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v2uc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逢春-第221章 昏君閲讀-82juc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一名宫婢奉上一个白玉瓷瓶。
苏贵妃接过,打开瓶塞倒出一粒药丸。
静静躺在手心的药丸约摸葡萄珠大小,呈晶莹的暗红色。
她把药丸吞下,喝了小半杯水,再次对着镜子打量自己。
镜中美人媚骨天成,让人移不开眼睛。
苏贵妃长长叹了口气。
岁月真是残忍无情呢。
異世重生之無上巔峰 ace灬手套
她又想到了冯橙。
二八年华的少女亭亭玉立,胭脂都不用涂,就是天际最动人的那一抹朝霞。
把她的人踹进了鱼池子,带着皇上赏赐的礼物全身而退,可真是有本事。
苏贵妃在后宫肆意多年,许久没吃过这种闷亏。
冯橙——她在心中念着这两个字,眸色冰凉。
“喵——”绵绵的猫叫声响起。
苏贵妃低了头,看着蹭自己裙摆的白猫。
对旁人张牙舞爪的白猫,在苏贵妃面前很是温顺。
苏贵妃盯了白猫一会儿,才懒懒伸伸手。
白猫跃上美人榻,心满意足待在美人儿身边。
穿越財富人生
薛繁花对苏贵妃交代了那日的事后立刻打发人去盯着尚书府,果然冯橙就进宫去了。
别人不知道,她当然清楚冯橙被召进宫中的原因,于是从冯橙坐上宫轿那一刻就开始盼着结果。
到了贵妃娘娘面前,冯橙定然讨不了好,这样不用她和烟凝出手,就能看到冯橙倒霉了。
一个丫鬟走进来。
“有消息了?”薛繁花眼神微亮。
丫鬟神色透着古怪:“冯大姑娘回府了,带了不少赏赐。”
“赏赐?”薛繁花以为听错了。
丫鬟肯定的回答令薛繁花站起身来,在屋中来回走动。
太奇怪了,贵妃娘娘非但没惩治冯橙,还给了赏赐。
娘娘明明就怀疑冯橙故意害吴王,怎么会这样呢?
亂世情緣
想不通。
薛繁花实在忍不住,抬脚去了韩府。
韩家,冯家,薛家都在一片地方,几步路就到了。
听闻薛繁花过来,韩烟凝有些诧异。
现在不比小时候随便,要见面的话一般都是先打发下人送帖子,薛繁花怎么突然来了?
一碰面,韩烟凝就问起来。
薛繁花把苏贵妃过问林子里的事说了,一脸不平:“我还以为贵妃娘娘会好好给她一个教训,没想到她还得了赏赐!”
韩烟凝听了脸色奇差:“搞了半天,她是拿我们当枪使。”
这种被讨厌的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太让人恼火了。
“贵妃娘娘为何不气她呢?”薛繁花还在纠结。
韩烟凝冷笑道:“别人的心思怎么好猜,与其指望别人,不如我们自己来。”
“烟凝——”薛繁花讷讷喊了一声,被好友面上的狰狞吓到了。
韩烟凝瞧了就来气:“你就不能争气点吗?瞧着冯橙不顺眼,又总盼着别人让她倒霉,哪有这么多好事。我和你说,靠谁不如靠自己。”
薛繁花迟疑点了点头:“烟凝,你打算怎么做?”
定天下
“先盯着好了,反正离着近,盯起梢来方便,就不信她除了尚书府就是长公主府。”
二人说完冯橙,聊起别的。
发生在宫中的事没有传到宫外,陆玄是从太子口中听说的。
说这话时,清瘦俊美的太子嘴角含着笑:“本不该幸灾乐祸,只是瑶华宫近来总能传出让人开心的事。”
陆玄的关注点却非小梁子:“那个内侍领着冯大姑娘去给苏贵妃折花?”
太子对冯橙的名号也算熟悉了,这可是与墨表弟传“私奔”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位姑娘。
“嗯,听说就是带着冯大姑娘看锦鲤时不小心掉进去的。”太子说着,又想笑了。
苏贵妃与吴王母子仿佛一座山压在心头,时常让他觉得喘不过气来。
特别是他咳得上气不接下气时,总会忍不住想:他要是守不住这个位子,或者身体扛不住就这么去了,母后怎么办呢?
想到母后的处境,再难也要咬牙撑下去。
星際雜貨鋪
好在自从太子妃有孕,运气似乎好了起来。
吴王闹出丑事,苏贵妃身边的内侍又闹出笑话,无疑是好兆头。
好心情令太子气色看起来好了不少。
大地母親光忽悠你 喵嗚嚕
天價萌寶豪門爹 郁菲
听了太子透露的消息,陆玄神色古怪。
不小心掉进去的?
他怎么觉得是被冯橙踹进去的?
别人不知道,他可清楚那丫头的实力。
还有,不是跟她说了要是苏贵妃召她进宫就告诉长公主,看这意思她根本没听。
太子见陆玄走神,轻咳一声:“玄表弟。”
陆玄回神:“嗯?”
太子狐疑看着他:“玄表弟好像有心事。”
他鲜少见到表弟发呆的样子。
“就是没想到正常人能掉进鱼池子里。那后来呢?”
“后来父皇去了。”
陆玄眸光微闪,不动声色问:“苏贵妃没有迁怒冯大姑娘?”
“倒是没有,父皇还因为冯大姑娘进宫陪苏贵妃赏了她东西。”
陆玄第一个反应就是昏君没安好心。
对于庆春帝,陆玄没有一丝好感。
陆皇后是将门虎女,也是学过骑射的,按说身体条件不错,不该养出太子这样体弱多病的孩子。
奈何陆皇后怀着太子时庆春帝遇险,当时与庆春帝站得最近的就是陆皇后。
她为了救庆春帝伤了身体,也影响了腹中孩子。
綠茵稱王 我是路口
太子先天不足,三岁前有几次险些没了,陆皇后以泪洗面,哪里还有精神与庆春帝你侬我侬。
苏贵妃是在陆皇后有了身孕不便陪伴皇帝时进宫的,与产子后郁郁寡欢的陆皇后相比,生下吴王的苏贵妃仿佛一朵鲜花彻底绽放,比初进宫时还要美丽风情。
帝王情薄,一边是苍白阴郁的发妻,一边是绝色解语的美人儿,再加上本就忌惮外戚势大,时间久了心偏向哪一边不言而喻。
庆春帝不觉得哪里不对,多年过去后许多大臣也忘了陆皇后的救驾之功,他们看到的只有体弱多病恐难继承社稷的太子。
而对陆皇后的娘家成国公府来说,皇帝所为未免让人寒心。
当然,君为天,成国公等人不敢想太多。
怨恨皇上,这是大逆不道。
陆玄敢想,还想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对姑姑与家里来说,皇帝就是负心汉,白眼狼。
两个字:昏君!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