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dva火熱連載小說 劍卒過河 惰墮-第658章 婁小乙的困惑【求保底月票】閲讀-2hw9u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就为了龙神的祝福?这么个飘渺的东西?”
娄小乙轻描淡写,他也很想知道这些金丹们是不是对气运知情,仅以他的观察,在场这些人不全有气运之团,那么他们如此在意前十名又为的是哪般?
賭球記
“主要是面子!十年一次还被毁了去,就有些挂不住!这在本来就有些积怨,事赶事就需要发泄一通,让道友见笑了!”
黑石没见过这位轩辕金丹剑修,不过在流亡地的轩辕剑修他本来也认不全,现在的逆天宗就是个筛子,宗门都无所谓,他也懒得区分。
娄小乙看不出来他是在掩饰还是说的实情,到了金丹境界,就算是在流亡地结的假丹,心境上也是有些的,还不至于一说谎就脸红心跳,没那么浅薄。
眼见其它几位金丹也围了过来,形态上很是礼貌,他也不端架子,一一回礼;血河宗和蛊盟,听起来好像大反派的样子,但他这个人从来就不以外在取人,用历史来框架谁;修真世界总是变化着的,人会变,道统也会变,又哪里有一成不变的好人坏人了?
陰女有毒
于是诚恳道:“火大伤身,让下面小辈看了就笑话,而且这里距离龙舟大会现场太近,恐有误伤,反而落下因果!
在下斐柴,今日便做个和事佬,不看轩辕的面子,只看初识的缘份,大家便握手言和可好?”
这话就比较受听了,在流亡地,不管是真敬重,还是虚与委蛇,本地修士对轩辕都是存有些许畏惧的,实力摆在那里,不由得你不认!
但剑修的架子大,面皮冷,规矩足,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样子,也实在是让人亲近不起来,所以互相之间的关系也就是维持个井水不犯河水的态度,剑修家族他们轻易不会去碰触,但也是敬而远之。
像今日这个剑修,虽然同样是做的调停结论之举,他们也完全明白如果不听他言,动剑那是必定的;但人家这说话的语气就很中听,不是命令,也不居高临下的颐指气使,就让人容易接受的多!
血河教的道人就一抱拳,“在下凴血,既是轩辕高弟开口,这口气我血河教就忍了,也不是什么要紧事,道友说的对,伤了下面的凡人,或者让孩儿们看到,都甚为不美!”
蛊道修士也是一礼,“贫道百痋,脾气火爆了些,虽然凴血老儿血口喷人,但我也不应该和他一般见识,何苦来哉!”
娄小乙却是直白的可怕,他也想通过某种直白,来探明这些土著的真实底细,靠他一个人追寻结果,流亡地这么大,去哪里开始下手去?
就不如干脆打草惊蛇,或者厮混成一片,总比他一个人瞎子摸象要来的全面的多,不管这其中有多大的阴谋,起码不会是现在!而现在,流亡地还牢牢掌握在轩辕的手中!
“呵呵,两位道友也不必互相猜疑了!血舟之飞确实是有人使坏,不过却不是排第一的蛊舟使坏,而是小弟我动的手脚!”
众人都很惊讶,不知他为何这般说?为了解决血河和蛊道的恩怨,也完全没必要如此自污吧?
娄小乙就解释,“在下初来流亡地,看龙舟大会有趣,机缘巧合之下,便干脆扮做了桨手混在剑舟中!奈何最后成绩不佳,眼看着就要跌出前十,偏偏血舟威风凛凛,耀武扬威的从我剑舟旁超越,小弟我就气不过,干脆送它飞起来!
本以为是件玩笑之举,却累得两位在这里较真,实在是惭愧!”
鄉村寵物店 糖醋丸子醬
众人听他说完,这才明白事情的真正原委,不禁大笑不止,也包括血河教的凴血,笑的比谁都痛快!
这就是修士的处事语言之道,关键不是谁做了什么,而是这种自揭老底,豪迈大气的风格,让人心生敬佩,至于是不是拿到第一,确实在他们心中,也不过是个面子而已,又哪里那么重要了?
凴血就很开怀,“原来是得罪轩辕上修了!这是我血河教有眼无珠,出局也是活该,不过斐老弟这个朋友,我血河教是交定了,还请上门不要嫌我血河粗鄙!”
百痋也很开心,不是因为洗去了冤屈,而是人家的落落大方,没拿他们这样的外道当奸邪来看,这就很是难得,肯在他们这些人面前坦承是自己做的手脚使的坏,可不是一般心胸的人能做到的!
一翘大拇指,“斐老弟好俊的五行功力!你那手飞舟就飞得好,应该直接把血河这群崽子飞到山上去!老头子交你这个朋友,如若有闲,来我落伽山,老头子好好款待于你!”
娄小乙察言观色,发现这些人是真的对气远之团一无所知,心中也是奇怪,那到底是谁在暗中策划这一切?还是无人策划,他们也是被利用的人?
于是笑道:“临来流亡地之前,就闻这里有两个极特殊的道统,虽是旁门,却也源远流长,在下我是心向往之,可惜无缘识其真面目。
錦衣春秋 沙漠
姜姒虐渣攻略 時鏡
叨扰是一定要叨扰的,我这人好道学,陌生的道统都想一一见识,到时还请诸位不要嫌我麻烦才是!”
在數難逃
和众人一一道别,留下后会之约,大家才不舍散去,这些金丹还有各自的门人手下在龙舟大会,需要照顾,却没人像娄小乙这样的孑然一身。
娄小乙一路随意乱飞,一路思考这次龙神大会的真相,他发现有些东西越来越有意思了!
一定有什么东西是他忽略了的?
在他近三百年和气运之道的接触中,先是接触的人类带气运者,然后出现了界域灵机携带气运,再往后发现植物动物也可以带气运;所以当草原人的祭祀能传下气运时,他就下意识的觉得是不是这些莫名其妙的所谓神祗图腾也可以携带气运,并通过人类的信仰力量来传达?
草原人的气运下传是通过大量凡人的聚集,龙神的气运的下传同样是因为有海量凡人的汇聚,那么,气运的传送是通过的信仰为载体么?
霸情中校的小妻子
是每一个人类尊崇的神祗都会有气运眷顾?还是只有其中一部分?
或者,可不可以反过来理解,神祗的存在是因为有信仰,而信仰才是真正吸引气运的东西?
为什么这些东西总是发生在他的身边?
是针对的他?还是他所在的门派?或者界域?如果有朝一日他去到一个完全陌生,和青空和五环完全没有关系的界域,还会有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么?
会不会有某个人,或者某个势力掌握了气运的这种传播方式?这一切都是有意为之?
想的他头都炸了!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