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997火熱玄幻小說 靈魂訂造師 Gour-第645章 回首厄普曼推薦-a35no

靈魂訂造師
小說推薦靈魂訂造師
沉浸在自己思绪中良久,吴比还是没想好该当如何处理厄普曼的灵魂——把这么一个老魂匠具现化的话,消耗的魂力肯定不止海量,但对应的,也一定能从他的嘴里打听出不少秘辛秘闻……其中定然包括了白手套从建立之初到现在的一切方阵布局,非常方便以后针对性地进行应对。
但换一个角度考虑的话,如果直接将其打碎回收,收获的额外属性点肯定也是海量——当年一个小小的科林都能提供【79】的额外属性点,那献祭掉一个厄普曼,足够直接把一个人物弄成神仙一般了吧?
而且厄普曼的人物性格又是什么?吴比蛮好奇的。
思来想去、纠结半天,吴比叩问本心,还是觉得把厄普曼碾碎才是最佳选择——不是说无法控制他,而只是单纯地不想再看到他那一张脸而已。
再见到他的话,还是会想办法把他撕碎吧?
于是吴比做出决定,果断在第一时间回收了厄普曼的灵魂——即便还没有问清楚他的目的,他怎么炼刀,以及他最后的最后……他想要如何带领人类屹立宇宙之林。
怒海穿越之征服1934 憤怒之翼
“获得【14783】额外属性点。”吴比点点头,心说比厄普曼的灵魂比科林强上近20倍……完全可以理解。
想着想着,吴比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危险的问题——龙晶会有多少额外属性点?
“获得【啰里啰嗦】X1。”吴比一阵无语——就这?
寵妻成癮:老婆,你要乖 艾維斯.迪恩
“怎么了?还没死?”屈南生见吴比表情有恙,还以为是战况出现了什么问题。
“死了死了,死得透透的。”吴比的分身指了指厄普曼,便见他的魂体尸身已经淡然到几乎不见,转瞬间散得一干二净。
“那是这东西有问题?”屈南生指了指正在坠下的一个白盒——那盒子约有贝壳大小,方方正正的。
“没有没有,这可是个好东西。”吴比眼睛一亮,一下就看出这小盒子是魂界的道具。
“爆装备了。”吴比喜不自胜,用分身一把捞过了小白盒捧在手心,自顾自地钻研了起来——研究的时候还觉得没了双臂不方便,便使其归体,同时把分身手臂重合在自己的断处,当自己的手来用。
“什么?”其实在厄普曼现身之后,屈南生已经听到了太多陌生的词汇,早已见怪不怪,但还是象征性地问了一下——其实他更想问的是……什么是灵魂订造师?人物又是什么?徒弟吗?
“这些都归师父我了,要有合适你用的,再给你。”吴比手掌一翻,收起了小白盒,顺势捡回了布都御魂、村正和十拳剑三把魂武,心里不断暗叹这一趟真是赚大发了。
“悉随师尊吩咐。”屈南生抱拳点头,压根也不甚在乎这些奇怪玩意,反正他都有一把姜水剑了。
“容我回了天上,再细细研究……”吴比妥善收好厄普曼的魂武和遗物,准备得空好好钻研一下老魂匠的毕生事业。
“师父,说罢,这人怎么回事?是你的同门?”屈南生见厄普曼死去,自然要问起他的来历。
“我先不说了吧?你保留你的猜测,我日后再为你解惑。”吴比思衬片刻,还是觉得不好直接把魂界之事现在便告诉屈南生——换句话说,现在是屈南生呈现的成长重要时期,不需要一下子接受那么庞大的世界观,还是先把中州之事料理妥当为妙。
“……好。”屈南生其实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问也只是出于想确认一下而已——自己一定就是吴比在中州挑选的“人物”,目的为何?还不了然,但见师父拼命想让自己变强,当然不是养肥了杀,而是顶起天来面对更大的风雨吧?
“这下赢了。”吴比看了看小梁朝中的满营伤兵,心说也算值得——伤的伤残的残,但至少命都还在,有姜水剑的话……总有一天都会活蹦乱跳的。
英雄聯盟之競技神話 小蘋果
还救下了这么多镇民、流民和匪友,不知他们能不能帮屈南生成“英雄”?
“对了,感激你刚才用楼势撞了他一下,我方能够一剑建功。”屈南生回忆刚刚的那一战,一切都还历历在目,而后突然扭头对自己的肩膀说。
“不算甚么。”黄曈老祖摇了摇眼珠,“反正那时楼已经要塌了,不用白不用。”
“嗯。”屈南生点点头,对黄曈老祖的观感又好了一截——当时自己与吴比几乎是必死之局,这黄玄也没有倒戈之意,实在是非常加分。
三人对谈的工夫,乘鹤楼楼上的残骸滚滚而下,灰尘满天而起;而吴比则只是展开魂武龟甲默默顶着,知道再过不多久便会重见天日。
“哎哟,糟了。”吴比突然想起一位关键人物,不知这货还在是不在?
痞子混古代
于是吴比领着屈南生冲向坑底,去寻那刚才“嗷”了一声的王北游——万一这老弟死在行云无定斩下,又或者死在了饕餮法阵里的话,也许会成为老屈的一个麻烦事。
二人穿行片刻便找到了乘鹤楼仅余的骨架,此刻也在泥沙俱下之时摇摇欲坠;飞得近些,吴比和屈南生便见到尘土之中有一阵白雾,牢牢包裹着那一小块平台,泥沙不进。
“他没事儿。”吴比放下了心——雾在王北游肯定就在,显然自己的行云无定斩用得还算精准,并没有将王北游罩在里面,只是不知道这货……是如何在没有龟甲的情况下,扛住饕餮法阵的?
“唔……”就在吴比和屈南生想去接应王北游时,雾气突然化为一只饕餮,冷冷地盯着二人,仿佛随时都要扑上来。
“哦?”吴比和屈南生相视一眼,均从对方眼内看到了点别的东西。
當惡魔公主遇到惡魔王子 冰淩傲軒
“不要伤了他们。”王北游的声音从雾中传来,虽然有些虚弱,但显然精神不错。
饕餮听到了王北游的呻吟,无奈地眨了眨眼睛,转眼间消失不见。
雾气从环绕平台的形状变成了伞形,挡住了掉下来的泥沙——王北游坐在平台正中,身边则躺着另外几个不成人形的身影。
“抱歉,没来得及帮上忙。”王北游望着屈南生说。
盛寵醫妃
方邪真系列之殺楚
“也没看到他是被怎生杀死的。”王北游目光放空,对没见到这场灵魂订造师之战表示非常遗憾。
“没事,我讲给你听,保证绘声绘色。”吴比一乐,凑了上去。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