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v45v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我在黃泉有座房笔趣-第五百六十二章:突來店客看書-junqz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
“你是谁家的崽子,别跑。”
北邙学院内,只见负责教管的几位老师上窜下跳。
追着三岁大的孩子到处跑。
才三岁点大,跑起来确实快如疾风。
刁蠻俏郡主
几个教管伤灵级的实力,愣是追不上。
穿越誅仙 黃河家族
“奇怪,怎么就追不上呢?”
几个教管前围后堵,这小娃娃身上连一点灵能都没有,按说早就该被抓到才对。
奇怪的是这娃娃年纪不大,可跑起来,步伐却是出奇的灵动。
这一上午的功夫,愣是把整个幼儿园搞的上窜下跳。
“哈哈哈哈…”看着都快累坏的教管,娃娃满脸憨笑。
他这么一闹,其他孩子就更欢快了。
本该是睡午觉的时间,此事却是满园欢腾。
几个老师眼泪都下来了,送来的时候,这小家伙可是满脸欢喜的乖乖宝,红扑扑的小脸蛋,
哪知道还没笑几下,突然身后被一只大手抓的正着。
“嘿,你个小崽子,你爹前脚刚走,你就闹腾了。”
只见萨达尔咧嘴一笑,抬手两巴掌抽在丁鹏的屁股上。
疼的丁鹏一阵呲牙咧嘴。
“你们也是,一群笨蛋,被个娃娃耍的团团转,平时练的灵能技都练狗身上去了?今晚全都给我到后山练功去,明天抓不到这小子,全给我滚蛋!”
萨达尔骂起来几个教管,丝毫都不客气。
他站在旁边看了好一阵了,心中虽是惊讶丁鹏这小家伙的步法,但更多的是为几个教管愚笨的姿态感到愤怒。
虽然只是幼儿园的小班,送来的娃娃都只是三四岁的孩子。
但能进北邙学院的孩子,又那个是普通人。
平时老师陪着玩着,就算了,但这些教管真把这些娃娃当小屁孩不放在心上,早晚要吃大亏。
况且连个三岁孩子都对付不了,换做其他大班,高年级的学生,那就更抓瞎了。
几个教管面如土色,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只是丁鹏听到这本来倔强的小脸上顿时露出愧疚的神情,赶忙向萨达尔讨好道:“达尔爷爷,这是我的错,和他们没关系啊。”
“没关系?”
萨达尔眯着眼睛:“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刚才跑的不是挺欢的么?”
丁鹏脸红不语,虽然北邙学院他意见不止一次来过。
但每次都在后山,不能进入校园区,每次看到下面学院里的孩子们在玩,心里都快羡慕坏了。
这才一来到校园,就开始任着性子胡来。
此刻被萨达尔一说,小脸通红的发烫。
“行,给你个机会,但今天罚你打扫校场,多一片叶子,明天他们全都收拾东西滚蛋。”
“啊!”
丁鹏看着眼前偌大的校场,不禁瞪大眼睛。
“校长,这地方也太大了,我们走还不行么?”
几个教管脸色苍白,这么大的校场,每天保洁都要清扫一个小时,让一个孩子去打扫,打扫到天黑都扫不完。
但萨达尔压根就没理会他们都意思,只是看着丁鹏:“不许用灵能,不许请人帮忙,不许点冥钞作弊,你不是喜欢玩嘛,敢玩就要敢收拾。”
丁鹏呆了一阵,听到萨达尔话后,小脸一正,点头道:“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萨达尔说着把丁鹏放下来,旋即看向几个教管:“看着我干嘛,不干活了么!”
一声冷哼,顿时令这些教管们灰溜溜的低下头。
夕阳日下,园里的孩子们都已经回到了学区宿舍。
只见一个瘦小的身影拿着扫把,沿着偌大的校场开始打扫起来。
“老师,太大了,三五个保洁一小时才能扫完,你让一个三岁点大的孩子扫,扫到什么时候啊。”
不远山坡上,萨达尔和王小狗正站在上面看着。
王小狗看了一眼时间,这马上就到饭点了都。
“您就不怕,陈老爷子瞧不见孩子,提着锅勺来找您算账啊?”
王小狗低声说道。
想到那个臭脾气的老家伙,萨达尔嘴角一抽,但还是坚定道:“不行,这小家伙刚来,正是立规矩的时候,不然以后还不上天了。”
“可这里未免太大了,这要打扫到什么时候啊。”
王小狗知道自己师父脾气上来,谁劝都没有用,可让丁鹏一个人打扫实在太为难一个孩子了。
萨达尔眼神犹豫了片刻,只是片刻之后,还是不肯更改自己的决定。
天才死于自负的案例太多了,萨达尔亲眼目睹过太多令人瞩目的天之骄子。
但没有一个,性格上能算正常的。
什么?丁小乙?
呵呵,这货就是个挂狗,软饭王,不能做数。
萨达尔很清楚丁鹏的天赋有多么惊人,正式因此才会更加注意去磨砺他的性格。
所以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必须把校场打扫干净。
然而正在王小狗还要再做一次努力劝说的时候,鲜有画风的学院,突然卷起一股大风来。
这股风来的迅猛,萨达尔甚至察觉到的时候,风已然迎面吹来。
青妤記
顿时间大风吹起百花叶,灰卷尘土,尘卷沙。
来的快,去的快,等丁鹏感觉风过去后,小眼顿时一瞪。
只见偌大的校场已然被一股狂风扫到一干二净。
洁白的大石板上,真的是连一粒沙尘都没有。
“这都行?”
不远萨达尔和王小狗差点眼珠子都瞪出来。
若不是身为副校长,丁小乙给予了部分学院的阵法权限。
能够让萨达尔轻松的察觉到学院内的任何风吹草动,萨达尔可以很明确的说,这场风只是一个偶然现象。
但这也太偶然了吧?
萨达尔甚至仔细扫视着校场的每一个角落,居然发现真的一片叶子都没有,不由嘴里一阵低估:“不会是谁帮他吧?”
当然,他知道这不可能,整个学院大阵笼罩,真有人帮他,即便是龙级的强者,自己也能感应的到。
思来想去,萨达尔只能承认这都是运气。
脸一板,只能黑着脸转身离开。
临走前还不忘道:“这次是运气,下次…哼哼,我不信他运气一直这么好。”
萨达尔显然誓要完成自己的敲打计划,但他可能不会明白,有些人的运气,就是这么好。
此时,柴木新居里,丁小乙正和廖秋说道着,最近大头的消息。
提起这个铁憨憨,丁小乙就气不打一出来。
前段时间刚刚回来,没多久就又带着阿吞几个跑出去兴风作浪。
特别是自大娘娘入住幽山后,五福猪王一下就没人管制了。
这对兄弟俩,天天跑出去兴风作浪,简直无法无天。
前段时间,钟馗的坐骑,一头母麒麟,居然怀孕了。
一查才知道,原来是这俩狗货得知自己好朋友鬼角麒麟,还是个雏,就动了歪心思。
趁着钟馗外出之际,就带着鬼角麒麟潜入进去。
据说是大头在母麒麟的伙食里加了一种催情药,这玩意是当初娘娘为了逼猪王配种用的。
兵王囂張
结果被大头加在了母麒麟的伙食里。
等鬼角麒麟潜进去后,好家伙,差点把鬼角麒麟给按在地上折腾。
要不是后面鬼角麒麟的惨叫声太大了,引得了来福等人的主意赶忙把鬼角麒麟给硬拽了出来,估计等第二天一早,这家伙不死也要残废。
这件事来福还尽力的去为大头隐瞒,可母麒麟怀孕了,这事根本藏不住啊。
肚子一天比一天大,钟馗要骑,直接就把钟馗给蹬飞千多米远。
这事接下来也是纸包不住火,钟馗愣是在自己家门口骂街了半个小时。
甚至还跑大帝那儿告他的状。
这不,大帝又降下法旨,要他往后每月都要去钟馗那儿报道,少去一天,就去修一月的十八地狱。
“这个兔崽子,等他这次回来,看我不揍的它一佛出窍二佛升天。”
丁小乙恶狠狠的说道,表情像极了得知孩子在外面打游戏的父亲。
“都一样啊,大帝虽然说,以后我收的税可以分出40%提成,可这该死的码头建好后,压根就没见什么人来?”
廖秋抱怨吐槽着,三年了,他一分钱税都没见到,还要自掏腰包的养着手底下那帮饭桶。
简直血亏。
两人正喝着热汤,啃着陈老卤好的酱骨头时。
门外突然传来一门铃声。
丁小乙甚至还以为是听错了,然而接着一听,铃声又响了起来。
“咦?来人了??”
两人相视一眼,若是熟人直接就喊自己了,只有陌生人才会去按门铃。
当即丁小乙赶忙起身走到门外一瞧,只见门外占着一个女人。
女人一身白衣,清妆素雅,向丁小乙微微弯身:“小女子素蛊娘,可否借宿一宿。”
生意上门,丁小乙哪里有不欢迎的道理。
“当然,我这里就是客栈,姑娘请进便是。”
丁小乙说罢便是请女人进门,什么?门帖,那是不存在的。
一开始糟老头他们就合计了,但凡外面来的人,一律不要他们的门帖,万一起了什么歹心,正好顺手收拾了,省的给冥土添堵。
反正只要不是冥土的人,没人知道这块地是他的私地。
永樂劍俠 單田芳
只要人进来,做好人做坏人,全看丁小乙的心意。
请女人进来后,丁小乙把准备好的房间钥匙给她,女子拿着钥匙就进了房间,从头到尾,也没多说什么。
“总算是来客人喽!”
異界大祭司
看着女人进了屋,丁小乙重新坐下来,心想这也算是第一单生意吧。
“别高兴太早,你看那女人身上穿着那么朴素,别到时候连住店的房钱都没!”
廖秋不以为然的喝着碗里的热汤,心里也没把女人当回事。
“没就没吧,也不缺那点。”
丁小乙无所谓的说道。
两人刚说没两句话,就听门外传来一声大吼:“店家,有人么?”
顿时丁小乙和廖秋面面相视。
婚然心動:甜妻限時購
回头一瞧,一个大汉已经走进院子,大汉龙眼虎须,手上握着两把斧头,迈步走进来后,更是粗声粗气道:“店家,住店,另外有什么吃的尽管拿上来。”
“好嘞!”
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居然接连两单生意上门,这可真是出人意料。
让双儿去除非准备一下。
自己给大汉办理了入住手续,就是简单的登记下名字。
别看大汉长得粗犷,可写的字却是难得的秀气,名字也是有名有姓【齐贞吉】
这时双儿把厨房里陈老留下的卤煮端上来,又上了一壶酒水,几个馒头。
大汉坐下来就吃。
转眼一盘都吃完了,还嫌不够,又让双儿给再上一份。
结果盘子还没撤下去,大门外,又来了一人。
来者一副书生打扮,青冒灰衫,身后背着一个破竹篓子,进门后,眼睛看了一眼身边那个大汉,看着大汉凶神恶煞的模样,顿时小脸一白,干净躲开视线。
“店家,那个……我要住店。”书生小声说道。
这下廖秋感觉有点不对劲了,这个季节黄泉上阴寒刺骨,就算是有螭吻舟也不会好受。
往年都没见过人来,今天一来就来了三?
“小乙,我回去看看。”
想到这,廖秋也顾不上再继续吃喝了,赶忙披上黑色的袍子就往外走。
丁小乙心里也很奇怪,等廖秋离开后,就给书生简单的登记一下。
随后就见书生小心翼翼的坐在边角,只是喊了一份面条,呼呼的吃起来。
一脸来了三位客人,冷清的客厅里总算是有些热闹起来。
丁小乙则双手包怀,看着门外,心想会不会再来几个。
正在他心中思索着,今儿廖秋的码头,是不是开始热闹起来时。
只听楼上传出一阵琵琶声。
轻盈的奏乐声,夹带着女人凄苦的歌声。
歌声听的悲切,让书生几度潸然落泪,反倒是那个黑脸的大汉,听着这阵乐声,吃的越发津津有味。
转眼桌上的卤肉馒头一扫而空,大声道:“不够,不够,再给咱家来一桌,这点肉哪够下酒呢。”
双儿看了一眼丁小乙,见他点了点头后,就走进厨房开始忙活起来。
但大汉却是在此刻,有些等不及了,目光一扫,眼睛不由瞄在书生的身上,铜铃大的眼睛,在书生上下来回打量一眼,咧开嘴巴笑道:“店家不用麻烦,这就是上等的下酒菜啊。”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