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nqp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大製藥師系統笔趣-番外篇:梅姐!分享-bsprz

大製藥師系統
小說推薦大製藥師系統
夜晚的中海外滩灯火酒绿,纸醉金迷。
而巍峨耸立的摩天大厦,就像黑夜中的一尊尊巨兽,俯视着浦江两岸川流不息的灯火。
其中一栋摩天大厦内,一个穿着深V晚礼服的女人,端坐在落地窗前的真皮沙发上,怔怔的看着远处高架桥上流光溢彩的玉带,手里捧着一杯红酒,细碎的水晶灯光打在她的皮肤上,如梦似幻。
在女人正前方,站着一个左脸上有一条长长刀疤的彪悍男人,理着板寸头,皮肤黝黑,眼神坚毅锐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女人端起手里的红酒抿了口,转头看向刀疤男,然后目光又盯着他脸上的刀疤看了起来,笑问道:“对了,我一直不知道,你脸上刀疤是怎么来的啊?”
刀疤男楞了一下,随后立刻解释说:“这不是刀疤,是在溆莉娅和政府军打仗时,被流弹刮伤的。”
“噢,你做杀手前还当过雇佣军啊?”女人感兴趣的问到。
刀疤男点点头,“是的梅姐。”
这个叫梅姐的女人追问道:“几年?”
刀疤男:“三年!”
“这样啊~”梅姐笑着点点头,随后正色说道:“把调查到的情况跟我说说。”
刀疤男点点头说:“江州刑大那边的专案组已经撤了,据内线说,是寰宇那边打了招呼的,应该已经放弃对吕伟晔的追索了。”
梅姐闻言追问道:“你说的是真得吗?”
刀疤男点点头,肯定道:“真得!”
顿了一下刀疤男说道:“就算不放弃又能怎么样,吕伟晔已经葬身大海,难道他们还能从茫茫大海中把他捞起来质问不成?”
梅姐点点头,脸上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在水晶灯的照耀下,却显得十分的阴森和可怕。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不过既然他们主动撤案了,那就最好不过了。其实我倒不是怕刑大,我是怕那个周文。”
刀疤男眼睛微微眯了眯,里面闪过一丝不屑,但是脸上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沉声说道:“一个科学家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梅姐摇摇头,说:“你不懂!这个人和很多政要名人以及国内外诸多富豪,交情匪浅,能量十分可怕。”
刀疤男闻言点点头。
梅姐放下手里的红酒杯,从旁边的水晶茶几上拿起一只手提包,从里面取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刀疤男,笑道:“这里是100万,和兄弟们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谢谢梅姐。”
刀疤男恭声道谢后,接过了银行卡。
梅姐笑道:“不过玩归玩,可不要把身子掏空了,回头做不了事情,我唯你是问。”
刀疤男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梅姐。”
“去吧……”
梅姐等刀疤男离开后,伸手端起酒杯看着外面灯红酒绿的世界,眼睛里有掩饰不住的得意。
这一票干的十分漂亮,在刨除各种费用后,她净赚5个亿。
一笔在普通人看来的天文数字。
当然了,对于她来说,同样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她这些年东南西北、国内国外的到处闯荡,陪了数不清的男人上床,耍了无数的心眼,身上人命都背了好几条,如此种种,赚的还没有这一次的多呢!
开心了一会,梅姐脑海里不由的开始考虑起下一步的计划。
尽管已经有了很多的钱,但是她并不满足。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嫌钱多的,她也不例外。
而且她有很多手下要养,自己国内外多套豪宅以及豪车、游艇需要养护,还包养了好几个年轻帅气的小白脸,这些都需要钱。
不过现在钱不好赚,尤其是暴利行业,基本上都被人抢占了,她如果贸贸然去抢生意的话,很可能会发生一些难以预料的风险。
比如她跟的最后一个男人就是靠走S油品起家的,每天纯利润基本上在800~1000万之间。
当然,里面要分润出去很大一笔钱,但是落在他手上的,依然是一笔难以想象的数字。
不过最后还是栽了。
在家里捅了自己几十刀自杀身亡。
她想来想去,最后还是把主意打到了寰宇生物身上。
这一次的事件,让她看到了制药到底有多么赚钱?或者说寰宇生物研发的药物有多么赚钱?
仅仅是一份还没有经过临床试验论证的新药研发数据,就让一帮药企打破脑袋争抢。
如果她要是能拿到一份完整的实验数据,那又能卖多少钱?
虽然寰宇生物的数据库安保确实很严密,而且出了这次事件后,肯定会更严密。
但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是人都有弱点,既然她能拿下一个吕伟晔,她就能拿下第二个吕伟晔,第三个吕伟晔。
想着想着,梅姐突发奇想,为什么不干脆拿下周文呢?
“对啊!我偷什么药方啊,我去偷人不就行了?”
那个男孩简直就是一座巨大的宝藏,只要拿下他,那她以后还不是应有尽有,要什么有什么?
梅姐想到这里,直笑自己笨。
至于能不能成功这个问题,她根本不去考虑。
这些年拜倒在她裙下的男人数之不尽,以她的魅力以及能力,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男人能抵挡得住?
……
……
梅姐是一个实干家,想到就做。
半年后,她利用周文出席一次重要学术会议的机会,冒充某国生物学家,而且用流利的德语和周文侃侃而谈生物学最前沿的知识。
周文一时间也被这个魅力惊人的“女生物学家”给惊艳到了,和其相谈甚欢。
并且在梅姐的主动下,两人很快便探讨了一番生命传承的真谛。
如果抛开梅姐之前的身份,完全以现在的身份相处下去,这将是一个美丽的邂逅。
周文也确实被梅姐的个人魅力给征服了,这个女人给予他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那是一种真正灵&%肉交融的感觉。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尽管梅姐小心翼翼,但是在身怀生物测谎仪的周文面前,她只要露出一个破绽,之前所有的努力都会化作无用功。
在把红姐作为红颜知己深入相处前,周文出于自身安全考虑,问了梅姐一个问题,结果测谎仪显示其说谎。
然后一个谎,需要无数个谎言来圆。
周文又问了一些问题,全都都在说谎。
周文惊骇之下,请了一个关系不错的郭嘉情报部门大佬,调查了一番,梅姐的身份全部曝光了。
周文拿到资料的时候,简直五雷轰顶。
一个能和他精神上产生共鸣,且在床笫间契合的女人,实在是太难得了,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都想原谅她了。
……
……
三个月后,梅姐死在家乡凤城。
死的时候床上铺满了栀子花花瓣,脸上也带着微笑。
枕边还放了一张遗书,上面用娟秀小楷写着李商隐的《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梅姐为什么自杀,或者到底是不是自杀,成为了一个迷……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