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6de9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祭煉山河討論-第1848章 肉肉與主宰閣下熱推-nf1rs

祭煉山河
小說推薦祭煉山河
归墟突然皱眉,看向战场之中,余光扫过肉肉。
“哼!”肉肉冷笑,“看什么看,老娘就在这里,一根脚趾都没动,这是小秦宇自己有悟性。”
她眼眸明亮。
就知道,小秦宇不会这么蠢,毕竟他可是自己选中的人。
红海淡淡道:“明悟了又如何?天枢对骄阳之力的掌握,远在他之上,结果依旧不会改变。”
“臭婆娘,闭嘴!”肉肉翻着白眼,“你嘴巴这么臭,是多久没刷过牙?”
红海眼眸深处暗红涌动。
归墟突然道:“不可冒犯归一,同样的话,本座已经说了两遍。”
红海低头,“是我错了。”她拱手,“归一大人,请您不要与我一般见识。”
肉肉冷笑不语。
“继续看下去。”归墟声音平静,可语气中的阴翳、低沉,可以清晰感知。
他心情很不好。
争夺骄阳之战,归墟布下多个杀手锏,算定秦宇十死无生,可局势发展每每出乎意料。
末世求索 程羊
攻城掠弟 臘梅花
首先,是秦皇被杀一事,秦宇干脆利落,借秦皇之手将他自己杀死,自身力量保存完好,并未陷入虚弱状态。
第二,是秦宇拒绝了,两个秦国的融合,舍弃掉能够帮他,变得更加强大的秦皇标签。
否则,当湮灭虚无战场蔓延,吞噬掉整个咸阳城,再继续向外扩散,秦宇就已经被重创。
錯嫁之正妻難為
第三,天枢实力之强,远在秦宇之上,这场争夺之战看似双方势均力敌,实际上胜负已定。面对天枢,秦宇胜出的可能性,渺茫到近乎可忽略。
但现在,秦宇明悟了,这让归墟心中,生出一些不好预感。
明悟,并非是知晓,便似人在世间各种道理,大家皆心知肚明,可知晓归知晓,又有几人能够真正的,完全依照道理行事。即便,自己非常清楚,是对自身有利的选择。
这便能看出“明悟”不同之处,因为明悟的人,便可以真正遵从“道理”。而此刻在秦宇看来,他就是诸天万界中,最强最有力的“道理”之一。
所以,我既然这么强,怎么还能被一块冰坨子,就给直接封印住呢?
一念及此,念头转动骤然顺畅起来,“咔嚓“咔嚓”破裂声,不断在周身响起。无形冰封之力,此刻正在破碎,它们承受不住来自于,秦宇释放气息。
那是骄阳之力!
殺破天下
界虚中,明显暗淡下去的大日,再度变得闪耀,璀璨光芒横扫十方。天枢眉头皱紧,眼眸浮现阴沉,眼看胜利在前,却又突然生出变故。
不过很快,他念头便归于平静,抬手向前一握,“剥夺!”既然冰封失效,再坚持下去,也已经没有意义。
更何况,骄阳执掌所具备的威能,绝非只有这些。只不过,“剥夺”已算是骄阳执掌,最强大的手段之一。
它可以直接,褫夺任何处于,其光芒照耀之下存在所具备的力量归于己身。简单一句话,看似并不如何,但不要忘记九颗骄阳照耀天地,诸天万界皆在其间。
也就是说,只要骄阳执掌愿意,就可以直接掠夺,诸天万界任何存在的力量归入自身!
天枢身后代表他的骄阳,此刻爆发恐怖吞噬力量,就像是一座巨大无比漩涡,将秦宇及他身后骄阳笼罩。
此刻的感觉就像是,用无数把锋利小刀,疯狂切割、撕裂,不断粉碎秦宇的力量,继而吞噬、吸收。
而秦宇,很快便承受到了,这份被掠夺的痛苦,可他神色依旧很平静。既然诸天万界之间,都是他的神国,那么他的一切意志,都可得到贯彻。
“剥夺!”
低喝中,身后骄阳震荡,面对来自天枢的吞噬,选择了最强硬直接的对抗。
小蓝灯声音响起,“秦宇,你现在状态,跟天枢硬碰硬,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秦宇道:“我知道,但你认为现在,除此之外我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吗?”
他眼眸坚定。
正面硬碰,秦宇非常清楚,他对抗不了天枢,最终只有被吞噬的下场。
但这需要时间。
而秦宇需要做的,就是在小蓝灯被吞噬前,将天枢杀死。他如今状态,早就与小蓝灯一体,念头转动时,便已经被清楚感知。
小蓝灯终于明白,秦宇是如何想的——既然,天枢的优势是,他对骄阳之力参悟更多,掌控更加熟悉、强大。那么,就剥离掉这样优势,排除骄阳的因素!只凭个人实力进行厮杀、角逐,这才是秦宇今日,唯一的胜算所在。
“秦宇,要快!”
说完,小蓝灯气息敛去,下一刻代表秦宇的骄阳,爆发出更加璀璨光芒。它拼尽全力,纠缠住了另外一块骄阳碎片,让它无法分身帮助天枢。毕竟,在这场互相吞噬的战争中,谁的力量被借走,谁就将陷入虚弱状态。
天枢看穿了秦宇的计划,但他并不畏惧,因为即便不依靠骄阳之力,他也是踏临修行之巅的存在。而秦宇,则是在最近才崛起,尽管他很强,却无比的稚嫩,而这种稚嫩在同层次的搏杀中,无疑是致命的缺陷。
轰隆隆——
头顶之上,两个骄阳虚影震荡,疯狂吞噬对方,它们的力量冲撞对碰,令湮灭虚无战场也在翻滚。
但很明显,小蓝灯是出于下风,它的力量正在一点一点,不断的流逝。或许,在最开始的阶段,这种流逝并不明显,可此消彼长随着另外一块骄阳碎片,变得越来越强,吞噬速度也将不断加快!
替身男神要強婚:誤寵千金 小主多福
甚至,当两块骄阳碎片,彼此间力量差距,达到某种程度的时候,对方只需要一口,就能将小蓝灯直接吞掉。所以,正如小蓝灯刚才所说,秦宇必须在最短时间内,解决掉天枢!
“秦宇,本座就在这里,想要杀掉我,便动手吧。”天枢缓缓开口,他抬手手指之间,此刻有光芒涌动,汇聚到掌心之中,逐渐变得赤红,燥热、灼烧、毁灭、暴虐……的气息,正在疯狂涌动。
“炼狱降临!”
咆哮中,天枢抬手向前一拉。于是在这湮灭虚无战场,突然多了一座炼狱世界,入目皆是赤红,无数炽热燃烧的岩浆,正在炼狱世界中翻滚、涌动。
空气之中,充斥着毁灭气息。
肉肉皱眉,眼神变得冰冷,她看向面无表情红海,“你这丫头,手伸的很长啊。”语气平静,没太多咄咄逼人,可就是这份平静,反而令汇聚在此的骄阳执掌们,下意识皱起眉头,继而自心底生出深深忌惮。
这位的脾气,他们不敢说熟悉,毕竟亿万岁月以来,谁都没跟她打过太多的交道。但有一点很确定,那就是当她越是态度平静,不露声色时,内心便越是恼怒。
毕竟,当年她与归墟撕破脸,大打出手的那一战,众位骄阳执掌皆在场,是真正的亲眼所见,当初那副表情,与今日此刻颇为相似。
红海沉默不语,她没有试图辩驳,做了就是做了,在她面前没有隐瞒的必要,也没有半点可能。要说怕……红海得承认,即便她是骄阳执掌,也是有些的,毕竟从某种程度上说,眼前这位跟归墟是同一层次的存在。
可也只是“有些”而已,她忌惮于她,却并非敬畏恐惧到,什么都不敢做。
秦宇,不能成为新的骄阳执掌!
星河神宫中,隐匿的骄阳主宰,沉声道:“我们并未违反约定,对秦宇动手,所以也请阁下不要破坏规矩。”
肉肉冷笑,“规矩?这种话,对另一个她说,或许还有点用,你们认为我会在乎?”
归墟神色平静,手指轻弹几下,湮灭界虚之中,溅起些许涟漪。
“归一,这的确并未违反,你我之前的约定。”
肉肉眯眼,“威胁我?”
归墟道:“如果你要这么理解,那就算是吧。”他吸一口气接着吐出,“秦宇就在这,在我眼皮底下,要杀他真的是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所以,别试图激怒我,这是忠告。”
肉肉淡淡道:“你动秦宇一下试试?”
语气淡漠至极。
这副表情,就是这幅表情!
众位骄阳执掌,便是红海在内,脸色略微变化,眼眸浮现悸动之意。当年,她就是露出这样的表情,然后大战毫无预兆爆发了。
如果不是,他们见机不妙躲避的快,及时退出战场范围,一旦被波及卷入其中,不死也要蜕掉几层皮!
难道,今日又要爆发一场大战?
“你们两个脾气太臭了吧,好歹也算有点身份的人,既然大家立下赌约,那就安静看下去,动不动就要翻脸,嘴脸太难看了点。”略带无奈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湮灭虚无涌动间,主宰阁下迈步走出,她依旧慵懒,略微凌乱的发梢,透出几分半睡半醒的懵懂。
但这一刻,随着主宰阁下的出现,空间骤然安静下去。
归墟瞳孔剧烈收缩,眼眸神光暴涨,盯紧眼前主宰阁下,露出一丝震动。似乎,他万万没想到,主宰阁下会突然出现在面前。
这出乎归墟的预料。
而肉肉……她似乎更加惊讶,眉头皱紧看着主宰阁下,脸色阴沉至极。
網遊之女法雙神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清溯
红海等骄阳执掌,更是震惊失言,余光小心翼翼,在肉肉跟主宰阁下之间来回转动。
主宰阁下抬手,捏了一把肉肉的脸,“这小阴沉劲,看着还真挺唬人,好了,现在面都见了再说其他也都晚啦,所以还是安静的接受现实吧。毕竟,咱们迟早都会见面的,索性早一点。”
打拼:六兄弟的血色往事4
肉肉冷哼,拍掉她的手,别过头去不说话。
主宰阁下微微一笑,看向界虚,“嗨!老朋友,咱们又见面了,怎么我不在的时候,你就欺负我家小妹妹了。”
“谁是你妹妹……”肉肉嘀咕了一句。
归墟神色恢复平静,面露微笑,“都是误会,我可不会做这种事情,你了解我的。”
“嗯,是挺了解的。”主宰阁下点头,“毕竟,当初是我一点一点,亲手把你身躯给拆碎了,碾成齑粉泼洒在诸天万界之间,哪里能够忘得掉呢。”
归墟点头,“别说了,回想起来那滋味,真的是酸爽至极,好在我也不是白吃亏,好歹讨还回来一些利息。”
主宰阁下微笑,“不如,咱们再来重温一遍,找找当年那时候,那种年轻冲动的感觉。”
她在笑,眼神明亮,充满着跃跃欲试。
肉肉口中发出冷笑。
总有些人觉得,是她蛮不讲理,喜欢撒泼耍无赖,却也不想想她的这种性格,究竟是从哪里来的?论无赖,她可从来都不敢说,自己是专业的!
归墟苦笑,“好了,我认错,之前是我不对,我道歉。”他拱手讨饶。
腹黑王爺的罪婢
众位骄阳执掌,心头蓦地一松,这才发现各自背后,已经渗出冷汗。一个肉肉还好,但谁都没想到,主宰阁下居然也会,突然现身出来。
这剧本,实在出乎意料……毕竟,就她们两人一旦相见,可就注定了……也难怪,归墟大人都会低头,想来这件事情,也远远出乎他的预料。
不过,能不动手是最好,不然今日局面,可就真的失控了。主宰阁下微微一笑,眼神扫过众位骄阳执掌,眼神所及无人胆敢,与她对视。
“既然大家都没意见了,那就安静看着,赌约还没结束之前,翻脸这事着什么急。”
归墟苦笑。
这话,怎么听着都不对劲。
炼狱之中,骤然爆发无数火舌,每一道都可燃尽苍穹,化为粗壮赤红铁链,“呼啦啦”冲出卷向秦宇。
与此同时,岩浆在汇聚,自四面八方而来,化为一方巨大的岩浆湖泊。不,就岩浆覆盖范围而言,或许称之为岩浆之海,要更加贴切一些。
秦宇抬手横扫,古神枪落下,冲来铁链寸寸崩碎,根本无法靠近半点。可这,只是开胃小菜,根本不值一提。
且不说这些破碎铁链,下一刻便恢复完好,再度自四面八方呼啸而来。此刻,炼狱中的岩浆大海也在剧烈翻滚,浪潮涌动之间,像是有某种恐怖生物,正在其中孕育,就要破海而出!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