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uf7火熱小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言歸正傳-第七百一十二章 以蚊算金蓮推薦-x3oqw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师兄之前干啥去了,怎么这么累的感觉,都没跟人家说几句话。’
前往棋牌室的小路上,灵娥抱着空了的玉质托盘,驾云贴地飞行,略微鼓起的嘴角带着少许不满。
棋牌室中,熊伶俐正跟混沌钟大姐头‘模拟仙生’,侧旁还摆着大批二人可游玩的物件。
灵娥刚凑近,钟灵就嗤的一笑。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师兄要休息,唉……”
灵娥轻轻叹了口气,这才想起收起托盘,意兴阑珊地坐在矮桌旁,两只小手揣在矮桌的桌帘下,小脸贴在了矮桌那暖玉做就的桌面上。
叮~您的兄值余额已不足。
钟灵笑了笑,摇着手中的木盒,淡然道:“不是让你主动点,帮你师兄沐浴洗个澡什么的。
你呀,连哄男人都不会。”
“哼!”
灵娥翻着白眼,甩头看向了另一方,精心梳理的发髻轻轻抖动。
“我跟师兄才不像是你想的那样。”
钟灵顿时笑眯了眼,一旁熊伶俐做了个小鬼脸,一幅自己很懂的模样。
钟灵道:“娥,你师兄确实该疲累,毕竟之前那次出去是去跟圣人较量,此前出去倒是不知道是做什么。”
“圣人?”灵娥顿时紧张了起来。
“被你师兄和赵公明联手杀了。”
灵娥瞬间松了口气,又蔫蔫地趴在矮桌上。
今日之娥,完全打不起精神。
“怎么是这反应?”钟灵满是不解,“虽然我口吻很平淡,但这可是洪荒大事!六圣成五圣啦!”
灵娥:“哇,好厉害……其实师兄没事就好。”
钟灵气的翻了个白眼,“你真该多出去逛逛,天天就知道师兄师兄,以后日子还长,你不觉得单调了吗?”
“嘿嘿嘿。”
灵娥眯眼轻笑着,突然想到了什么,瞪着钟灵:“可是钟姐,师兄不是发过誓不用你吗?为啥你跟着出去了?”
“他没用我呀,”混沌钟钟灵哼道,“我是自己过去的,半点你师兄的法力都没沾。
看西方教圣人不顺眼,就想着跟他们作对怎么了?
咱看赵公明和金灵顺眼,就想在他们头顶偶然停几下,帮忙挡一挡攻势、传一传火,天道又能奈我何?
嗯哼?”
灵娥:……
师兄关于天道誓言的各种附加条款,果然是深谋远虑,相当有必要。
嗯,大婚誓言也该起草了,整他个三万字!
“不过,”钟灵表情变得肃穆了些,“稍后你不要乱走,就在小琼峰上,我带你逃命的时候方便点。
如今天地间,五圣彻底失去了对天道的制约,虽然你师兄有点谁都看不懂的底牌,但终究是抗不过天道的。
天道对他只是有所忌惮,并非畏惧。”
灵娥立刻正经了起来,捏着小下巴思索一阵,轻声道:“其实我有个问题一直没想明白,天道不是可以无穷推演吗?
为什么任由师兄修行到了这般地步,从没压制过师兄,或者提前给师兄安排些灾祸?”
“这个我怎么知道?”
钟灵仔细想了想,又仔细想了想,瞧了眼丹房方向。
“这事我还真调查过,在小琼峰的时候,抽空向前看了看,我就发现……
你师兄他门都不出!
他能有个毛线灾祸!
天道啥都不问,直接劈最强圣人的小弟子吗?
现在我都快分不清哪个是他本体,哪个是他纸道人,这要是哪天他突然掀桌子,喊个小琼峰变身,我一点都不惊讶。”
灵娥妙目圆瞪:“钟姐你这都能看到?师兄最后一次改造小琼峰的时候,明明是遮蔽天机的!”
“嗯?”钟灵头一歪。
灵娥秀眉一皱,感觉自己好像多说了点什么,心虚地把额头抵在桌面上,假装睡了过去。
丹房前,李长寿嘴角露出几分轻笑,并未多听那边女仙和女宝物的打闹。
他此时什么也不愿多想,只是尽可能地发散着自己的思维,让自己沉浸在这片天地间,感受着大道与大道的交相辉映。
嘴边哼起了少许轻快的曲调,李长寿试图让自己放松下来,不要太过紧张。
劳逸结合嘛。
虽然正一步步逼近生死存亡的关头,但自己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此时那七成指的是胜算,并非活命的概率。
若非后者先抵达了九成八,李长寿也不会去多考虑伐天之事。
无论想做成什么事,首先要保证自己活着,这才是稳教的精髓。
……
嗡——
一缕蚊声飘过那少了大半峰头的灵山,在半山腰一处蒙着层层光亮的洞府前,文净现出身形。
看此时的文净道人,身上的红裙掺杂了金缕丝,原本就颇为美艳的脸蛋,此时因额头那金色的点绛,更增几分圣洁之意。
她抬手轻轻晃着薄薄的宽袖,洞府前,那两名化作人形的鸿蒙凶兽立刻向前行礼。
“大统领,您回来……”
“喊什么大统领!要称第一副教主!”
文净轻轻皱眉,瞧了眼这两道身影,轻哼一声,缓步入内。
“交代给你们的事,都做成了?”
“成了,成了,”这两名凶兽高手恭敬地答着,左边脸上写着巴结,右边脸上写着阿谀。
文净点头,淡然道:
“回自己洞府修行吧,这功劳我自给你们记上。
切记,如今咱们西方教正是蛰伏之时,除却我交给你们之事,莫要多做、莫要多伤半个凡人。
只待时机到了,咱们西方教自有崛起之机。”
两凶兽动作整齐地拱手抱拳,齐声道:“天道轮回,大兴西方!”
“去吧。”
“是!”
这两头凶兽化作流光迅速消失在了灵山脚下,文净道人轻哼了声,迈步入了洞府门。
关闭层层大阵之后,文净道人总算能松口气。
随手一招,身上薄裙朝衣架飞去,趁空气一不留神,已是入了那灵泉水池中,舒舒服服地趴在水中。
蚊子习性,蚊子习性。
“唉……”
真的,自己距离西方教一把手只剩接引圣人一个阻碍!
星君大人是不是把她给忘了?
是她去海神庙去的少了,还是她纤腰不够细了,难不成当年选择了大妃,就注定要被二妃给抛弃了。
起码告诉她该做点什么呀!
哪怕是去偷袭圣人,那也该给自己一个准信了吧?
曾经,文净觉得自己身上的任务,是给海神大人通风报信;
结果被海神大人教训了一顿,暗示她有更重要的任务。
文净觉得十分兴奋,除却是投靠了人教、抱住了天地间最强圣人的脚指外,还有一种‘终于有人慧眼识英才’的自豪感。
到后来,文净觉得,自己的任务应该是在关键时刻背刺西方教某弟子;
结果西方教被水神大人忽忽悠悠就瘸了,先是被砸了几次山门,破了圣人面皮的神话,又被截教仙直接覆灭了大半个西方教,只留下了断壁残垣、老弱病残。
文净那时觉得很恐慌,因为自己剩下的唯一任务,就是在关键时刻偷袭圣人。
可现在,圣人都死了!
人教到底要她这个女王大人干点啥!
难不成是这般……
【‘长庚,在西方教安插个暗棋,关键时刻再用。’
‘是,老师,那具体是什么关键时刻要用呢?’
‘那就是很关键的时刻再用。’】
“噗,咳,咳咳!”
文净道人捂着胸口一阵咳嗽。
能不能给个痛快!
早点做完早点逃命,去找自己大妃,含羞带怯地问一句:
‘玄都大哥,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然后等来那一句:‘怎么会呢?你来的正是时候。’
“呵呵,”文净道人翻身坐在水池中,眯眼笑个不停。
不过,她确实该考虑考虑,自己最开始时,被星君大人赋予了什么使命。
文净隐隐有所预感,自己不只是某个事件中重要一环这般简单,星君大人一直藏着她这枚棋子不动,很可能是有比杀圣更恐怖的计划。
甚至,有可能是、是……是……
算了,想不出来,这已是超出她认知的范围了。
与其这般想着,倒不如去问问星君大人。
西方教二圣人被斩,让本已愁云惨淡的灵山,变得无比垂丧。
灵山弟子甚至不愿走出自己修行之地,那些从三千世界逃回来的高手,有些已经借口外出历练,不准备再回来。
原本是天地间第四大教的灵山,现如今……还是天地间第四大教。
可早已是今非昔比。
尤其是,此次大圣人回来后,第一时间喊自己过去听训,大圣人目中的颓然感、无力感、悲凉感,让她看的触目惊心。
大圣人已将灵山上下的统筹、运营之事,尽数托付给了她这个第一副教主。
如果自己暗中操作一番,很容易就让西方教分崩离析,树倒猢狲散。
‘看来,有必要去跟二妃好好谈谈了。’
文净心底仔细思量了一阵,就在水池中盘腿打坐,无比警惕地感受着身周一切变化,凭借自身神通,控制一只血蚊,飘去了南海安水城海神庙后堂。
真·老地方。
那血蚊进入太极图道韵笼罩之地,化作一名清秀少女,身着翠绿罗裙款款入内。
李长寿一缕传声入耳,纸道人自后堂圣人笔墨侧旁飘出,化作了青年道者,坐在了圈椅中。
“何事?”
文净道人迈着莲步向前,柔声道:“奴家拜见星君大人,并未有其他大事,只是特来恭贺大人报仇雪恨,立下不世之威名。”
李长寿略微皱眉,似乎有些不满,言道:“只是为了此事?
如今正是你必须静心潜伏的时刻,若是露出半点纰漏,前功尽弃、后悔莫及!”
文净道人道心不由得轻颤了下,不敢多说,只是低头行礼,解释道:
“大人您莫怪,实在是属下心底惶恐,不知该如何自处,方才来求大人给属下指点迷津。
大人!
您、您就把属下到底要做何事,对属下明说了吧!
您都已斩了那第六圣人,属下此时已总领西方教教务,内外都要属下来处置,这当真不知该如何潜伏下去!
属下真的,迷茫了。”
李长寿:……
行吧,此时差不多也到了时机。
万一局势朝着自己推演的第三到第十二种可能性延展,自己还真有必要,提前告诉文净道人该何时出手、具体该做什么。
李长寿缓声道:“文净,这些年辛苦你了。”
文净道人身子不由得有些颤栗。
这话听起来,怎么有点要被解决掉的味道?
又听李长寿温声说着:
“我知你这些年隐忍的辛苦,但时机确实并未到来,而你也是无比关键。”
李长寿招来太极图,将文净道人笼罩其中。
“文净,我信任你,并非是出于你立下天道誓言、或是我抓住什么把柄的信任你。
我心底并没有把你当做外人,你也知道,家师太清圣人,已是允许了你与我师兄之事。
当然,我师兄现在具体还不清楚,但这不重要。
人教需要你做的事,是一件关系重大、且影响无比深远的大事,这并非是斩杀圣人与否那般简单,而是教义、理念、大道的一场博弈。
你可知,上古就有说法,西方必然大兴?”
文净道人目中满是亮光,柔声道:“谢星君大人信任,属下自是知道。”
实际上,心底一阵抓狂。
‘切!明明现在西方教已经一蹶不振,自己又不傻肯定选择跟人教一条路走到黑,这才把这些说给本女王大人听!
人教,心都黑!
不过,啧啧,本女王也是。’
李长寿笑道:“不要在心里乱说话。”
文净悚然一惊,低头闭眼,连连告罪。
李长寿嘴角撇了撇,倒也是蒙对了。
文净这家伙的内心戏一向可以的。
李长寿缓声道:“此前截教灭西方教九成实力,其实符合了天道对西方教磨砺的预期,天道遵循的是规矩,就是‘欲降大任,先承其重’。
西方教后续其实还有复兴的机会,这关系到天道、西方,是自上古就开始的一场算计。
我,就奉命破此局。
文净,我需要你做的事其实很简单。
只要你听到消息,说南赡部洲之中,人皇崩、阐截决战,而西方教大圣人要外出,你就向前问一句,可是去相助阐教。
若大圣人回答了你,或是说是,你自行想办法应付过去,祝他此行顺利之类的都可。
这时,就需你算准时机,待大圣人挪不开身,去找那西方教镇教十二品金莲……”
文净道人不由得屏息凝神,听着李长寿口中说出那几个字:
“毁了它。”
文净道人愣愣地站在原地,很快就松了口气。
“就这样吗?”
“嗯,就这样。”
“那您早说呀,为什么不早说,”文净道人小声道,“之前属下就负责镇守金莲这块了,还要给金莲擦花瓣、每日上香之类的。”
李长寿:……
“咳,主要是时机,我自是相信你有接近金莲的实力。
时机很重要,你必须卡在今后那次大圣人外出时,我料定,他会在大战中用神幢接来大批截教弟子,入他们西方教。
这是他们大兴的基础。
卡在这个关键节点,让他们的金莲崩溃掉。
截教此前面对的窘境,他们西方教也要再面对一次,后面老师与我的算计,也就好施展了。
你,明白了吗?”
“嗯,嗯!”
文净道人笑颜如花,“您早说,属下心底踏实多了呢。”
“此事无比重要,到时自会保你平安无事,”李长寿道,“但这个秘密,你就算是在之前身陨,也莫要暴露出去。
若让大圣人将金莲戴在身上,那我就只能想办法,再斩一次圣。”
文净笑容瞬间僵住,低头称是,身形化作一抔血沙消散。
李长寿坐在那思索了一阵,身形遁入大地。
果然,实力强了,说话就是硬气。
那朵金莲其实夺过来也不错……罢了,稳妥起见,直接毁了就是,到时让蚊子多吸几口,弄成四品的残缺先天灵宝,对称才有美感嘛。
西方教如此作恶多端、蛊惑人族,还想欲扬先抑、先磨后兴?
丫sei啦蕾!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