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2lx扣人心弦的小說 搖滾教父-第757章 計劃提前熱推-z0k5y

搖滾教父
小說推薦搖滾教父
要提前推动【窃听门】事件爆发,乐队必然要忙于这个“大项目”,对于《逃离伊甸园》这张专辑,肯定就是顾不上了。
不过这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录音室的工作已经录完,剩下的后期制作,完全可以交给MAD唱片的团队去处理。
如果专辑制作完成之后,【量子娱乐】这边的工作还没有结束,那也没有关系。
将《逃离伊甸园》专辑暂时封存,等待以后发行,也是可以的。
虽然说这会拉长这个项目的周期,间接地提高成本——回款周期的拉长,所带来的货币贬值以及利息损失,通常也会被计入成本当中——但这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普通的明星当然没有资格讨价还价,但【Darkness】乐队不但是【量子音乐】最大牌的明星,同时还是公司最大的股东,享受一些特权,只要不是太过分的事,就算是同样作为股东的劳伦斯兄妹都不会说什么。
何况,只是暂时封存,等到【量子娱乐】所面临的麻烦有了一个结果,《逃离伊甸园》这张专辑,随时都可以拿出来推入发行阶段。
损失的,无非是“制作成本”这一块,因为项目周期拉长而导致的货币贬值、利息损失等等。
哪怕是往高了算,这张专辑延迟发行个一年,损失顶天也就几十万美元。
这点钱,乐队不在乎,【量子音乐】那帮花公司钱的员工,自然也不会心疼。
在老板没有对“绩效”划定一个严格的标准的时候,大多数员工都是不会去考虑公司的这个项目,钱花得到底值不值。
除非,公司将项目的收益和员工的个人利益紧密结合起来。
咳咳,扯远了。
总之,并没有太多地考虑,乐队就做出了暂时封存《逃离伊甸园》的决定。
相较于这点时间和资金上的损失,毫无疑问,还是【量子娱乐】现在所面临的麻烦,更加的重要,也更加的致命。
在进行了一次投票表决之后,虽然不是全票通过,但却也以大多数赞成票,通过了一项决议,那就是提前推动【窃听门】事件的爆发。
一方面,让新闻集团自顾不暇,没有精力再去插手环球音乐集团。
另一方面,【量子娱乐】需要在抓紧时间,搞定环球音乐集团的同时,利用【窃听门】事件的机会,从新闻集团身上撕下一大块肉来。
从英国巴莱克银行借来的那笔资金只用了不到一半,再加上【量子娱乐】自有的资金,将资金链压榨到极限的情况下,挤出两百亿美元来,虽然困难,但并非做不到。
这笔钱,当然不足以在收购环球音乐集团的同时,又同时拿下福克斯电视网、二十世纪福克斯影业、福克斯探照灯电影公司、福克斯广播公司等等,众多价值高昂的优质资产。
甚至于,连拿下其中的一个,都显得十分吃力,需要借助【窃听门】事件,不但让新闻集团同意脱手资产以求自保,同时还要将价格压榨到极限。
只有这样,【量子娱乐】才有极小的机会,可以得到其中的一部分。
但即便困难重重,面对着不知道多少年才会有这么一次的“重大机遇”,【量子娱乐】仍然是做好了准备,无论机会多么的渺茫,都要全力以赴。
如果不能借着这次机会,从新闻集团得到足够多的资源,单单只凭借着【量子音乐】,哪怕是再吞并掉环球音乐集团,【量子娱乐】也只能做一家唱片业巨头,很难将自己帝国的版图扩张到其它领域。
就算是当初的宝丽金唱片,曾经一度风光无限,比一年前的环球唱片所占的市场份额还要高,但仅仅只有唱片业的基础,却很难支持宝丽金向其它行业进行扩张。
最终,这家唱片业巨头的衰败,也和他们投入巨资,试图依托唱片业的资源,建立起电影行业的全球发行体系有很大的关系。
这项计划耗费了宝丽金太多的资金,但成效却不尽如人意。
【量子娱乐】,绝对不希望走了宝丽金唱片的老路。
自己从无到有一点点建立起来,还要面对该行业“固有势力”的打压,这可比收购一家现成的公司,要困难了不知道多少倍。
是单独在唱片业称王称霸,然后艰难地找机会一点点向外推进,还是一举成为跨行业的超级巨头,可以说,基本上就看这一次能够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了。
在会议结束之后,罗杰第一时间赶往市中心,在自己“曾经生活”的第五大道附近,约见了米兰达-斯特里普。
“你之前说‘保护’了两名重要的证人?”
罗杰没有丝毫客套,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他们是否能够按照我们的要求去做事?什么时候能准备好?”
米兰达-斯特里普这个人,自从被“用在了奇怪的方向上”之后,做事就越来越“歪”,专门替乐队,或者说是替罗杰处理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不过,在很多时候,像米兰达这样的人,对于超级富豪,尤其是生活在北美这片土地上的超级富豪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不能摆到台面上来,未必一定会用得到,甚至没有人会承认自己身边有这样一个“重要属下”,但却一定要有。
“曾经就职于《世界新闻报》的肖恩-霍尔,还有他的前任上司,安迪-库尔森。两人都遭受过新闻集团的死亡威胁,目前处于我们的‘保护’之下。”
米兰达-斯特里普在“保护”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显然是别有所指。
顿了顿,米兰达继续说道:“他们被我们‘保护’已经超过了半年,这么长的时间,足够让他们知道该听谁的话。如果您需要,三天之内,他们就会出现在洛杉矶,或者其它任何您希望的地方。”
“不要带到洛杉矶来。”
罗杰摇了摇头,否决了这个提议。
考虑了片刻,罗杰开口说道:“送他们分别去伦敦和华盛顿DC,我们需要同时引起唐宁街和白房子的重视,不能给新闻集团反应过来,把事情压下去的机会。”
(注:北美有好几个叫华盛顿的地名,一般只有带DC的是特指首都。)
米兰达-斯特里普没有多问,直接答应下来,“好,还需要我做什么?比如说让肖恩-霍尔和安迪-库尔森知道什么事该说,什么事不该说之类……”
“具体的事情卢卡会派人来和你对接,你做好辅助工作就行。”
罗杰犹豫了一下,又忍不住问道:“你确定他们两个不会乱说话吧?”
“我保证。”
米兰达-斯特里普裂开嘴角,阴森地笑了起来:“我保证,他们会很听话的。”
从米兰达的语气里,罗杰听得出来,《世界新闻报》的前任主编安迪-库尔森和前任记者肖恩-霍尔,这两人最近半年的日子恐怕不会过得太愉快。
不过,对于米兰达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对他们做了什么,罗杰一点都不关心。
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上,罗杰一向只问结果,从不过问具体的过程。
哪怕出了什么问题,也可以轻易地将自己从中间摘出来。
又叮嘱了几句,罗杰就离开了酒店,返回家中。
……
几天之后,一则由BBC电视台播放的采访录像,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接受采访的,是一个看上去很有亲和力的中年人。
这是一个典型的英国白人,体型有些肥胖,这是几乎所有英国男人共同的标志,啤酒、油炸食品,以及足球比赛,让每一个英国人年龄稍大一些,就会控制不住身材的走形。
这个人的五官倒是长得很有亲和力,让人忍不住心生好感。
然而,在他脸侧,几道狰狞的伤疤,却是将这为数不多的“亲和感”破坏得淋漓尽致。
“是的,《世界新闻报》正在对整个英国进行电话监听,上到王室,下到卡车司机,全都在他们的监听范围之内。《世界新闻报》的目的,就是通过这种手段来获取新闻,比如说威廉王子膝盖受伤的新闻,就是从窃听电话中得到的消息。”
节目画面上,肖恩-霍尔指着自己脸上的伤疤,说道:“我在年初的时候就打算说出真相,这就是那个时候‘他们’留给我的,为了让我闭嘴。但是我不会屈服,我的职业道德不允许我这么做!所以,当我的伤一好,我马上就联系了BBC,选择将我所知道的一切公开出来!”
肖恩-霍尔的话,七分真,三份假。
新闻集团旗下,以《世界新闻报》为首的众多媒体,为了获取新闻,确实是采取了监听电话等方式,而且在监听的名单中确实包含英国王室,以及许多的工会要员——其中也包含卡车司机工会的执行会长。
不过,要说《世界新闻报》在监控整个英国,那就有些离谱了。
别说区区一个《世界新闻报》,就算是整个新闻集团,再将他们的势力扩张十倍,也没有这个本事。
英国的领土面积再小,那也是一个独立的、高度发达的国家!
想要完成这样的事,以一家私人公司的力量,是绝对不可能的。
除此之外,肖恩-霍尔要公布真相的原因,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职业道德”,而是为了私利。
几个月前,因为安迪-库尔森离职,作为安迪-库尔森的重要助手,肖恩-霍尔也被《世界新闻报》辞退。
失去了工作,没有了收入来源,又整天被银行催债,逼不得已之下,肖恩-霍尔才想到了这个办法:威胁要公开真相,向《世界新闻报》勒索一笔钱财。
但也不知道是肖恩-霍尔索要的数额太大,《世界新闻报》认为不划算,还是“谈判”出现了其它的什么问题,总之双方谈崩了。
尽管《世界新闻报》对其进行了警告,肖恩-霍尔仍然是联系了媒体,公开宣称自己有关于《世界新闻报》窃听丑闻的证据。
这一举动,彻底惹恼了《世界新闻报》以及它背后的新闻集团,不过直到此时,新闻集团也并没有打算真正“杀人灭口”,而是以死亡威胁,让肖恩-霍尔主动闭嘴。
——毕竟,现在是一个文明社会,直接肉体毁灭什么的,或许在社会底层还偶尔能够见到,但到了一定层次之后,极少有人会做出这么极端的选择。
哪怕是要“来黑的”,顶多也就是威胁一番。
然而,肖恩-霍尔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哪里懂得这么多弯弯绕绕?
看到一辆越野车笔直地朝着自己撞来,肖恩-霍尔吓得裤裆都湿了,只以为自己惹恼了《世界新闻报》,对方要杀自己灭口。
在被米兰达-斯特里普派去的人救下之后,后者也成功地让肖恩-霍尔相信,自己和《世界新闻报》之间,已经是不死不休,必须要有一方彻底倒下才会结束。
至于如何让肖恩-霍尔相信这一点,那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在BBC电视台将这段采访录像播出之后,顿时在整个西方社会引起了轩然大波。
由于文化的原因,西方社会对于“隐私”这两个字重视到了一种病态的地步。
甚至于,很多人宁愿为了保证自己的隐私,而不顾安全威胁。
——比如说某个国家政-府打算在城区的公共区域布控大约三千个治安摄像头来降低犯罪发生的可能性,但却引起了很多人的抗议,认为这侵犯了他们的“隐私权”。最终,这件事也不了了之。
连一国政府,想要在“公共区域”布控摄像头,都会遇到这么大的阻力。
一家媒体,直接用窃听、监控的手段来监视着每一台电话、每一部手机,这让高傲的老白男们如何忍受得了?
在新闻播出的当天,《世界新闻报》总部所在的办公楼,就被一群愤怒的抗议者包围了起来。
看那些人恨不得将《世界新闻报》职员撕碎的表情,要不是有大批警察在这里维持秩序,恐怕《世界新闻报》的总部都要被他们一把火给烧了。
就在《世界新闻报》的高层焦头烂额地将这个消息通报给新闻集团的总部时,在华盛顿,又爆出了一个更大的麻烦!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