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stt人氣都市言情 洪荒之萬界聊天羣 ptt-565:“天命”?斬殺蜈蚣精與《姜子牙》之小九身世-tslmq

洪荒之萬界聊天羣
小說推薦洪荒之萬界聊天羣
位于《新白娘子传奇》时空,
无论是对于赵昊一行的动向,还是包括已经显化出意志过去的《姜子牙》世界,鸿钧都有一定的感知。
青草吃兔子
当然,这并不非提防与监视,或是他过于关心剧情的发展,在鸿钧看来,同样的时空一直就不断衍生在眼前,其中关注的更多应该是自己群成员们的动向跟成长!
此时此刻,
夜色已经降临,在午夜过后实行宵禁的某条古巷中,鸿钧与姚曦看似毫无目的地紧走慢赶在此处。
“蜈蚣精,停下来吧。”于某位道祖缓慢却有着隔空跨域威能的脚步下,前头那一道黑雾终于停了下来,“你是谁?为什么要紧追着我不放??”
是一声略显娇柔的声音,有点出乎意料,至少在姚曦看来,没想到黑烟转眼就化作了一位身穿黑袍的美丽女子,不过其年龄倒是仅仅三十有余的模样。
“怎么?难道真当我是好惹的?”看到这两人不开口,陌生女子明显不愿纠缠,最近便有位道行不错的和尚一直追踪自己就够烦的,怕倒不怕他们,却担心引起天上那些仙神们的注意。
“你口气倒是不小~”(姚曦)
“本尊追的不是你,而是你身上的那道魂魄。至于你的罪恶,自有天来裁决。”鸿钧微微摇头,倒不是玩猫抓耗子,或许也确实如此,竟然没有见面就直接下死手。
真要杀她,早就在不知多么遥远距离外隔空捏爆了!
“呵~”十几米外的女子冷声一笑,除了开头那句蜈蚣精,加上鸿钧所言及的罪恶之论,她顿时明白来者估计对自己知根知底,“既然如此,废话少说!想要拿下我,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哼~”听了这嘲讽,鸿钧身侧的姚曦却是轻哼起来,若非道祖没发话,早给对方一道仙光看看,她可第一次见到在道祖面前这么自大的,说得牛气,一会怕哭不出来!
“也对,那本尊就试试。”在他的脸上有着淡然的笑意,也没有半点被激怒的样子,鸿钧知道面前女子道行在当前世界的凡间算是近乎无敌,不,更应该说是蜈蚣精的妖力与女子的怨恨之力叠加起来那接近三千年的道行确实有资格狂妄!
记得于剧情中,
起码千年道行的白素贞与她那佛祖昔日座下也有千年道行的男闺蜜金鼠妖出手,甚至再加几百年的小青,或者即使叠上了外援法海都不是从正面战胜蜈蚣精!
半死桐 金星淩日
不过,蜈蚣精也并不是剧情中最大反派了!这《白蛇传》么?不该以实力论,最大的剧情反派自然还是那法海!
“找死!”鸿钧的“不屑”,显然彻底引起了黑袍女子的动怒,这来的两个“傻逼”吧?只见她一挥衣袖,随之便有一道黑光往鸿钧他们飞来!
“嗡——”
黑光携带着劲风,却是有破开空间的气势,然而、………当它抵达鸿钧他们身前不到两米,便如春天来临时的积雪般直接消融无踪!
且还不待女子惊讶,鸿钧也跟着抬起右手,反手就同样一道让其视觉可见的清光形成一个圆圈状框框抛向她。
“嗒~”
一切发生在了眨眼之间,
“这是什么??”有如锁链的声音响起,刚刚那清光状物体不断散发着朦胧的白色光辉并从她头部往下紧紧把她双手与腰肢绑定在一起,甚至连她拥有的道行都被禁锢起来!“该死!发生了什么,你、你们是谁?!”(沙哑的男声)
“快放开我!不然有你好看的!”陌生女子的声音从沙哑男性发音又转回了娇柔的女声,并且她脸上神情也是不住变幻,似乎有两个人格在体内一般!
“……”(道祖鸿钧)
没有得到鸿钧回应,又看到他站在面前不远处平静看向她们,尝试无法挣脱的女子只得再次开口:“不知是哪位大仙下凡?若小妖有什么冲撞的地方,还请高抬一手!”(男声)
“鸿钧大哥?”这一会女声,一会男声的,即使姚曦明白眼前情形,也不清楚事情的缘由了。
“你先去把她带过来。”鸿钧暂时没有解释,姚曦连忙往女子那边走去,一看对方不男不女的模样,伸手间毫不客气地拉住其手肘往鸿钧这儿拽,“鸿钧大哥,她来了,我们现在要怎么处置她?”
“恩——你们快放开我啊!”女子依然使劲扭捏着,神态更是反复精彩变化,估计还争夺起身体的控制权,不过随着挣扎导致的束缚不断加紧,语气不免软了下来,“求求你们,行行好,放了我好不好?我、我还想见见我的女儿!”
……
“放了你?”
夜色下清冷的街道上,
“或许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这不仅是天命,亦是你自身的命数。”神色淡然的鸿钧可没有欺负蝼蚁的“羞愧”,但迎着姚曦同样疑惑的目光,也开口解释起来,“昔日纣王失德、妲己乱政,致使牵连了不少无辜枉死之人、……这其中的大劫是为“天命”,但她们母女的遭遇倒是可悲可悯……”
“哦,是这样啊。”(姚曦)
原来在她身上,还有一个“她”,名为吴娘子,是当年商朝期间纣王的一个普通的小妃子,并且曾生了一个女儿公主,然而后来,当商纣大军连败,加上她的女儿更是含着珠子出生的,就被妲己诬陷为“妖女”。
于是,妲己令人把她的女儿丢入虿毒盆中喂了毒虫,在面对女儿惨死情景,她也是选择跟着跳下去!
最后,怨气难消、阴魂不散的她竟然与啃食自己女儿的蜈蚣精魂魄相合,直到出现了眼前双魂魄的状况。
同时,且不提几千年来犯下的罪恶,她依然想着寻找到死去两千年的女儿转世之身!
甚至,天真得妄想打通轮回,直接穿越到过去时空,救下女儿!
……
一切的前因后果,在群里看来,估计又算一个悲剧吧。
而在鸿钧看来,
那封神大战,不一定说是上天安排,但也算得上是属于“天时”,是大环境下的民不聊生,即使她们的命运就这样凄惨发生,却怪谁都没意义,只能说“自身命数”,或是“倒霉”!
回看眼前,
“……女儿、我的女儿。”一边被姚曦拉拽着,一边听到鸿钧讲起当年发生的事,或许以为死到临头,这女子倒更是触景生情,往日似乎一一在目,听她流出泪水哽咽道:“我、我不怪老天,也是我们娘俩的命不好,而且妲己那贱人已经死去,现在我就只想再见见女儿,求你们放过我、好不好?这些都是那蜈蚣精逼我做的,我保证,以后不会再乱杀无辜了。”
星徒 遊雲之語
“臭婆娘,你胡说什么?明明是你自己想要见女儿的,怎么又赖起我来了?”(男声)、“不、不,我没有、……”(吴娘子)
“呵呵~仔细想想那些死在你手下的男童吧,这会倒装起可怜?”(男声)
“说够了?”(道祖鸿钧)
“吴娘子,不走捷径,你说要如何打通轮回,去寻找你自己那不知是否转世的女儿??”鸿钧没有管他们唱什么双簧,这肯定两个都有私心,蜈蚣精当然也绝对不是什么好鸟,还不就是为了提升功力?
在旁边的姚曦把吴娘子拉到身前后便松开了手,但看着这女子自吵自闹似乎有什么隐情的样子,她却也不开口,或许换一个比较有爱心的群友过来,比如剧情中的白素贞在这,估计就跟影视剧里一样“好心人”了!
而鸿钧见到被呵斥的吴娘子沉默下来的模样,脸色始终显得平静不已。
在他的视线内,这是一位长得还算不错的女子,由于处于半人半妖,容貌风华还是她当年在大商王宫的姿色,从外表看,一般人可真猜不透她几千年犯下的“大案”。
嗯,遭受天谴、魂飞魄散,永不超生都不算轻的!
另一旁,
由于某位道祖为了避免扰民隔绝了空间,并没有引起任何惊动,沉默的双方也让姚曦有了难得的观察时间。
“女儿么?很重要?”姚曦第一次觉得,母爱有时伟大,可造成的万般罪孽,却不足以让人有多么的同情!或许自己是群里那几个“屌丝男”常说的没心没肺吧,反正她更偏向吴娘子母爱是伟大,不过因为这母爱让多少母亲失去儿子?
要救赎?帮助她?
另外,要直播么??
姚曦想了想身边的鸿钧,微微摇头,也不知否定了什么。
而此时此刻,
“我、我也不知道……”(吴娘子)、“或许就是不知道吧,你曾经也是善良之辈,上天这次是公平的,一世世把你的女儿送到你身边,可你却已经走上了邪道。”(道祖鸿钧)
“好了,本尊也不废话。今日,蜈蚣精必死。至于你,一样难逃惩罚,须得前往阴间地狱进行审判。”
“你说什么?”吴娘子完全没有听清鸿钧后边的几句,从一开头听到女儿一直出现在自己身边就完全不相信了,怎么可能?!“刚刚的再说一遍?”
“嗯,你没听错,你女儿每一世都在你身边出现。”(道祖鸿钧)
下一息,
“不!我不能死!啊、啊啊……”突然间,吴娘子身上不断往外冒着黑气,眼眸也开始转向了猩红色,管他什么,这个惩罚,蜈蚣精可不接受!
“哼!天威之下,岂容你逃避!”没有迟疑,于鸿钧手心出现了一团紫色的雷光,并且原本在吴娘子腰间的禁锢光圈又往上缓缓移动,同时还把她身上的黑雾剥离出来!
“轰——”
压缩的能量从鸿钧手中发出并撞上了吴娘子头上的黑雾魂魄,而在那极小的空间里却霎时间有着宇宙爆炸般的绚烂多彩!
……
仅仅片刻之后,
“我刚才是?蜈蚣精他怎么了?”恢复神来的吴娘子抬头看去,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滋味,她跟蜈蚣精交情很深吗?不,反正感情不算好,至少自己亲生女儿可是实实在在被它吃的!
不过双方又有几千年来的相处岁月,哪怕这个过程中存在不愿意帮蜈蚣精做事的“同归于尽”反威胁,但“兔死狐悲”之感还是有的,尤其自己并未见到亲生女儿!
想到这,
面前这位已经算得上歹毒狠辣、丧心病狂,为蜈蚣精修炼吃了不知多少童男的女子不禁落下了两行泪水,对方很强,道行远远在自己与蜈蚣精之上,绝不是凡间修士,挣脱不了,“上仙,既然你知道她在哪,求求你,让我见女儿最后一面,好不好?就见她一面,到时要怎么罚我,都可以,哪怕是魂飞魄散、……”
“可以。”有点出乎姚曦的意料,一直还冷淡无比的鸿钧竟然很干脆同意了,听他接着说道:“临安城外***,有一个男童,名唤长生,正是你女儿今生转世。”
“男童?长生?!”(吴娘子)
“不错,可还记得,当年你自己的一句戏言?你说就因为女儿是女儿身,娘俩才不受她父王的重视。是了,你女儿也曾与你约定,那颗伴生灵珠还会世世含于口内,要生生世世与你相伴。而她不仅与相伴了,还转世为男儿身,可惜的是、你寻了她千百年,甚至残杀的也尽皆是男童,生怕错杀了朝思暮想的女儿……如此,那转世的男童便生生世世死于你残忍的手下。”
鸿钧说得倒是平静,可不仅姚曦惊讶无语,那吴娘子更是瞪大眼睛得泪如雨下!
“啊、……呜呜、呜,原来,我早已经杀了自己女儿?我的女儿呀、……呜呜、呜呜~”
她,身子一软,跌坐在地。
“速去速回,三日之后,自行前往阴间领罚。”有点冷漠的话语说出,并随着鸿钧的意念转动,在她身上的禁锢自行松开,而他也没有兴趣再聊下去,“姚曦,我们回去。”
相信她会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累及亲人!
“好的~”(姚曦)
后边的事?鸿钧完全不怕她选择逃避,也不担心她没有确认是否自己女儿转世的方法。
至于那位长生?说来还与白素贞跟小青正在救的中毒妇人有关,就是她的儿子,于剧情中,正是从那牵扯到了这边后续!
而不提鸿钧两位朝前走去绕过吴娘子,在感觉到禁锢松开,她回头看了一眼鸿钧他们,连忙擦了擦脸上泪水,毫不迟疑起身往城东方向飞去。
另一边,
“鸿钧大哥,你也是觉得她值得同情吗?”往来时的客栈去,再次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姚曦搂着鸿钧的胳膊,忍不住轻轻说着不少亲昵话。
“呵呵~怎么说?”、“我觉得,她的运气是很好,遇到了道祖。你可是洪荒至高无上的天道,肯出面点醒她,是一份福源吧!”
“没必要奉承本尊。只是有时突然间觉得,天或许是公平,可它的高高在上,又让人不理解他。”鸿钧停下了脚步,抬头望向了夜空。
不同于出来那会,有着乌云罩月,估计妖风除去,明月已然当空!
而它,应该是公平的吧,每一世都在“补偿”吴娘子,可惜她却不知道,反倒错得更离谱,其实它也是有点责任的,但这就是“天”!
“恩?”、“没事,你一会把刚才发生的来龙去脉,转告下白素贞。”
鸿钧也懒得打字了,让姚曦私聊给她,毕竟这吴娘子去长生家,估计还会碰撞上白素贞,万一看到蜈蚣精,误以为对方要做什么恶事,反倒扯出麻烦。
“好的~”姚曦瞬间明白了鸿钧的意思,跟着他重新往前走去。
……
与此同时,
远在《姜子牙》时空,夜色星空下的篝火旁,一群人为了互相熟悉下,也是闲聊起来。
“喂,姜子牙,你就这么跑出北海界,不怕你师尊怪罪?”聊了半天,天使彦对沉默少语的姜子牙问道,相比他,那小九倒是热情话多!
“……”手拄着那根木棍,加上饱经风霜的布衣,与宽厚肩膀上那只迷你瑞兽四不像,姜子牙抬头看了一眼问话的女孩,并没有回答,又低下了头盯着篝火沉思。
九霄武帝 妖羽
还用问?他自己知道,有个理由安慰自己违抗师命,那就是寻找真相!
至于现在为什么没什么行动?无它,打不过这群女孩子,他在想抓那个狐狸精少女时,与问话的女子进行过拳脚相争,是几乎不相上下,不过却又感觉对方力道大得恐怖,隐隐来说压了自己一丁点!
“呼——”
良久,他终归还是长叹一声,这幅模样让篝火另一侧的小九撇了撇嘴,轻轻一笑!
她,同样听过姜子牙,原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姜子牙?!
她虽然认为自己不是狐妖,不是那祸乱人间、作恶多端的狐妖,但不知为什么长着狐耳朵的小九却经常碰到猎狐人,有要抓她领赏的,有要割自己耳朵的!
報告老婆大人 任及聖
因此,她是有点不爽这位脾气不好的大叔!
“大叔,你这可是背叛静虚宫哦。”(小九)
而篝火两侧,
一行几位姑娘也是面面相觑,这姜子牙有点“哑巴”啊,问什么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不过,不知剧情的她们对于姜子牙跑出来北海还是有点吃惊的,按那些妖怪们的说法,姜子牙跟罪民们一样被勒令不得出北海!
那是谁的命令?!是元始天尊啊!好吧,就算排开这个名号,面前的姜子牙也跟印象中的“尊师重道”不一样!
尤其是菲露妮丝,依据她看过的时空,更清楚那位即使在封神落幕被嘲笑空无神位,依然仅仅轻声一叹,不敢丝毫怨言的姜子牙是什么样子!
“……只有弄清当年看到的是什么,我才能放下心头的纠结。”姜子牙没有反驳她们,在她们不知道的情况下,脑海中又反复出现当年的画面,有的只是在木棍身上暗暗攥紧的手心!
“哼,确实是有点迂腐了。”天使彦无语地轻哼一声,觉得姜子牙这落魄的样子非常窝囊,随之便回头对身侧的菲露妮丝问道:“露儿,这幽都山,还有多远?”
驚世皇後
“是啊,还有多久到幽都山?”(小九)、“恩恩~”(凤九、花千骨)
包括姜子牙在内,一行几位的注意力又扯回了目的地幽都山!
这是在白天的时候,她们就已经决定帮助小九找到自己父亲,并找回失去的记忆!
“恩、我们现在就在这片雪地丛林中,你们看。”坐在篝火旁的小圆石上,菲露妮丝把手中的地图卷轴翻转过来向同行几位展示着,同时那纤细柔嫩的手指心也不断戳点在上边,“自从北海出来,我们还要再走好一段雪地,之后会很反常地进入到沙漠,接下来就到这、……大禹遗迹,据说是当年封神大战的一处战场,地图上也记载存在有很多废墟。然后,我们就会到死亡之海,那里可是危机重重,充满怨魂之力,进入者少有活着出来的……”
“怨魂?”花千骨心头一跳,对于那样的东西,还是有点害怕的。
至于白凤九、天使彦倒没什么感觉,小九也是没所谓的样子,而姜子牙则显得略有所思,看来提及的好几个地方都有那么点印象。
“恩,估计是一些亡魂吧。对普通人,也许是个麻烦。”菲露妮丝强调了一下,她还是很自信的,感觉不会有大的危险,“再看这,最后,我们会到一处石林,上面说,见石林溯黑水而上,直见幽都山入口。应该是说,石林里有一条黑水河,我们沿着走就行。”
“说得没错,那个老蛤蟆好像说,幽都山的黑花开得漫山遍野,入口一般都找不到。”如此难得的机会,小九也是看得仔细。
“小九,你真的认为,你的阿父就在那吗?”白凤九语气复杂地望向小九,对于这个“狐族女孩”,她有着天然的好感,也对小九的遭遇很自然地带着些许同情与怜悯。
聖賢養成系統(唐朝) 淳雅
“……从废墟中醒来,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一晚,一个男孩才走到面前,正要扶我起来、……有一群落魄的村民们跟来,他们发现了我的耳朵,然后就要抓我,想割我的耳朵去领赏,……可我不是狐妖!每次在我的梦里,我都会看到他,他是我的阿父,……他太真实了,我有着他的记忆,而“小九”,他就是这么叫我的。所以,在那个开着黑花的地方,他一定在那里等着我、……”
反正小九自己认为,记忆中的阿父是人,她有着正常人类的生活记忆,绝不是什么狐妖!
“没想到小九你的身世这么可怜,不过狐妖怎么了?狐妖就要杀吗?”当小九讲完,白凤九又反问出来,从对方的描述中,她看到了废墟中因为商朝暴政与大战后的一群落魄灾民,他们面色发黄、饥肠辘辘,夜里迎着冷风不知赶向何方的逃亡,但本以为会给同样苏醒的小九一点扶持帮助,却不想迎接小九的是更残酷的一面!
誘香蠱皇
“狐妖?”姜子牙仿佛回过神来,没想到这几位中,还有为狐妖鸣不平的?狐妖祸乱天下,这不是世人都知道的吗?“狐妖祸害苍生,死不足惜。”
这话,即使小九也仅仅恨恨看了一眼姜子牙,没有反驳,那妖妃妲己的故事,听来确实是实实在在的!
“哼,就算那个苏妲己做了坏事,但为什么要怪所有的狐族??”(白凤九)
姜子牙望着这位长得娇憨绝美的女孩,那气鼓鼓的样子,明显在为狐妖鸣不平,不过,她难道不知道狐妖是率领整个狐族出山乱世?
“算了,凤九,别吵这个。”天使彦脸上有着无奈,这小妮子还杠上了?封神榜的故事,她也听说过,就算不关整个狐族的事,却又是因为苏妲己才开始让“狐狸精”成为骂人的词语。
反正,锅是得整个狐族背了!
“几位姑娘,我无意与你们发生冲突。既然你们不愿意让我带她回昆仑,那么,我也一定要跟着她,在她身上寻找真相。”姜子牙也不想跟她们吵闹,仅仅强调自己的底线,原本按他的想法,无论这女孩是否为狐妖,只要带上昆仑向师尊求证不就得了?
没错,他相信师尊会给出真相!
“恩~”(彦、菲露妮丝)
“如果聊天群还能用就好了,道祖他又不回我~”不说姜子牙说得模模糊糊,连小九讲的故事也很玄妙,让白凤九一头雾水,忍不住再次看向自己的聊天群界面。
在上边,撇开黑灰色的主界面,唯一亮的就是没有回复自己的“道祖鸿钧”马甲。
“凤九,这话不要乱说。”虽然不是怕泄密,但天使彦却轻声呵斥了一下她,怎么可以什么时候都用道祖来抱怨?太小孩子气了吧?…(⊙_⊙;)…
“道祖?”(姜子牙)、“聊天群是什么??”(小九)
花千骨:“呃……o((⊙﹏⊙))o.”、“诶,姜子牙,你说,你听过你师尊的师傅是谁吗?”(眨眼卖萌的白凤九)
“我师尊的师傅?……”被成功转移话题的姜子牙忍不住回忆思索,包括一样被吸引注意力的小九,那是元始天尊的师傅?“我在昆仑这么多年,倒是听说师尊是有一位师傅,但从未见过他的面,也不知道他的名号。”
“哦。”(白凤九)
夜色里,凛冽的寒风再次吹过,失去了不少力量,几位身着长裙的女孩不禁缩了缩身子。
而那星空中,星辰似乎又璀璨了几分。
“彦姐姐,还有露儿姐姐,你说我们这一趟会顺利吗?”花千骨沉思了一会,轻声朝她们问道,“而且,我始终觉得,小九她、……”
“咳咳,对了,露儿,这事,你怎么看?”打断了花千骨,天使彦跟身边的菲露妮丝低声问了起来,声音不大,但由于本就静悄悄的,并没有回避掉在场的几位,更像是防止以外的窃听!
“我也觉得,小九的话、应该就是……”虽然她们忘记剧情,但除了姜子牙已经说了在九尾元神内看到过小九,她们也早有着一些猜想,但有的话又怕小九自己接受不了!
“是么?我也明白了!”天使彦右手心轻轻按在身侧的菲露妮丝腰间,示意她不必说下去,真相都已经都知道了!
没错,或许旁观者清吧!
富豪勾上純萌妻
在姜子牙的世界观里,九尾狐上了苏护的女儿苏妲己的身去蒙骗纣王?不!不是!
眼前的时空里,就只是九尾狐带领整个狐族进入大商,甚至都不关女娲娘娘,还有什么轩辕坟三妖的事!
而从聊天群里的认知,九尾狐元神内还有人?咳咳,那不就是妲己吗?因此,姜子牙也确实存在错杀的可能!
另外,小九的爹爹??肯定是苏护了啊!
“明白什么呀?”(白凤九)、“恩哼,其实,我更担心的是,此行怕是会遇到九尾狐!”(菲露妮丝)
“九尾狐?!”(姜子牙、小九、白凤九、天使彦、花千骨)
“不可能,我已经斩杀了九尾。”姜子牙出声反驳着,没错,自己是斩杀了九尾,所以在昆仑上还不算犯了放走九尾的大错,仅仅险些酿成大错,因此,师尊只要他好好反省,并看破幻象!
“我只是说说,一般剧情都会这样的。”菲露妮丝毫不怀疑地说着,她不知道那段记忆还在之前,自己是怎么看的这部电影世界,但假如把刚刚经历的几天当成电影、……emm,任何一个蓝星观众,只要看了电影开头,就清楚九尾一定没死,也一定会跟姜子牙对上,甚至也一眼就明白小九便是苏妲己,虽然她长得是不漂亮!
毕竟,剧情或许、……是有点老土了!而菲露妮丝猜不到的,估计就只能猜会不会对上元始天尊,乃至女娲娘娘了?
要么再玄幻点,冒出什么洪荒大佬?如那高高在上的天道之尊?
“……这,”(天使彦、白凤九)
“铃当~”
就在这时,
小九脚腕上一只有铃铛的红镯响动了一下,“九尾的红镯?”(姜子牙)
“这是我的镯子!”(小九)
“谁?!”除了喊出声来的姜子牙,篝火旁的几位都瞬间往树林子里望去,隐约间看到有一片泛着红光的黑色雾气。
当下,姜子牙直接起身,随着脚下冰雪的“淅唰~”声,就那么追了进林子里。
“彦姐姐,怎么办?”(白凤九)、“我也去看看!”(小九)、“想必与九尾脱不开关系,你们得留下,好好保护小九,我自己跟去!”(彦)
说着,
天使彦几乎不待她们回答,同样跟了上去,毕竟要留下点防御免得被调虎离山,同时为了不引起惊动,她并没有展开隐藏的天使之翼。
……
“九尾?”
于远处的雪山上,
远远望着树林里一处隐约冒着火光与灰烟的位置,鸿钧的视线完全没有在这停留太久,而是投向了更远处的、那所谓“幽都山”方位,“相信你不仅可以给她们考验,还可以让她们这次看明白点什么。”
神霸洪荒 影星空
……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