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8t精品玄幻小說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第652章 非妖非鬼非神非魔閲讀-z6br1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小說推薦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被阴冷好事黑雾所笼罩的深幽山坳中,这本是无人能涉及到的深谷地带,此刻却源源不断的有野兽愤怒的嘶吼从中传出。
这雾正是妖兽们自身无意识中散发出来的灵气以及被苏沁妍所控制的白雾混合在一起的产物。
常人若是不小心吸入一些,势必会被妖兽们的兽性感染,变得嗜血、疯狂。
此刻,不止是这些已经通灵的妖兽,就连一直在角落里站着一声不吭的长发女子似乎也抬起头,看向酆茔灵所在方向。
不过也容不得这些妖兽愤怒,着实因为酆茔灵刚才说的话过于辛辣。她简直就像是开启群嘲模式,将在场所有有灵智的生物通通嘲讽了个遍。
“女人,你在说什么?”巨鼠直起壮硕如虎的身子,一双鼠目略微发红,散发出嗜血疯狂的气息,显然是有些被酆茔灵刺激到。
以它的能力,它的地位,还从未有什么东西敢对说类似的话。
不止是它,就连一旁的巨鳄,苍鹰等生物也纷纷投来饱含凶戾的目光。
即便酆茔灵是所谓组织的代言人,桀骜不驯的他们也不会容忍这么个看着毫无威胁的女人骑在他们头上。
见到它们这副模样,苏沁妍已经警惕的浑身毛发耸立,作为组织者,她太清楚这些妖兽的跟脚。
在商谈过程中有好几次,若非有酆茔灵交给她的墨蛇在,她甚至可能遭遇生命危险!
但一看酆茔灵,她却仍是一副不清不淡的模样,甚至还敢继续开口刺激他们。
“诸位是没有听清楚吗?”
“那我就再重复一遍好了。”
“你们看上去有些太高了,都跪下跟我说话吧!”
不是请求,而是居高临下的命令式语气。
语气之强烈,不像是对可能成为自己下属的妖兽们说话,而像是在对已经成为自己固有财产的奴隶们说话!
酆茔灵毫不客气的话语自然彻底激怒妖兽们,其中首当其冲的便是那只巨大的老鼠,它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后,浑身散发出肉眼可见的暗绿色气息。
能够看得到,他周身原本鲜翠欲滴的青草或藤蔓在不小心触碰到这些烟雾后,便瞬间化为一滩绿色的脓液,散发出腥臭难闻、令人作呕的气味。
來自秦朝的你
婚婚欲醉:總裁情難自禁 高尚的人民幣
而见到见到这恶心的脓液后,在场的其余妖兽大部分皆有些畏惧的退避开来,生怕沾染上一丝。
“死吧!”
巨鼠裹挟着绿色的妖风如雷霆般迅猛地扑向酆茔灵,大有一击致命的威势。
见它率先动手,后面诸如巨鳄与苍鹰等并不太顾忌它毒气的妖兽眼神闪烁间,却暂且停下自己的动作,默默等待后续发展。
面对迎面而来的巨鼠,酆茔灵面不改色,即便鼻尖已经闻到巨鼠身上传来的剧烈腥臭味,眼睛也已经看到巨鼠牙齿上掺杂的肉丝,脚下却也没有挪动哪怕一步。
“我说,”酆茔灵眼神森寒,重复不断的说同一句话显然令她感到不耐,而妖兽们的不知好歹更是令其火上浇油,“跪下跟我说话!”
随着她一声令下,远比一群妖兽聚合起来还要浓重的恶意从她身上宛若井喷式的爆发而出。
宛若遮天盖地般的恐怖黑雾从她身后升腾,先是将她包裹,随后便将整个场地都彻底笼罩。
甚至于后来居上地盖过妖兽们先前集体引发的黑色灵气波动。
巨鼠的信息刚才苏沁妍已经通过墨环紧急发送给她,再结合私下从墨蛇处得知的一些信息,她也算是搞清楚了眼前巨鼠的身份。
对方是苏沁妍从天朝西南方向某片丛林中找到的。
在那里,持有异能“瘟毒”的它便是唯一王者,其余所有生物都只能被迫生存在它的统治之下。
但看似逍遥自在、随心所欲的它也有属于自己的烦恼。
“天眼”的存在宛若达摩克利斯之剑般悬挂在它的头顶,令它不敢过份动用自己的能力,长期以往之下,它甚至觉得自己连正常生活都没办法正常进行!
那处丛林纵然得天独厚,可以一定程度上遮掩灵气波动,但也不能容许s级能力的完全爆发。
这种畏手畏脚的感觉令它十分痛恨,却碍于自身能力,无法做什么。
所以当苏沁妍找到它告知来意,最重要的是她展示出自己的拳头,这才令巨鼠看到希望,答应苏沁妍提出的要求。
但即便是知道这些,也清楚苏沁妍费了多大功夫才说服对方,才让它答应过来看看。
在酆茔灵眼中,却都不能成为它抵抗自己,违背自己命令的理由。
日久成婚 糖果城堡
玉鉤斜
她需要一个自己完全掌控的势力,否则便难以完成她的夙愿。
我的偶像我的愛
而现在,便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只听见扑通一声,呈现前冲之势的巨鼠被死死的压制在酆茔灵面前,它身体呈大字型,一双细小的鼠目恶狠狠盯着酆茔灵,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身后,其余聪明没有动弹的妖兽却没有遭受到如它一般的待遇,但饶是如此,在场除酆茔灵以及狐狸姐妹以外,包括角落内的神秘女子,都不得不被其压倒在地。
“只有这种程度而已吗?”酆茔灵轻蔑的声音透过黑雾,从巨鼠的头顶传来。
不用看,它脑海中都能想象的来那女人此刻可恨的模样。
巨鼠双目通红,赫然已经被愤怒冲击的丧失理智,但是,理应薄如轻纱的黑雾压在它身上,却宛若万丈高峰一般让它喘不过气。
“所谓丛林鼠王,也不过如此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也太令我失望了吧?”
“不止是它,还包括你们在内,明明聚集了这么多,合起来却连我一句话都没办法阻挡吗?”酆茔灵目光幽然,口中极尽嘲讽。
“还是说,因为你们全部都是弱者?”
“都是些只会抱团取暖的废物,所以哪怕聚集在一起,也改变不了孱弱的事实,只能软弱无力的趴在地上,就连看眼我的资格都没有?”
这时,苏沁妍姐妹已经看呆了,尤其是苏沁妍本人。
不止怎的,她望着酆茔灵的背影,内心也恍然间出现极其强烈的臣服之意,似乎酆茔灵就应该是她所侍奉的那个人,就应该是她的王!
打从第一次正式见面开始,她一直都知道酆茔灵很强,但具体有多强,却没有个很好的概念。
但是,她对自己一手找到的这些妖兽们,却很有信心。
纵然因为时间问题,并没有跑遍全国,即使如此,她也为酆茔灵带来数位s级的存在!
这里面,有妖兽,也有幽魂,她遵循酆茔灵的吩咐,将能够找得到的非人异类,全部带领到这里。
可是,这么多s级存在聚在一起,却连酆茔灵一句话都没办法抵抗,是他们太弱,还是酆茔灵太强,这才导致这种局面的出现。
苏沁妍想不通,但总感觉,这二者似乎都有。
忽然,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期间,一声夹杂着不甘与愤怒的吼声从不远处传来,将她惊醒。
“吱!”
原来是那只巨鼠,它正颤抖着身躯,努力尝试站起。
不过,此时它的模样与刚开始见到时相比,已经发生了堪称翻天覆地的变化。
先是黑色的毛发如同被泼上染料般变得一片墨绿,就连毛发也根根挺直地耸立在身上,简直就像是从老鼠进化成短刺的刺猬一样。
不止如此,作为它最大杀手锏的绿色瘟毒,此时也环绕在浑身毛发的尖端上,给原本只能造成物理伤害的尖刺淬上一层触之即死的恐怖毒素。
最直白的影响便是以发狂的巨鼠为中心,一切活着的生物都开始染毒死亡。
花草、藤蔓、昆虫,被酆茔灵压制的不得动弹的妖兽们、乃至于它所站立的这片大地,凡是被瘟毒感染上一片碧绿的地方,都宛如失去生机一般的死气沉沉。
二貨特工
可想而知,这一片地方如果不做任何处理,恐怕很快便会发展成一片生命禁区。
布衣錦華
不只是人类或动物,就连植物都没办法在这里生长起来。
“该死!”见巨鼠发狂,巨鳄一声怒骂,当即也顾不得那么多。
只见它用尾巴奋力在大地上一抽,留下一大片皲裂痕迹,很快,这片皲裂的泥土便开始软化,不到一秒钟的功夫,它所站立的地方便从坚实的土地变成湿润的沼泽。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苍鹰也发出一声刺耳的鸣叫,数米长翅膀挥动间,肉眼可见的淡青色巨大龙卷风便出现在这狭小的山坳中。
苏沁雪也连忙晃动尾巴,从苏沁妍手中接管过白雾的控制权,她利用自己的能力,或召唤、或制造出更多白雾,保证不管这三只在里面如何闹腾,只要不走近此处,单从外面看怎么也看不到内部场景。
“哦?”酆茔灵发出略感兴趣的声音,她眼神不急不慢地一一从场上扫过,发现除了眼前的巨鼠、鳄鱼、苍鹰,也就角落里被黑发遮住面庞的奇怪女子还能够反抗下自己。
如果没有猜错,他们四个应该就是目前苏沁妍寻找到的实力最强的四个。
“杀!杀了你!”碧绿刺猬模样的巨鼠发出口齿不清的声音,这才把酆茔灵的目光吸引回来。
巨鼠已经快要被酆茔灵气疯了,它没想到,自己已经拿出杀手锏,对方却还有闲心去打量别人。
要知道,他们之间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仅仅只有三四米远。
这点距离,巨鼠只需要一个冲刺,便可以顺利咬下酆茔灵的头颅。
它抬起头,想仔细看看酆茔灵此刻的表情,是不是如自己所想的一般出现惊慌或绝望。
幻想鄉建造之旅
可是,它失望了,酆茔灵看着它,就好像看着一只蚂蚁,它很熟悉这种眼神,因为它曾不止一次的利用这种眼神看过其他动物。
注意到它的动作,酆茔灵面色逐渐变得危险起来,眼睛也在瞬间化为竖瞳。“我说,我有让你起来了吗?”
随着她这句话落下,似乎已经取代白雾笼罩全场的黑雾并没有增多,但在场所有人所能感受到的威势却成数十倍的增加。
砰的一声,离酆茔灵最近、最想反抗她的巨鼠那四条粗壮的手脚因承受不住这恐怖的压力而爆开,漫天纷飞的血肉中,夹杂的是巨鼠痛苦的哀嚎。
四肢被爆的痛苦让这位丛林中的王者甚至难以维持自己的“瘟毒”异能,一身耸立的绿色尖毛重新变得柔顺,只剩下一个庞大躯体的巨鼠在这股莫名的压力之下,甚至不能顺从内心欲望,痛苦的在地上翻滚。
相比较之下,同为妖兽的苍鹰以及巨鳄的情况倒是好上不少,饶是如此,他们俩也被死死的按在地上,不止苍鹰无法继续挥动翅膀召唤龙卷风,就连巨鳄刚刚才变为沼泽的大地此刻又重新恢复原状。
另一边,黑发遮脸的神秘女子此刻正身躯颤抖,似乎在竭力的抵抗着什么。
英雄信條
至于其他与这几位相比,简直就像是凑数的妖兽们,酆茔灵倒是没有过多为难。
毕竟这些妖兽都显得十分听话,自被酆茔灵第一次展示出的力量压迫到地上不得动弹时,就哪怕一点小动作都没有出现。
毕竟在妖兽的世界中,弱者屈服于强者是十分常见的事,它们相比较场上能够发声的任何一人,都显得十分弱小,就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啊!你,你到底是什么?你根本就不是人类!”巨鼠痛苦的哀嚎着,只不过,现在的声音之中,除了痛苦与后悔之外,便满满的都是恐惧。
临倒下之前,它有幸通过酆茔灵眼睛瞥见黑雾中她的一抹真容。
可是,在真正看到之后,它反倒是更愿意自己什么都没看见。
那是幅怎样的场景呢?
它也说不上来。
只感觉,面前的酆茔灵根本就不可能是人类!
妖兽?鬼魂?神明?还是恶魔?
在巨鼠看来,似乎都不像,可又似乎都像是!
酆茔灵仅仅是一体的存在,其身上却好像混杂着其他各种各样非人生物的独有特质。
仅仅只是一眼,在接触到她双眼的下一刻,活了几十年、见识过不知道多少东西的巨鼠居然被直接吓破了胆!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