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lnma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萬族之劫笔趣-第724章 大道圖(求訂閱)推薦-gl1e2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喘息声回荡。
苏宇冲出了时光长河,剧烈喘息着。
没有小石头,他恐怕没机会闯出来。
当然,没有小石头,也许就没有上界之行。
喘息了一阵,苏宇抬头,眼神变幻了一下,他冲出来的地方,好像就在自己头顶,也就是说,那个口子就在自己头顶。
苏宇环顾一圈,自己所在的地方,应该是一处修炼室。
人皇的?
苏宇心中微动,忽然文明志闪烁,放出了一些人。。
他不认识,但是他觉得有人认识。
果然,当大周王这些人出来的瞬间,大周王微微一怔,看向四方,半晌,轻声道:“我们……好像……在人皇宫?”
其他人纷纷看向他。
包括几位上古侯。
他们其实和人皇不熟。
上古人族36王,还有4位极地之王,外加360尊上古侯,其实他们和人皇见面的时间很少。
人皇宫,也不是随意能来的地方。
这地方,是人皇宫?
他们到了星宇府邸?
众人都微微有些恍惚,从上界,忽然回到了下界?
大周王没说话,朝四处看了看,半晌才道:“只是觉得有些相似,未必是。不过布置,布局,都像是人皇陛下的风格。”
这是一个不小的屋子。
苏宇其实没看出什么独特的风格,屋子中布置的相当简单,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书架,书架一侧,是一个兵器架。
一手刀兵,一手书的意思?
房间一角ꓹ 是一张茶几,配了两把椅子ꓹ 若是人皇修炼之地,那代表人皇在这可能还接见过谁。
而苏宇他们所在的区域,相当空旷ꓹ 只有一张蒲团,可能是人皇日常修炼的地方。
蒼穹龍騎
苏宇扫了一圈ꓹ 看向大周王,低沉道:“你没来过人皇的修炼地?”
首席的拒愛前妻
“没有。”
大周王摇头:“修炼之地ꓹ 那是很隐私的一件事ꓹ 何况,我也不负责这些。只是从这些摆设来看,加上这里是从时光通道中走出来的……大概率就是陛下的修炼室了。”
他也四处探望,带着一些缅怀之色。
这地方,应该是人皇的修炼地。
一晃眼,无数岁月过去了。
人皇陛下何时才能归来?
大周王并不忠于百战王,他也好ꓹ 兵窟也好,丹玉也好ꓹ 传火者ꓹ 传承的其实都是人皇之火ꓹ 人族之火!
他们是人皇的属下!
他们是人皇最忠诚的一批卫士!
他们留在万界ꓹ 便是传承上古,传承人皇的意志。
而今ꓹ 忽然来到这ꓹ 忽然进入了人皇宫ꓹ 大周王思绪复杂,我……回来了!
一别十万年!
上古覆灭之后ꓹ 没人再来过九层,谁也不行。
月下神翼
“人皇宫!”
蓝天此刻也化为小女孩,四处张望,笑嘻嘻道:“好像都是宝贝,不过……怎么感觉连个神兵都没有,人皇很穷吗?”
房间中,一些摆设,家具,都常年受人皇影响,道蕴其实很浓郁,一看就知道是宝物。
不过,好像也只是日常道蕴蕴养而成,并非本身就是至宝。
大周王轻声道:“到了人皇陛下那个境地,什么宝物,什么神兵,都是无用之物。只是一些日常所用,喜欢便是唯一。”
也是!
蓝天微微点头,他们距离人皇那个境界太远了,远到根本无法企及的地步。
而这时候,火云侯他们其实都很拘束。
没敢乱看,也没敢乱动。
这是人皇居所!
在他们心中,这是圣地!
真正的圣地!
苏宇也好,百战也好,哪怕苏宇表现的再抢眼,这一刻,和人皇比,也是与日月争辉!
人皇,真正统一了诸天万界的至强者!
聖庭史記
镇压万界数万年,打造了开天辟地以来,唯一的皇朝,蔓延至今,依旧有无数强者,都来自那个时代,来自人皇的时代!
这是一位哪怕消失了十几万年,依旧让人敬畏的存在。
这些上古侯,在百战面前可以摆老资格,在苏宇面前可以摆资历。
然而,在人皇面前,他们只是那个时代精锐的兵士罢了。
人皇才是那个时代的核心,四王是重臣,三十六人王是支柱,360人侯,都只是一方之将罢了,距离人皇还有很多层次。
尤其是英武将军这种封号将军,在那个时代,几乎没有单独面见人皇的机会。
而今残存的几位上古侯,也不是那个时代顶级的人侯。
真正的顶级人侯,几乎都死了。
死在了一次次动荡中,顶级的存在,才是大家关注的目标,围杀的目标,最后剩下的,其实一开始也只是小角色。
这一刻,哪怕人皇消失了无数年,哪怕英武喜欢骂百战,在这,也很乖巧。
几位上古强者,都微微躬身,以示尊重之心。
他们居然来了人皇宫!
而苏宇,也没说什么。
微微休息了一会,缓和了一下,等到喘息声不再出现,苏宇这才有时间仔细观察一番。
原本,他背对着后方墙壁,正对着前方的门户所在。
能看到书架,兵器架,以及一侧的桌椅。
其实都很普通,没什么大不了的。
哪怕苏宇,也不是拿不出这些东西,文王府邸中的家具摆设,不比人皇这里的差。
好像,这里也没什么特殊的。
可苏宇,忽然有些感应,扭头一看,顿时一怔。
在墙壁后方,悬挂着一副巨大的画像。
不是人皇的自画像,也不是风景画,那是一副黑白交替的泼墨之作,第一感觉是抽象!
第二感觉是压抑!
那黑色,好像是乌云遮天,那白色,好像是终见光明,黑白交替,隐约有些其他东西在其中。
苏宇一看,完全被吸引了目光!
此刻,整个房间中的其他一切,都被他无视了,他的眼中,只有这幅画。
其他人其实也在观察苏宇,见苏宇忽然扭头看向那副画,大家也纷纷朝那副画看去。
这一刻,大家都在看。
可好像每个人看到的东西不一样。
大明王看去,只见那画面上,好像起了狂风暴雨,天是黑色的,地是灰色的,暴雨倾盆,有天崩地裂之相,大明王隐约看到了一个人。
那人在狂风暴雨中,看着苍天,带着决绝之色,忽然一挥手,一道道阵基散落在天地四方。
很快,一道大阵,被人勾勒。
抗戰傳奇之精英計劃
在那天崩之际,一道大阵浮现,稳固天地。
大明眼神呆滞,看了一会,眼中满是骇然之色。
阵法!
这……这是什么?
有人布下了惊天之阵,在苍穹破碎之际,用大阵稳固了天地?
而此刻,其他人看到的各有不同。
星宏也在看。
他看到的也是黑色的天,黑色的水。
那水中,无数太古巨兽在争渡。
此刻,一头巨大的鱼头怪,在那黑水之中游荡,吞噬四方,口中陡然喷出一口长剑,杀戮四方。
争渡!
鱼跃龙门!
……
而蓝天,看到的就比其他其他人有意思多了。
他看到了混沌!
他好像回到了开天之际,看到了一尊强悍无比的存在,撕裂混沌,开天辟地,他看到了时光长河,看到了万道蔓延。
如同一棵大树,渐渐地,长出了枝条。
万族林立!
那时候,这万界,好像还是一片混沌之地,后来,无数强者,纷纷开界,开一方小界,庇护各自种族,从混沌时代,跨入了万族万界时代。
无数种族,都在开道。
那个时代,道,都要自己开。
……
大周王看到的也和其他人不一样。
狂风暴雨中,天地黑暗。
一尊古老的存在,行走在漆黑的大地之上,步履阑珊,衣不遮体。
走着走着,一头巨兽浮空而过,那衣不遮体的行者,趴伏在地,等待巨兽离开,这才起身继续行走。
在这片黑暗的大地上,危险无数,危机无数。
每一次,每一步,都是危机。
衣不遮体的行者,坚定地朝前走着,忍耐着,蛰伏着,等待着。
一点点光明,在脚下渐渐绽放。
与黑暗相比,那般的羸弱。
然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当这行者,跨越了千山万水,走遍了四方大地,度过了一次次危机,避开了无数强敌,最终,黑暗消散,无数光点,汇聚一团!
光明四射!
天亮了!
野性之心
黑暗中传播火种,实力不够,蛰伏等待,点亮一个个火种,终有得见光明之时!
这一刻,大周王眼神充满了得见光明的喜悦!
这一路上,那行者历经千山万水,磨难无数,趴伏过,跪拜过,祈求过……最终,他见到了天地光明!
稍有一步差池,便没有这璀璨的天地!
……
众人都跟随着苏宇的目光,看向那副图。
每个人,看到的都不同。
而苏宇,此刻也在看。
这一刻,他看到的和其他人也不太相同。
他看到的,也是一片黑暗。
无边的黑暗!
在这黑暗之中,渐渐地,好像传来了心跳声。
混沌不知岁月。
不知多少年后,忽然,一声轻响传出,在那无边黑暗中,之前的心跳声忽然停止了一下,接着,浮现出一道黑影。
那黑影,看不清样貌,看不清种族,唯独看到一双清澈的眼睛。
带着一些迷茫,带着一些无知。
在混沌中前行,在黑暗中游荡。
不知岁月为何,不知生死为何。
忽然有一日,不知发生了什么,那黑影,忽然咆哮起来。
陡然,混沌被撕裂!
那黑影不断撕裂混沌,开天辟地,这期间,无数古兽诞生,在那黑暗中呈现。
还是不知岁月,那开天黑影,好像有些感悟,挥舞大手,天地之间,一条美丽的长河,一点点浮现。
一条长河,渐渐被开辟出来。
你黑影观摩万族,观摩万物。
一点点添加一些东西进去,那长河,千米,万米,十万米……开始朝天地的尽头蔓延!
不知时光流逝。
不知岁月沉沦。
直到有一日,这天,被彻底分开了。
上下黑暗,中间光明,一条长河贯穿混沌。
那黑影,消失了。
又不知多少岁月之后,天地之间有生死,无轮回,生老病死,七情六欲,有喜有哀。
这一日,忽然,一尊庞大的存在,钻入长河。
“生死,有生便有死,生而可见,死而消散?谁能不死不灭?”
“我欲开死道,掌死亡,万族万物,生死轮回,生灵你掌,死灵归我……”
轰!
长河动荡,一股股死亡气息传荡天地,很快,那些死亡气息汇聚,那巨大的身影,沿着长河,朝天地下方的黑暗之地,继续开辟天地!
开死灵界域!
开死灵大道!
苏宇此刻好像跟随着这位,一起在开辟大道,在开辟一条震铄古今的大道!
死灵之道!
又是无数岁月,一条死灵大道,蔓延而下,死灵界域诞生。
而那巨大身影,也随着开辟大道,之后,时间轮转,无数岁月,巨影消失。
这一次,再次出现一人。
没有过多的前奏,苏宇看到的便是,这人仰头看天,轻声道:“开我人道,庇我苍生,我欲再开一天!”
“陛下,开天凶险……”
“我知,但我人族,欲要传承万万代,当开我天,人道之天!”
轰!
天破了,画面一转,这人再开天地,朝上开。
混沌无极限,世间本无天。
有人开了这天地,才有了这万族万物。
一个个绝世天骄,感悟大道,明悟天地本质,尝试开天辟地,为这混沌,再添一处净土。
……
画面,在这人开天之后,戛然而止!
苏宇眼神先是浑浊,很快,恢复清明。
“时光、死灵、人皇……”
苏宇喃喃一声,他看到的,好像是一些古老的意志记载,意志传承。
分别介绍了三位开天之人!
而人皇……恐怕便是那最后一人。
开天辟地以来,有多少人开天,苏宇不知。
但是他知道,人皇很傲。
是的,很傲。
他看到的一切,都在说,这混沌,唯有两人可以与我并立,时光大道的主人,死灵大道的主人,我欲成为第三人……不过好像失败了!
此刻,苏宇再看,眼前的画,好像没有了之前的神韵,神韵内敛,恢复了原样。
黑白交替的一副普通泼墨画而已。
巔峰玩家
然而,苏宇扭头一看,只见,其他人好像都沉浸在这画中。
此刻,大明王也好,大周王也好,都大道气息波动!
实力最弱的星宏,身上涌现出一道道剑气。
大明王身上,也冒出一股股朦胧的阵道气息。
其他人,都各有收获。
苏宇再次看向这画,轻轻吐了口气,好手段,好能耐!
这是大道图!
这恐怕是人皇自己书写的,自己的感悟,自己的一些大道理念,都灌输其中。
整个房间,此物最珍贵!
至于其他的东西,什么桌椅板凳,什么书籍、兵器,哪有此物万分之一的珍贵。
“大道图,或是开天图!”
此刻,苏宇脑海中,其实也是一阵阵感悟明悟心头,开天,不是简单的事。
他欲要开独立一道,也许比想象的更难。
哪怕人皇,最终也没能开辟成功。
至于是突发变故让他失败,还是已经无法开辟下去,这个不得而知。
……
不知道过了多久。
房间内,所有人气息纵横,渐渐地,都开始平稳下来。
一位位强者,睁开眼睛。
一阵长长的舒气声,在房间中响起。
“我好像……晋级了?”
这一刻,星宏率先开口,带着一些震撼,“好一个鱼跃星海图!”
众人纷纷看向他,你眼瞎吧?
什么鱼跃星海图!
英武将军没好气道:“明明是大道化千图!”
星宏一愣。
大明王则是轻声道:“错了,是阵道之基!”
“什么玩意,这明明是火焰灭世图!”
“……”
几位强者,你一言我一语。
渐渐地,其实都若有所悟。
我们看到的,也许不尽相同。
而蓝天,则是笑嘻嘻道:“都错了,这是苍生图!苍生包万道,我看到的应该才是最全的!我看到了星宏化为鱼了,正在吃小鱼!我看到大明王布阵了,阵法一般般……我看到大周王被人打的跪地求饶,都在喊着‘我忍’!”
大周王黑着脸!
我去你的!
你编故事倒是一流。
众人其实都知道了,大家看到的不一样,也许,便是这图的厉害之处,这好像是道图!
看到什么,可能都和自己的大道有关。
英武将军有些好奇,看向苏宇,“人主看到了什么?”
苏宇没有回头,继续看着那黑白图,许久,轻笑道:“看到了三个人,或者说三位生灵,而我……想成为第四个,或者真正意义上的第三人!”
几人微微一怔。
什么意思?
大周王若有所思,轻声道:“宇皇可看到了人皇陛下?”
“嗯。”
苏宇轻笑一声,转身,看向众人,微微点头,感慨道:“看样子,都有收获,星宏,你和大明王,也许过些天,就是三等合道了!”
星宏露出笑容,点头:“再看到天灭,我把他打出屎来!”
天灭,之前也就五等合道实力的样子。
可能比星宏稍强一些。
而星宏,之前吸收了大量规则之力,吸收规则之力其实提升有限,大道感悟才是根本。
今日,他在这幅图中,看到了许多东西,感悟了许多。
给他一点时间,他也许可以迅速跨入三等合道的地步。
三等合道,也是许多上古侯还保持的境界。
二等合道,那都是顶级的存在了。
天王,并非任何一道都能达到的存在。
而所谓天尊,便是天王的巅峰极限了。
英武将军也喜笑颜开,“我觉得,我若是按照人主的标准,过些时日,我也有希望,跨入二等合道之列了!”
大家收获都很大!
此刻,他们都看向那副图,蓝天笑呵呵道:“这图,至宝!拿回去给大家一看,我觉得吧,肯定都有一些收获,我们这些规则之主之下的存在,对大道感悟都没达到极限……只是,好像只能看一次。”
苏宇摇头:“不是只能看一次,只是,需要自己有所感悟,才能得到新的东西,你自己都没感悟,耗空底蕴,如何感悟新的东西?”
他看向那图,轻声道:“这图,居然在这存留了这么久,人皇既然传火,为何没把此物传承下来?”
这里的一切,都没这幅图珍贵!
苏宇觉得,自己并未感悟透彻这图,只是稍有一些感悟罢了。
这东西,至宝!
“大周王,你知道这幅图的存在吗?”
大周王摇头:“我不知道,这地方,我也没来过,恐怕也唯有文王进入过。这图……之前我并不知晓。”
苏宇点点头:“是个好东西!”
“若是带出去,让一些合道观摩一二,或者让永恒观摩一下,都会有很大收获。”
“开天门,毕竟只有我,是少数,大家悟道,更多的还是瞎悟道……这图,只是将一些道,阐述的更直观一些,更明白一些!”
大周王苦笑。
瞎悟道?
好吧,也许是的。
只是,有些扎心了。
苏宇感慨道:“此次,哪怕一无所获,光这一幅图,就足够了!比什么都珍贵!”
他走上前,准备将这幅图带走。
这东西,是宝贝,能迅速提升自己麾下强者,对大道的感悟。
这比苏宇带他们看时光长河,也许还要直观。
因为苏宇,只是转述自己看到的,他没能力将自己的感悟,将大道化为他人的感悟,让他们自己去感悟领会。
而这幅图,可以!
对苏宇而言,这图,只是借鉴之用,毕竟他开了天门,看到的东西其实很多,大道本质,苏宇自己其实也能感悟一些,看透一些。
可对其他人而言……这东西也许足以让规则之主疯狂。
人皇对大道的阐述!
一位开天辟地来,也许可以位列第三的存在,为大家阐述大道,这是多么大的诱惑。
苏宇刚要去拿这图画,忽然微微一怔。
伸出去的手,稍微停滞了一下。
很快,苏宇露出一抹异色。
忽然,他取出了小石头。
而此刻,小石头上,溢散出淡淡的光辉。
苏宇笑了,“人皇……我还以为他放在这,就是随便别人拿的,感情也弄了考验?”
“……”
众人无言。
这话说的,随便放在这,随便给人拿……可能吗?
他们也在想着,这东西会不会有危险呢,还想提醒一下苏宇,苏宇自己倒是发现了问题所在。
苏宇笑了,“很有意思!”
苏宇取出了小石头,小石头上面,溢散出淡淡的光辉。
渐渐地,这光辉越来越强烈。
过了一阵,石头的表皮,忽然有些要破碎的征兆。
苏宇这些时日,一直在用。
之前,也都一直呈现出石头的模样。
可这时候,苏宇忽然发现,这东西,可能并非石头模样,只是宝物蒙尘,一直沉寂罢了。
“咔嚓……”
苏宇听到了碎裂的声音。
渐渐地,石头上,那表皮开始碎裂,一道金色光辉,溢散出来,让其他人有些顶礼膜拜之感。
咔嚓!
破碎声继续。
过了一会,砰地一声,外面的一层石头皮忽然全部裂开,一抹金光耀射的整个房间都是金色。
一方小小的大印,浮现在众人眼前。
“星宇!”
是的,那大印上,浮现出两个字——星宇!
和星宇府邸一样,这大印,也有星宇二字。
可能真是人皇的名讳!
而大周王,此刻微微一怔,片刻后,忽然半跪在地,带着一些复杂,一些感怀,许久,轻声道:“微臣周天,拜见陛下!”
苏宇扭头看向他。
顿时笑了,“你叫什么?”
大周王尴尬,半晌,低着头,轻声道:“微臣本名周天,化名周天福、周天火、周天道、周天明、周天文、周天武、周天生、周天齐……”
一群人,纷纷看向大周王。
一个个嘴巴张大。
半晌,火云侯喃喃道:“我……我好像认识一个周天文……”
大周王轻声道:“是我。”
火云侯张大了嘴巴,半晌来了一句,卧槽!
“你……你到底冒充了多少人?”
大周王轻声道:“没有冒充,从始至终,都是我,何来冒充之说?只是不同的化名罢了!我和蓝天不同,他喜欢冒充、伪装,我只是换个身份,不太显眼罢了。”
我没冒充谁!
我又不是蓝天!
一旁,蓝天化身小女孩,继续吃着棒棒糖,一脸好奇地看着大周王,好像大周王说的不是自己一样,看了一会,好奇道:“你怎么跪下了?”
“见令如皇!”
大周王看向苏宇,看向他手中的那方印章,轻声道:“我其实也有些猜测,只是,这封印破碎,我才确定,这是人皇陛下的人主印!”
他看向苏宇,“人皇印,我是见过的,并非如此模样!不过人皇印,是诸天一统之后,人皇陛下集万族之力,一起锻造而成!可能被人皇陛下带走了,毕竟他有人皇印,可以镇压万族……这应该是人皇陛下留下的人主印!诸天一统之前,统一人族,所铸造的印章!”
大周王感慨万千,“我昔年好像曾听闻过,有此印存在,只是听说早已遗失。还有人说,早就融入了人皇印之中,今日才知,并没有!”
“恭喜宇皇陛下,收获此印!”
大周王跪拜,轻声道:“人主印,人皇陛下的人主印……宇皇陛下拿到了,得到了认可,陛下,才是真正的正统之人!”
“名正言顺!”
大周王声音高亢,“上古至今十万载,文王有传承留下,武王有后裔留下,明王也有后裔,狱王背叛,唯独人皇陛下,一直不曾有传承!”
“前九代人主,只是后人簇拥,并无人皇陛下传承,也不曾执掌人皇陛下之印,唯独宇皇,得人皇认可,传承人主之印……宇皇若非正统,这天下,谁人敢说自己是正统?”
大周王语气高昂,“陛下,无论是继承上古,还是开辟新朝,这天下,这人族,唯有宇皇陛下,有此资格!”
此话一出,定军侯这些人,也是微微变色。
这是人皇的人主印!
这……有些不可思议。
据说,早已消失的人皇人主印居然都出现了。
无数岁月了,也不曾有人获得过,今日,居然在苏宇手中看到了,之前大家还在好奇,到底什么至宝,能镇压道源之地。
此刻,大家明白了!
这一刻,定军侯眼神变幻,片刻后,缓缓跪地,“微臣定军,叩见陛下!”
云水、火云、英武、暗影……
这些上古强者,你看我,我看你。
一时间,情绪复杂无比。
片刻后,都纷纷跪地参拜。
大周王……是不是故意的?
他们不知道。
但是他们知道,这一拜……便是臣服与效忠了。
而苏宇,看了众人一眼,没太多的波动,平静道:“都起来吧,没必要如此!我非上古人皇,正统之说……也并非太在意。”
“陛下……”
大周王还想再说,苏宇没理会,此刻,他转身,拿起那星宇之印,朝那大道图盖下!
轰!
一声巨响,大道图上,多了一个烙印,原本的一些杀机,全部蛰伏了下去。
苏宇笑了。
“我要是没这印章,还拿不到这东西?”
可这印章,在文王故居中!
而星月若是不说,谁知道文王故居埋藏了这个。
这是一个死结!
苏宇都在想,除了自己,这个世界,真的有人可以拿到这大道图吗?
星宇之印,文王故居,小白狗,星月,星宇府邸九层……
这么多的因素集合在一起,才能带走这幅图。
太麻烦了!
心中想着,苏宇摇摇头,没再去管。
也是,若是不难,能轮到自己吗?
十万年了!
真要是简单就被拿走了,还能等到自己来拿?
也好!
将大道图拿到手中,大道图瞬间消失,浮现在苏宇意志海中,居然与时光册并立。
“好东西!”
苏宇感慨一声,再看房屋内其他东西,笑了。
“给人皇前辈,换新家具!”
“……”
一群人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苏宇淡笑道:“人族缺宝物,用新家具换了旧的,给人皇陛下打扫一下卫生,换点新气象,也好让人皇回归,可以有点新感受!好了,大周王,你带大家去做,记得,不许损坏任何东西,破坏这里的一切,要保持原样!”
“……”
大周王哭笑不得,无奈至极。
不过也很快点头:“人皇陛下,也是愿意得,我马上去办。”
苏宇也不是为了自己,大周王想了想,人皇真知道了,大概也乐意将这些东西化为有用之物,交给人族,因为人皇陛下责任之心很重。
必然会同意的!
而苏宇,没再管他们,现在有下手在,他不自己操刀了,太跌份。
此刻,他看向那道门,他想出去看看。
这九层,到底还有哪些东西。
当年人皇好像在九层开会,带走了所有人。
在这之前,苏宇曾判断,人皇是在这,开辟了一个口子,带着人踏入了时光长河中。
难道就是自己出来的这个口子?
未必吧!
毕竟,刚刚出来的口子,是人皇道的连接口,人皇未必会带他们走这边。
苏宇不再猜测,迈步朝门户走去。
出去看看自然就知道了!
PS:写不动了,啥时候开始,八千多字一章我都觉得少了,晕死!10月最后一天,大家投点月票吧!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