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5a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猛卒-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無米之炊讀書-0s4yg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郭宋淡淡道:“不用担心,朱泚只是开头强,后劲不足,我太了解他,只要进入攻城战,他和仇敬忠的内战后面必然进入对峙期。”
郭宋负手走了几步,又道:“之前我给你说过的丁计划,可以着手了。”
“卑职明白了,马上就安排,殿下还有什么吩咐?”
“还有就是唐州商会,现在有什么进展?”郭宋问道。
“卑职把唐州商会的追查交给了周副统领,昨天卑职还问他情况,他说现在唐州商会就像突然消失了一样,什么线索都没有了,他只是有点怀疑。”
“怀疑什么?”郭宋问道。
“周副统领在审问姓康的粟特人的手下时,虽然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但他几个手下都说,这个粟特老者曾经在草原生活了三十年,周副统领就怀疑,唐州商会可能和草原有关。”
郭宋点点头道:“大胆怀疑是可以的,但不要被怀疑所误,走错了方向,不要把一个人特殊经历扩大为所有人的经历,这一点要切记!”
“卑职记住了!”
“去吧!不要给周副统领施加压力,让他耐心调查。”
“卑职告退!”
王越告辞走了,郭宋负手来回踱步,他在考虑中原内战之事,这时,他的目光落在墙上一幅裱糊好的画上,这是韩滉前几天送给他的一幅双牛角力图,两头水牛在田野里角力,相持不下,这是韩滉很多年前画的,上面‘平衡’两个大字还是颜真卿的手笔。
墳墓中爬出的士兵
郭宋明白韩滉送自己这幅图的深意,帝王之术就在于平衡之道,不光是朝廷势力间的平衡,还是天下各地的平衡,以及疆域以外各势力的平衡。
朱泚的内战也在于平衡二字,要维持他们的内耗,就必须保持仇敬忠和朱泚之间的力量平衡,仇敬忠风头正盛时,自己拿下了徐州,那么现在朱泚强大而仇敬忠弱势,自己又该做点什么?
想到了刘思古,他心中略略又有点犹豫起来。
………..
洛阳商业现在已是一片萧条,南市原本数千家商铺,现在只有不到一成还在营业,都是生活必须品,诸如粮食、盐油、布匹、药材等等,而毛皮行四十五家铺子,现在只剩下一家铺子。
杨密骑着毛驴从北面的药行过来,他买了几包药,当然,这是他的掩护,总是往南市跑,时间久了会让人怀疑的。
从药行过来就是皮毛行,第一家就是老林记皮毛铺,杨密跳下毛驴,直接向店铺内走去。几名伙计对他已经很熟了,也没有管他,一名伙计指了指里面,表示东主在里面。
杨密走进里屋,却见到蒋敏一脸愁苦的坐在那里发愣,杨密笑道:“蒋东主怎么了?”
“生意惨淡啊!”
遇见,唯一
蒋敏叹息一声,“已经五天没有开张了,杨尚书,你行行好,给我们开个张吧!”
杨密哑然失笑,“蒋东主在逗我呢!你还需要开张?要我卖东西不是不可以,就凭你的‘杨尚书’三个字,我就一毛不拔!”
杨尚书是句戏言,朝廷的尚书侍郎们早已被刘丰架空,刘丰的一群幕僚才是真正的实权尚书和实权侍郎,大家都叫他们尚书,杨密自然被称为杨尚书。
撒旦总裁胖前妻
鄰家竹馬戀青梅 章句小儒
“说正事吧!”
蒋敏肃然道:“今天请你过来,是要告诉你,晋王殿下决定实行丁计划,这件事你要说服刘丰。”
所谓丁计划,就是铲除军师刘思古,刘思古在军事上怎么发挥,郭宋没有把他放在眼中,他在政治上作为,郭宋也可以容忍,但他劝说朱泚笼络世家,这无疑就让郭宋无法容忍。
尤其这次剿灭仇敬忠,郭宋需要削弱朱泚的力量,那么,对刘思古下手就顺理成章了。
杨密看了看晋王的手令,点点头道:“刘丰早有此意,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他在陈留主持后勤,不就是最好的机会吗?”
“行!我去劝说刘丰。”
婚后试爱:老公太霸道
杨密抱拳行一礼,走出房间,他想起一事,回头笑道:“既然生意冷清,我就给你开个张吧!送两千张羊皮去相国府,给我最大的优惠。”
蒋敏大喜,连忙道:“保证是最低的优惠价!”
……..
杨密返回相国府,正好遇到刘丰书房童子团儿,团儿急着直跺脚,“相国找先生半天不见,都在发怒了!”
杨密心中一跳,连忙向相国房赶去,走到房门口,只听刘丰在屋子里拍桌子大骂,“他到底去哪里?赶紧去把他找来,快去!”
几名侍卫仓惶跑出来,迎面看见杨密,顿时松了口气,连忙道:“杨先生来了!”
————
杨密走进屋,见刘丰满脸怒火,惊讶地问道:“相国为何如此动怒?”
刘丰狠狠瞪了他一眼,不满地问道:“你到哪里去了?”
“卑职…卑职去买药了。”
“买药这种小事让手下去代劳就行了,为何还要亲自去?”
闪婚惊爱 梧桐斜影
“相国息怒,卑职有些隐疾,南市药铺里有个老名医,卑职其实是找他看病。”
听说是去看病,刘丰心中的不满稍微平和一点,又道:“圣上派人回来催钱付军俸,要三十万贯钱,但左臧库的钱只剩下二十万贯不到,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今年的税赋呢?”
杨密叹口气道:“相国,现在我们只剩下三州一府了,它们去年的税赋四月份全部解送进京,要不就是盐税,但现在盐价已经涨到每斗六百八十文了,年初才调的价格,还要再涨,百姓就要暴动了。”
“那酒税呢?还架间税和户税,能收上来多少?”
“相国,前年一下子就收了十年的架间税,这个不能再收了,户税年初已经收过了,还有酒税可以收,但没有多少啊!最多几千贯钱,去年才收八千贯钱呢!”
“你别给我说这些,赶紧想想还有什么办法搞钱,圣上连下四道金牌催钱,搞不到钱你我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杨密想了想道:“前不久我去左藏库看过,好像还有些好东西,那座沉香亭就至少可以卖几十万贯钱了。”
刘丰脸一沉,“那座沉香亭是兴庆宫的东西,连圣上都不敢用,别打它的主意。”
“要不然就卖黄金吧!三十二万两黄金,拿出三万两就解决问题了。”
霸道校草的刁蠻丫頭
刘丰没有吭声,左藏库的三十二万两黄金是他们最后压箱本钱了,必须要天子同意才能动用,如果天子知道他们居然开始动用压箱底黄金,肯定会质疑他刘丰的能力,对他的相国评价无疑也是一个极为不好的污点。
刘丰叹了口气,“除了黄金外,再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相国,还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卖田宅,现在朝廷手中还有三十几座官宅,都是五亩以上的大宅,卖掉一部分,筹集三十万贯钱没有问题。”
“还有呢?”刘丰问道。
“还有就是抄家了,找几个富裕的罪臣,抄他们的家,这是来钱最快的,比如仇敬忠的家,比如于太尉的家,比如张司徒的家,抄了他们三家,三十万贯钱唾手可得!”
刘丰眼睛一亮,这是个好办法,仇敬忠的家当然不用说了,太尉于晟的女儿嫁给了废太子朱遂,司徒张武浊是仇敬忠的亲家,这三家都是朝中权贵,于晟的妻子和张武浊的妻子前几年还斗过裙衣,都是富可敌国的权贵。
“相国,光仇敬忠的十几座酒楼、店铺、庄园加起来就很值钱了,高价卖给那些富商,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就当他们为军队做贡献吧!然后多出来的钱就作为富余,为下次筹集军费做准备。”
刘丰沉思片刻道:“就这么干!”
但杨密还有刘思古的事情没说呢!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开口,这是两件事,就这么突然提出来,有点唐突了,刘丰不蠢,搞不好会把这件事和他去南市联系起来。
杨密沉吟一下,决定还是稍稍等一等,等到合适的机会再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