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5s6好看的小說 唐朝小白領-第二百七十五節 吐谷渾的來回(25)分享-w8q1b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慕容顺喊了两个时辰,才晕过去,然后就被松绑,让他休息。
不过呢,这件事却显得很奇葩。
事情发生,让人觉得诡异的很。
一大早,一脸稍微好一点的黑羊大师,从帐篷里出来,而之前配置的那些女子,全部都是死了,因为他用的可能不是什么正经的办法。
不过呢,丽娜却没有睡,而是一直都在帐篷口,她需要关注里面的人,如果自己的丈夫和爷爷都死了的话,那么,她就得去死,这个可不是开玩笑的,这里的人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说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而是一个简单的道理。
看到丽娜,黑羊大师却是精神不错地问道,“怎么样了?”
如果可以的话,丽娜现在就想用刀子将这个家伙弄死,自己昨晚牺牲到了十二个侍女,结果,自己的丈夫和爷爷还是不行,而这个人似乎还不错。
“还是不行。”
丽娜的话让黑羊大师的脸色微微变了,然后看着她说道,“派人去将那人喊来,这件事不是那么容易的。”
丽娜点了点头,然后站起来,差点摔倒,自己这一夜也很辛苦,不过呢,当黑羊大师想要伸手扶着她的时候,却是立马就站定了,然后就开始准备一些东西。
黑羊大师的手悬在半空中,有点尴尬,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慕容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不过呢,他没有动,而是昨晚的痛苦,让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而就在这个时候,从外面进来了丽娜,她看了对方一眼,就走过去看自己的爷爷,发现他一直都没有醒,而且更加可怕的是发烧了。
在过去,发烧就是绝症啊,一般就是找一些草药之类的东西吃下去,可是这个配比却不是人人都会的,所以总是会有人扛不住死掉的。
不过呢,之前黑羊大师提出来的办法,还是需要的,所以丽娜走过去,将慕容顺给扶起来,然后,让人进来开始收拾。
差不多阳光已经到了顶端的时候,慕容顺都有点烦躁了,才听到外面的人传来了一个声音,“王子,有人来了。”
“进来。”
慕容顺知道再多的人,再这样的地方,也是没用的,所以他就挥挥手,让大家都离开,只有丽娜和几个人都在,就连黑羊大师都在,只是呢,这人的精神看着不是很好。
过了一会,叶檀才慢慢地走进来,看到帐篷里的一切,不由得暗自想到,这些人到底是会折腾啊,这里的人他都放在眼里,看一眼就可以记住,除了慕容顺之外,也就是这个糟老头子还凑合,至于木瓜长老已经晕过去了,就不理会了。当然,在慕容顺身边的这个女子也有一点意思,可能不好折腾。
“来人,上肉,上酒。”
因为特殊的地理环境,所以吃饭什么的都是一种奢侈,这样的行为才是好的,叶檀身边站着的人是三娘子,还有就是叶彪,这个哥们似乎定死在叶檀这里了。
都坐在哪里,虽然有点不好的味道,可是大家的状态似乎还是不错的。
烤羊肉,靠羊头,这里特有的一些粗制的果酒,也就是这样子了,可惜,这样子的行为能不能打动叶檀,慕容顺表示不知道。
“来,喝。”
他感觉自己的肚子里有一团火,如果不能释放出来的话,自己可能都要疯了,所以口就将面前的杯子里的酒喝完了,我们平时看到一些片子里都是说草原上好酒,这个是不错的,但是呢,你如果觉得这里的人都喝得起烈酒,那是做梦,连吃饭都吃不起的人,凭什么喝酒啊?而且越是烈的酒,需要的粮食越多,你以为开玩笑的?
叶檀端起来抿了一下,然后放下来,拿起手叉子打算吃肉的时候,却忽然听到对面的那个花白胡子的老头对自己说道,“你就是那个下毒的人?”
对于自己没有将这件事做好,他觉得丢人,而慕容顺和丽娜准备等等再说,可是没有想到他就直接说出来了,让他一愣,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你是?”叶檀不是看不起老人,他觉得尊敬老人真的是一种美德,可是你如果有倚老卖老的话,他可能会动粗,因为觉得没什么意思不是?
“你不认识我?”黑杨大师觉得很不可思议,虽然自己经常不出现,可是呢,在这里,自己的名声不比慕容伏允的差,这就是所谓的震慑和所谓的愚民办法的好处。
“我需要认识你?”
叶檀拿起手叉子从羊头上取下来一块肉,放入口中,这个羊应该不到一年,所以口感很好,而且很奇怪的地方就是也不知道过去的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在没有所谓的很多调料的情况下,依旧可以让羊肉,牛肉,马肉都非常的好吃,你说奇怪不?
“怪不得敢如此的放肆。”
黑羊大师说完这句话,然后伸手捏了捏自己的手指上的油脂,忽然对着叶檀弹了过去。
如果是小孩子的脾气的话,那么这个就是有点搞笑了,但是呢,这个行为却让叶彪动弹了,他忽然站起来,来到叶檀的面前,然后看着这个东西,忽然一伸手,就抓住了,就感觉到一股子刺骨的寒意朝自己的身体里跑去,然后刚要皱眉的时候,忽然吸了一口气,然后全身像是在油炸豆子一样,发出砰砰的声音,然后忽然一张嘴,一口黑色的气体就朝黑羊大师哪里飞过去,而黑羊大师的手指却出现了一块骨头,颜色很奇怪,不是白色的,也不是红色的,而是灰色的,对着那个东西一碰,骨头没事,而叶彪的那口冷气,却消散了。
“有点意思。”
黑羊大师说完这句话,看着叶檀道,“我不管你是来自什么地方,竟然敢给大王子下毒,你今日说不清楚,恐怕走不了。”
过去的人,稍微有点身份的人,一般都会对一件事很感兴趣,那就是中原的话,因为那里是中心啊。
“是吗?我倒是想看看。”
叶檀说完这句话,看了看慕容顺的脸色道,“若是昨晚你没有强行用你的那些鬼把戏,给他强行驱除的话,倒是没事,他最多二十天痛苦一次,可是你却用你哪个狗屁不通的办法帮他,现在的话,他倒霉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得十天就会有一次,而且时间越来越短,痛苦的时间越来越疼。”
“那他呢?”黑羊大师根本就不当回事,而是指着木瓜长老问道。
“他年纪大了,最近的男女的事情也不少,恐怕醒不了了。”
“什么,你说什么?怎么会这样子?”丽娜直接站起来,她爷爷身份到底是什么,大家都知道,所以一旦出现死掉的事情,加上慕容顺本身就是个薄情的人,那么自己以后的生活可就麻烦了。
“你再说一遍。”
丽娜以为自己听错了,忍不住喊道。
“昨晚这个人对他强行用了天狼吞噬术,可惜,这人学习的是不精通的,所以就损害了这个人的身体和脑子,加上后来冰块的反噬,这个人可能醒不过来了。”
“啊……”
丽娜喊了一嗓子,然后对着门口喊道,“二哥。”
这个声音一出来,慕容顺就皱眉了,丽娜的二哥是个莽汉,草原上人有的精神全部都有,就是没有脑子,而且对自己的这个妹妹非常的好,好的过分,所以一旦出事的话,就会刹不住脚。他的生死无关紧要,可是自己不想死啊。
“丽娜。”慕容顺皱眉道,“这件事再商量。”
“商量什么?他都要弄死我爷爷了,还要商量,慕容顺,你忘了当初你是怎么回来的,我爷爷是如何对你的,不仅帮你夺回了一般的封地,还将他最喜欢的孙女都给你了,现在他不行了,你竟然还说出这样的话来,你还有良心吗?”
丽娜的话有点搞笑,就像是现在的一些皇帝和妃子的电视剧一样,都非常的搞笑,很多人都在说什么,真爱,什么陷害,什么倒霉催的事情,反正就是说了一堆,可是呢,都是扯淡。
她们好几百个女人来到皇宫里,然后服侍一个皇帝,你告诉我真爱?你告诉我谁的手段不行怎么地,类似的这样的话,这不是扯淡吗?
这些人之所以能够进来,因为家里的环境不错,同时呢,她们都是带着任务来的,就是将皇帝伺候好了,然后让家族获得更多的利益,就是这么一点事,你说别人的手段阴险,这不是扯吗?在这样的一个狼窝里,大家都是各凭本事的,至于说本事是好还是不好,是阴险还是光明,重要吗?这个又不是治理国家,你说会如何?
木瓜长老当初只是想要控制这个人,结果后来发现这个人还是有点本事的,所以就有所收敛,如果慕容顺只是个草包的话,那么这日子就过不下去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丽娜的二哥出现了,果然是个壮汉。
肌肉极为的澎湃,满脸的胡须,样子看着像是四十来岁,头发都是小辫子,身上穿的衣服不多,可是一双眼睛里都是嗜血的光芒。
“丽娜,出了什么事?”
丽娜一看到自己的二哥,直接就从自己的位置上跑过去,然后扑到了他的怀里,这个动作让慕容顺脸色一变,虽然在中原的时候,学会的东西不多,可是这样的行为他还是接受不了的。
但是呢,现在又不能说,只能看着。
“出了什么事,跟二哥说,二哥给你做主。”二哥粗大的手掌抚摸着她的脑袋,倒是有点哥哥的感觉。
“他们,他们将爷爷弄的不省人事了,你一定要给爷爷报仇。”
这个女人倒是有点脑子,将黑羊大师直接就扔到一边去了,不理会,直接说叶檀,而叶檀现在还是慕容顺的贵宾呢。
“丽娜,有什么事,等等再说,没看到我在宴客吗?”慕容顺黑着脸说道,可是此时的她已经有点扛不住了,直接喊道,“你是个窝囊废,难道我就不能让我哥哥帮我了吗?”
“二哥,就是他,他将爷爷弄的现在醒不过来了,以后可能也醒不过来了。你一定要帮我报仇。”
“好小子,竟然敢如此对待我爷爷,你是找死。”
二哥说完一把将丽娜推到一边,然后冲了过来。
叶彪刚要动手,却被叶檀阻止了,自己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天下人都可以生活的好好的嘛,你们这样子是什么意思,给自己脸了吗?
这个二哥的拳头绝对是砂锅大的拳头,对着叶檀的脑袋就飞过去了,如果叶檀不躲开的话,脑袋绝对是会开花的。
“啊……”
叶檀的手叉子准确无误地直接就插进了对方的手掌,然后猛然一拉。
不要以为这样的人身体好就会有很多好处,可是实际上依旧会很疼。
这人的脸色一下子就扭曲了,然后另外一只手也伸出去,准备将叶檀一把抓住,然后摔在地上。
可惜,他似乎是忘记了,一人都是有两个手叉子的,这个东西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吃肉,可是叶檀却觉得吧,还有其他的用处,所以他就一把拉住了这个人的双手,然后笑呵呵地看着他问道,“你是什么玩意?”
“你,你竟然敢如此对我,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
这个二哥也不是个什么英雄,犯二有点外强中干的感觉,而叶檀则看着慕容顺道,“你是要死还是要活?”
“你,你竟然敢伤了我二哥,你死定了,你一定是死定了。”
丽娜的想法就是,我可以伤害你,可是你不能伤害我,就是如此的简单。
“杀了,还是放了?”
对于这样的人,叶檀是没有什么心情和对方废话的,而是看着慕容顺问道,他才是这里的地主啊。
“放了吧。”
慕容顺的眼睛里闪过的光芒,是杀了,因为这样的人对于自己是个威胁,只要是不能被自己使用的人都是威胁,都该死。
“可是他要我的命啊,我怎么放开他?”
没有想到刚刚问话的叶檀,却矫情上了,直接看着对方问道。
“放了。”
慕容顺还没有说话,却没有想到丽娜却喊道,“你快点放了我二哥,否则我将你剁成肉泥。”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