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8zpc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精靈之黑暗蟲師 風箏的孩子-第1176章 遭遇,見面就戰相伴-3a0os

精靈之黑暗蟲師
小說推薦精靈之黑暗蟲師
本来他不教这些,不过由于前段时间离开前,要让她独自留在这里,也希望她过几年能成长为一位独立坚强又有优秀能力的美丽女性,他自然就不会吝啬脑子里那点东西。
艾儿回想,现在她不能慌张,也不要去相信对方说的任何话,梧桐说过在涉及生死的战斗里,不能相信对方说的任何话。
这个不能相信,不是指要反着听,而是指无论对方说什么,比如说交出宝物就不杀之类的,不要傻乎乎信了,要永远做两手准备,给自己预留后路。
那种不留后路就是莽的人,就是常在路边走哪有不湿鞋,迟早有一天是自己作死自己,不值得同情可怜,更不值得去学习。
梅莉让暴飞龙不停的用喷射火焰,烧着树木,驱赶下方的少女。
这又是几分钟过去,她就觉得不耐烦起来,下面的那个少女和自爆磁怪真是滑溜得像抹了油一样,虽然她并不介意多浪费一点时间,可是害怕沙罗会因为她完成任务的时间太长而感到不快。
“那就这样……暴飞龙,飞快一点,绕一圈,用火焰把她们圈起来,然后用龙星群砸死她!”
梅莉突然想到小时候玩的一个游戏,那就是用邻居家臭臭花的分泌出来的汁液,那有着强烈的气味,她那时候还不懂什么蚂蚁靠信息素交流的知识,只是发现用这种汁液在地上画一圈,那些被困住的蚂蚁就会像被施展了魔法一样,只能在圈里困困乱转,却丝毫不会爬出圈去,她很喜欢那样的游戏或者说所代表的感觉,然后再用一个从家里拿的放大镜,把被困住的蚂蚁一点点炙烤到死。
暴飞龙感受到主人身上与脑海里的一种施虐残暴情绪波动,龙嘴也歪了一下,绰号龙王的它,其实也受到主人的感染,平时在超凡者联盟那样的地方里混迹,没少见那些真正强大恐怖的其它龙属性精灵,多数让它饱受打击,渐渐也养成了喜欢欺负弱小的性格。
下方的艾儿也很快发现了不对。
自爆磁怪朝前方急飞,森林上空的暴飞龙突然加快速度,一道从左到右扫射的火焰,在前方划了一道禁区。
“往右转向!”
艾儿果断的让自爆磁怪绕路,因为自爆磁怪现在的状态是电加钢属性,后者害怕火焰,火焰会对钢属性的自爆磁怪造成很大的伤害,能避免就避免。
往右边刚飞去不到三秒,那暴飞龙又加快速度飞到前方,天空中一条长长火蛇下来,再次堵死了前方去路。
连续转了几个方向,很快,艾儿发现四周已经被一个不规则的怪异形状火墙给包围了!
“哈哈哈哈!来吧,龙星群落下,这次你往哪里逃?!”
上方,疯女人哈哈大笑的声音响起,艾儿抬头,只见天空中,那头飞龙展开血翼,宛如白日青空出现了一轮血日,遮住了真正的太阳,四面八方的阳光光线都被它吸引到身上,一种让人心悸的能量波动在它身上散发出来,一颗颗代表着飞行混合龙属性的淡蓝色能量球,它们外形像燃烧的陨石球,如同夜空中的星星般星罗棋布。
当第四十六颗陨石成形后,所谓的龙星群更是流星群,它们开始陆续不断的朝着这片火墙围住的区域,像真正的流星坠落那样,呼啸着拖着焰尾先后连续不断像下雨一般的斜斜冲击向这片山林范围。
艾儿悚然,直到现在,她才真正深切感觉到背后冷汗冒出来,感受到对方那种丝毫不带怜悯的杀戮所带来对生命危险的刺激,这是她尽管遇到不少像可能会被怪大叔抓走的危险,都无法比得上的恐怖,这是涉及到生命消亡的恐怖,完全不同的级别。
快逃!
快逃!
快逃!
她身体本能在疯狂的叫器,可也是身体本能产生的巨大恐惧,使她手脚冰冷难以动弹,连思绪都好像冻住了。
【醒醒!】
沙奈朵在这时候,疯狂用心灵感应甚至强化能量输出到精神冲击的地步,希望唤醒自己的训练家。
“不好……大家能挡得下吗?”
艾儿终于被唤醒,她连忙问身边的沙奈朵和自爆磁怪。
沙奈朵摇头,自爆磁怪也发出无奈的一种嗡嗡震动声,而艾儿已经拿出第三颗精灵球。
她只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生死间的大恐怖,反而由于过度的强烈恐惧而失态,回过神来后,马上就为了活命而拼命。
朽木妖出现,它的根系深深扎入地底,尽管也恐惧那如同天罚一样的龙星群,可是明白现在自己和训练家生死一体。
轰隆隆!
每一颗陨石,都像一颗西瓜大小的炮弹落到地面上,把地面炸出一个好几米深的坑,能量又在地表炸开出一朵焰花,所有的范围内的树木和泥土碎片与高温残焰都向四面八方被溅射高速抛出去,又把爆炸范围外的树木岩石等给击碎或者点燃。
一轮的龙星群过后,整片方圆面积足足有好几百平方米范围的山林,竟然直接被夷平了,所有树木和岩石被都龙星群轰炸与爆炸给摧毁抹平,最多只有一些树木还残留着不到一米高的燃烧着发焦碳黑的树桩残根,到处都是一截截还在燃烧的断枝和被炸碎的石块,地面一共有四十多大坑,对应着暴飞龙刚才凝聚出来的龙星群陨石数量。
“尸体呢?”
梅莉骑在暴飞龙背上,让它快速绕着爆炸范围转了一圈,现在龙星群把这里炸得平平的,视野非常开阔,哪怕是夜晚也有月光照耀,地表上根本没有什么能藏人的,怎么会连尸体都看不到,那个少女不会傻到临死抵抗都不懂吧,只要挡一挡,就不至于死无全尸。
她原本高兴的脸色一沉,看向迷唇姐,压抑着怒意,客气问道:“迷唇姐,你知道那个人到哪里去了吗,是不是瞬间移动逃跑了?”
迷唇姐神情则很淡定,她看了梅莉一眼,闭起了双眼,感应了几秒,然后闭开眼睛,一道心灵波动传到了梅莉脑海里。
【没有,还在这一带,对面沙奈朵干扰了我,找不到具体位置。】
梅莉听到这个消息,顿时脸色难看起来,嘴里喃喃道:“还能干扰应该就没死,竟然没死,那会躲在……在地底里?”
她想到这个可能性,眼睛一亮,立即对着暴飞龙道:“龙王,落下去,对面可以躲在地底里。”
此时,爆炸范围的一处地底里。
少女艾儿浑身沾了不少泥土,不过成功的在范围爆炸外的一片林里土地中破土钻出,而先出来的,是几根树根灵活得像触手一样的扒拉开了泥土,为她挖洞开路。
正是朽木妖,正常的它并不会挖洞这个技能,游戏里更不会。
可是在现实世界里,艾儿由于她的天赋,很自然的挖掘和激发出朽木妖的潜能,其中包括让朽木妖在压力之下,竟然能快速的利用树根的力量在地下挖洞逃生。
不过龙星群陨石不断落下产生的爆炸震动,依然让这只朽木妖现在浑身伤痕累累,气息糜萎。
“辛苦你了,朽木妖,快回来休息吧。”
艾儿的小手摸到它身上,一直看似冷冰冰的脸上,这时候也流露出真挚的痛惜,朽木妖坚强的点了点头,树上人脸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反而像是在安慰训练家不要在意,还强装没伤那么重的挥舞了一下枝条,不过身上被地底里震动震伤的地方扯到,顿时笑容僵硬。
艾儿忍俊不禁,连忙用精灵球收回它,心里感动,却也对那个疯女人产生几分恨意。
大家各自过得好好的,为什么就是有人要来伤害她!
她讨厌这样!
“朵朵,你用替身技能,把我和自爆磁的样子也模拟出来,然后我们这样……”
艾儿想起了梧桐曾给她讲过的一个过去事情,那是他曾经在关都地区“听说”过的火箭队叛乱故事,其中就有火箭队控制了黄金市,利用多只强大的超能力精灵和一种机器,把它们的超能力联合起来,化成了一个巨大的屏障封闭了整座黄金市,屏障只许进不许出,然后勇者主角一行人利用皮卡丘的替身技能,现在则是灵光一闪,也许可以用这个办法,给那个疯女人下套。
……
西野的另外一处。
一座小山坡顶上,黑发年轻人安静的骑在风速狗背上,风速狗那漂亮的体毛与他的衣衫被夜风吹起,头顶上是明亮的月光落下,在他怀里有一只漂亮的紫色小兽,是一只太阳伊布。
山坡下,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的暗红发年轻男人,则是骑着一只土台龟,明明是自下往上走,可是给人的感觉,却像一直在俯视着山顶的黑发男人,那是一种精神气势的运用。
“呵。”
梧桐一声轻笑,他的精神力像一把尖刀,瞬间戳破了对方营造的这种精神气势场的节点,使得种种给人看到就会产生感受的精神异常波动消失。
沙罗挑眉,来到山顶上,与这黑发年轻人对视,好奇道:“不错嘛,还没成为正式议员,竟然对精神力就有这种精妙的操作,还能精准找到我的精神场节点,要不是看过你的资料,我还真以为你是哪个古老势力培养出来的天才新人了。”
梧桐盯着他,沉默看了几秒,才忽然开口,道:“你是谁,为什么针对我,你想要什么?”
沙罗轻轻拍着座下土台龟,让它绕着这黑发年轻人,在这月光下的坡顶转圈子,一边打量,一边说道:“你不是已经有挺多答案了?”
“看来,你是那种吃打不吃劝的贱骨头。”梧桐突然笑了,然后蓦然打了个响指。
响指清脆的啪声响起,风速狗张开嘴,鼻子和嘴巴同时疯狂吸气,腹部用力鼓起,然后把吸入肚子里的海量气流,再通过喉咙声道这窄窄的区域,配合自身技能能量混合在一起,涌出嘴部,从嘴里发出了几乎形成了狂风一样巨吼声。
吼声就像雷霆落下,直接震向那不远处的沙罗和土台龟都是浑身一僵,不可避免被这巨大音量给震慑了一下,如果不是及时运用了能量保护,怕是这一声“吼叫”技能,就直接把一人一精灵的耳膜震破。
此时,这才是在梧桐培育下整体实力在整整几年间都疯狂进步的艾诺,其真实实力的部分展现。
“咳……好猛!”沙罗恢复过来,忍不住咳嗽一声,可是脸色微微潮红之余,却是神态兴奋,似乎遇到这样强大的对手不但不怒,反而高兴。
“你果然是个变态。”梧桐脸色似笑非笑,这种越打越兴奋的家伙,看来果然是个变态,连心灵控制也不好影响这种变态的心理,最好今天能在这里直接打死,免得这个实力不弱的家伙变成他后面大计划里的一个大变数。
俩人在说话之间,手上动作没停,连连释放新的精灵。
太阳伊布阳雪发出了强大的精神冲击,直打沙罗,然后一道红光化成沙漠蜻蜓和火神蛾,两者迅速升空。
另一边,沙罗双手中两颗精灵球放出的红光,一道落在他和对面梧桐之间,化成一只黑色的月精灵,它完美的扛下精神冲击,却不受半点儿的伤害,恶属性的月精灵那一身皮肤完成免疫了超能力属性的精神冲击的技能伤害。
另一颗精灵球被抛向空中,尚时红光,就已经透出森森寒气,呼吸间化成了一只周身透出森森寒气的信使鸟,浑身宛如冰雪雕成一样的这只信使鸟,体型不算大,可是随着它的出现,翅膀扇动,身上散溢出来的寒气几乎像要凝成一朵朵雪花,可见实力之强。
“暴风雪!”
沙罗迅速让土台龟后退,既是躲开对面那种直接就是伤害训练家的狠辣攻势,也是要躲开无差别的范围性暴风雪。
信使鸟呱呱叫了一声,叫声有点儿像乌鸦,浑身寒气大盛,四周气流迅速的加速围绕着它,寒气源源不断从它体内渗出,在眨眼之间,已经是许多冰雪颗粒参杂在气流里,气流不断的随着每一个瞬眼而扩大几米的范围,宛如一团冰尘暴一样的快速卷席向那黑发年轻人和他坐下的黄金体毛的风速狗。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