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y6w2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庶族無名-第四百四十章 聚將熱推-ebpye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参见王上!”贾诩、荀攸、徐庶、司马懿、杨修快步进来,对着陈默一礼。
“坐!”陈默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坐下。
“王上深夜召见,不知所为何事?”贾诩跪坐在陈默下手处,疑惑的看向陈默。
“此乃荆州细作送回的情报,诸位且看看吧。”陈默挥了挥手,侍立在侧的侍卫连忙将早已誊抄好的书信放到五人桌案之上。
贾诩默默地看着书信,眉头轻皱,信中的内容倒也不多,陈默在江东、荆州以及蜀地暗探自然不能轻易探查到他们的机密动向,但这些年也有一套自己探查情报的流程,通过各地粮草运输的方向、多少大致能够判断出对方兵力的多寡和位置,自当年南阳之战以后,刘备就开始休养生息,勤练兵甲,如今荆州兵马,约在十万左右,主要分布的位置,便是南郡,以襄阳为最。
而粮草的配给,每月都是恒定的,但从年初开始,细作发现问题,粮草的运送方向出错了,荆州一带并未出现大举调动兵马的迹象,但粮草运送的变化是不会骗人的,分布在荆州的细作觉得有异,便将情报送到陈默这里来了。
“主公,不知江东可有异动?”徐庶看完情报之后,突然抬头问道,如今孙刘两家联盟,如果刘备和江东都出现异像的话,那就代表两家可能针对陈默要有动作了。
“未曾出现。”陈默摇了摇头,江东跟荆州的侦查方式差不多,主要不是查兵马,而是查对方粮草流向,兵力调动可以迷惑人,但粮草的流动才是最真实的。
“若是如此,刘备的目标恐怕不是我军,或是西川,或是江东。”徐庶躬身道。
“江东可能性不高,刘备非短智之人,此时对江东发难,只会让我军坐收渔利。”荀攸摇头道:“臣以为,刘备恐怕是要向西川动兵了。”
早在几年前,陈默与众人就推测过江东、刘备将来可能动兵的方向,拿下西川,绝对是刘备和孙权唯一对抗陈默的机会,曹操当年留下的遗言,也是建议陈默先拿蜀地,拿下蜀地,刘备跟孙权将不足为虑。
当然,当初曹操显然没料到刘备能把荆州给吞了,但蜀地确实关键。
如果让刘备拿下蜀地,跟江东一东一西,又有地利之便,陈默觉得真到了那时候,可能刘备会比孙权都要难对付。
“主公,不管刘备是否已经向西川动兵,臣以为,如今我军经过数年休养生息,兵戈已足,粮草丰富,是时候南征了。”徐庶肃容道。
陈默点点头,水军到如今已经初具规模,余昇和刘毅在三韩训练的有声有色,东海到三韩再到辽东的海寇已经消灭的差不多了,而辽东也在水军的进攻范围之内,公孙度更是数次表明诚意,愿意交出兵权,来洛阳述职,只是因为公孙氏也是镇守辽东的大族,陈默没有同意,让公孙氏继续镇守辽东。
如今陈默背后已经没有外患,内部朝廷已经理顺,如今南征的条件已经具备。
“传我军令,令武义、马超、庞德、张绣、徐晃、张郃、于禁、毛玠、高览、牵召、崔耿、魏延众将尽快前来洛阳商议南征之事,不得有误!”陈默点点头,这次南征他十分看重,若有可能,陈默希望能够一战而定天下,如今的陈默也有了这个资格和能力。
“喏!”五人齐声领命。
“诸位且去休息吧,元直,你负责各地粮草调动。”陈默起身道。
“喏!”徐庶起身躬身道。
众人各自离去,陈默回到后院之后,看着夜色下的院落,径直去了蔡琰房间里。
貂蝉正在帮蔡琰铺床,见到陈默进来,连忙见礼。
“今夜不是该去宓妹那里么?”蔡琰疑惑的看向陈默,作为王妃,王府大妇,有些事情,纵然不愿,蔡琰也要把一碗水端平。
“明日再去,今夜为夫想跟夫人说说话。”陈默摇了摇头道。
“夫君可是又要出征了?”蔡琰沉默片刻后,询问道,夫妻多年,相互之间的想法大多能够猜到。
“尚未定下,不过应该差不多。”陈默点了点头。
“那更不该冷落了宓妹才是。”蔡琰嗔怪的打掉陈默作怪的手掌。
“也是。”陈默点头,随后看向貂蝉道:“蝉儿,你去将甄妃叫来这边,今夜我们四人一起挤挤。”
“喏~”貂蝉有些脸红,纵然已经习惯了和蔡琰一起服侍陈默,但三人一起服侍还是有些……
“啐~”蔡琰闻言不禁轻啐一口道:“夫君当以身体为重。”
“为夫的身体如何,夫人难道不知?”陈默趁着没人,将蔡琰一把搂住。
“夫君这次要走多久?”蔡琰也没挣扎,只是担忧道。
“尚未定下,而且此番征战,若能胜之,则天下可定,可能便是最后一仗了,少则一年半载,多的话,可能得三五年。”陈默摇了摇头,这事情真没个定数,荆州不比中原,一马平川,无险可守,荆州险要之地颇多,还有汉水阻隔,要再往南打的话,还有长江阻隔。
陈默现在不缺粮,也不缺兵,所以他才敢打这一仗。
淚傾城,暴君的孽寵 七夏淺秋
“夫君切记小心。”蔡琰低声道。
“为夫征战半生,从不以身犯险,夫人放心便是。”陈默笑着安抚道。
“嗯。”蔡琰低低应了一声,不一会儿,甄宓来了,这一夜,陈默很忙……
各方将领分散在各地,如今陈默召见,赶赴洛阳自然非一日可到,足足等了五日,众将方才齐至,这五日期间,陈默跟贾诩、徐庶、荀攸等人商议了此番南征之事。
“此番召集诸将前来,是商议南征。”陈默跪坐下来,看着众将沉声道。
“主公,您就说该如何打便是,末将已经收揽了西羌三十六部精锐,随时可以出战!”马超第一个站起来朗声道。
中原之战后,马腾被陈默召回洛阳,马超则去往西凉收服诸羌,配合各郡太守归化羌族,挑选精壮进行训练,如今看来颇有成效。
“西凉羌族,不能全动,至少有一万要填入西域都护府。”陈默摇了摇头,扭头看向身旁的徐庶。
徐庶点点头,起身走到地图前道:“如今我军经过数年休养生息,国富民丰,兵马充足,如今除了西凉三万羌胡兵之外,西域三万精兵需镇守西域,并州乌丸精锐,分布在弹汗山、河套、平襄等地镇压鲜卑,此外幽州有赵云、太史慈二位将军各领两万需镇压乌丸、鲜卑各部亦不可轻动,剩下的有河间新军五万、关中兰池新军五万、官渡新军四万、南阳新军三万以及河洛新军三万,共计二十万大军,再加上孟起的两万羌胡兵,有二十二万之众,如今调集到前线的粮草,足矣支撑二十万大军三年用度。”
情深似海:我的首席戀人
众将闻言双目发亮,谁都没想到短短几年,就有这么多兵马,这还不算各地维持地方治安的兵马。
最重要的是……粮草管够,这么多兵马加上充足的粮草,平定天下足够了。
“此外还有韩郡这几年训练的十万水军。”陈默补充了一句,水军也该派上用场了,就算不敌江东水军,也足够牵制了吧。
弟,給哥親一個 若竹
徐庶点点头:“如此算来,便是三十万大军,加上每年粮税,不扰民的情况下,至少可以支撑我军五年征战。”
众将闻言一个个兴奋莫名,张绣笑道:“这般一算,足矣支撑我军平定天下了。”
徐庶摇了摇头道:“据我军这些年获得的情报,光是荆州,刘备这些年也是不断扩军,一个荆州,便有兵马八万,江东水陆大军便有十二万之众,此外还有蜀地,蜀地这些年未受战火波及,但亦有十万之兵,更何况,此番我军乃攻伐,兵力上并不占据优势。”
“那先生之意是……?”张郃皱眉道。
“打自然是要打的,不过需分先后,虽无确实证据,但刘备如今多半已经入蜀,汉中需得先取,占取先机,最好能将葭萌关夺下,汉中张鲁这些年来与我军亲善,当可说降,我等需取一军镇守汉中,随时入川。”徐庶微笑道。
“也就是说,蜀地之战,并非主攻?”马超顿时没了兴趣。
“此番主攻之地,乃是荆州,荆州若下,则可隔开江东与蜀地,此后无论攻江东还是伐蜀都会容易许多。”徐庶点点头道。
“先生,不知这汉中由何人镇守?”张郃询问道。
“崇高,汉中由你镇守,他日伐蜀,以你为主帅。”陈默看向武义,沉声道。
“末将领命!”武义站起身来躬身道。
“除武义将军之外,臣已为,还需几员副将协助。”徐庶看向众将,却见众将自然地避开他的目光,毕竟此战主要是攻荆州而非伐蜀,没仗打。
“高览、崔耿、毛玠、于禁!”陈默笑了笑,看向众人道。
“末将在!”四将无奈,只得起身应命。
宋端午的彪悍之路
“你四人随武义领兰池兵马三万,羌胡骑兵一万去汉中,记住,不可慢待张鲁。”陈默笑道:“只需收掉张鲁兵权,张鲁若愿留在汉中便让他继续领汉中太守,若不愿,可入洛阳述职。”
洪荒之羅睺問道
“喏!”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