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fwda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我來自繆星》-第985章 會談分享-i656s

我來自繆星
小說推薦我來自繆星
丁蒙这一眼扫得年轻将领有点心虚,大家都是在战场上拼杀过的人,一瞧丁蒙这种深邃又冰寒的目光,年轻将领就知道对方可不是表面看去那么简单的。
蛙人国这方面和诺星帝国一样,崇尚强者、推崇武力,拳头厉害那才有发言资格。
年轻将领看似就要走出队列,却被雷顿伸手阻止了。
傾世謀歌
“这位丁先生,不知道你有什么问题?”雷顿饶有兴致的看着丁蒙。
慕慕若子
到底是集团军司令,眼光比一般人都毒辣,掠噬界仙元往后请了一个人族来当随员,这其中肯定有说法。
丁蒙道:“仙元王后收到的邀请是司令以贵国母体的名义发出来的。”
雷顿的眼珠子不断在变色:“有什么问题吗?”
丁蒙道:“母体大人都不出来现身说法,我们这些人讨论一阵又有什么用?”
雷顿笑了,蛙族人的笑有个特点,一张血盆大口张得极大,感觉像要把你吞下去似的。
“那我问你,母体大人邀约的是仙元王后,请问王后大人她来了吗?”雷顿反问。
丁蒙道:“至少仙元王后派了使者过来。”
雷顿道:“冷宗主既然能够代表王后大人,我同样也能够代表母体大人。”
丁蒙道:“那好,司令既然这么自信,我们也不怕把话敞开明说。”
雷顿点头:“洗耳恭听!”
丁蒙道:“讨伐联合舰队的事情我看就不用商量了!”
人群再度哗然,你这是什么话?
丁蒙盯着雷顿道:“因为司令自己也清楚,正面反击联合舰队根本就打不过,关键原因就在于联合这两个字上面。”
联合舰队的意思就是联邦帝国的同盟,你蛙族军队无论有多么悍不畏死,有多么骁勇善战,你不可能以一个国度的军队硬扛两个国家的力量,如果扛得过,三年前早就实施反击了。
从战略的角度来说反击绝对不是上策,你也撼动不了人家,那毕竟是科技含量很高的星际舰队。
雷顿道:“有理!”
丁蒙继续道:“据我所知,司令的小股部队不断在渗透封锁防线,可惜没有人活着回来,更没有消息反馈,这些蛙族的高手集群恐怕是死得差不多了。”
雷顿淡淡道:“这些也不是什么秘密!”
丁蒙道:“司令你想知道原因是为什么吗?”
雷顿的表情终于严肃了一些:“请讲!”
丁蒙道:“这些年来,帝国高层弄到了一批新能源,顶尖高手的实力又涨了一大截,所以帝国才敢大规模出兵沃垩星系,文阳算准了你们会派出小股精锐部队潜入,其结果就是有去无回。”
雷顿终于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身后的将领们也是议论纷纷。
丁蒙道:“司令手上现在已经无牌可用了吧?所以想到了请求其他国度的援助,可惜钢鬃帝国格局小了点,提供不了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君天顿时一阵脸红,他们在丁蒙手上是吃过亏的,同时也知道丁蒙说的是实情。
丁蒙目光落向钟瑜:“钟老先生想必也不愿和联邦帝国正面交恶对吧?都是在外太空刀口舐血求生存的人,哪一国的高层敢得罪?”
钟瑜露出歉然的表情:“惭愧!”
雷顿盯着丁蒙:“那就不知道仙元王后大人,对目前这个局势有什么更好的看法?”
丁蒙悠然道:“看法倒是有很多,但做法却是一个都没有!”
这话可是把一群蛙族将领给气坏了,你这是什么意思?袖手旁观吗?还是隔岸观火?
那个年轻将领忍不住了:“姓丁的,我们蛙人国和你们掠噬界临近,你也该知道彼此是齿寒唇亡的关系,我们的前线撤退了,你们面临联邦的压力就要增大。”
丁蒙满不在乎的答道:“我知道,但是我更知道圣辉联邦不会进攻我们掠噬界。”
年轻将领道:“你凭什么这么认为?”
丁蒙笑了:“这又不是百年前了,我掠噬界的地盘有什么联邦值得觊觎的玩意?同样的道理,我们掠噬界也不会出兵千帆星,乐际系一带已经没什么值钱的玩意了,你总不能认为我们会掉头去攻打柏古星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吧?”
蛙人族这边众将一阵无语,丁蒙态度骄横,但话却说得一点没错。
冷音和血越山也是暗自在点头,别看丁蒙这家伙平时神神叼叼的,可对局势还是判断得非常准确。
山海時代 嬉樂文人_91
雷顿又笑了:“好,我们不谈做法,那我想问问王后大人的看法。”
“看法肯定是有的!”丁蒙大咧咧的表示。
雷顿道:“比如说?”
丁蒙笑得很狡黠:“比如说你们没有诚意!”
雷顿反问道:“我们这还没有诚意?”
丁蒙笑道:“我们大老远的跑过来,司令连茶水都不准备一杯,蛙人国到底是穷成这样子了?还是抠门成这样子了?”
雷顿笑了,扭头道:“来人,给贵客备礼!”
蛙族所谓的“备礼”就相当于人类世界的“请客”,是起码的待客之道。
很快就有士兵把一盘盘瓜果点心、酒水饮品摆在了冷音的桌子上,虽然卖相看着不咋地,但蛙人国能弄出这些东西,真是不逊于联邦那边淘到优等纤维。
丁蒙瞧了瞧,伸手捞起一颗鲜黄桃塞进嘴里“吧唧吧唧”的嚼着,那享受的表情看得蛙族将领们怒目而视。
曹尼玛我们平时舍不得吃的好货,居然便宜了你这小子。
雷顿又道:“丁先生现在总不能说我们没有诚意了吧?”
丁蒙道:“诚意是有了,但光有诚意还远远不够,司令如果想获得仙元王后的支持,仅靠一张嘴说话是不行的。”
“那靠什么?靠拳头吗?”那个年轻将领怒火中烧,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挺着一个合金大肚皮慢慢走出队列,站到了广场中央,“我看你就是一张嘴在那里花言巧语,我蛙族信奉拳头即真理的名言,有种出来赐教两招,我才信你的胡说八道。”
“哈!”丁蒙乐了,“凭你这个铁肚皮想教育我?你还是太年轻啊。”
年轻将领真是怒不可遏:“少废话,劳资在沃垩星系对付你们这些无毛猴子有四十多年了,像你这种小年轻,劳资随手可以捏死一大把!”
丁蒙慢慢走进广场,气定神闲的背负着双手:“你还差得远,真的,我都不屑动手,就算把你打死了,我都没有一点成就感。”
这个时候四周的气氛已经紧张起来了,关键是雷顿也没有出声阻止,他也存心想让年轻将领试一试丁蒙的深浅,毕竟你掠噬界派出的使者是人族,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斤两?大话人人都会说,本事却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听到丁蒙的嚣张回答,年轻将领二话不说一个踏步就冲过来了。
他身高三米,肚皮有如钢球,整个人冲锋的时候俨然一个大铁球砸了过来,地面都在颤动,这是典型的蛙族士兵冲锋,骁勇的气势配合凌厉的眼神,在战场上若是成百上千这样的人一起冲锋,足以让其他族的军队闻风丧胆。
“砰————”
空气震动并扭曲,拳头没到但拳风已虎虎生威。
年轻将领的铁拳堪比丁蒙人那么大了,这一重拳砸下来,其他人真是想不出该怎么闪躲。
然而丁蒙根本就没有躲,任由拳头砸在自己脑袋上,年轻将领满以为对方会当场变成一张肉饼,谁知拳头竟像是砸在一根钉子上,掌沿先是一股锥心般的疼痛,接着火辣辣的刺人,再低头一看,丁蒙居然毫发无伤。
大骇之下年轻将领火速后退了:“什么妖法?”
大漢龍騰
这也不怪他看不出端倪,你一个初级战圣去打星际武尊,你甚至都感知不到人家的气息。
丁蒙耷拉着眼皮:“就这?”
年轻将领怒视着他,忽然伸出右手:“拿我刀来!”
远处立即有士兵合力抛出一柄五颜六色的巨型战刀,看色泽就知道是多种稀有金属铸造。
丁蒙又笑了:“你这刀花花绿绿的,是女人用的吧?”
年轻将领懒得啰嗦,接刀之后运转了源能,同时他身上这些合金碎片迸发出了极为尖锐的能量力场,刀身居然被许多电弧裹住,看来再造战士还是有些名堂的。
“嚯————”
幻想奇跡 冷魑
年轻将领一声清啸,再度踏步高高跃起,当头一刀劈了下来,战刀简直犹如一道闪电劈向丁蒙天灵盖,这一刀不可谓不猛,起码能够撼动战神级的高手。
“嗤”的一声急响,听起来像是刀锋切开血肉的声音,但碎的却不是丁蒙的脑袋,而是战刀本身。
战刀明明就砍中了丁蒙的天灵盖,结果刀却化为了一滩钢水,瞬间又变成白烟气化掉了。
这一下所有人全部傻眼,就算再没眼力的人也该看出,丁蒙这是以极为深厚的能量把战刀给熔掉了。
这个掠噬界的人族代表,居然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高手。
年轻将领还在愣神,丁蒙已经挺起鼻子张大了鼻孔,直接呼出一道微弱的气流。
就是这么一小股气,直接就把他震得倒退着滑行,钢板铺筑的广场居然都被滑出一道长长的刮痕。
年轻将领是在雷顿面前堪堪站定的,他正欲再度上前,却被雷顿厉声喝止了:“退下!”
年轻将领面色有些不甘,但还是老实朝后面走去,后排将领全是义愤填膺之色。
雷顿冷声道:“不得对贵客无礼,人家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你已化成灰烬!”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