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950u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無限重生成神 txt-第1096章 打了一個冷顫看書-2jyrq

無限重生成神
小說推薦無限重生成神
“就是你杀死了我的师兄?”
人劫
林中走来一个疤面人,这个人一米八几的大几个,脸上三条疤痕。
疤痕比较细,看起来是被女人挠的。
张玄一眼就看出来,这个人是被他杀死的一样。
因为他的头也是秃顶。
“闽南捞尸人!”
李红袖冷冷道,却是没有退去,张玄挡在李红袖的身前道:
“你是说喜欢唱渡船,船里有青蛇,白蛇纸人的那个戴假发吗?”
“是的,那是我师兄,堂兄,高顶!我叫高峰,你给我记住了!”
这个叫高峰的狞笑一声,旋即摇了摇脖子,咔咔作响。
“你这是骨质疏松吗?动动脖子就这么响?”
张玄嗤笑道:“那这几个纸人出来,就想打死我啊?”
“你师兄要害我,我自然不会放过了他,你要是找死,我自然也不介意送礼上西天!”
“别冲动!”
李红袖急忙拉住张玄,张玄低声道:
“你到一边去,看我是如何大发神威的!”
一个男人,需要知道自己的斤两。
但是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则必须要逞强,不行也要行。
“呵呵,你今天要是破开我的六童子阵,事情就这么算了,不然的话,你就下去陪我的师兄去吧!”
高峰嘿嘿笑道,那林中,旋即又出现了几个阴气很重的人,都秃头。
“我当时谁,原来是闽南高家,怎么?想打我的女儿?”
这里阴气齐聚,作为女儿奴的李休杰也带着弟子前来。
“阿爸,他们要打张玄!”
李红袖急忙上前,他们是蜀中捞尸人,实力也不小,自然不会怕闽南一脉。
“我的目的,只有张玄这个小子,他杀了我师兄,你要是干涉我报仇的话,我自然也接下来!”
高峰肃然无比,身上爆发除了强大的尸气。
“嘿嘿,原来是要教训这小子啊!”
“好!这小子竟然敢觊觎我的女儿,你快上,快打死他!”
李休杰大喜过望,任何觊觎他女儿的,都是臭虫!需要剿灭。
“伯父~”
张玄堆起笑道,但李休杰眼睛猛然一瞪:
皇夫不在線 阿熒,蘇瑤
“谁是你伯父!我可没有你这个侄子!你去死吧你!你个龟儿子~”
“啊,这个,红袖,你看我是如何,把这些臭鱼烂虾给收拾掉的!”
张玄自讨没趣,旋即拿出了五帝铜钱剑来。
“没想到还挺有钱的~”
见到张玄拿出五帝铜钱剑,其他人心里不由自主的叫出声来。
只见张玄的五帝铜钱剑,比不是单纯的五帝铜钱,而是18k黄金制成。
之所以不用24k纯金,是因为纯金软,不适合做武器。
天下兵器,以金为贵,修行者之所以用铜,只是因为铜便宜。
这黄金剑上,包裹五帝铜钱,佐以老蚌珍珠配制北斗七星,这上面的阳气之重,比桃木三棱刺还要高出数倍。
在面对潜在的老丈人面前,张玄自然要稍稍的,展露一下经济实力了,证明自己有养家糊口的能力。
“动!”
那高峰却是不给张玄机会,一掐法诀,那六个纸人就活了过来。
六道阴气流转不定,相互策应。
张玄只见这些纸人,拿着兵刃袭来,也不敢大意,身上法力运转开来,六甲天书爆发,身上出现了三层铠甲。
众人皆是感觉道一道热气袭来,心中皆是吃惊不已:
想不到这小子,竟然修炼到了这种地步,阳气之盛,比起那些大派的长老也不逊色。
“当~当~当~当~当~”
张玄不闪不避,这六个纸人拿着兵器打在张玄的身上,就和打铁一样。
兵器更是被金甲的阳气所伤,变得焦黑一片。
“这么点阴气,连我的金甲都打不破,还什么六童子阵?就这样?”
张玄嗤笑道:“你好歹画几个童子啊,画几个老太太干什么?气管炎啊?”
“还有点功力!六神合一!”
高峰没想到张玄竟然这么强,当即一掐法诀,那六个老太太纸人便融为一体。
庞大的阴气聚集一处,却是形成了一个痰盂形状。
这个痰盂可不一般,它的原形是混元金斗,乃是天下至阴至秽之物。
张玄这才知道,这六童子只是假象,这些人搞这些小手段,还真是有一套啊!
“小心啊!”
李红袖大叫起来,但是下一秒,张玄却是行动如风,像个萤火虫一样,瞬间跑出十米。
“轰~”
那庞大的阴气痰盂砸下,张玄躲得十万八千里了。
一道金光滑过,这个痰盂便轰然爆炸开来。
“呲~~”
纸人漏气,而后一点点瘫倒在地上。
张玄动手一招,那扎在地上的金剑,便飞回了张玄的手中。
“你不会看到我一身铠甲,就以为我动作慢吧?我现在可比博尔特还要快!”
张玄漫步上前,看着高峰笑道:
“怎么样,我已经打死了你的纸人,按照约定,我杀死你师兄的事情就这样两清了!”
“当然,你要是执意报仇,我也不介意打死你!不过,我想你也拿不出其他手段了吧!”
“你赢了,我会遵守约定!”
高峰冷冷道,旋即便带着自己的门人离开,其他看客也旋即散开,只有李休杰等人没有走。
“你可真厉害啊!连六童子阵都能破开!”
李红袖惊叹不已,不等张玄显摆,那李休杰怒道:
“怎么?这么大阳气?是要给你们,也来一个下马威吗?”
“伯父,我不是这个意思~”
张玄急忙收起神通,但是李休杰瞬间大怒起来:
“不要叫我伯父,你个龟孙儿,不要套近乎,我知道你是啥心思!你给我小心点,不要靠近我家女娃儿~”
“我~”
我說特工女孩我愛你(小樂不思蜀)
张玄还没解释,李休杰就把李红袖给拖走了。只留下张玄一个人,还有六个老太太的破纸。
“叮叮~”
张玄的手机响起,是李红袖发来的信息。
“有空聊聊啊~”
“收到~”
张玄急忙回复,心中得意不已,这李红袖看来对自己也有点意思。
这采石场的事情,已经不关张玄的事情了,所以在和李红袖,发了一晚上的短信之后,张玄便回到金陵去了。
听李红袖说,这天底下除了和尚道士,他们是正统的修道士,占据了名山名湖,传承久远,子弟兴旺。
而一些小门小派的修士,则散居各地,以家族为纽带。
又为了生活,所以术法杀气比较大,也注重实用,毕竟还要靠它吃饭。
靈魂導遊
例如捞尸体,背尸体,给人缝合尸体,给尸体化妆入殓,邪门的就是用法术害人。
华夏地大物博,山高水远之下,各个地方派系就形成了。
李红袖他们是蜀中的捞尸人,而高峰他们,是闽南一代的捞尸人。
还有那背棺人,也是这个类型。
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科技的进步,交通工具的发达,背棺人最先落寞下去。
而捞尸人,也在现代互联网的帮助下,进行了更多的业内交流。
这次,他们发现了这个万人大坑,便组织了弟子进行了一次选拔。
步步升棺:死後冥王妻 孤單的書蟲
毕竟现在灵气复苏,使得天地之间怪事不断,同时,也是为了把捞尸人的行业,进行规范化。
只是,没想开中间出现的事情,超出了他们的掌控。
尤其是张玄还杀了高顶,不过,这高顶心术不正,之前那些考察的专家学者,都是他害死的。
张玄作为正统的学者,对手这些地方上的势力,自然是看不上眼的。
尤其是他还拒绝了孟一男,这样官方队伍的邀请。
不过,和李红袖聊天倒是很开心。
李红袖除了是捞尸人外,还是一个蜀中师范大学的学生,刚刚上大三,年纪倒是和张玄一般大。
睡了一觉,下午张玄才去了铺子里面,见到张玄回来,秦老板倒是揣着手进来,典着个死人笑容道:
“张玄,回来啦!辛苦啦~”
“一般吧!怎么,你这个笑容有点不对劲啊!”
张玄看着秦老板笑道:“怎么,有事求我?我可告诉你,再有那种做好事的事情,可别找我,我可忙了!”
“不是,不是,我最近有事,想请你给我看看铺子~”秦老板嘿嘿直笑。
盡頭
张玄笑道:“看铺子而已,说一声就行了~”
“那好,这铺子我就交给你一个月,我回老家一趟~”
秦老板笑道:“我把钥匙给你,明天就走!”
“回老家一个月?你这是要干什么啊?”张玄颇为意外,
秦老板道:“小孩要上学,妹妹要结婚,还得回去收粮食,事情比较赶~”
反正秦老板的铺子,也没什么事情,最多就是卖卖纸人纸钱和棺材,和小卖部一样,没什么难度。
“对了,我这次出去,遇到了捞尸人,你给我看看这些东西,能不能帮我改改?”
说着张玄,便拿出了那六个老太太的纸人出来。
“咦,这制作者的审美很别致啊!这是缺乏母爱吗?”
秦老板看着这六个纸皮人意外道:
“材料不错,就是被法力冲破了,能用的皮子不多!”
“可惜了,这么好的人皮~”张玄摇头叹道,
秦老板嗤笑道:“你想什么呐?人皮?用人皮早就被人打死了,这是狗皮!”
“你给缝制缝制,我也想做个纸人玩玩!”张玄笑道,
“你一身阳气太重,操纵这些阴物,它只会一碰就散,不如,我给你找个小狗魂魄,这样你可以直接驱使它,他吸收你的阳气,倒也相得益彰!”
“好啊,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吧!”
二人一番商议,便去了畜牧站,这里有诸多动物死亡,张玄一身阳气浩瀚,惹得这些鬼魂不敢靠近。
“嘬嘬~”
对着这些动物的鬼魂,唤了两声通用语言,一只白狗一脸畏惧的靠近过来,张玄笑道:
“就你了!”
秦老板把纸裁剪一番,而后画上了符文封印,便将这白狗的魂魄塞了进去,朱砂明目,不大一会,这皮囊就饱满起来,一只小狗重新出现。
“你在它的眉毛中间点些阳气,让它认你为主!”
秦老板把纸狗的尾巴扎起来道。
张玄咬破手指,在狗头中间点了一下,这小狗魂魄便清醒过来,干瘪的身体也充了气。
“汪~”
这小狗一个翻身,便从秦老板的手里跳了下来,对着张玄直摇尾巴,
“嘿嘿,这可真不错,有魂的纸人,比没魂的纸人要灵活多了啊!”
“灵活,也代表磕磕碰碰的多!”
秦老板摇头道:“你要是想让它变得厉害,还得给它刷上其他的灵液,坚韧它的躯壳,强壮它的魂魄!”
“小狗,你已经叫理查德!”
这小狗挺活泼的,张玄第一时间就给它起了名字。这小狗又汪汪叫了两声。
第二天,秦老板就开开心心的回家去了,张玄一个人看两个铺子,倒是不费什么事情,还有时间看看理查德。
这纸人与纸人也有不同,一些纸人能动,是因为里面有阴气,一些纸人能动,是因为里面有灵魂。
有灵魂的纸人更灵活,但是也更危险,因为束缚人的灵魂,是要遭天谴的,而人的灵魂,要比其他动物的魂魄要强大许多。
张玄用小狗的灵魂来驱动纸狗,倒是相得益彰。
这纸皮不仅是容器,也是护盾,防止小狗的灵魂被阳光之流灼伤。
帝王專寵:至尊棄後 紫絮
这小狗只要吸食灵气,便可以持续变强。
唯一的缺点就是,它的皮囊并不强韧,不过。张玄也不需要它变得很强。
接连几天,都没什么事情,李红袖也得念书,倒是不能一天到晚的和张玄聊天。
而顾格菲,则是对张玄的小狗理查德很喜欢。
“哈哈,我一直想养一只狗,没想到你先养了!”
铺子里面,顾格菲抱起理查德逗个不停,眼睛里面都是小星星。
“你不怕它?理查德外面是狗皮,里面是一只小狗的灵魂!”张玄摇头道,
“什么?”
顾格菲一脸震惊,急忙把理查德扔掉,而后狠狠的搓了几下。
“汪~~”
理查德不明所以的摇着尾巴。
張三豐弟子現代生活錄 斷橋殘雪
顾格菲仔细看看,这理查德与其他的狗没有什么不同,就是毛短了一些,身体冷一些而已。
她的備胎老公
“它真的是鬼变的?”
顾格菲对鬼的接受度,还是比较低的,即使理查德,是世俗意义上的可爱狗狗。
“准确的说,它是充斥魂体的气球娃娃,攻击力暂时没有,需要靠我的法力维持行动力,当然,其他的养料也可以!”张玄笑道。
“也就是说,活人它也会吃?”
顾格菲打了一个冷颤,但是她没有和蜘蛛精一样怀孕,因为张玄没有这样的功能。
“它可以打得过的,都可以成为养料,不过我会看着它,让它成为一只宠物!”
张玄笑道:“它现在连蟑螂都打不过!”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