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6hq好看的都市异能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933、魔王戰姜通,盡在掌握中讀書-qok4j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轰……
震动四方的巨响出现,魔小七狼狈的身影被轰飞,狠狠撞在保护此地七阶阵法之上。
痛痛痛……
魔小七揉揉被撞到的脑袋,整个人看上去状态还不错。
“不错不错,你的实力的确很强。”
姜通背负双手。
对于魔小七承受自己如此这般攻击无恙,给予表示认可。
“魔族的确是非常特殊的种族,若非魔族久居东域,定然已发展成大族,可惜,魔皇的眼光,终究是还是太短。”
姜通摇头,竟在魔小七面前评价魔皇是非。
“姜家人就是不一样,说话都这么硬气。”
魔小七缓缓起身,看上去并未受伤。
当然。
姜通的攻击并没有尽全力,估计是在姜通看来。
一位王级强者,如果尽全力才能将一位出窍期强者击败,这本身就是自己输了。
“硬气需要的是实力,如果你实力比我强,自然也可这般硬气与我说话。”
姜通望着魔小七,那种轻蔑的高傲,简直比魔小七还强烈。
姜通是姜家人。
而这姜家在南域乃是真正的霸主,巨头,超级家族。
或者说。
在整个修仙界,姜家都是能排上号的顶级大势力。
与之相比,魔族的确有些弱小。
魔族之中,唯有魔皇算是一位真正的强者,其余人的实力虽然也很强,但与姜家相比较,仍旧存在无法逾越的鸿沟。
姜通作为姜家的百事通,风云人物,能如此这般心平气和与魔小七说话,已经够给魔小七面前。
换成其他出窍期修仙者,恐怕他早就直接出手,不会给对任何还手的机会,便将对方斩杀。
“将魔镰给我,我可以考虑考虑,饶你不死。”
姜通一改往日性格,竟那如段峰般,如此说道。
实际上。
他嘴上一百个一万个瞧不起魔族,心中还是对魔皇有所忌惮。
在姜家,有专门的禁忌榜单。
在那榜单之上,有着一些惹不起的存在。
魔皇,便是其中之一。
魔皇此人很低调,非常低调,很少有人见过魔皇出手,也没有多少人知道魔皇的实力如何。
只是在姜家的高层之中,有人知道魔皇化万千道身,修行特殊法门。
但对于姜家的一些老古董来说,他们曾见识过魔皇的强大。
所以告诫后辈,除非万不得已,不要招惹魔族。
姜通明白其中道理,如此才对魔小七多有客气。
“我说。”魔小七把玩着手中魔镰,“我说你们王级在抢在别人东西时,为什么都喜欢说这种无聊的话语,我若想给你不就早给你了,何必让你过来抢夺。”
魔小七望着姜通,毫无惧意。
姜通的实力的确强大,但绝非无敌,不可战胜。
雲中歌
她曾将段峰逼入绝境,虽说那段峰的实力无法与姜通匹敌,但二者同为王级强者,既然一个可以被战胜,那另一个,只要方法得当,自然也会被战胜。
重生之戰士為
而方法,便需要动一动脑筋才行。
“说的也是。”姜通点头,“你若想给我,便早已给我,无需我如此多言,既然如此,那便是没得商量喽!”
姜通很轻松。
他号称百事通,被姜家派来监察东域动向。
他人虽不在东域,但他对东域了若指掌。
其中有何妖孽,发生了什么大事,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魔小七作为东域扛鼎人物之一,他自然对其多有了解。
魔小七有何手段,品行如何,弱点是什么,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魔小七在她面前,在修仙这件事上,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面对这样没有秘密可言的魔小七,他自然便有这个自信。
如果这点仔细你都没有,那还算什么王级强者。
他背负双手,高人姿态。
望着一脸倔强,战意高昂,试图与自己大战三百回合的魔小七,摇了摇头。
“你的实力终究太弱,虽然你有绝顶妖孽的潜力,但潜力在没有发挥出来的时候,终究是潜力罢了。”
说着。
姜通缓缓抬手。
嗡!
这片世界因为他的力量而颤抖,魔小七所在虚空,当即被锁定。
魔小七心头一跳,暗道一声不好。
如此手段,已非她能够对抗。
姜通这位王级强者,比段峰那个家伙强的不是一点半点,二者实力,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之上。
好。
面对如此敌手,魔小七反而显得格外兴奋。
呼……
真魔焰升腾四方将自己包裹其中,在那滚滚真魔焰下,她变身,化为真魔形态。
同时。
她催动真魔领域,涵盖四方。
顿时。
那被姜通筋骨的虚空出现波动,被她当场破除,无法在将她禁锢。
“杀!”
魔小七镇魔形态下扇动翅膀,手持强横魔镰,呼啸着冲向姜通。
魔气腾腾冲九霄,魔小七狂暴非常。
见此,姜通仍旧背负双手,同时微微点头。
“不错不错,不愧是东域最顶级的妖孽,如此手段,的确是一块好的磨刀石,若姜维那小子在这里,恐会对你很感兴趣。”
姜通仍旧背负双手,一副高人姿态,对魔小七此时此刻举动给予点评。
反观魔小七不管三七二十一,手持魔镰,杀到姜通身前,猛然挥出。
魔镰散发着诡异的光芒,出手下能够影响时空。
姜通只感觉自己身边的虚空被禁锢,行动上竟有所迟缓。
“好厉害的先天灵宝,竟然能够将我定住片刻,厉害,厉害;这是厉害啊!”
姜通说着周身一震。
某种力量震荡出击,当场将筋骨自己的魔镰力量震碎。
他脚步不紧不缓移动,闪躲着魔小七的攻杀。
同时望着魔小七手中魔镰眼热非常。
先天灵宝这种东西对王级强者来说也是珍品中的珍品,宝贝中的宝贝。
在修仙界,先天灵宝的数量非常稀少。
就算有,也是自很久很久之前传来下的先天灵宝。
上古天地,原始风貌,在那种风貌的环境中,自然便会凝聚出许多先天灵气。
有先天灵气,便会孕育出先天灵宝。
但在如今这个时代。
能被开发的资源已经被开发的差不多,至于先天灵气,想都不要想。
没有先天灵气,便不会有先天灵宝诞生。
所以对王级强者来说,先天灵宝,当真是好东西。
姜通背负双手,轻松闪躲魔小七攻杀时,脑中如此想到。
“看来,今日便是我的仙缘啊。”
姜通被闪躲魔小七攻击至于,还能开口轻松说话。
自己若能获得对方手中先天灵宝,炼化后为自己所用,那自己的战斗力将直接提升一个层侧。
他现在已经是王级强者中的大王境。
实力提升一个层次,便是能与天王境的强者相媲美。
没有错。
先天灵宝,简直对王级强者来说太过珍贵,太过有用。
因为只有王级强者,才能发挥出先天灵宝的最大作用。
既然如此。
一直在闪躲攻击的猛然止住身形。
停止闪躲的他,便是正面面对魔小七魔镰攻杀。
魔小七可不会管着谁。
手中魔镰之上,魔纹涌动,杀气滔天,狠狠落下杀来。
“呵呵呵……”
姜通见此轻笑出声。
“出窍期终究是出窍期,或许你能凭借特殊手段战胜段峰,甚至将其斩杀,但对我来说,你的实力终究还是太弱。”
说着,姜通缓缓抬起手掌。
他的手掌转眼化为黑色,宛若铁手般,抓向魔镰。
二者瞬间接触。
没有震天巨响出现,没有手断筋折出现,所有的一切,都显得是那样的平静。
姜通用手掌,轻轻松松便将魔镰抓在手中。
纵然魔镰锋利,能够斩断虚空,强为先天灵宝。
但姜通的铁手宛若钳子般,死死将其口中,让其无法逃离。
“这就是先天灵宝的触感吗?”
姜通眼前一亮。
“不错不错,我很喜欢。”
说着,姜通用力,试图将魔镰直接从魔小七手中抢过来。
面对如此硬核抢夺,魔小七当场傻眼。
这……
这……
这姜通实力也太强了吧。
竟然能够正面硬接自己的先天灵宝而不受伤。
不仅如此,其铁手似乎蕴含一种特殊力量,这力量能够压制先天灵宝,压制她的魔纹,让她的力量完全无法发挥。
不行。
魔小七性格坚韧。
对方从开始到现在所展现出来的实力简直强悍的有些过头。
自己实力已不弱,曾大战段峰,将段峰逼入绝境。
如今面对姜通,竟毫无还手之力,这让她对王级强者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全力促动魔镰。
魔镰之上气息大胜。
恐怖无比,能够灼烧人神魂的真魔焰涌动,附着于魔镰之上。
其顺着魔镰,冲向姜通,试图将姜通笼罩灼烧。
反观姜通对此毫不在意。
他单手仍旧抓着魔镰,周身有姜灵纹出现。
姜灵纹为姜家独有灵纹,只有姜家血脉才能够使用的灵纹。
此刻姜灵纹出现,化为防御,将自己包裹。
任由那真魔焰灼烧而来,却始终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将他虽然自负,但却不自大。
魔小七的攻击强弱他一清二楚,所以并不会为了托大,而选择不防御。
此刻。
他知道这真魔焰能够灼烧神魂,而拥有先天灵宝魔小七,或许对这真魔焰有特殊领悟。
毕竟。
在魔小七获得先天灵宝之后,其便从来没有出手过。
自己在这方面的信息并不多。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魔小七对真魔焰有特殊炼制,万一真魔焰对自己神魂的攻击效果明显,那岂不是很容易出事。
主动防御,避免受伤。
在姜家灵纹的保护下,真魔焰对其没有任何效果。
“魔小七,乖乖将魔镰给我,我可以饶你不死。”
姜通的心思实际上与段峰一样。
其并不想斩杀魔小七,斩杀魔小七对他有好处,但不大,反而会给姜家带来麻烦。
魔族这种势力强弱属实难以把控。
万一跳出来几尊狠角色找自己寻找,生活怕也是需要提心吊胆。
本来。
魔小七他是准备交给段崖或段红斩杀的。
回头魔族要找报仇,也是找段家报仇,找不到他姜家来。
而他的目标是始终都是无面。
无面这个家伙很特别。
没有背景,实力强大,身上有许多好宝贝,甚至有合道果这种九大灵果之一。
如今无面的实力还只有出窍期,也就是说其还没有使用合道果,合道果仍旧在其身上。
鲲鹏翼,合道果。
不仅如此。
他相信无面之所以如此强大,被称为传奇,其身上定然还有许多未曾被发掘的秘密。
无面才是他的目标,魔小七不是。
将魔小七留给段家斩掉,自己斩掉无面,这才是他需要的剧本。
“姜通,我不需要你绕我不死,因为你没有那个本事斩我。”
魔小七爆发,疯狂催动魔纹。
狂暴无匹的魔纹出现在魔镰之上。
嗡!
魔镰神通被催动。
其周围虚空开始出现塌陷迹象,变得极其不稳定,下一秒,因为这种力量太过恐怖,竟然直接撕裂出黑虚空。
黑虚空寂静无声,宛若一张巨兽张开大口,将人吞噬其中。
“好东西!”
姜通见此,露出笑容。
他一只手抓着魔镰,另一只手探来,轻轻在魔镰上一拍。
嗡!
某种力量降临魔镰之上。
顿时。
刚刚还爆发恐怖力量撕碎虚空的魔镰,立刻化为乖宝宝,不在有刚刚的暴躁。
“禁灵?”
魔小七惊讶不已!
姜通刚刚的手段竟然是禁灵,将魔镰上属于自己的力量全部禁除。
“没有错,我姜家特有手段之一,禁灵纹。”
姜通微笑着说道。
紧接着。
他手掌,用力试图直接从魔小七手中硬生生将魔镰抢走。
魔小七见此当即傻眼。
不得不说。
王级强者的确恐怖的可怕。
哪有人抢夺别人法宝的,也太不讲理了吧。
不管。
她都绝对不会让姜通将魔镰抢走。
“变!”
低吟出声。
魔镰有灵,瞬间颤动,化为一股魔气,从姜通手中挣脱。
先天灵宝就是这点好,其自身有灵性,能够主动做事。
魔气有灵,返回魔小七手中,重新化为魔镰样子。
“有趣,有趣,先天灵宝竟然如此有趣。”
姜通眼前一亮,对魔镰更是喜欢。
異界紈絝劍神
想着。
共和國的黎明西柏坡 楊江華
他这一次主动出击,瞬间杀到魔小七面前。
铁手不由分说,抓向魔镰。
魔小七见此,毫不示弱,猛然挥舞魔镰。
铿锵!
二者碰撞,火星四溅。
姜鹏的铁手坚硬无比,竟能与先天灵宝碰撞无恙。
“无用你的。”
姜通继续出手。
“凭你入籍你的实力,就连我的防御都无法破除,任何能战胜我,更别说斩杀我,此时此刻,投降是你唯一保命的选择。”
姜通出手,铿锵,当场与魔镰正面碰撞。
魔镰无恙,毕竟是先天灵宝,坚硬程度超乎想象。
反观魔小七却是大受冲击。
姜通那恐怖的力量,就算被魔镰吸收一部分,也是将震的浑身骨骼嘎嘣脆响,竟有受伤危险。
如此简单交手,便有如此强横实力。
王级强者的恐怖,魔小七此刻算是有所领悟。
不过。
那又怎样。
魔小七急速后撤,先与姜通拉开距离。
就算是王级强者,也并非无敌的存在。
他们都只不过是比较强大的人罢了,只要是人,便会有弱点。
抓到弱点,凭借自己的实力,完全有能力将对方斩杀。
想到这里。
她心中一动,整个人顿时从大魔王变成光明之神。
光明形态出现。
她从刚刚的真魔形态,转眼间化为纯洁无瑕的天使。
她周身皆被光属性灵气包裹,整个人看上去充满圣洁。
看在眼中,你甚至无法生出任何亵渎之意。
因为此时此刻的魔小七太过不凡,她是天使,她是这世界上所有没有好的集合体。
她是这个世界上能够温暖所有人的神阳。
化身光的魔小七,让自己的气质,升华到了另一种境界。
如果说真魔形态的魔小七是残暴,狠辣,无情的大魔王。
那光明形态的魔小七,就是温柔,美丽,会带来希望的小天使。
“光灵气!”
姜通见魔小七如此模样,不由心中一动。
他是知道魔小七拥有光属性灵气的,他也是知道魔小七拥有光明形态的。
问题在于。
他也是第一次见光明形态的魔小七。
此时此刻的魔小七,就算是他,心中也在此刻充满圣洁与光。
甚至。
有那么一瞬间。
他似乎有放弃与魔小七对战,放弃争夺争夺魔镰的想法。
这种感觉很荒谬。
堂堂王级强者,仅仅只是看到对方开了一个形态,竟然就有放弃的想法。
身为王级强者,他的道心何其坚固,怎么可能会被人轻易影响。
不过好在那种感觉只有一瞬间。
在那一瞬间过后,他并未在有如此这般任何想法。
魔镰该抢夺还是要抢夺。
自己所能感受到,所能看到,所能预知到的一切美好,都需要强大的实力作为支撑。
如果你是弱者。
你能感受到的,你能看到的,你能预知到的,所有的一切都不将在是美好,而是痛苦,无边无际,没有尽头的痛苦。
“伪善的光明,不如真正的邪恶,你终究不是她,你只不过是她的延续罢了。”
姜通知道人王这位奇女子的故事。
她也曾佩服过这位奇女子,甚至将其视为偶像。
但……
那条路太难,太难,太难……
最后。
他不得不放心,选择另一条路前行。
就因为如此,他知道,此刻的魔小七不是人王。
就算其拥有光属性灵气,能够化身光明形态,其终究也是人王。
有些东西,从一开就没有改变过,那么它便永远不会改变。
救命皇後 蘇韞竹
“是啊!”
魔小七的回应很直接,也很洒脱。
“我又没不承认我是母亲的延续,难道你不是你父母的延续吗?”
得。
魔小七开口,当即破坏掉这种充满宁静祥和与希望的画面。
果然。
魔小七就是魔小七,就算化为光明形态,她还是魔小七。
“姜通,你停留在过去太久,已经失去向前看的勇气,我的确是母亲的延续,我会继承她的意志,她是我的骄傲,但我有自己的路要走。”
魔小七说着,整个人在度回到那种充满希望的圣洁模样。
“人都是要走自己的路,若不知道自己该走什么样的路,那整个人要莫已经死掉,要莫便从未出声。”
魔小七迈步上前。
超級角色球員
她化身上光明,将姜通笼罩。
光属性灵气最大的特点就是能照亮人内心深处恶。
然后将其无限放大,放大,放大,直到对方彻底失控。
所以说。
光属性灵气对邪恶之人的杀伤力无与伦比的翻倍。
此刻。
姜通沐浴在光属性灵气之中,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痛苦。
能够成为王级强者,手下冤魂手牵手,足以流浪到月球。
任何一位王级强者,内心之中都不可能是纯洁无限的存在。
魔小七深切的知道这一点。
所以。
她的光明形态,面对越是强大的对手,越是能够发挥出难以想象的强大。
此刻所面对的姜通,便是那种强大到难以匹敌的对手。
但是此刻,她化为光明形态,便感觉自己有了一战之力。
这种充满自信的感觉,她知道,也是来源于光。
光让她成长,让她充满信心,成为更加自信的自信。
“光?”
姜通感觉自己有被压制。
很特别的感觉。
他第一次接触光属性灵气,感觉这种力量很特别。
但你要说这种力量自己的压制能够让他不敌魔小七,他是不会同意的。
“你的光,似乎好差了一些火候啊!”
姜通催动法门,以姜灵纹形成防御,将自己包裹。
姜灵纹是一种很特别的灵纹,其为姜家老祖所创灵纹,十分特别,同样也十分强大。
在这诺大修仙界中,堪称独一无二的存在。
姜灵纹并非单一属性灵纹,而是多属性灵纹的融合体。
姜家修仙者,所有人的属性不可能完全一样。
而有姜灵纹在,姜家所有人,都能修行姜灵纹。
“禁灵!”
姜通低语,说出此话。
顿时。
蔘娃/參娃
他周围的光黯淡了许多,甚至开始渐渐消散。
见此一幕,魔小七眉头微皱,感觉到了自己与姜通的差距。
“光属性灵气的确是很特别,很玄妙,很非凡的属性,我相信,同级别对战,很难有人能够战胜拥有光属性灵气的你。”
姜通对魔小七的夸赞赤果果。
“但是很遗憾,就算你的光属性灵气在神奇,在玄妙,在非凡,也终究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姜通一步一步走向魔小七。
“既然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就需要尊重这个世界的规律,而这个世界的规律,便是我的实力比你强,你便会被我镇压。”
姜通一步一步靠近魔小七,随着他的靠近,魔小七感受到了巨大无比的压力。
同时。
她身上的光芒,也在姜通一步一步前行渐渐消散。
这种感觉很恐怕。
魔小七第一次遇到完全不惧怕光属性灵气之人。
姜通内心之中明明有邪恶,却不被光属性所牵引。
她望着此刻姜通。
在其平凡的外表下,究竟隐藏着多麽邪恶的一张面孔。
竟然来拿自己的光属性灵气都无法照亮其内心深处的黑暗。
魔小七感受到有莫名恐惧降临,这种压迫感,让她十分焦虑,整个人有失去方寸之感。
“主人,主人,主人……”
忽然!
有声音传入耳中。
魔小七猛然惊醒!
惊醒后第一时间发现姜通已经走到身前。
没有任何犹豫,手中光明之镰挥舞,上去就是一刀。
“竟然醒来了?”
姜通惊讶!
刚刚自己悄悄施展秘法,让魔小七陷入自己陷阱之中,让其失去方寸,有瞬间失神。
他相信。
一瞬间足够自己抢夺魔镰离开。
但是万万没想到,魔小七竟然醒了。
面对光明之镰砍杀,他挥出铁手,铿锵。
火星四溅。
姜通无恙,稳稳站立原地,魔小七因为承受不住如此恐怖冲击而被当场震飞。
正好。
他借助这用力量翻身拉开与姜通的距离。
刚刚好险,若非魔镰将自己唤醒,自己怕是已经被姜通镇压。
王级强者果然恐怖。
魔小七心想,忽然,刚刚还在前方不远处的姜通,竟瞬间失去踪影。
“对战时,千万不要走神。”
声音从后方传来。
姜通探出大手,抓向魔小七雪白脖颈。
魔小七根本反应不过来。
姜通看上去已不准备继续与魔小七消耗下去,他要速战速决,将魔小七镇压,取走魔镰。
因为就在刚刚。
他悄悄遗留在段崖身上的跟踪印记消失。
聊齋之家有妖妻
也就是说,段崖那家伙竟然被干掉。
不管段崖是被无面干掉,还是有其他人出手将段崖干掉,都说明有强者存在。
段崖的实力虽然没有自己强,但差的也并不是太过巨大。
能干掉段崖,就说明对方的实力极端强横。
自己势单力薄,面对这种敌手,唯一撤退,才是明智选择。
不过在撤退之前,他显然要全力出手,将魔镰抢夺手中。
魔小七反应不过来的攻击,光明之镰却是能够反应。
作为先天灵宝,本身品阶就不弱王级。
此刻魔小七难以反应,光明之镰却能够完美做出反应。
刷!
光明之镰挡在姜通攻击的轨迹之上。
姜通见此,不惊反喜。
我正要出手将你抓走,你却主动送上门来。
好,好,好。
姜通铁手猛然一抓,当即将光明之镰抓在手中。
光明之镰在手,姜通心中大喜。
他手臂用力,猛然一扯,当即硬生生从魔小七手中将光明之镰扯走。
“哈哈哈……”
姜通大笑,急速后撤。
光明之镰是我的了,光明之镰是我的了。
而姜通的大笑并未持续多久。
“啊……”
突然其口中传来让人心悸的吼叫。
此刻。
他手中的光明之镰之上,竟浮现出道道光明灵纹。
那光明灵纹密密麻麻,宛若烙铁般,汤的他铁手生疼,属实难以将其握在手中。
“该死!”
姜通咒骂一声。
最后只能放弃继续握紧光明之镰。
他松手,并未意味着真的放他。
他催动灵气,试图将光明之镰禁锢。
但光明之镰化为一道光,转眼回到魔小七手中。
魔小七露出笑容,望着此刻姜通。
“姜通长老,看来,你内心的邪恶,终究还是无法隐藏了啊!”
光明之镰刚刚被姜通握在手中,通过接触,光明之镰更加近距离的感受到了来自姜通的体内的邪恶。
那邪恶被唤醒,让姜通不在无敌,从而被灼伤。
姜通面色十分难看。
他看看自己那被灼伤,始终无法修复的手掌。
内心的愤怒,慢慢涌动而出。
王妃又下毒了
不行,我要冷静。
冷静,冷静,冷静。

姜通告诉自己要冷静,自己若不冷静,便会被那光属性灵气所克制。
自己的实力虽然比魔小七强,但面对魔小七这样的对手,万万不能掉以轻心。
若自己掉以轻心,便是自己被干掉之时。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杀!”
他身形一动,快到不可思议,瞬间杀到魔小七身前。
魔小七面对全力以赴的姜通,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的机会。
双方真正的实力差距还是太过明显。
不过。
谁叫她有先天灵宝呢。
光明之镰自主催动,完全能够跟得上姜通的速度。
铿锵!
姜通与光明之镰碰撞。
这一次。
姜通并未敢直接抓去光明之镰,他紧紧只是以铁手触碰,同时以禁灵纹对光明之镰禁灵。
不过这时候魔小七就派上了用途。
其当即原地盘膝端坐。
既然自己反应不过来姜通的攻击,干脆就不要反应。
化身工具人,为光明之镰输送那被禁灵纹禁掉的光明灵纹。
魔小七战斗经验也是丰富。
此刻以光明之镰主攻,自己辅助,二者配合相当魔气。
光明之镰有灵,可以独自战斗。
加上来自魔小七光明灵纹的加持,竟然与姜通打的有来有回,不分胜负。
叮叮铛铛……
姜通与光明之力打的昏天黑地,日月无光。
对此,姜通属实有些憋屈。
堂堂王级强者,竟然与对方手中法宝打的有来有回。
就算是先天灵宝,他也感觉老脸火辣辣的。
更要命的是。
干掉段崖的强者估计随时都可能降临。
若有同为王级的强者降临,事情定然会变得更加复杂。
复杂,就会有变数,变数对他来说,显然并不是一个好东西。
不能让变数出现。
“杀!”
姜通不在惯着魔小七,他选择全力出手,镇压魔小七,抢走魔镰。
魔镰回头被抢走,没有魔小七的力量支撑,其中法宝之灵很容易被干掉。
他对此并不担心。
双手如铁,强势挥舞而出。
铿锵!
光明之镰被震飞。
趁着如此空隙,他闪身杀到魔小七身边,抬手就是一掌印下去。
不斩杀魔小七是不斩杀,但是我废了你的肉身,打伤你的原因,看你还如何与我争斗。
掌风呼啸,宛若一块铁板,杀向魔小七。
刷!
光明之镰速度极快,归来护主。
“滚!”
姜通怒喝一声,另一只手抬起就是一把将光明之镰抓在手中。
他知道这样抓住光明之镰会被灼伤。
但这种级别的灼伤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完全能够接受。
双管齐下,姜通强势出手。
嘭……
他的铁巴掌落下,当场将魔小七拍成一团烟雾。
假的?
姜通大惊!
什么时候?
竟然能够骗过我的探知,这怎么可能。
姜通惊愕同时。
“啊……”
他痛苦的发出嚎叫之声。
光明之镰上的光明灵纹将他灼伤。
原本就受伤的铁手,此刻近乎烂掉般,传来一股焦糊的味道。
“滚!”
姜通暴怒。
反手就是一巴掌,将手中光明之镰拍飞。
铿锵!
光明之镰被拍飞,并无受伤迹象。
先天灵宝最大的特点之一,便是防御力足够强大。
无论是身法类,辅助类,还是攻击类……的先天灵宝。
他们的攻击与防御属性,都在一个极高的平均值上。
在这极高的平均值上,才会细分出身法类先天灵宝,防御类先天灵宝,攻击类先天灵宝……
“看来是有高人相助啊!”
姜通望向远处缓缓显露身形的魔小七。
仔细探知,此刻魔小七就是本体。
但知觉告诉他,此刻的魔小七是假的,并非真实。
“有没有高人相助,你今日都要葬在这里。”
魔小七说着,当即催动光明之镰。
光明之镰之上光明灵纹大胜,杀向姜通。
姜通神色警惕,看向四周空间。
此地原本就有七阶阵法保护,此时此刻,他能够感觉到,七阶阵法之外,似乎还有七阶阵法,且不止一座。
就在刚刚他与魔小七战斗的过程中,有人悄悄在这周围,又布置了几座七阶阵法。
应该是无面,或者某位王级前来。
能悄无声息赶来,不被自己发现的王级强者,在这诺大修仙界,可是没有几人。
身形一动,小心闪躲魔镰攻杀。
“无面,我知道你已经到来,出来一见如何。”
精通呼唤无面。
能够干掉段崖,这个无面已足够自己重视。
但他的话语如石沉大海,久久没有声音回应自己。
似乎,无面并不在此。
姜通不相信,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无面定然躲在某处看着自己。
表面上的敌人不可怕,躲在暗中的敌人才最可怕。
因为你就算全身心防守,全身心警惕,也不知道对方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对你进行袭杀。
姜通很不喜欢这种命运被别人掌控的感觉。
所以。
他会选择主动出手。
“既然你不出来,那我就陪你好好玩一玩。”
姜通说着,身形一动,瞬间来都此地保护阵法边缘。
他看着面前防御,五指并拳,猛然派出一掌。
嘭……
闷响之下,以他手掌为中心,整个保护大阵全部裂开。
既然无面已来,那镇压魔小七的难度会大大增加。
倒不如将无面找出来,将无面干掉。
无面是可以杀的。
干掉无面,不仅仅有先天灵宝,更是能拥有原罪赏金。
最后。
若是能将此事嫁祸在魔小七身上便最好不过。
虽说这有些难度,但也并非不可能发生之事。
“无面出不出来!”
姜通在度拍出一掌。
嘭……
保护此地的阵法疯狂颤抖,被姜通手段打的七零八落,完全无法抗衡。
七阶顶级阵法按理说不该如此不堪。
奈何。
这些阵法都只不过是阵盘。
阵盘阵法方便,但缺少了借助天地大势的手段,威力上自然会大打折扣。
况且姜通的实力并不弱。
在精通一顿铁掌之下,保护此地的阵法的一座七阶阵法轰然崩塌。
“无面,你若一位,单凭你这仅有阵盘的阵法就想将我困住,那你真是太小瞧我了。”
姜通言语刺激,试图将郑拓逼出。
而此刻虚空之上,郑拓的确存在。
他望着此刻手段强横,已开始用铁掌破除第二座阵法时,显得有几分无奈。
姜通这个家伙的实力很强,正面厮杀,的确是一位难缠的敌手。
而这姜通,肯定是要干掉的。
姜通乃是姜家非常重要之人,号称万事通。
其对信息的把控,堪比鬼草族的存在。
若是让这个家伙逃走,那整个南域,对他与魔小七来说,必将是龙潭虎穴。
如此这般状态,他是并不想看到的。
所以这个姜通,必须干掉,绝对不能留下。
心中盘算着,该如何针对姜通进行猎杀。
反倒是魔小七已经忍受不住。
其催动光明之镰,杀向姜通,试图阻止姜通破坏此地阵法。
此地阵法是围困姜通所有。
若此地阵法被全部破坏,姜通回头打不过他与郑拓,完全可以逃走。
以姜通的实力,若一心想要逃走,就算郑拓拥有鲲鹏翼,也是难以将其阻拦的。
而姜通逃走,她也知道,对她与郑拓来说,将会带来巨大危机。
“着急了吗?”
姜通见魔小七出手,当即露出笑容。
不怕你出手,就怕你不出手。
只要你魔小七出手,我便能锁定你的位置。
相信抓到你魔小七,无面也会就范。
姜通当即放弃攻击保护阵法,身形一动,瞬间杀到魔小七身前。
“找到你了!”
姜通露出笑容,看着脸上带有惊慌之色的魔小七,当即催动自身王级领域,定住此地虚空。
光明之镰想要归来救助,却是被定在半空中移动缓慢。
“在我的领域内,没有人可以幸免,你,也不行。”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