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vxf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艾澤拉斯之救贖 起點-第732章 好活當賞看書-7mbyo

艾澤拉斯之救贖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之救贖
轰隆隆——!
兰洛斯几人眼睁睁看着雨点般的炮弹从海岸方向抛射过来,随之而来的轰鸣,让脚下的土地不断颤动着。
“看来那个叫邓肯的家伙小看了他的对手。”感受到脚下的震撼,老陈默默摇头。
兰洛斯看向炮击射出的方向,眉头微微皱起。战争果然是科技最大的推动力,兽人战争时期,即使是戴林的座驾,海上王权号的炮火射程也不过三四百米。可这一轮炮击,显然已经跨越了将近五百米的距离。
如果科技持续发展,在杀伤力方面超越魔法,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
鏢師冷妃 裏見挽月
这个问题,几乎所有的穿越者心里都会有所对比,兰洛斯自然也不例外。想到这里,他对旅馆那两个地精工程师的兴趣,更大了。
“我们得赶快了,要是那个血帆间谍死了我可就白折腾了。”摇了摇头抛开脑子里的胡思乱想,兰洛斯不顾空气中传来的刺鼻硝烟,快步上前。
虽然覆盖式火炮打击杀伤力惊人,但老陈脸上并没有露出胆怯,反而是跃跃欲试地紧跟上去。反观吉安娜,则一脸忧心忡忡地看着精灵的背影。
她不是害怕,而是,她有些不太明白。一直到昨天,这家伙根本没有提过血帆之类的事情,怎么一早起来,这家伙就对藏宝海湾的形势这么了解了?
哦,对了,关于昨晚兰洛斯到底睡没睡的问题,她还没得到正儿八经的答案呢……
——————————
凯特琳藏身的岩壁早已经大面积坍塌,她缩成一团,等到第一轮炮火打击停歇的当口才推开身上的碎石,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孕妻無價 納蘭雪兒
大名鼎鼎的利刃小姐现在可谓是狼狈至极。浑身上下布满尘土和火药残留,衣服满是破洞,丝丝血迹遍布其上。但相比周遭那些大呼小叫扑倒在地的血帆海盗,于滚滚硝烟中挺直腰板的凯特琳,宛如不可一世的王者。
老爹送的魔法短剑让凯特琳成为了藏宝海湾的第一剑客,但面对众多挑战者,她依然能占据第一剑客的头衔这么多年,靠得,还是自己。
论蛮横她比不过其他人,但她远比其他人更狠,更大胆,更不要命。海盗敢做的她要做,海盗不敢做的,她一样能做。
“疯子,疯子!”邓肯双手抱头藏在不知道从谁手里抢来的盾牌下,浑身上下抖个不停,面门涨红,两眼瞪圆,气急败坏地朝着前方的硝烟咒骂,“你这个疯娘们儿,你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吗?!”
“既然这么怕死还做什么海盗?”凯特琳扫视一周,看到这么长时间依旧没有人敢站起身来,她不屑地吐了口唾沫,“一帮怕死鬼。不如滚回娘胎去再回炉重造个几年吧。”
“哦,我忘了,你他ma早就被你们这幅怂样给气到入土为安了吧。”
“臭娘们儿,兄弟们上,干死她!”
凯特琳舌灿莲花、张口就来,气得一众海盗气血上涌,邓肯也不顾什么炮击威胁,连忙带头从地上爬了起来。可正当海盗们捡起武器准备进攻时,凯特琳却洒脱一笑,抬手又是一枪朝天射击。
“臭小子们,今天奶奶我要你们所有人一起陪葬!”
“ma了个bi的!快跑!”信号弹熟悉的闪光映在众人惊慌失措的眼眸,方才那一轮炮击留下的硝烟和恐惧还未褪去,血帆海盗们还哪有勇气顶着炮火进攻?纷纷大呼小叫地四散逃开。
可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寒风在瞬息间环绕住整片空地,冰晶拔地而起,转眼便将空地上的所有海盗尽数包围。
看到这一幕,刚准备松口气的凯特琳再度绷紧神经,目光聚焦在冰墙唯一缺口处,那个突兀出现的人影身上。
特種戰兵在都市
“你,你是谁?”邓肯下意识停住脚步,随即想起炮火威胁,也来不及多问,厉声怒喝,“好狗不挡道,滚开!”
兰洛斯微微一笑,缓缓伸手向前一挥。
由奥术飞弹组成的风暴闪耀着迷幻而神秘的紫色辉光,映照在冰墙上,如同一场高贵优雅的绚烂星雨。
6环法术,奥术弹幕。
邓肯只听见雨点般的呼啸,随即哀嚎四起,短短两秒内,又彻底回归安静。他眼神剧颤,刚高高举起的拳头还来不及下令突击,僵硬地转动脖子回头看去。
方才在炮击下幸存的十来人,统统倒在了血泊之中。
“不,等等……”
对他的求饶兰洛斯置若罔闻,大步流星靠近,一把按住了对方的脑门:“抱歉,我赶时间。”
惊悚的惨叫声突然在冰墙中爆发,凯特琳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这么多年的海盗生涯,她还从来不知道,原来人类,可以发出如此惨烈而又可怕的叫喊声。
“凯特琳姐姐!”
正当利刃小姐心悸之余,一个充满兴奋的可人声音如细雨般浸润了她莫名干裂的心田。
看到一笑容满面的金发少女飞奔而来,凯特琳先是一愣,随即眼中不自觉流露出许久不曾有过的温柔与亲和:“吉安娜?你怎么在这儿?”
“这就说来话长了。”虽然几年不见,但想起自己小的时候在这位大姐姐的带领下在达拉然各种惹是生非,吉安娜非但没有感觉到半点隔阂,反而由衷生起怀念和喜悦。
故人重逢,她同样有很多话想说,但现在显然不是时候:“先不说这些,我们赶快离开这里,不然炮击又要打过来了。”
闻言,凯特琳笑了笑,正要开口,前方遮挡视线的冰墙突然融化,那个方才给她带去莫名压抑情绪的灰发精灵,正一边掸去手上不知名的粉尘一边缓步走出。
“放心吧,那颗信号弹不是要继续开火,而是喊停。”
“啊?”吉安娜转过头看向精灵,一脸疑惑,“可凯特琳姐姐刚才说……”
“那是骗那些血帆海盗的。掩体没了,真要继续炮击,这位小姐怕就交待在这儿了。”兰洛斯笑着摇头,随后看向了这位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女性,‘利刃’凯特琳,安斯雷姆的女儿,“我说的对吗?”
“猜得不错,不过你是……”近距离仔细打量对方,凯特琳这才找到了那股莫名熟悉的感觉来自何处:“哦!你是当年诱拐吉安娜的那个精灵!现在居然……”
“不,不是的!”
“……”兰洛斯笑容一僵,看向着急忙慌否认的吉安娜,一阵无奈涌上心头。你说你,脸红个什么劲,这不是让人更加误会了吗?
“我明白,我明白。”虽然相隔这么多年,但凯特琳依然是那个自作主张的老大姐,看到吉安娜脸色粉红,顿时露出揶揄笑容,一把将女孩儿搂到身边,用看似偷偷摸摸却正好又能让兰洛斯听清的声音说道:“虽然这个邋遢的精灵长得还算有模有样,但姐姐我可警告你,在达拉然那些年我就打听过,奎尔萨拉斯的那个游侠将军跟他不清不楚。还有当初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位蓝龙女士也是他带来的,听说前些年的战争期间,那个带队支援联盟的女精灵也是他的副官,还有还有……”
“咳咳。”见对方把自己的户口本都快翻出来完了,兰洛斯连忙出声打断,“两位小姐,你们不觉得这地方的味道有些上头吗?”
妻約33天 三月曉筱
“你好歹还上过战场呢,这点儿委屈就受不了了?哼,大男人怎么那么矫情……”凯特琳抬起头,十分硬气地扔了他一个白眼,随后又继续低头准备给不谙世事的吉安娜做思想工作。
策馬天涯
“这,这些我都听说过。”吉安娜悄悄抬起视线,瞥了一眼气得嘴角直抽抽的兰洛斯,随即又快速收了回去。
其他不提,就之前兰洛斯因为达拉然之眼的事情被关押,本来派人就能处理的事情,希尔瓦娜斯不顾事务繁忙来来回回亲自跑了不知道多少趟,那段时间几乎整个达拉然的人都在讨论他俩到底什么关系。
之前吉安娜对此并没有什么其他感觉,但自从有了这些天来的经历,以及昨晚发生的事情,现在再听到这些事情,她莫名感到心里不是滋味。
美女的神級兵王
“不过你误会了,我跟他一起到这儿是因为肯瑞托的安排,不是你想的那样。”
话是这样,但凯特琳出门在外这么多年,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看出女孩儿脸上转瞬即逝的失落,她双目微眯,嘴角的笑容突然变得邪恶起来。
“我这里有药,迷倒他今晚你就可以把他办了,然后……”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如此出其不意又意料之外的发言让吉安娜骤然一惊,连忙慌慌张张地打断了她那极具画面感的言语。毕竟,这番话,跟昨天晚上怎么就那么相似呢?
长长的耳朵不住轻颤,兰洛斯脸上的怒气渐渐转变为敬佩,暗地里默默给这位海盗小姐竖起了大拇指。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