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j1e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無限血核-第56節:我要逃相伴-87g1i

無限血核
小說推薦無限血核
正义海贼团一伙精神一振。
不管龙服船长是虚张声势,还是真的有什么底牌,他面对黄金强敌拥有这样的昂扬姿态,都能让人为之振奋。
帝国东方的兵书中就有这样一句话——将为军胆!
龙人少年深呼吸一口气,爆轰斗气再次喷涌,形成爆炸,推动他主动向金钩子冲杀过去。
无所畏惧!
金钩子眉头扬起,看到龙人少年这样的攻击姿态,怒极反笑。
斗技——酿酒拳。
龙人少年瞳孔骤缩。
金钩子的拳头一瞬间竟在少年的视野中消失不见。
下一刻,龙人少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轰中胸膛,整个人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砰的一声撞在银钩号的主桅杆上。
桅杆呻吟,差点没被龙人少年直接撞断。
正义海贼团一伙顿时呼吸一滞。
银钩子一方的海盗们则纷纷欢呼起来。
这就是黄金强者的威严!
tfboys之男神我愛你
但龙人少年很快就站直身躯,重整旗鼓,再次冲向金钩子!
金钩子眼皮子一抖,心中讶异。
他之前施展的斗技,看似临场发挥,其实早已经在赶回来的途中一直在蓄势。
“我这个酿酒拳是从帝国南方的熊猫人部落里学来的奇妙斗技,蓄势越久,威力就越大。甚至能大到伤及自身的地步。”
“绝大多数的白银斗士,中了我刚刚那一拳,基本上就爬不起来了。”
“这个家伙……明明不是白银巅峰的修为……”
金钩子非常清楚自己这一招的威力,但龙人少年的身体素养让他十分惊异。
金钩子不是没有和龙人交锋过,但眼前的这个龙人少年明显和他之前遇到过的很不相同。
龙人少年不断冲过去,又不断败退。
金钩子屹立原地,身躯挺拔,宛若群峰之巅。不管龙人少年如何冲击,他都是岿然不动。
反观,龙人少年却是伤势越发严重,气喘越发严重,浑身浴血。
星武戰神
两人的交锋牵扯着整个战场的注意力。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他们之间的胜负,即便是可以决定这场大战的最终结果了。
金钩子看起来云淡风轻,但实际上心中的震动越来越大。他敏锐的目光集中在龙人少年的伤口上。
他发现:龙人少年的伤势正在迅速自愈。
“这究竟是何等血脉?”
银钩子看到龙人少年屡扑屡起,心中忌惮之情越发旺盛:“明明之前这个家伙的前胸后背被我刺个通透,现在在哥哥的攻击下还是这般生猛!”
“该我了!”金钩子忽然声音一沉,放弃了防御,转守为攻。
斗技——新月钩!
他甩动自己的武器鱼竿,斗气凝聚在钓线末端,化为巨大的弯钩。
斗气弯钩锋锐至极,直接腰斩海盗,切断副桅杆,划过厚实的风帆轻若无物!
我的老婆是條龍 肖忉
龙人少年一退再退。
他的龙鳞无法抵御这样的攻势。
危机关头,鬃戈、一身灰纷纷施展斗技,支援船长。
三人恶斗金钩子,共同分担压力,成功稳住阵脚。
而银钩子、独眼精灵以及那位使刀的白银斗士,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一直在战斗。
他们有的尝试去攻击海蛇女,有的则继续牵制鬃戈等人。
金钩子的回援并没有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
战场仍旧处于僵持的状态。
双方混战不休。
银钩号不幸地沦为主战场,整个船体不断地发出呻吟声。
白银级别及以上的强者无疑都是战场中璀璨的明星,须马这类的青铜斗士也得小心翼翼。
须马早已灰头土脸,他狼狈地在甲板上打滚,躲进了两个木桶后面。
须马艰难喘息着:“不能再打下去了!我以前觉得狮旗是个战斗狂,没想到龙服船长比他更糟糕,竟是个疯子,敢向金钩子出手!”
这位青铜盗贼胆战心惊,并不看好龙人少年。
唯愛鬼醫毒妃
“就算他们最终赢了,我恐怕也活不到那个时候了。”
“被夹裹着冲上甲板,简直就是离谱!”
“现在,没有人会注意我,我得赶紧退回去。”
妙齡女官 西西尋夢人
砰。
一声枪响。
一位青铜海盗将手中的燧发短柄火枪直接扔掉,大跨步地奔向须马。
“原来你在这里!”青铜海盗大吼着,怒发冲冠。
须马满嘴都是苦涩,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位青铜强敌就专门盯上了他。
“不过,这也是个机会!”
须马招架了几下,硬挨了一下狠的,直接从船舷翻滚下去,一下子摔到了冰面上。
青铜海盗立即扒着船舷望下去,就看到血泊中须马的“尸体”。
“哼,谁叫你这个小子长得像我年轻时候的情敌呢。”这位青铜海盗志得意满,转身回去,再度厮杀去了。
须马偷偷地睁开一条眼缝,清楚地看到青铜海盗走了。
“很好!”他心头大振,立即翻身站起来,然后手捂着腹部,装作重伤撤退的样子,迅速远离银钩号。
他的离开果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银钩号上各位白银斗士以及金钩子,正酣战着,无暇他顾。
斗技——大剑豪光!
鬃戈低吼一声,振奋双臂,发出一道一人高的剑光,横切向银钩子。
银钩子连续躲闪,剑光追得更急。
但好在他通过不断后撤,争取到了关键时间,也施展出了斗技。
斗技——拐弯勾。
總裁別太壞
钓线在他面前环绕一圈,形成一个半透明的银白色鱼钩。
剑光撞在鱼钩上,被鱼钩一带,斜滑了出去,径直飞出了银钩号。
“什么声音?”须马双耳一颤,连忙回头,就看到大剑豪光照准他飞射而来。
须马连忙躲闪。
轰!
剑光炸毁了大片冰面。
须马虽然没有被射中,但还是被余波殃及,整个人像是麻袋抛飞出去,在半空中就开始吐血。
扑通。
须马跌落到坚硬的冰面上,又顺势滑了一段距离。
他头晕目眩,身上无一处不疼,但心中却很庆幸:“幸亏我跑了,要不然在船上我,我肯定会更惨。”
“这种战斗怎么能参加呢?”
“不要命了!”
须马站起来,继续在冰面上奔走。
但这一次,他不需要伪装受伤了,因为他真的受伤了。
斗技——灰雾波!
一身灰抖擞刺剑,身上毛发瞬间缩短了一些,迸发出一团灰雾。
灰雾形成一个扇面,直向前方推去。
和一身灰交手的白银斗士,已然受伤不轻,此刻半跪在地上,难以施展斗技对抗。
他一咬牙,伸手抓住自己的项链,猛地扯断。
项链上串着无数金属细片。
这些金属片脱离了绳索后,获得了自由,立即膨胀,形成无数面小盾牌。
盾牌不断飞旋,将来袭的灰雾剿灭。
一身灰想要继续进攻,却被独眼精灵的箭矢牵扯住脚步。
白银斗士刚要松一口气,金下巴顶着一面巨盾撞击过来。
砰。
白银斗士被撞飞,他身边的小巧飞盾也是四下飞散。
其中一面远远飞射而出,在冰面上弹了几下,落到了须马的脚边。
“什么东西?好像是某个炼金物品?”须马正奇怪,就看到小盾晃晃悠悠地悬浮起来,然后开始迅速旋转。
小盾周围只有须马一人,便立即冲杀向他。
须马大惊失色,疯狂地迈动双腿,想要和小盾拉开距离。
小盾有时被须马的匕首或者斗技击退,有时会追上他,在青铜盗贼的身扇切出一道道伤口。
须马一边跑,一边飙血,心中苦闷无比。
终于,他发了狠,费尽力气将锲而不舍地追杀他的小飞盾击毁。
“糟糕,失血太多了。”须马感到双眼发黑。
九全十美 閑聽落花
“我得赶紧离开,和战场距离越大越好!”
须马咬牙,越发接近小鸟号。
他没有选择正义号,一来,正义号是龙服的座舰,他不可能将正义号开走。二来,正义号此刻和银钩号一样,都被冰暂时封住,无法动弹。
“加油,我就要成功了!”
看到自己和小鸟号越来越近,须马双眼闪烁着希望的光。
但下一刻,小鸟号撞上了冰面。
从小鸟号上冲下了许多海盗。
“杀啊!”
轉身邂逅愛 愛若無痕
“支援船长去!”
“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血赚!!”
须马震惊!
“这群蠢货!”他在心中咒骂。
人群冲了过来,很多海盗和他擦肩而过。
白芽正在其中,看到了须马:“前辈,你受伤这么严重!别去小鸟号了,它快要沉了。我们所有人都下来了!”
须马:?!
这位青铜盗贼死死咬住牙,脸上的神情精彩极了,有愤怒,有仇恨,有不甘还有绝望等等难以言尽。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