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nqs都市言情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陳少維-第七十七章 車庫風雲鑒賞-abxvc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下了山后,我心有余悸地对着耀阳说道:“你说,刚刚要是贺天铁了心,让杭天齐把我给扔下去,那该怎么办啊?”
耀阳一脸不屑地说道:“他敢!再说了,他也得有那个本事啊?”
我撇了撇嘴道:“不是我看不起你,你那点本事真不够看的,那个杭天齐可不弱,在小黑手底下走不过几招,但打你应该还是挺轻松的吧!”
耀阳也不争辩,只是淡淡地说道:“他们真不敢!再说了,他们也知道那样做的后果,真伤着你了,他们谁也别想活!”
我点了点头道:“听上去还是比较安慰的!”
贺天不行,就贺北来。
还是那样的趾高气昂,不可一世的态度,她没有直接找我,而是叫贺洁带话给我,说让我去咖啡厅见她。
我哪有那个闲庭雅致啊,懒得理她,和贺洁说:“要是你找我出去呢,我或者会考虑一下,叫你传话,你也肯,你觉得我会去吗?凭什么啊?就凭我和你那点香火情,我就得卖这个面子给你啊?”
贺洁风轻云淡地答道:“我就是传达信息的,她说什么,我说给你,你怎么答复她,我就怎么和她说!”
我哦了一声道:“你就和她说,老子不去!要见我,自己滚过来!真当自己是英国皇家女王吧啊?”
贺洁轻笑道:“一定要把那个“吧”字,加进去吗?”
我嗯了一声道:“加!需要加!求人办事,还这么趾高气昂的?这都谁惯的啊?”
最后,还是贺洁把我约出来的,也没和我说,是贺北要一起来,不过我也猜到七八分了。
咖啡馆里,两个高挑的美女,坐在角落的卡位上,看到我走进来,贺洁向我招了招手。
我坐在她们对面,贺洁热情地问道:“陈总,喝点什么?”
我没好脸色地说道:“你连服务员的工作都做了啊?”说着,和我身后的服务员说道:“和她们一样!”
服务员犹豫了一下,问道:“她们两位喝的不一样,你要她们哪位的呢?”
我白了服务员一眼道:“二两老白干!”
服务员愣了一下,贺洁笑着说道:“给他杯抹茶拿铁吧!”
我没好气地问贺洁道:“找我叙旧啊?这位美女是?”
贺北瞪了我一眼道:“你装什么瞎啊?我是谁,你不知道啊?找你出来就这么难吗?”
我哼了一声道:“你谁啊?你找我出来,我就得出来啊?你当我快递小哥呢?”
帝國支撐者
贺北眨了眨眼,眼睫毛忽闪忽闪的,看起来像是一只拍着翅膀的蝴蝶。她没生气,而是心平气和地说道:“听说我爸找过你,说你态度极度的嚣张,我就想知道,你凭什么这么嚣张啊?”
我嘿了一声,站了起来,对着贺洁说道:“以后,这样的场合,你少叫我来,这么没营养的谈话,简直是在浪费我时间!”说完,对着刚端咖啡服务员问道:“这杯玩意儿多少钱?”
服务员停顿了一下,答道:“38!”
我嗯了一声,问道:“能退不?”
服务员摇了摇头,我只好指着贺洁说道:“找她买单!”说完,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差点没把握舌头烫掉,又吐了出来。
这波操作,看得服务员是目瞪口呆,贺洁像是习以为常地向服务员招了招手。
我走出了咖啡厅。
从地下停车场上来的时侯,刚开上斜坡,一辆MiNi cooper直接冲了出来,堵在了我的车前,我差点就撞了上去。贺北从车里走了出来,伸手拍着我的引擎盖叫道:“下车!!”
我同样怒不可遏地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吼道:“你没事吧?吃饱了撑的啊?堵在这里?不要命了!知道是你,我就撞过去了!”
贺北指着我喝道:“陈飞!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怎么就一点风度都没有啊!叫你出来谈谈,我就说了一句话,你就不辞而别!最基本的礼貌总是该有的吧?”
我斜着头,望着她说道:“我没买单,因为我没喝!如果你是为这事找我的话,把单给我,我给你钱就是了!”
贺北气得直跺脚道:“不可理喻!你今天就把话说明白了,不说明白了,你今天就别想走!”
我冷哼了一声道:“我是无所谓!不过一会儿后面来车,可不关我事,你自己看着办呗!耗着呗,谁怕谁!”
果然,后面有车上来了,可看到我的车堵着,不停地按喇叭,我做了了无奈的动作,指了指我前面的车。
后面车的司机,不能把车停在斜坡上,只好往后退,后面又上来了一辆车,也在不停地按着喇叭,一连几辆车,都退了回去。
紧接着,几辆车的司机,气冲冲地走了上来,看到我就骂:“你没病吧?把车停车库门口,傻X!”
我微笑着指着贺北的车说道:“你们看清楚,是我想堵的吗?你们找她说去!”
几个人看了看贺北,贺北一点都不在乎地和他们对望了。
歡樂英雄 古龍
其中一个司机啊了一声说道:“小两口吵架啊!那就死远点吵去,别耽误大家时间!”
然后,就开始劝我道:“做男人的,大度点,认个错就完事了,别耽误大家时间!”
我急忙解释道:“我可和她没任何关系,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堵在这儿,你们赶快找保安把她赶走吧!”
另一个又说道:“小情侣吵架啊?你一个大男人,和女人计较什么啊?快点吧,我老婆在等我接她呢,晚了,我也得跪洗衣板!”
我哎了一声道:“我真不认识她!”
我的野蠻同桌
褚少,離婚請簽字
几个人愣了一下,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贺北,问贺北道:“美女,你们到底认不认识啊?你到底为什么堵在这儿啊?你要是有事找他,你先把车让一让,你们在一边谈,行吗?”
贺北直直地盯着说话那人道:“我就想在这儿谈,你们管得着吗?”
一个女人忍不住了道:“嘿!你怎么不讲道理啊,现在是你把我们的路给堵了,你说我们管不管得着?赶快挪开,不然我报警拖车了!”
贺北冷笑道:“你看清楚,我这辆是什么车?全世界一共就十辆,纪念版,要是刮花一点,你们一辈子的工资都不够赔的!”
我不住地感慨道:“你就这水平啊?堂堂上市公司主席,能说出这样的话,可见你的智商和情商都高不到哪儿去!别耽误大家时间了,快点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贺北被我揶揄一下,更是生气,对着我说道:“现在什么也不想干了,就想堵你的路!”
我切了一声道:“那你堵吧,反正又不是我一个人赶着走!”
后面车的几个司机,愤怒到不行!合计着,想直接把贺北的车移走,可走到近前,看了看车,又开始犹豫了,因为她那个车看起来,的确不一般,这种车型市面上倒是很多,只不过,她这个颜色,她这款式,不太一样,一时也没了主意。
魔武邪君
古玩之先聲奪人
我在后面怂恿道:“你们不敢动,可以找保安,找交警来啊,他们还不敢动啊!”
几个人想想也是,就先找来了保安,保安一副要杀人的架势过来,却灰溜溜地一句话不敢说,皆因看到是贺北,她不但是这里的业主,还是这座建筑的主人。没办法,只好等交警过来,交警对于这种事,不是不管,只是没那么重要,不会是优先处理,几个人都气地不行,可也一时没了太好的办法,就只好是先骂,再求我。
我实在是没办法,就打电话给贺洁,毫不顾忌地当着贺北的面说道:“你那疯姐姐,把车堵在车库门口不肯走,现在是手榴弹炸厕所—激起民愤了,我快拦不住了,她要是有点什么损伤,你们家可别把账记我头上啊!”
贺洁不紧不慢地说道:“不会吧?你骗谁呢?”
我把电话扩放外音,大声地叫道:“你自己听了!”
汽车的喇叭声,叫骂声全部收进了电话里头,贺洁这才有点着急地说道:“在哪?我马上过来!”
贺北被人骂的,坐回了车里,和没事人一样,讥讽地看着一群谩骂的人。
这群人拿贺北没办法了,就开始向我攻击起来,刚开始我还是耐心地解释,到最后,被堵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大概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都以为是我惹上了这个女魔头,是我的错,不但骂我,人群中还有人动手推搡起我来。
我打算不要车了,离开就是了,这人群还不让我走了。
看着车里得意洋洋的贺北,我牙根都恨得痒痒,拨开人群,用力地拍着她得车窗,然后去扯她的车门,保安看见我疯狂地举动,急忙要上来拦住我,我气急败坏地骂道:“都滚你妈的蛋,堵车的又不是我,赶快叫她把车开走,你们拦我干个鸟啊?”
保安们也正受着气无处发泄,这下找到地方了,几个人拽住我的胳膊和大腿,就往外拉,脑袋上还挨了几下。
这回我是真的怒了,这算什么事儿啊!一脚踹开一个保安,一拳打到一个保安的脸上,挣脱出来,打开我的车尾箱,拿出灭火筒,就想往贺北的车上砸,贺北看到这一幕,也是吓了一跳,急忙跳下车。
我指着贺北骂道:“疯子!我也不走了!今天咱们就在这儿来个来个你死我亡!”
贺北突然哭了起来,本来就有几分姿色,这梨花带雨的样子,即可显得楚楚可怜,哭啼着说道:“你个没良心的,我辛辛苦苦地赚了养家,又带孩子,又上班的,你却在外面胡搞,你还有良心吗?大伙说说,这良心狗吠的东西,我该不该找个算账?”
我是百口莫辩啊,被我打的两个保安,那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第一时间冲了过来,推搡着我,后面的保安就跟着走了上来。
我没理会这群不明事理的保安,对着贺北大吼道:“有意思吗?这样就能解决问题了?跟个泼妇似的,让人看笑话的又不是我!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你心里没数吗?老大,我已经帮你养了10年了,现在老二还不是我的,我凭什么不能在外面找啊?你的钱怎么来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啊?还不是你给你上一任老公,戴了绿帽子,和奸夫害死前夫,拿了他的遗产。你都不要脸到家了,还有脸说我?”
这时,一些抱着看热闹心态的观众,似乎同情起我来,女人们都纷纷指责起贺北来,还有人过分地向她吐口水,不过让保安们给挡住了。
我同意得意洋洋地看着贺北,张着嘴,未发出声音说了两个字:“八婆!”
贺北推开保护她的那群保安,直接向我冲了过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她要干什么,就被她活生生地扇了一个耳光,我瞪着眼睛,紧握着双拳,在我准备一拳把她打趴下的时候,贺洁到了,看大了刚刚的一幕。
贺洁沉着脸对着贺北说道:“你玩大了,今天你是来干什么的?你是不是忘了?他没还手,是他有风度,你呢?现在就跟个小丑一样,贺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贺北声嘶力竭道:“你算什么东西?要你教训我?”
贺洁冷冷地说道:“别忘了,贺天是怎么说的?现在能救贺家的就只有我了,你是想我撒手不管了是吗?那你自己回去跟贺天讲吧!”
鎖骨娘子 桃花兒
贺北嚣张的气焰,终于被浇灭了。
贺洁抱歉地走到我身边,低声地说道:“阿飞,今天的事,真是对不起!”
我揉了揉发烫的脸颊说道:“别叫我阿飞,和我熟的人,才这么叫我!我今天给你面子才出来的,现在搞成这样,我还是看你面子,没还手!不过下次,我可不管她是男是女,只要是贺家的人,再打我试试,我弄不死你们!倾家荡产都是小事,我要让你们一个个的都生不如死!你也一样!”
说完,把车里的东西一拿,对着贺洁说道:“你叫我出来的,麻烦你把车给我原封不动地开回去!”然后头也不回的,推开人群走掉了。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