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qyh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攻約梁山討論-第735節出色表現展示-aoq5k

攻約梁山
小說推薦攻約梁山
猛士营以惊人之姿迅猛破解了拒马防线,没死伤一人。
对特意培养这一兵种,赵岳没有失望。
力士们从六米左右宽的拒马缺口蜂拥杀了过去。
大块头不一定有大智慧,却也不缺小智慧。
力士们聪明地从前驱者已经杀开了的地方闯入敌阵,然后在一线敌群中向左右横向进攻,避免了正面进攻先得对抗和破解长枪阵和弓箭袭击的凶险,能随意斩瓜切菜一样轻松把近战根本没用的长枪贼和弓箭贼杀得只能仓皇挤着后退却一片片在惊叫中等死……倒下。
近千力士猛士抢时间向左右奋力开拓战果。
贼阵一线长枪与弓箭阵迅速大片崩溃失效,混乱在迅猛扩大,惊恐在飞速漫延…..
同时,在队伍最后的力士三十几个人没有跟着前面也冲过去杀贼,而是挥舞大刀破坏其它拒马,以力大把剩下的这些障碍弄到山道两边去,把山道出口清理得更宽敞,而且这些障碍堵到了山道边,反而阻挡了贼寇从两边林中冲出来碍事。贼寇被自己精心布置的障碍给妨碍了……
贼阵中,擎天柱任原、大力神冯金彪并没有往贼群深处杀,而是默契地分别领部下往左右闯去,把前线防御已经瓦解的贼阵区域让了出来。
时机已到。
赵岳嘴中短促有力地崩出两个字:“进攻。”
骑兵前军主将兼骑兵先锋大将史文恭早已准备好了,也敏锐抓到了出击时机,几乎在赵岳张嘴发令的同时就策马冲了出去。他相依为命的铁搭档老伙计苏定紧跟着追上去。
前军骑兵三千人马轰然而动,伴着不由自主暴发的亢奋呐喊狂吼,马蹄如雷,洪水决堤一样冲过拒马防线口…..前军冲锋的方向也正是杀去贼首张宗谔的主营的方向。
本属于赵岳的中军部将的宿义宿良,在三千人马过了大半后哈一声催马加入进去,相当于是插入骑兵中负责在中后部带领剩下的前军骑兵,也向史文恭苏定冲击的方向冲去。
这是赵岳命令二人助战的。
真一郎鼓着腮帮子猛吹起军号,传令长长排在山道上的骑兵全军发起冲锋。
贼大营区域中没有陷坑什么的布置。
这是梁山在贼寇中的奸细摸透了,赵岳已经确知的事。
贼军太多了,二十多万人呐,若是在营区里弄那些坑敌害敌阻敌的设置只会给贼寇自己造成不便及伤害。张宗谔仗着兵多拼就够了,也不需要弄那些小把戏对付敌人。弄了陷阱陷坑什么的也杀不了梁山几个人,于战局无足轻重,费事不划算,反而会妨碍贼寇自己调兵…….
张宗谔很有把握,以如此兵众,加上长枪等,梁山即使有上万骑兵也得活活耗死在人海中。他只是没想到梁山竟然有破阵利器,不用火药,用重甲力士就毁了他的长枪弓箭防线。
也正如此,梁山骑兵尽可放心地纵马杀入敌营,不用担心猛地栽进陷阱中……
骑兵中部的两千军,大将是金毛犼施威。
后部两千的大将是铁头蟒赫连进明及赵岳在高唐州收的降将恶汉韦豹。
这两部骑兵先后冲过拒马防线,出了山林后,并不跟着前军冲,分别在各自的大将带领下奔向东西向,从史文恭部开出的空间左右杀入贼阵中。
三部骑兵大军展开对当道贼阵的全面进攻。
地府臨時工 權心權意
我在秦朝當神棍
这个时候,梁山骑兵辛苦科学严格整训出来的成果初露端倪。
前中后三部骑兵在奔腾前进中自动娴熟地由竖线迅速化向雁形阵,先是一轮箭雨覆盖杀伤和进一步惊溃敌阵,随即就收弓如三张开山劈地的巨犁一样猛地扎入敌阵迅猛犁进去。以贼寇四万之众的厚实堵山道出口的大阵也经不住如此打击。
贼寇前半部大阵迅速崩溃,阵中贼寇无不惊恐大叫乱窜…..尚且安全的后阵也陷入惊恐动摇。
这种打击就是辽军精锐步兵在此,也照样惊恐一片难以招架。凶残贼寇只是宋民而已……
主持大阵的贼寇主将急红了眼,此时急疯了,在马上红着眼珠子唾沫四溅声嘶力竭大叫着安抚贼寇,妄图组织指挥大阵后部的两万多贼寇竖起勇气信心打成阻击。
夫田喜事
贼寇长枪与弓箭手又在行动,想形成第二道防线。
史文恭在前瞧得清楚。
他高傲地冷哼一声,在冲杀中由老伙计及亲兵默契护着,他,收戟,取弓……眨眼间,一只巨箭飞出,直取远方敌酋。
炫舞之舞動情緣
那贼军主将还远在一百五六十米外,在如此嘈杂混乱的战场上,他根本注意不到史文恭这的短促弓弦响,他在马上低头正狂叫喝斥挥刀强逼…..忙乱组织指挥步军贼寇,浑不知有只箭飞向他,利箭这么远而来却仍然力量不弱,成功扎透了贼将从官军那扒来占有了的铁甲,贯胸而入。
贼酋中箭了,被箭冲得在马上晃,这才惊觉自己中箭了,惊恐茫然抬头,看到史文恭在奔马进攻中已再次张弓稳稳射向了另一叫得正狂欢极显眼的贼将,看到那同伙将中箭落马….这时,他的箭伤疼痛如潮水般狂涌上来,他大叫一声,手捂着箭口一头栽下马去……
致死他也想不明白,这么远的距离,怎么可能有人能冷箭杀了他……你用的又不是神臂弩…..
此贼一死,大阵失去统一指挥,贼寇也更恐惧了,这下是彻底抗不住了,后阵也开始崩溃。史文恭也收了弓不再搞远程射杀贼将的震撼精彩戏码。这活虽然极潇洒极拉风…..引得部下惊天动地的狂呼喝彩,吓得敌军惊恐一片,但也着实费力。
軍爺撩妻之情不自禁
和神仙老公的戀愛怪談
这种超强重弓,以他的强勇也不能多玩。
关键时袭杀关键的人,杀了那两贼将决定了战局就行了。…….人不峥嵘是庸才,但,做人还是低调点好……装逼莫过分,过分遭雷劈……这话是谁说的来着?
史文恭的脑海里掠过一张年轻却英武惊人的脸……那话似乎是在一次早餐中的笑谈中听的。史文恭嘴角抽搐了一下,那家伙终究和某家不同,脑子里不知装着什么,常有戏言却哲语冒出来。
他摘戟大喝一声,越发精神抖擞地引军猛冲贼军,铁戟灵巧翻飞,贼寇纷纷倒下……
这时,宿义、宿良引中路骑兵后部的千把骑兵兄弟另选冲锋区,以新雁形阵加大冲击面积。
擎天柱任原、大力神冯金彪横向毁掉了贼寇长枪弓箭防线,为骑兵开出了大段冲锋路,等中路骑兵大军冲过去后,不管正从东西两大营向山道口这增援来的铺天盖地的贼寇,也不管堵在山道口两侧林外的还在的众多贼寇,立即又往中部杀了回来,轻易冲散沿途贼寇群,来到骑兵冲过的地段,沿着这条残尸、鲜血…….惨不忍睹的空白区,大步踩着鲜血肉泥追着史文恭而去。
身为重甲步兵奋战到现在,猛士营将士们却还没觉得多累。
这是科学的高强度的日常体能训练一步步锻炼出来的体力耐力,就能经受得住大战的考验,而且这一战至此,折损也极轻微,总共只阵亡了两人,其中一个还是不慎崴了腿摔倒了被贼寇趁机乱砸重伤死的。另一个是太倒霉被箭碰巧射入了没有防护保护的眼上。
伤者?没有。
根本不影响战斗的轻伤不算伤,不管它,任它流血都流不死人,何况有随身药包随时处理。
此时,赵岳还在拒马防线那待着不动。
有贼寇在感觉起义军要完的惊恐中也瞧着眼热,感觉这是个机会。
雪白神骏的白马、漂亮奇怪的银甲、鲜艳干净还配着美妙彩绣红披风、休闲出行般的草帽?这么拉风显眼的又这么年轻的家伙必定是沧赵家那个大名鼎鼎的老二啊,此刻,他身边只有寥寥几个人,两骑马的,其余几个包括那高得吓人的家伙全是坐马车的步兵。这时候冲上去,相信以人多的绝对优势转眼就能围杀了赵二……奇功啊。梁山不败也败了。重赏和荣耀岂不都有了?
有几个老贼嚎叫一声,领着一帮家伙绕过弃在林边的众多拒马障碍往赵岳这边扑过来。
看来赵岳的吸引力贼大,比唐僧肉对妖怪的诱惑力还大,馋得连一些原本已吓得要死的正在林子里茫然忙着琢磨往哪逃能逃走的炮灰竟然也积极跟来…..抢钱一样疯狂。
赵岳瞅着这些卑劣丑恶家伙冷哼了一声,仍然不动。
马车上的郁宝四哈哈乐了,一抬腿下了马车,一手拉下罩面甲,一手把两米多长鸭蛋粗两头一尺长度带着尖刺的铁棒轻轻一顿坚硬山道,等着这些贪婪蒙了心智的蠢贼上来送死。
在马车上坐着正闲得蛋疼,手又早痒了的恶货季尊顿时也高兴坏了,娶如意媳妇一样赶紧蹦下车,和郁宝四一样堵在了马车处。车上其他护旗大汉也笑着下来了,刀盾摆起。
奔来的贼寇若想杀到赵岳那,必须避开拒马和马车从郁宝四等人面前过去……这时候贼寇却是不惧这么几个梁山人,兴奋嚎叫着继续奋勇扑来。
龍虎道人
嗜杀的季尊当先发难,主动迎出去,盾刀一摆拍倒一个,盾边一旋,把拍倒者撞歪了的那个贼寇的脖子切裂了,右手大斧子已经凶猛劈断了捅来的一只长枪,欺身抢上随手一斧杀了枪断的家伙,然后举盾团身撞入贼寇群中开大杀。
其他几个大汉也舞盾舞刀照样杀了上去。
就这么几个人却顷刻间杀得贼寇死伤连连泛起惊恐,但贼寇主群没有退,仗着人多仍想干掉赵岳。有聪明地趁着前面的兄弟纠缠着季尊等,绕着奔向赵岳那。
还没动手的郁宝四仍然没动,任这样的聪明贼寇能顺利绕过去。他的职责是大旗,把持和守卫中军大旗。贼寇若是敢试图毁掉栽在车上飘扬的大旗,他的铁棍就会叫贼寇尝尝滋味。
或许是他太高大如铁人魔神一样太吓人了,一时间倒也没有贼寇敢对他得瑟,弄得寂寞如雪的巨人只得在车边挥舞铁棍时不时帮着季尊他们挡一挡凶险,干死些贼寇……
真一郎和小野次郎却是阴下了脸:战场这么大,你哪去找死不好,偏偏往这来…….
在他们眼里,眼前的贼寇和倭人一样贪婪卑劣丑陋愚蠢…..该死,唯一不同的只是语言。
他们没有策马战,一齐跳下马,类似倭刀的刃长一米马刀寒光一闪杀向敢绕来的贼寇。
那最聪明的领着人绕着来杀赵岳的贼寇没等能近前接战逞凶威就先倒下了。一只暗器扎在他咽喉。这是小野次郎干的,他本质是隐者刺客杀手,暗器是必备的拿手手段。
领头的凶强老贼就这么莫名其妙先倒了,其余跟来的贼寇一惊,都警惕小心起来,不再那么嚣张狂叫乱喊着乱冲了,似乎想结阵以团伙力量冲杀。
真一郎是战场硬战兼指挥备胎的侍卫类型,一眼就瞧出了贼寇打算,哪容贼寇结阵,柔身杀入贼群,锋利的马刀纵横劈斩,他长得又高大健壮不似倭种,凶猛有力,又变双刀使一长一短刀硬打硬战顿时杀得贼寇鲜血残肢飞舞……小野也冲上来配合,身法更灵活,杀人更快…..贼寇一片片倒下,这才知道厉害,有惊恐又聪明的家伙选择了果断放弃,退走,钻入林子里先呆着。
这里的厮杀引起了附近林中贼寇注意。
不如將就在一起 盛世愛
郡主有喜,風光再嫁 墨涵元寶
两侧林中有更多的贼寇转向这边,也想好事。
这一幕没吓着赵岳这帮人,却是把正边打边向这前进的官军诸大将吓坏了。
东平、郓州两都监,还有第一将等大将急眼间几乎暴吼了同样一声:“贼子尔敢?”…..很标准的宋官式喝骂,都疯了一样弃下部队策马猛扑过来保护赵岳……官军将士似乎也激动了,不再以犀利战阵欺负装备太简陋无力的贼寇,不再缠战,努力摆脱纠缠,加快向这边移动。
到了这时,贼寇抓时间围杀赵岳的如意算盘就破灭了。官军众将和有马的官军很快飞奔而至,连冲撞带杀,绞得敢到山道上袭击赵岳的贼寇瞬间倒下更多死得更惨…….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