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x8fs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我的師門有點強 木牛流貓-345. 我就是權威閲讀-06roe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
“终于出来了。”
“没想到进了幽冥古战场,居然还能够活着离开。”
“实在是太庆幸了。”
一群修士们望着周围的森林,却不再是之前那个陵墓内的廊道,不少人甚至开始喜极而泣。
苏安然环视了一眼。
江小白、赵飞、李博等几人都还在,但也有已经不在的人了。
例如断臂的申云、无相门的白冲、鬼云宗的石德,以及王家的那两名奴仆等等……
玩家虽说是不死身,也侥幸没有被九黎尤给吞噬神魂,但此时尚在场的也仅有三人:角色名为“隔壁老王”的施南、角色名为“白”的沈月白以及角色名为“寒霜似雪”的余小霜,至于其他七人,则都因为死亡次数过多,苏安然又没有开无限复活功能——开玩笑,面对九黎尤的情况,苏安然如果敢开无限复活,以这群玩家的尿性怕是连“死”字有几笔都不知道——所以此时自然没有在场。
不过他们倒是在论坛里相当活跃。
因为施南全程都在转播——对于玩家而言,当上官馨出场的那一刻,就进入了剧情时间,所以他自然有的是时间可以转播。
只不过引以为憾的是,他们都没有看到上官馨四拳打死九黎尤的那一幕。
但此时,却也并非是可以闲聊的安全之所。
苏安然和上官馨彼此对视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并未完全放下的戒备与警惕。
周围的环境是一片深山老林的模样,而在来南州之前,苏安然自然也是做过功课的,所以他很清楚,整个南州只有妖族掌控的十万群山的区域,才会有这种近乎于如同原始森林般的景色。
换句话说,他们此刻虽然突破了幽冥古战场的死局,但也不过是从一个死局跳到了另一个死局里——若是以往,南州妖族和人族尚未开战的时候,倒也不算什么大问题;可如今南州妖族和人族正处于开战状态,现在突然有数百名人族修士出现在妖族的腹地里,用屁股想都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
“噤声!”
上官馨冷喝一声。
听到上官馨的声音,之前已经和上官馨打过照面的那十数名修士,当即停止了交谈。
紧接着,便是那些凝魂境的修士们一个个都如鹌鹑一般变得瑟瑟发抖起来。
这些人多半都与上官馨是同一时代的人,自然也知道这位女杀神的威风,那是一位从来不讲第二遍的主,因为第二次她就直接出拳了。
至于其他修为较低的,或者不认识上官馨的其他修士,在他们那些师兄师姐们的口口相传中,也瞬间明白了眼前这名姿色艳丽的女修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号召力。
都市奇人錄
苏安然此时修为有成,耳力超群,自然能够听得清楚周围那些修士们的低声交流。
但来来去去也就只有那么两句对话。
“师兄(师姐),她是谁啊?好大的口……”
话还落下,便被自己的师兄(师姐)死命的捂住嘴巴,神色惊恐的低声说道:“太一谷……上官馨。”
帝國集團之獨愛
然后,就是一片死寂。
玄界十九宗对外出历练弟子提及最多的一句叮嘱,就是“莫去招惹太一谷的人,尤其是失踪已久的上官馨!”
太一谷鲨你全家桶的四人组里,不管是唐诗韵还是叶瑾萱、王元姬,往往都是有迹可循的,她们虽并不高调,但毕竟名气摆在那,所以出现的地方不说千里绝迹吧,但也绝对是人尽皆知,所以其他宗门的弟子自忖实力不够的,只要回避这三人出现的地方便可安全无虞。
但上官馨不同。
她在玄界失踪了两百多年,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因此自然没有人能够预测到上官馨和明天哪个先来。
狐貍新娘:老公,要定你! 夏璃
但总而言之一句话,上官馨毕竟也不是什么见人就杀的魔鬼,所以如果你不幸成了那个碰到上官馨的幸运儿,那么只要别去招惹她,你起码还能保住一条命。
这也是玄界各宗门里,唯一能够给外出历练弟子最大的忠告了。
听着这句忠告两百多年的这些玄界修士们,此时终于发现自己成了那个幸运儿,内心的苦闷也就可想而知。
此时不安静,怕是就要安静一辈子了。
苏安然不知道这些人此时心中情绪如何,上官馨的感知并未再借给他。
所以看着自己的二师姐只是皱着眉头说了一句“噤声”后,在场这一百多名修士便静若处子,内心自然也是对自己这位二师姐感到一阵钦佩和崇拜。
“想要庆幸自己还活着的喜悦,等真的回到人族腹地再去庆幸吧。”上官馨声音冷淡的说道。
听到上官馨这话,在场的其他修士顿时便纷纷醒悟过来。
其中不乏在看清周围的景色后,脸色瞬间大变的人。
很显然,这些人都已经意识到自己身处的环境了。
在幽冥古战场里,以上官馨道基境的修为,直接战场纵横自然不算什么,只要九黎尤没有恢复到巅峰的实力境界,那自然不会是她的对手,所以说一声“来去自如”也并不为过。
但在玄界,尤其还是身处南州妖族的十万群山地界里,上官馨再强也不过就只是一个道基境的大能而已。
再其之上便是可以被称之为尊者的“苦海境”了,更遑论南州这里还有一位彼岸境的大圣,万年青。
而且不说尊者和大圣,道基境的妖族大修可尊称一声妖王,而南州妖族作为能够和北州妖盟相提并论的另一大势力,万年青麾下的妖王还会少吗?
上官馨再能打,如果来上五个、十个妖王,她恐怕也就只能自保脱困了。
所以在这里,上官馨她或许走得了,还能把自己的小师弟一起带走,可其他在场的修士有一个算一个,就没有这么好的福气了。尤其是人族和妖族此时正处于开战的状态,以人族和妖族之间的关系矛盾,恐怕妖族也不会有什么“留俘虏”之类的想法,他们是恨不得将所有人族的下一代天之骄子都给抹除了,以此达到壮大妖族的根本目的。
網遊之領主威武 倦鳥迷途
此时此刻,作为在场所有人里实力最强的上官馨,自然也就成了所有人的领头人了。
“我们必须先弄清楚,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然后……”
上官馨也很清楚,自己此时肩上的重担。
她那个时代,没有妖族这种生物,也没有什么鬼修之类的说法,但却是有万族之说。
玄界万族,习性风格,各有不同。
对于上官馨而言,或许现在被称为妖族、鬼修之类的存在,在她那个时代也不过是什么树人族、鬼人族、狐人族、狗头族等等之类的称呼。但纵然称呼方式不同,可万变不离其宗的核心本质,依旧是大族吃氏族、氏族吃部落的大鱼吃虾米环节,所以本质上说白了也就是资源战争。
此时南州妖族和人族之间的纷争,在上官馨看来也是如此。
而作为在场所有修士里最强的一员,本身也有担任过大族少族长经验的她,自然是不会怯场。
所以三言两语间,就已经快速做好了一些安排。
只不过这些安排工作,在苏安然听起来,却是粗糙得不行,完全比不上五师姐王元姬那般精准和充满战术素养。
甚至,苏安然觉得还不如自己呢。
但此刻,他也同样有事情要处理。
法醫穿越記事
那就是他打算把玩家给送走了。
这批玩家的到来,之前纯粹是因为苏安然急需一股外力来破局,但后来差点弄巧成拙的事就姑且不谈,反正如今已经完成了他们的既定使命,且苏安然也并未打算让他们接触到太多关于玄界的事情,因此自然是打算让这些玩家“下线”了。
也好在,一开始的时候,苏安然就已经编好台词,说了本次的测试是定向邀请内测,所以现在剧情暂告一段落,内测时间结束了,这些玩家自然也是能够理解的。
而作为回报,苏安然也给这些玩家送了一点小小的礼物。
因为他发现,这些玩家的身上都或多或少有那么一点小毛病,所以他就给每人都输送了一道真气过去,或许不能让他们变成都市奇侠,但起码能够让他们无病无痛享有百年寿元。
“这一次,多亏几位了。”
林笑
總裁我怕疼
苏安然来到施南等人的面前,然后开口说道:“可惜还是有几人未能离开那个地方。”
“不用在意。”沈月白开口说了一句。
“嗯?”苏安然知道对方的意思,但此时他还是得做戏做全套,适时的露出些许疑惑。
“哦,我是说,他们不会在意的。”沈月白轻咳一声,然后开口说道,“所以苏……安然,你也不用放在心上。”
“是么。”苏安然微微点头。
这边他偷瞄了一眼论坛,施南实况转播得差不多了,其他几名因为死亡次数未能上线的玩家,依旧在论坛里大呼小叫着,不过施南已经表示,他们都被沈月白给全权代表了,表示就算看不到最后的游戏动画,也不会在意的,让这群玩家气得牙痒痒的,不断的在鬼哭狼嚎。
“我能感觉到,你们的气息似乎正变得逐渐微弱,你们可是……适应不了此界环境?”
不过苏安然并不打算多说什么,直接就把话题节奏带回自己手里。
反正系统直接被苏安然掌控在手中,他想做什么手脚还不就是做什么手脚。
所以此时开场白一般的话语刚落,那便他就给玩家发了一条信息,表示本次游戏内测时间已到,他们即将在几分钟后自动下线云云。而且为了真实感,还提醒了一句,让这些玩家提前下线做好数据保存等之类的话语。
施南直接就在论坛上吐槽了。
“游戏内测都结束了,马上就要把人踢下线了,还要他们提前下线做好数据保存,搞得好像是不删档测试一样。”
“如果真的是不删档呢?”米线直接在论坛反问了一句。
“都什么年代了,现在数据都是自动秒录的,哪还需要玩家自己下线以防数据丢失啊。……这游戏的真实感这么强,不可能技术比《山海》那边的五毛技术还差吧?”
然后论坛很快就又是一阵争论。
不过这些,就和苏安然没有什么关系了。
又是彼此客套了几句后,苏安然听到自己二师姐那边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了,就毫不留情的直接将这些玩家全部都给踢下线了,并且还关闭了登录的通道。
重生之超級高手
……
生物舱的舱盖被打开。
一阵烟雾从舱内弥漫而出。
一名年轻但脸色略显苍白的男子,从生物舱内坐了起来。
随手拿过放置在旁边桌子上的眼镜,施南缓缓将其戴上,然后习惯性的推了一下。
兄戰懶羊爭鋒
不过他的眉头,却是不由得微皱了一下。
“奇怪?今天居然不会背痛了?”
施南有些疑惑。
最近这些天,他玩游戏的时长已经远远超过了之前玩《山海》的时间,本来他的身体有些小毛病,但这是大多数生物舱玩家都会有的一些小毛病,例如躺太久导致的背痛和腰酸等等,虽说第二代生物舱已经改进了不少,比第一代生物舱好了很多,但生物舱终究还是流水线产物,不可能根据不同玩家的骨骼情况来设计。
但今天,施南还是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一些不太一样的地方。
只是具体哪里不太一样,他却是说不出来。
他从生物舱里走出来,然后喝了一杯温开水,这是他的一个习惯。
“呼,这次的内测,终于结束了。……感觉有太多的东西可以写了,但突然间要如何下笔却是完全不知道从哪提起好。”施南有些头痛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这会突然不能上《玄界》了,还真有些不太习惯呢,明明没有玩多久,但还真的是相当沉迷呢。……也不知道冷鸟那傻子的视频剪辑得怎么样了。”
……
苏安然没有理会后续的事情。
将玩家都给送下线后,上官馨这边也正好安排好一些事情,队伍已经重新拾取了信心。
“那几个什么命魂人偶呢?”上官馨看了一眼,发现少了几个人,不由得似笑非笑的望了一眼苏安然。
苏安然有些哑口无言。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这位二师姐可是第一纪元时期的人物呢,那什么“命魂人偶”不过是他编出来的东西而已,怎么可能瞒得过自己这位二师姐呢。
“那个……”
“哈,没事的,二师姐会帮你的。”上官馨悄悄的眨了一下眼睛,一脸宠溺的笑道,“反正在玄界,你二师姐我说第一纪元有什么,那就有什么。我……就是权威。”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