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z604精彩都市小說 《馬林之詩》-第五百六六節:夢中(一)展示-he5a5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又是一个无梦的夜晚。
当太阳高企,光线透过窗帘照入房间,从梦境中回到现世的法耶在心底里一声叹息。
坐起来的盖亚特夫人在心底里一声叹息,她起身走到了窗前,从庄园的二楼往外看去,来自慈爱教会的女卫兵们依然在庄园入口那儿站立,这些来自北方的高地女人有着南方同类无法比拟的强大体格。
庄园的外墙内的高塔上也有大林地的护林人在观察着四周的情况,这些兽人以战鹰或是黑豹为同伴,是非常优秀的侦察兵。
而在偌大的院落里,来自法罗尔和希德尼的贵族女孩们正在接受着莫威士家族老管家的系统培训。
今天又是平凡的一天啊。
法耶最终放下了窗帘,她走到了门前,早就已经有托比兔人女仆为她打开了房门,早就已经听到了脚步声的她们绝对不会让她们的服务对象亲自动手。
總裁的呆萌冤家 劉夢翎
“我的姐妹们呢。”
“在楼下,夫人。”
听到了这个消息,法耶在心底里叹了一声——年轻的夫人最近满心忧愁,因为她无法入梦,而她的姐妹们已经与她们的后代有过接触。
据说,这是因为以后的时间线里,克洛丝的一个后代发明了一种药剂,服食之后可以通过记录在他们基因中的先祖基因来重返过去,见证往日他们的先祖所经历过的那一切。
克洛丝问过那个后代,他说,正常来说,这只是让人能够身临其境地进入那段过去的时光,这段时光早就已经在历史中凝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豪斯与盖亚特两家的孩子,却能够与他们这一代先祖直接接触。
准确来说,是她们这一代人,她们的孩子不行,她们的父辈也不行。
法耶不知道命运绘制了何等残酷的绘卷,为什么她的姐妹们都能见到属于她们的后代,而她却一直不能。
是……断代了吗?
法耶不止一次地在无人的走廊中扪心自问,在未来,是不是因为战争或是疫病而让法耶与马林的血脉最终断绝。
但是也没有啊,那些孩子说过,马林与法耶的这一支哪怕在目前已知的最遥远的未来,也是一直生活在雷根斯堡,从血缘上来说,他们这七支血脉也一直有联络,从历史记录上来看,也没有血脉断绝过继外子的情况。
克洛丝家的孩子还帮着问过,法耶的后代们基本上只追述到了法耶的长子与长女这一代,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
也许是运气问题。
克洛丝的孩子这么说道。
虽然法耶的确被这句安慰的话给说服了,毕竟她的姐妹们到现在也就那么一两个孩子。
而如果法耶与马林的孩子生育艰难,那么一路传下来的话,的确有可能会出现无法追述到她这一代的情况。
真是的,不知道未来如何啊。
感叹着的法耶来到台阶前,顺着台阶走下楼梯的她看到了在沙发上坐成一排的姐妹们。
“大肚婆们,早上好啊。”身为一家之主的她笑了起来。
因为她知道她的姐妹们会怎么回击她。
“笑什么笑,你也是大肚婆啊!”沙发上的各位异口同声地笑道。
………………
法耶最近的心情好起来了。
就餐完毕,正在享用甜点的诺娃注意到了法耶正在与玛雅聊天。
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让她多少也好受了一些。
虽然她到现在为止都没能见到她的后代,但是在大家的开导与克洛丝还有瑞沃的分析下,她的心情终于有所好转,至少已经有好些天没有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了。
“克洛丝和瑞沃还没有回来吗。”席间洁茜卡这么问道。
“克洛丝在卡特堡,她的父亲现在还瘫在床上。瑞沃在主持她的药剂集团,她体弱,我在考虑要不要让玛蒂尔达过去帮帮她。”法耶这么回答道,同时看向了诺娃:“诺娃,你的部队训练得怎么样了,需要我从希德尼找一些教官来,或者让马林找一些北方教官过来。”
“那倒不用,马林留给军方的训练手册已经试用了一个月了,效果不错,我的贵族们甚至都用这种办法来训练他们的孩子。”诺娃微笑着摇了摇头——不是说她看不起这些北方教官,只是因为法罗尔军方的贵族们如今沉迷于马林带给他们的手册,在他们看来,这种办法在一些小家族手上都算是不传之密,如今却拿出来用它来训练普通的士兵。
真的是太过奢侈了吧。
真是有意思啊,他们根本不知道,马林是怎么武装北方与东部那些正在对抗混沌的战士的吧。
武鬥幹坤 藍色蝌蚪
说实话,诺娃从来没有见过像马林这样大方的企业家,乐善好施这个泰南成语似乎就是为了马林而量身定做的存在。
当然,诺娃明白,只要北方与东部这两个热点地区能够完成防御计划,混沌就不可能越过这两个地区,进而对希德尼与法罗尔造成威胁。
这大概就是马林时常说的花钱买平安,在诺娃看来,代价虽大,但也不是不能接受,毕竟生命无价。
“我父亲名下的那些军官也这么说,作为实验的连队的士兵,一个月下来平均体重增加了11磅,体力平均提高四成,负重能力提升最大的一个增加了四十磅,现在正在准备全军推广,毕竟士兵们身体素质的增强就代表他们能够活得更久一些。”法耶笑着说到这里又补充了一句:“我觉得马林的办法没错,士兵们没力气的话,上战场又能做得了什么。”
诺娃正准备接上话题,就看到大门被来自公正教会的一位女性圣骑士推门而入:“诺娃夫人,有您的信使。”
“啊,好吧,我来见见我的这位信使,看看他会有什么坏消息。”诺娃起身和她的姐妹们道别,然后走向了大门。
看起来有些疲惫的信使站在那里,他穿着军服,风尘仆仆的样子像是从戎马一路骑着马跑过来的。
“辛苦了,有什么问题吗。”
“是的,我的女王,我们的军队在北方王国境内获得了一场胜利,伟大的胜利,他们与友军一起挡住了混沌的一次大型攻势。”信使一脸兴奋地说道:“事后确认,击毙了十万以上的混沌信徒与混沌恶魔。”
“太好了,军方的库斯克元帅与参谋部怎么说。”
“他们正在拟定奖励章程,听说马林亲王殿下正在南巡,参谋部希望亲王殿下能够代为颁发奖章。”说到这里,这位信使看着他的女王:“我的女王,您意下如何。”
“没有问题,我会告诉我的丈夫,他一定会去颁发奖章的,就是我希望这一天能够早一些,那么多的奖章要发到每一个士兵的手上,这可不是我的丈夫一个人就能够解决的。”法耶微笑着点了点头,看起来这些军队的大老粗们总算是认同马林了。
“这当然不会是问题,元帅阁下与参谋部已经委托戎马的铸造厂加急制作奖章了。”
信使说完,再也没有留下理由的他向着他的女王行礼,然后在另一位圣骑士的引领下离开。
站在门外的诺娃开心得都快唱出来了——看到了吗,我的父亲,我们的王国军队现在甚至能够在与混沌恶魔的交战中获得胜利了!法罗尔公国一定会在我与马林的努力下,成为西部人类世界的强国,我们的孩子,一定会在我们的教导下成为最为贤明的国王,我们,一定会成为这个世界对抗混沌的秩序卫士。
面包樹出走了
喜悦中的女王在女圣骑士护卫的劝说下回到了室内,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姐妹法耶竟然睡着了。
她睡着了。
洁茜卡指了指沙发上的法耶,用嘴型说道。
我看到了,我们去侧厅那边休息吧。
诺娃点了点头,她拿过薄毯,为法耶盖上,然后带着姐妹们离开了客厅。
可千万不能吵醒法耶,要不然她的起床气能够让整座庄园都为之降温的——对,没错,法耶最近觉醒了灵能。
而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庄园在内的附近地区能够降温差不多五度左右。
就这灵能强度,诺娃觉得姐妹里面只有玛雅能够与之一战了。
至于诺娃自己……大概只能负责挨打,还是挨的毒打。
………………
法耶睁开了眼睛,有些疑惑的年轻夫人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疑惑,因为这里并不是她的庄园。
从摇椅上坐了起来,她注意到自己身体上的改变,原本细腻光滑的皮肤不见了,而是干皱无光的皮肤,像……不,现在的她,就是一个老人。
我这是怎么了?
法耶站了起来,她看着眼前有些熟悉,又非常陌生的房间。
这里是……这里应该是……这是卡特堡,属于她的别苑,但是家具都不同了,看起来款式也有所改变。
随着她的起身,她膝盖上的毯子落到了地上。
扶着墙的她来到了镜子前,看到的是一个……枯瘦的自己。
完全不似生人的自己。
这不是我啊……带着这样的想法,法耶听到了走廊那边传来的脚步声。
她转过身,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小孩,他有着马林一样可爱的脸蛋,大大的黑眼睛,小巧精致的鼻子,还有那如马林一样玩世不恭的微笑。
天陽變
“你是谁。”这个孩子开口问道。
欲影追風
法耶张嘴,然后这才想到——她是一个巫妖。
·我也想知道你是谁。
最终,灵能的低语在这个孩子的脑中响了起来,好奇的表情被代替,这个孩子满脸戒备地看着法耶。
·我……我是法耶,法耶·莫威士。
法耶努力想让自己笑起来,但是她知道,她的这具身体……不应该就说是躯壳已经完全无法欢笑了。
这是一具巫妖的尸体,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这是什么时代,更不知道,眼前的孩子会是谁。
“……我是莫林海姆·盖亚特,你是法耶·莫威士?希德尼联合莫威士王朝最有名的公主?”这个男孩穿着完全不似法耶时代的衣物,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机械……就像是马林手里的那种东西。
他似乎在找什么东西,然后他找到了,抬起头,他看着法耶:“你能报出至少五个和你同一个时代的同伴的名字吗。”
法耶飞快地将姐妹们的名字报了出来,然后她想了想,将露露的名字也报了出来。
只见脸上还有怀疑表情的孩子瞪大了眼睛:“连你露露·哈格尔贝里都知道,这只是流传在家族中的名字啊……你真的是法耶·莫威士?”
这个孩子看着法耶,想要从她的脸上获得点线索,但是法耶不能笑,不能哭,甚至连拉扯脸部肌肉都做不到。
她只能点了点头,然后看着眼前的孩子
·我真的就是法耶·莫威士,你是谁的孩子,诺娃?还是露露?
“不,我是您的后代,我的先祖祖母,我……”这个孩子说到这里,泪水止不住地从眼角里涌了出来:“我,我终于见到了您!”
看着这个孩子号哭的模样,法耶蹒跚着来到了自己后代的面前,她努力地让自己的双腿弯曲,然后伸出双手,想要抹去这个孩子脸上的泪水,又不想让她这具躯壳污染这个孩子。
·你为什么哭呢,我的孩子。
“大家都说,法耶·莫威士这一支血脉被污染了,因为从来没有谁见到过顶点,家族中别的分支都有关于您的记录,但我们这一支,您与那个无名氏的后代的我们,却从来都没有谁能够见到过您。”
这个孩子渐渐停下了哭泣,看着法耶的他伸出手:“我的先祖祖母,您这是怎么了。”
·我……我刚刚睡着了,在我醒了之后我发现我占用了这具躯壳。
法耶有些尴尬,但更多的还是感动,因为她第一次见到她的后代,灵能的感触让他感觉到了眼前的孩子的确就是她与马林的血脉,这是他和她的后代,传承了不知道多少代,但的确是她与马林的后代。
“是,是真实的您吗!”这个孩子兴奋了起来:“是过去的您吗?!”
焰色妖嬈
·是我,还有,不要碰我,这是巫妖的躯壳,是异种。
“……先祖祖母,我们家族的顶点,到底是谁?”闻声收手的孩子看着法耶问道。
·……马林·盖亚特。
法耶给了马林的名字,她看着这个孩子,想要等一个奇迹。
但是现实似乎并不存在名为奇迹的事物,这个孩子疑惑了一下,他似乎能够感应到灵能的波动,但是他摇了摇头:“先祖,您刚刚……有说过什么吗?”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