唤她一声师姐!”
方寸笑了笑,道:“不过,这姑娘虽然呆了些,但我相信她能赢!”
“是啊,她必须赢啊……”
一边,没有人能够注意到的鹤真章幽幽开口:“我把借来的钱全押她身上了……”
女神王瞪了他一眼,道:“如果不想我给你加利息,便老老实实抄录!”
鹤真章急忙点头,勤快的抄录了起来。
没办法,如今方寸将小狐狸送回了守山宗,以免她看到这等的擂台捉对儿厮杀,产生心理影响,于是手头捉不到人,写写画画的事全归他了。
毕竟,谁让他时不时的在方二公子面前说自己字写的好看来着?
……
……
也是在此时,那擂台之上的两人,早已你来我往,动起了手来。
这是第一场妖族俊杰与鼋城天骄对垒,众修倒是将这当作了大仙会的第一场演武来看,一个个激奋不已,大声叫好,只是,这股子兴高采烈的劲儿,却是很快便哑然了……
那位幽雾岭少主,一出手便出人意料的凶狂。
身边妖风袭卷,昏天暗地,其中一道幽影来去无踪,遍布整个擂台之上,而在那滚滚妖风之中,则时不时有道道几乎肉眼看不见的尖刺呼啸而出,激射四方,甚至连那妖雾之中,也挟着一道道莫名诡异的气机,就连那坚硬无比的白玉石岩,染上了,都腐蚀一大块!
孟知雪在这擂台之上,身形便如弱柳拂风,似乎站都站不稳。
已不知有多少炼气士惊得瞠目结舌,惊恐道:“没想到这妖怪如此厉害,凭他那毒与神出鬼没的怪刺,怕是连不修术、武二经的金丹也抵挡不住啊,月仙子小小年纪,怎么可能……”
越想越后悔:“我该押那妖怪赢的啊!”
而在一片显得有些压抑的氛围里,妖族一方,则皆是心情舒畅至极。
“专为了这月仙子,谴了柳灰出去,又如何不手到擒来?”
“光看此时局势,便已稳操胜算,更何况幽雾岭少主还有两大神通未曾施展?”
“此一战,当大振我南疆声势!”
“……”
“现在你还觉得她能赢?”
就连那楼里的女神王,也笑吟吟的看向了方寸。
“呵呵,孟师妹确实是最冒险的一个,因为当初最早被挑战的是她,所以最早动手的也是她,我没有足够的时间传授给她一些沾便宜的法门,只能靠她自己的实力去应战!”
“不过,她还是能赢的!”
方寸脸上露出了笑容,道:“虽然只有三天时间,但我已经将各个地方打探出来的无数消息汇总,并请云兄将鼋城一些对妖族了解颇深的老学究请来,前后筛选,一并分析,尽可能将那位幽雾岭少主所有的来历与本事,一一分辨了个清楚,并及时做出了应对……”
“他出身幽雾岭,身具青蛇、赤猬两种血脉,便可知道擅长使毒,驾御红芒!”
“我虽不知他毒性如何,却已让孟师妹提前含了避毒丸,并连服十颗补气丹,然后封了口鼻,避免在与对方斗法之时喘息,至于他那一身神出鬼没的鳞刺,则一袭仙裳尽可防得!”
“当然,这仙裳价值三十枚龙石,回头须得找九仙宗报了!”
“总而言之,该做的准备都已做了……”
“那幽雾岭少主,还有两大压箱底的神通未曾施展……”
“而我为孟师妹准备的底牌却还有三张……没办法,时间紧,只能准备三张……”
“又试问,她怎么会输呢?”
“……”
方寸说着,慢慢举起了左手,竖起三根手指,一一放下。
庶女心計
“三!”
“二!”
“一!”
在数到“三”时,擂台之上,忽然响起一片惊呼,数到“二”时,响起了一声惨叫,数到“一”时,整个擂台,包括了前后左右观看的人,忽然同时变得鸦雀无声,古怪至极!
女神王猛得转头,向方寸看了过来。
再見鐘情,首席愛妻百分百 秦若虛
方寸则一副非常平静的样子看着擂台:“呶,赢了!”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