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2jm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獨仙行討論-第1922章 狐族祖廟相伴-0odbt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
卷十四锋芒毕露
第1922章 狐族祖庙
“前辈,请称呼妾身姚夫人!”惜惜神色一正,稍一施礼后,径直挽着姚泽的臂膀朝前行去。
而姚泽更是目不斜视,一脸的严肃,只留下皓石满脸愕然的模样。
一位化神弟子竟敢对自己无礼!?一时间英俊的面庞有些狰狞,此人目中戾色一闪,随即神情自若,面带微笑,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距离近了,姚泽才发现,那栋古朴的建筑竟飘浮在虚空,四周也见不到可以出入的门户,如此祖庙更显得神秘异常了。
站在建筑物前的有六七位修士,显示他们的地位不凡,而其余诸人大都有着仙人以上的修为,仅真仙修士就有百位之多,愈发彰显这等传承悠久的大家族底蕴恐怖。
三位狐族大人物当先而立,为首的是位中年人,面如冠玉,气宇轩昂,身后拖着七根灰色的狐尾,身姿伟岸,双目隐约有雷霆闪烁,在那里一站,恍若超脱自然,脑后一道五色神环若隐若现。
姚泽只觉得瞳孔一缩,神环映体标志着仙尊的卓然地位,这位大人物显然距离成就仙尊已经不远了,甚至一只脚已经踏入!
“大老祖!”
之前已经听到这位大老祖成就大罗金仙已经近十万年,没想到今日一见,眼看即将成就仙尊!
英俊不凡的三老祖正笑吟吟地望过来,在其身旁,却是一位黑袍男子,周身笼罩黑光,脸色苍白如雪,如果不是后面拖着七根油黑发亮的狐尾,姚泽都以为对方来自冥界,身上竟弥漫着淡淡死气,脸上没有丝毫血色。
“这位二老祖修炼的功法有些奇特……”
他正嘀咕着,三老祖就“哈哈”大笑着上前一步,“来来,惜惜,姚小友,这几位道友来认识一下。”
眼前这位满面红光的男子,气势恢宏,双目中隐约有火光跳动,眼眸深邃,似是可以洞彻人心。
此人身着紫衣,周身弥漫成片的规则锁链,熠熠生辉,实力深不可测。
“赤融天,赤阳家族的老祖!”
一旁站着一位雪衣女子,圣洁无比,宝相**,有着绝世风华,眼眸转动,竟似带动日月轮转,日沉星坠,看着二人时,洁白的牙齿闪动光泽,笑盈盈的,让人心生亲近之感。
“羽青子,风羽族的老祖!”
另外一位年纪看起来和姚泽差不多的年轻修士,肌肤似玉,闪动晶莹光彩,而一对狭长的眼眸闪烁着特别的神韵。
“九天老祖,太玄教的太上!”
而最后一位存在,让惜惜忍不住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臂,俏脸发白,连姚泽自己也是心头一跳,震惊不已。
这是一具人形骷髅,通体雪白,一件白色兽皮包裹着躯干,无声无息地站在那里,感受不到生命气息,如果不是三老祖介绍的时候,那可怕的头骨中有一团火苗闪动,任谁都会觉得这是一具死物。
下一刻,恐怖的气息弥漫,道道神焰蒸腾,头颅上一道血色符文印记跳跃着,绝对是位金仙存在。
“道林,坠神谷的祖师!”
姚泽心中暗惊,这些大人物背后都有着一个大门派,在来之前,他特意查看了青玉界的势力情况,赤阳家族、风羽族、太玄教和坠神谷,无一不是顶级势力,和天狐族一样,都传承自上古,远不是白藏教可以相比的。
他和惜惜依着礼数,恭敬地和这些大人物见礼。
除了圣洁无比的羽青子不失文雅地回报一笑,其余几位都把目光放在了惜惜身上,估计连姚泽的名字也没有记住。
“皓兄,你这位族人不简单啊,神韵内敛,上方有清气浮现,隐成大道之花,假以时日,前途无法预料。”九天老祖狭长的双眸异彩连闪,毫不吝啬赞美之词。
“难得,此女竟如岁月孕育的灵秀,周身隐约大道环绕,皓道友,看来你们天狐族要再塑辉煌,无人可阻了。”羽青子眼眸流转,一对黑瞳竟有星辰变幻,日月交替,看起来神奇异常。
“呵呵,羽仙子谬赞……”大老祖难得地露出笑意。
……
这个场合没有姚泽什么事,甚至没人和他交谈一句,完全就是一个多余的人。
不过他并不在意,眼前的这些大人物,每一位都修炼的无尽岁月,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如果自己也有足够的时间,实力肯定不会比这些人差。
他有这个自信。
在一旁观察,他也看出了两个问题,其一,请来观礼的这些大人物,对大老祖都极尽奉承之能,显然众人中,大老祖的实力独树一帜。
而另一个信号则是,大老祖姓皓,应该和那位皓石有些关系。
四周数百位修士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而二老祖一直沉默不语,其余几位大人物似乎习以为常,寒暄半响,才见大老祖带头,所有的天狐族修士都同时对着前方虚空躬身施礼。
空间一阵波动,姚泽看的好奇,却见伫立在半空的那座神秘建筑蓦地发出耀目银芒,一个十几丈宽,看不出多长的白玉天桥就凭空出现,朝着这方飞架而来,转眼就停在了那里。
“诸位,请。”
大老祖做出“请”的手势,袍袖飘动,当先踏上了玉桥。
这突然出现的白玉天桥,表面布满了符文,双脚踏上,一道道涟漪散开,犹如踩在了实地,姚泽心中暗赞,上古家族的底蕴就是不凡,一个天桥也可以惊世骇俗。
此桥直通那座建筑物,姚泽抬头望去,一个数丈大小的门户和天桥相接,门前有块骨匾,“天葬”,两个上古大字熠熠生辉。
一股股雾气弥漫,符文闪动,带起阵阵沧桑气息。
“此地乃本族祖庙,里面供奉的正是天狐族始祖,眼前的大门有些奇特,如果不是天狐族之人,踏入这道门时,会接受魂火炙烤,不过以诸位道友的修为,影响微乎其微。”大老祖转身特意解释一番。
不知道是不是忘记了,这种炙烤对于大罗金仙算不上什么,可对真仙修士的伤害可能是致命的。
三老祖站在了惜惜身旁,唯恐踏进此门有什么变故,而几位大人物一个个神态自若地走了进去。
皓石嘴角微扬,故意装作关切模样,“姚真君,要不,你在外面等待一会?”
“呵呵,谢谢道友关心,惜惜归宗这等大事,作为夫君的一定要陪伴左右。”姚泽义正言辞地,一副大义凛然模样。
“哦,应该的,姚真君,请。”皓石面带讥笑,站在了门前,看来是准备看姚泽的笑话了。
天狐族中也有不少像黎仙子那样的人族修士,每个人经过那道门时,身上会发出一道血色光幕,微微一闪下,他们已经毫发无损地走进祖庙中。
“我们也走吧。”
姚泽神情轻松,身旁的惜惜对于夫君更是有着盲目的信心,两人手挽着手,并肩踏出门内。
里面的情形还没来及查看,姚泽只觉得“砰”的一下,自己竟陷身于一片黑色海水中,原本在身旁相伴的惜惜竟不见了踪迹。
“禁制?”
姚泽心中一紧下,呼啸声起,滚滚的海啸直冲天际,此时他才发现,这些漆黑海水竟是无尽的火焰,狂涌而来,转眼就把他淹没了。
识海空间中,一股风暴在海面上凭空出现,卷起一道百丈高的巨浪,呼啸远去。
果真如大老祖所言,这火竟真的对魂魄有着危害,换做其他修士,说不得要当场出丑,甚至有可能受到重创。
底蕴深厚的家族就是不一样,姚泽暗自腹诽一番,径直朝前行去,下一刻,眼前一晃,什么火海巨浪都不知所踪,惜惜正紧紧地依偎在身边,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转头望去,只见皓石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满眼都是难以置信,这种魂火炙烤,即便九天老祖那样的大人物都要特意收敛真元,保护神魂,怎么这小子若无其事地,一步踏过?
难道他身上带有秘宝?
一定是这样!
姚泽没有理会对方转动的眼珠有着什么心思,抬头望去,眼前是一个宏伟的大殿,气势磅礴,一眼望去,竟看不到尽头。
而大殿中雾气缭绕,道道异芒闪烁不定,四周有几根巨大的玉柱,伫立在那里,似乎在支撑着天穹。
最中间的位置,有道白玉雕像,正是一头洁白天狐,背后飘洒着九根硕大的狐尾。
这天狐太大了。
如同一道山脊匍匐在那里,天狐的身躯高超过万丈,长也有三万丈有余,足踏虚空,回首顾盼,一股令人窒息的磅礴气息充斥着天地。
几位大人物也被眼前的庞大生灵所震撼,九尾天狐,那是仙帝一般的存在,远远望着,都有着一种窒息的压迫。
不需要多说什么,所有的天狐族弟子都面带恭敬地拜了下去,神情虔诚。
惜惜也被眼前的生灵所震慑,在东漠大陆的狐族中,也有着一个九尾天狐的雕像,不过和眼前的相比,连一根狐尾都不如。
在最初的震撼之后,姚泽并没有失礼,对着这尊上古大能深深地鞠躬,心中不免生出好奇,“仙帝一样的存在,怎么可能会陨落?这世间还有什么可以威胁到仙帝的性命?”
“来,惜惜,请到始祖近前,请他老人家引你入族。”三老祖面带激动,朝着这边招了招手。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