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cw3火熱都市小说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朕要立太子閲讀-nf1zo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她心里面明白,自己无论说什么都不合适。
尤其是涉及到了方休,昊儿还有嫣儿。
虽说她并不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为何方休和陛下会反目成仇,但是她知道什么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
现在就应该保持沉默。
楚皇见淑妃一直没有说话,抬眸看了她一眼,悠悠的叹了口气,说道:“这段时间,朕没来你这里,你心里面可有怨气?”
淑妃小声地道:“妾身心里面无时不刻不在思念陛下,妾身也是知道陛下事务繁忙,陛下乃是真正贤明的君王,乃是为了江山社稷,没有时间到后宫……
妾身没有怨气,只是偶尔一个人的时候,会想起陛下在妾身身边的时候的日子。”
很标准的回答,倒是没什么可以说道的。
终究是有了隔阂……
楚皇心里面这么想,又是叹了口气,眼眸沉了下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后,他抬眸看了一眼刘成,摆摆手,道:“朕想跟淑妃说些贴心话。”
刘成立刻会意,忙不迭地行了一礼,缓缓地退下,道:“奴婢告退。”
旁边的宫女和小宦官们见到这一幕,也是立刻会意,忙不迭地行礼:“奴婢告退。”
穿越種田之滿堂春
众人离开,一时间,整个屋子里面只剩下楚皇和淑妃两个字。
楚皇一双深邃的眼眸看着淑妃,悠悠地道:“朕打算立昊儿为太子,淑妃,你看如何?”
其实这压根不值得让左右退下。
因为立小皇子为太子,几乎已经是路人皆知的事情了。
三生三世艷蓮殺 abbyahy
整个京都府还剩下的皇子,就只有一个小皇子,宁王叛逃,康王去了两川道,除了小皇子,也没有人可以立的了。
警花穿越:妃常不好惹
淑妃心里面自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但是,此时此刻,听见楚皇的话,她还是面露惶恐之色。
忙不迭地跪了下来,道:“陛下,昊儿年纪尚小,还不懂事……”
刚刚开口,便见到楚皇伸手制止了她。
“这些话不必多说了。”
淑妃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楚皇方才所说你看如何?
其实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询问,更多的只是知会一声。
楚皇看着她,继续道:“昊儿在什么地方?”
淑妃犹豫了一下,回道:“昊儿去学堂了,应该就是没一会就要回来了。”
“学堂?”楚皇微微一怔。
淑妃解释道:“昊儿非要去那什么文理书院读书,闹了好久,妾身原先也向陛下您禀告过,陛下您说,既是学知识,在何处都是一样的,因而昊儿的功课,先生们教一部分,剩下的时间他都是在那文理书院……”
说到这,楚皇想起来了,倒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情。
一晃而过,已经半年有余了啊!
鎖玄都
楚皇沉思了片刻,突然问道:“那文理书院乃是方休创办的书院吧。”
淑妃低头回道:“是的,陛下,但虽说是方休创建的,但书院的院长却是前年乡试的亚元,因而……”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楚皇打断:“亚元?”
淑妃点了点头,说道:“是亚元,妾身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堂堂的亚元,若是参加会试,中第的可能性是极其大的。
但是他却是放弃了这个机会,转而去一个没有名号的小小的文理书院教书。
楚皇实在是无法理解。
这个时候,淑妃又是道:“妾身还听说那文理书院的先生很奇怪,一部分人乃是举人,另一部分则是乡野村夫,莫说是功名,字都未必识得。”
楚皇听见这话,又是怔住了。
举人和乡野村夫,不说是天壤之别,无论如何也是牵扯不到一起去的,如今却是在同一个书院里面。
这在楚皇的眼里,压根也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楚皇毕竟是楚皇,怔了片刻后,便恢复了正常的表情,没说什么,只是道:“倒的确是个有意思的地方。”
顿了顿,又是道:“过些天,让他去文华殿读书。”
话音落下,淑妃心又是猛地一跳。
文华殿乃是太子读书的地方,如此说来,陛下册封太子便是这几日的事情了。
淑妃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心里面却是一喜,高兴了以后,又是不免的惶惶不安起来。
惶惶不安后,脑海里面又是不由自主地冒出来一些想法。
陛下要册封太子,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无论什么时候,总归是要册立的。
可是,如今却是显得太急了一些,莫非是陛下有什么事情?
淑妃心里面不免觉得有些慌乱了……
下意识地问道:“陛下,储君乃是国本,这样未免有些太着急了,可以先让昊儿回宫读书,然后过些时日再……”
话还没有说完,外面忽然传来一声稚嫩的喊声。
為汝花癡 純粹女子
“母妃,儿臣回来啦!”
然后便是听见一阵鸡飞狗跳。
“殿下,殿下您不能进去!”
“这是我家,凭什么不让我进!”
“殿下,您听我说……”
校園邪少縱橫
“让他进来。”
楚皇的声音悠悠的飘向屋外。
刘成听了,忙不迭地回应:“是,陛下!”
然后,看向赵昊,说道:“殿下,您可以进去了……”
赵昊听见声音,脸上却是露出兴奋之色,差一点跳起来,大声地道:“父皇来了啊!我要见父皇!”
一下子推开了屋子的门,然后便看见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坐在屋子的正中间的位置。
赵昊看见那道身影了以后,脸上露出了兴奋之色,高兴的差点蹦起来,跳到楚皇的面前,说道:“父皇您终于来看儿臣了,儿臣好想你!”
楚皇看着赵昊,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笑道:“父皇也想昊儿。”
“既然父皇想昊儿,为何不来看昊儿,为何还不让儿臣去见父皇,说到底还是不想罢了……”
赵昊似乎想到了什么,撇了撇嘴,委屈地道。
楚皇听见这话,忍俊不禁,只是道:“朕这些日子太忙了……”
“若是想要见一个人,便是再忙也总归是抽得出时间的,父皇再忙也没见父皇忘了吃饭。”
赵昊又是道。
淑妃听见这话,小声地呵斥道:“怎么跟你父皇说话呢?这般轻佻,都是谁教你的!”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