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zbe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萬道神帝 中下馬篤-第四百六十八章 威脅看書-afx0n

萬道神帝
小說推薦萬道神帝万道神帝
星夜住在客栈,至于接下来要干什么,他还没有想好。
似乎要等着赵本主动找上门来了。
不过那个家伙如此狡猾,或许不会轻易过来。
其他人也都不是傻子,即便明面上放下心来,可暗地里或许依然会派人监视着这里。
星夜等了一个晚上,都不曾等到赵本,虽然早有预料,不过多少还是有些失望。
他原以为,对方会火中取栗,反其道而行之。
第二天一大早,秋霜来了,她邀请星夜去冬寒城一逛。
对于这个丫头,星夜还是很有好感的,索性答应了下来。
或许,在中途能够看到赵本。
二人沿途要了些小吃,走了几个景处,小丫头对这里的美食赞不绝口,星夜跟在旁边大饱口福。
他难得放松,好在荷包鼓鼓。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吃着一串金黄烤翅,手中还拿着两串的秋霜,正倒退着前行。
星夜双手也各有一串,“还没想好。”
一路上他有留意,可疑的人发现了不少,但未曾看到赵本出现。
“昨天我哥说了,雪原令虽然出现,但雪原却未必会立刻现世。”
她看着星夜,眼中有些不忍,“你早早得了雪原令,或许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历代午夜人,在这冬隆之地,一直都扮演着过街老鼠的角色。”
星夜下意识点头,“是挺可恨。”
秋霜一笑,“不过,我哥还说了,只要你一直待在这冬寒城里,就不会有危险。”
她伸出手指了指上方,“冬寒城的大阵,可是很厉害的,即便是星灵境到此,也要按照规矩来。”
“所以,接下来你就哪里也不要去了,就待在这座城市,我还知道很多好吃的地方,你只要……”
说到最后,小丫头已经不好意思了。
星夜立刻说道:“秋霜女侠带我见世面,我帮着女侠付账,也是应该的。”
“明天,我们去另外的街道。”
秋霜乐的大眼睛就只剩下一条缝隙了,一想到未来很久,都有专人请客,她也就更开心了。
距离街道的尽头,还有数家小吃摊,秋霜看了一眼圆滚滚的肚子,明显开始了天人交战。
似乎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星夜把这一切看在眼底,笑道:“要不今天就到这里,明天我们从这里开始?”
秋霜立刻点头,这样就不会错过了。
对于星夜的善解善意,秋霜觉得自己应该给予一些回报,只是她好像没有什么能够报答星夜的。
想了半天,她才说道:“你喜欢鹿仙子?”
星夜有些无奈道:“总共才见一面。”
秋霜听闻,则是放下心来,道:“这样就好,其实在这冬寒城,甚至整个冬隆之地,有很多人都喜欢鹿仙子。”
少女忽然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说道:“但是,那个仙子对谁都不多看一眼,不是他们不优秀,是因为她不喜欢男人。”
星夜看着煞有其事的少女,“是谁告诉你的?”
“所有人都这么说。”
秋霜继续说道:“我哥哥,还有我父亲,我爷爷都是这么说的。这好像是天香阁的规矩,不准她们喜欢男人,说一旦喜欢上了哪个男人,那个人一定会遭殃!”
星夜自然不信,笑道:“既然如此,为何他们又要喜欢鹿姑娘?”
“自然是因为优秀。就像我一样,家族里每个人都喜欢我。”
秋霜上下打量着星夜,“你难道不喜欢我吗?”
“当然喜欢。”星夜立刻点头一笑。
看来这个单纯的少女,到现在还不懂她所说的喜欢,与男女间的喜欢,并不一样。
客栈门口,汇聚了不少人,星夜跟秋霜回来之时,看到吕良站在这里。
他周身战意升腾,充满了挑衅意味。
“星夜,随我出城一战!”
看到星夜从人群后走出,吕良立刻喊道。
人人看向星夜。
“有病吧?”
星夜懒得搭理对方,跟秋霜告别之后,他回到自己的住处。
刚一进去,便是看到了赵本。
他正悠闲的坐在那里,五指间托着一杯茶。
“你不怕死?”星夜有些意外,“那么多人在找你,你还敢来我这里?”
赵本叹了一声,道:“别提了,我的雪原令被抢了,你的那个名额给我,到时我们两个一起进入雪原。”
星夜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他淡淡说道:“那个名额没了。”
“没了,你给谁了?战猛?陆飞?还是贺鹰?”
赵本说道:“不要紧,到时候你只要假装与他同行,我在后面打对方个闷棍就可以了。”
星夜一脸的鄙视,道:“给鹿姑娘了。”
赵本一愣,“哪个鹿姑娘?”
星夜说道:“具体名字不知道,有人叫她鹿仙子,有人叫她鹿妖精。”
赵本的眼睛立刻瞪圆了,“鹿宁晗,你竟然把名额给鹿宁晗了?你怎么会认识她的?”
说起此事,星夜就一肚子火,上前一把掐住了赵本的脖子,“还不是你这不讲义气的家伙,你跑了,他们开始追我,我以为找了一家客栈,就混进去了,不曾想那不是客栈。”
星夜力气很大,一直到赵本脸红到喘不过气来,才撒开了手。
赵本大口喘气,直至脸色恢复,此刻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你竟然把名额给了那个女魔头,那可麻烦了。你的名额,看来是保不住了。”
赵本想了想,道:“算了吧,你把雪原令卖了,到时跟我一起走。”
星夜看着他,“你的不是被抢了吗?”
赵本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我再抢回来就好了,买主我都已经找好,放心,价格绝对公道。”
星夜不动声色的问道:“如果我没了雪原令,你觉得那女魔头会不会杀了我?”
“应该不会吧,最多把你收为男宠在身边,整天伺候她。这不好吗?”
赵本嘿嘿一笑,“你是不知道,在这冬隆之地,有多少天才愿意去她家当上门男宠,可惜人家瞧不上。喂,你干什么?”
赵本看到星夜向着窗口走去。
“喊一声,午夜人在此。”
“别,哥,有话好好说!”赵本赶紧告饶道:“咱不卖,不卖,总行吧?”
赵本的眼睛微微一转,道:“不过,兄弟我有危险的时候,你能不能搭把手?”
“不能!”
走到窗口的星夜转过身来,他的回答斩钉截铁。
“没必要这么狠吧?好歹我们也是一道来的不是?”
赵本看着星夜,“只是我很好奇,那旅者为何要给你雪原令?”
“我比你还要好奇。”星夜瞥了对方一眼,道:“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难道要一直留在这座城市?”
赵本双手交叉,枕在脑后,“在雪原没有出现之前,还是待在这里吧。毕竟,这里有护城大阵,没有人敢在这里乱来。”
话锋一转,赵本说道:“不过,我倒是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会先行离开。”
星夜讥笑道:“你觉得你能走得了?”
赵本的行踪,昨日就已经暴~露,接下来那些仇家势力,必然不会放过他。
赵本神秘一笑,“山人自有妙计。”
午夜人转身离开,待走到门口之时,他忽然回头,丢出一物,“给,必要时刻能保命!”
星夜接过,诧异问道:“什么?”
“那个坐标,我觉得你闲暇之余,应该多搜集一些灵种,毕竟你的敌人比起我的,只多不少。”
星夜用一个滚,否定了对方的说法。
你一个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家伙,谁还能比你更招人恨?
天珠门人
不过坐标在手,星夜的确可以再去凝结一些,毕竟现在凝结出来的,已经不再是灵种,而是刺灵。
星夜打开坐标,进入了当中。
冬寒楼,客栈里。
你和我形婚吧
天肖正在盘膝修行,他腰间的一块古老玉佩,忽然释放出强烈的光芒。
他睁开了眼睛,眼中闪过一抹冷厉杀意,“午夜人!”
他紧握玉佩,走出客栈,越上房顶,目光如冷电一般四扫,“我绝不会放过你!”
玉佩生出感应,午夜人在此地开启了那片空间。
炼药成神 颜酒僧
天肖断定,对方就藏在那片空间里。
在灵树林中,星夜忙碌了一个晚上,待天色放亮后,他走出灵树林,回到客栈。
门外似乎有嘈杂的声音,他打开窗户,看到下方汇聚了更多人。
吕良依然还在,不知道昨天晚上回去了没有。
“星夜!”
吕良看到了星夜,喊了一声。
他这一嗓子,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于是人人看着星夜。
这些人的眼里,有着强烈的好奇,但也有着掩饰不住的贪婪与杀意。
星夜很疑惑,今天为什么有这么多人?
敲门声响起,星夜打开房门,门口除了秋霜之外,还有战岚。
按照昨天的约定,今天二人应该继续昨日的路线。
秋霜伸了伸舌头,遗憾的说道:“今天出不去了。”
她走了进来,显得无精打采。
“出了什么事?”星夜看向战岚。
“下面那些人,都是为你来的。”
战岚也走了进来,主动关好门后,说道:“不知为何,仅仅一夜之间,关于你的事情,就已经到处传开了。”
星夜疑惑问道:“什么事?”
战岚说道:“雪原令,还有你的身份来历,以及你跟午夜人的关系。”
星夜立刻说道:“我跟午夜人没有关系。”
战岚摊了摊手,道:“这个我说了不算,现在人人都知道你们有关,而且根据消息上说,只有你知道午夜人在哪里。”
“虽然不知道这个消息是谁传出来的,但明显没安好心,所以接下来的你,还是好好待在这里。至于出去,还是不用想了。”
星夜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这明显是被人针对了。
是谁?
吕良?
幽影?
星夜有些头大。
“星夜,敢不敢与我一战!”
下方,吕良还在喊叫,令人无比心烦。
“一块雪原令,足以引起多方势力关注,你现在一旦离开冬寒城,必然会有大危机,最好连这家客栈都不要离开。”
战岚提醒道:“因为说不定,有些亡命徒会在暗中刺杀你。要知道,大阵启动,需要一些时间。”
说完,战岚便是拉着秋霜走了。
星夜很无语。
外面,汇聚的人越来越多,嘈杂的声音不小。
在客栈的顶楼,一个内部房间里,客栈的掌柜与一位黑衣男子相对而坐。
“你确定写封信就行?”黑衣男子拿出那封信。
掌柜打开之后,看到了上面的内容,他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肯定能行!”
“他会管普通人的死活?”黑衣男子不解。
“我已经打听过了,上次在天阴帝都,为了两个不相干的女子,他都甘愿涉险,此次是整座客栈的人,他当然也会冒险的。”
掌柜不屑一笑,道:“他这种人,把名声看得比生命很重,这种为了名声的伪君子,我见得多了。所以为了自己的名声,他也会主动离开的。到时你那边,可要做好准备。”
“放心,只要他出现,必死!”
黑衣男子离开,掌柜拿着信封走出房间。
星夜的房门之外,敲门声又起。
走进来一个中年人,进来之后,他先是冲着星夜抱拳,满脸歉意。
“怎么了?”星夜看着对方。
“回星夜公子的话,小的是此地的掌柜,刚刚接到一封信。”
中年掌柜来到星夜面前,把信展了开来。
信上的内容很简单,星夜如果现在不出城,那他就杀掉这家客栈所有人。
明显是威胁。
星夜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星夜公子,此人敢拿无辜之人来威胁,一定是宵小,还望公子出城,斩杀此人!”
中年人再度抱拳。
信上写了一个地址,城外向东三十里。
星夜看着信上的内容,沉默不语。
“公子,世间百姓最苦,这些人只是住在客栈,不曾招惹任何是非,却受到了生命威胁。此人定然凶残无比,公子一旦将其击杀,必然会声名远扬。”
听着掌柜所说,星夜点了点头,道:“不论如何,也不能连累你们不是?”
掌柜的脸上立刻有了一抹喜色,“公子大善,客栈的人,定会感激公子。”
“先把账结了吧。”星夜说道。
“公子这是说得哪里话?”掌柜义正言辞道:“公子要出城杀贼子,我又怎能收公子的钱?”
星夜反问,“谁说我要出城的?”
“啊?”掌柜一愣。
星夜抬手,抛出几块星玉,“既然你家不能住了,那就换一家住好了。”
出城?
星夜不屑一笑。
不管是谁的主意,但肯定是个没脑子的。
他又不是滥好人,其他人的生死,关自己屁事?
掌柜呆呆的看着星夜离开,这是他不曾想到的。
难道此人一点不在乎自己的名声?
星夜一离开客栈,其他人便是跟上来了。
城中禁止动手,他们就跟在星夜身后。
星夜去了另外一家客栈,打算在这里住下。
就在掌柜准备开房之时,一道声音从门外响起,“星夜,你如果住在这里,外面的人会杀光这家客栈所有人的!”
人群之中,不少人大声附和,“没错,除非你现在就出城,要不然城中所有人都会因你而死!”
掌柜吓了一跳,然后歉意的看着星夜。
星夜转身离开,去往下一家客栈。
后面的人,再度大声吆喝起哄。
很明显,就是为了逼迫星夜出城。
这就导致接下来不管星夜去哪个客栈,客栈的掌柜与伙计,都不敢接待。
星夜一连去了几家客栈,都是如此这般之后。
他索性不再找客栈,直接去了天香阁。
反正是找个住的地方,天香阁地大楼层多,住个人一点问题没有。
跟在后面的人,看着星夜进入天香阁,一个个都傻眼了。
为了不出城,竟然住在这种地方,未免太无耻了吧?
有人想要破口大骂,但刚刚张嘴,就被同伴给捂住嘴巴。
在天香阁外叫嚣,这纯粹是找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