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flv超棒的玄幻小說 明天子 ptt-第七十章 肇州破敵熱推-c6yoo

明天子
小說推薦明天子
第七十章肇州破敌
施带儿不敢怠慢朱仪,毕竟朱仪的身份地位在哪里放着,而他来之前也被叮嘱,他虽然是援军,但是肇州之战的主将,依旧是朱仪。
施带儿说道:“海西的意思是,只需守住肇州就是大功一件,船队所带来的物资,全部都运进肇州城中,置于肇州从宝恒中的伤员,也可以都带走。更多的就要看少国公的意思了。”
朱仪品味着少国公这三个字,心中有一丝苦涩,随即被他按捺下去了,说道:“施将军,而今天下正是用武之地,瓦刺眼看就不行了。想要搏一个功名富贵,就要趁早,而今瓦刺城外的士卒,与我等相当,我城中可出五千士卒,再加上你带来的水陆之师,足够与瓦刺大战一场了。”
施带儿说道:“末将听从少国公吩咐。”
的确,瓦刺不行了。
这一种感觉很多人还没有感受到,但是最能感受到这一点的就是海西镇的人。
无他,从海西建镇开始,就与瓦刺有着不解之缘。
再一次次与瓦刺做战的经历,自然能明白这么多年,瓦刺强弱,特别兴凯湖之战,让海西军更清楚这一点。
所以,如果换成别的军镇将领,或许还有一些犹豫,但是对于海西镇的军队,却是根本不用多想,不就是瓦刺吗?
朱仪说道:“好,那么就请将军休息几个时辰,今夜决战。”
施带儿说道:“今夜?”
“不错。”朱仪说道:“就是今夜,张宗周是万万不会想到,我们会今夜动手。”
在别的地方打仗,朱仪决计不敢如此冒险,谁让这个地方是肇州。
朱仪在肇州这里做了多少准备,恐怕只要朱仪自己知道。
甚至有一些准备,在瓦刺进攻的时候,依旧抽调出几百人,一直在做。
特别是对于地道更是如此。
朱仪刚刚开始挖掘地道,并不是为了进攻,而是为了阻止也先进攻。
朱仪听张辅的嘱咐之后,一心一意在学习守城之道。
正如张辅所言,真正战场局决胜,大队骑兵厮杀,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很多人都不用多想,仅仅凭借战场嗅觉,就知道该怎么办?
这种天才骑将,列朝列代都有很多,即便在这个时代石亨就有几分风采。
但是如果没有这种天分,想学习却有些困难,也不知道该怎么教。
但是守城之道,虽然也是变化万千,有各种战术配合,但是却是可以学的。朱仪在这方面下足了精力,此刻不敢说是大明第一流的守将,但是在这方面决计是有自己的心疼。
而且守军用地道进攻,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情。
唐代李光弼守太原,就用地道反击,取得过大胜。
朱仪见瓦刺没有从地道进攻的想法,不仅仅没有停止自己的地道挖掘,反而直接挖出一道两三里的地道。
可以容纳两三个并行。
这就是朱仪反击的秘密武器。
当夜。
朱仪走在最前面,在黑暗之中行走了一两里,才在一处树林之中钻出地面。
朱仪带着千余士卒,靠近树林边缘,远远的看着瓦刺大军的营地。
这里就是瓦刺一处马营,大量的马匹都爱这里休息。
大概以后万匹左右未必都是战马,对于大明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地方,但是对瓦刺来说,却未必了。
因为这样的营地,在肇州城下,至少有三处。
朱仪说道:“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下面的将领低声说道。
朱仪说道:“好,胜负在此一举。”
千余士卒在朱仪的带领之下,悄然的靠近了瓦刺营地。
“杀。”一声大喊,喊杀之声大做,无数火把燃烧起来。不过片刻之间,无数马儿都不被惊动了。
朱仪之所以进攻这里就是为了这个。
在朱仪的努力之下,无数马儿都惊动了。
这些马儿都胡乱的奔跑,顿时将整个营地卷进了混乱之中。
施带儿见状,心中暗道:“这公子哥,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说实话,对于朱仪今夜就要夜袭,他不大情愿。
不要看夜战在史书上有很多,但是实际上,打夜战事一个非常有风险的事情,因为夜战一旦打起来,大多都会失去了指挥。
胜负,在结束之前,很难说清楚。
但是朱仪说他自己带头夜袭。施带儿就无法拒绝了。只能得着他的结果。
果然瓦刺后军大乱。
施带儿不在犹豫。立即打开了城墙上的暗门。
不过片刻之间,就在城墙之上,打开了七八个城头洞,还有无数绳索从城墙之上扔了下来,。
明军士卒大举杀入瓦刺军中。
一时间瓦刺军中就乱了。
张宗周威信不足的暴漏无疑。
在瓦刺每一个领兵大将,都会有自己的部众。不管他带领多少人马,这些部众都是他嫡系,在很多危机时刻,可以信赖的军队。
可以用他们来突围,也可以用他们堵缺口,等等。
但是张宗周却没有,而且瓦刺各军也不会服一个汉人的。张宗周还想挽回局面,但是瓦刺各部,感觉情势不妙的时候,已经先走一步了。
而张宗周各种命令,根本找不到人。
等张宗周得到各处反馈之后,他已经跑不掉了。
四处喊杀之声,火焰蔓延的,已经距离张宗周很近很近了。
“大人,速走吧。”张宗周身边几个亲兵劝道。
张宗周呆坐在座位上,冷笑一声说道:“走?往什么地方走?去哪里?”
“先见了大汗再说?”、
张宗周说道:“没有用的。”
张宗周已经明白自己没有生路了。
而今他的局面并非他逃走就可以的。
这一场败仗,总是要有人负责吧。
谁负责?
看伯颜帖木儿打的败仗就知道了,瓦刺本部都是也先的铁杆,总不能让他们负责吧,而且这些先行逃走的人,一定会将黑锅盖在他身上的。
但是也先如何选择?
如果而今瓦刺如日中天,也先或许能秉公处置,但是而今瓦刺一败再败,也先最重要的事情是稳固基本盘。
也就是拉拢自己本部人马。
而不能偏向一个外人。
而且张宗周之所以投奔瓦刺,从来不是想做蛮夷的,而是想引瓦刺入关,成为正统王朝,他也功成名就。
而今战事进行到这个地步。
张宗周很明白,瓦刺入主中原的可能性,已经无限趋于零。
张宗周也不甘心,一辈子成为一个荒野野人。
这种深沉的失望,让张宗周也没有了继续逃回去的心思,与其被也先处死,不如死在此处。
至于投降,张宗周从来没有想过的。
毕竟张宗周所做的一切,在后世看来,是汉奸,但是在张宗周内心建设,他只是各为其主而已。
但是如果投降,就是贰臣了。
张宗周惨烈的一笑,说道:“你们都走吧。”随即将油灯泼在帐篷之上,随即将一个火把砸在上去。
无数火舌从各个地点冒了出来,随即就好像是一瓣瓣火花一般在帐篷外围聚合在一起。将张宗周笼罩在其中了。
就这样也先第一谋士,就这样死在这一场大火之中。
对此,明军并不知晓。
厮杀竟夜,根本没有清点敌人尸首的可能,只要到了第二天,天光大亮才知道原来张宗周已经变成了焦炭了。
这一场战斗,因为大部分瓦刺士卒都逃走了。
斩首只有数千。但是他的战略意义非常重要,从这一战之后,大明与瓦刺的主战场,已经不在九边,而在漠北。
瓦刺丧失主动进攻的实力与勇气。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