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pj4c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惡魔就在身邊 漢寶-03159 幻象展示-mvuba

惡魔就在身邊
小說推薦惡魔就在身邊
事实上,在史威克自己主动提出来当陈曌的傀儡之前。
陈曌就想过两个方案。
一个方案很简单,弄死史威克就得了。
另一个方案就是控制他。
不过控制一个政客的风险很大。
首先玩政治就是一个高风险的游戏。
控制一个政治家的风险就更大了。
所以陈曌也很犹豫与纠结。
史威克先前说的话,陈曌也考虑过。
走了个张三,再来个李四。
这事就没完没了了。
陈曌今天把史威克打成人类叛徒。
可是这种手段只能用一次。
下次呢?下次还用同样的招吗?
所以陈曌做了两手准备。
至于说史威克说的,去竞选总统什么的。
陈曌是没怎么在意,陈曌最希望的还是他能老老实实的挡州长就够了。
控制总统这种事,想一想都觉得头皮要炸了。
所以史威克自说自话的,用自己的力量和金钱去支持他竞选总统。
陈曌疯了才会帮他竞选总统。
以前没想过,以后更没想过。
陈曌刚才还问了,他什么时候竞选。
心里还想着,还有两年的时间。
等他什么时候发神经了,就弄死他。
没错,这就是陈曌现在的想法。
至于南妮儿给史威克施加的精神魔法。
没有其他的副作用,也不具备任何的杀伤力。
就只有一个功能,名为窥视之眼。
就是说,他的一举一动,哪怕是今天穿了什么颜色的底裤都能看的到。
当然了,如果要控制一个人,下个难以解除的诅咒什么的最方便了。
或者直接让他变成白痴,让他变成行尸走肉那种牵线木偶。
不过这种魔法或者诅咒太明显了。
很容易被人发现。
而窥视之眼就没有这个问题。
这种无杀伤力无副作用的魔法,就像是病毒一样。
就算是放大镜都难以察觉。
而且南妮儿本身又是精神系的专家。
所以这种魔法更难被察觉到。
至于说破解,有办法破解,可是问题就在于史威克全天被监视。
他怎么找人破解?
陈曌考虑着,给他全家都安一个。
他老婆,他儿子,还有他外面的那位……错了,是两位,其中一位还是男同胞。
还有他的秘书,他的助理,他的下级。
陈曌会给他一种天罗地网的东西。
“史威克先生,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陈曌带着友善的笑容看着史威克:“很高兴我不需要杀了你,你也应该高兴。”
“对了,至于那些麻烦,你需要自己去解决。”
“我知道。”史威克不管现在是什么心情,都必须将自己的情绪掩盖在自己的平静外表下。
陈曌可是给他找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不,准确的说是他自己给自己找的大麻烦。
不过人都是这样,从来不认为自己犯了错。
就如陈曌不会在自己的身上找原因。
史威克也不会。
“对了,你背后的那位给你出谋划策的唐瑟先生,能把他的联络方式给我吗?”
史威克的脸色不禁变了变。
显然,现在是秋后算账的时候。
史威克输了,毫无疑问。
史威克很清楚自己输在哪里。
史威克高估了自己拥有的资源。
同时也低估了陈曌的下限。
他原本以为陈曌会利用自己的财富,然后找媒体,找其他的政客,甚至是找自己。
他很擅长对付这种敌人。
在媒体上打嘴仗,或者是和其他政客交锋,又或者是找自己妥协。
这是他最擅长的东西。
可是当对手不用这些路子的时候。
他就失去了优势。
对手不止是一个富豪,对付还是一个通灵师。
自己闯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却选择了那个领域中最强的对手,而且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
虽然不甘心,可是史威克还是接受了这个结果。
不接受也没用,陈曌可不会给他第二回合。
……
唐瑟在看到新闻的时候。
他就已经知道了大事不妙。
史威克是不是人类叛徒他不知道。
可是曝光这件事的一定是他们要对付的那个人。
很显然,那个人并不如他们最初预料的那么好对付。
哪怕对象是州长,那个人也一波带走。
下手之毒辣,简直耸人听闻。
唐瑟收拾了行李,直接拦了一架出租车。
唐瑟注意到,在他的后面还跟了一辆车。
不,也许不止一辆车。
唐瑟感觉所有车子都像是在跟踪他。
“先生,机场到了。”
“不用找了。”唐瑟塞给出租车司机一张一百美元,匆匆忙忙的跑进机场。
出租车司机下了车,看着唐瑟匆忙的背影。
这时候后面车子停到出租车司机面前,南妮儿从车上下来。
“boss,可以了。”
“你的精神魔法已经强大到能够干涉其他通灵师的意识了吗?”
“boss,他的精神力并不强大,而且他自己的情绪本就处于混乱,再加上其他几辆车,他处于崩溃的边缘,注意力根本就没有在其他的地方,所以我就给他植入了一个错误的幻象,他以为自己是去到了真正的机场。”
“这个幻象会持续多久?”
“离开我的魔法范围,或者是到我给他解除为止。”
“走吧,跟着他上飞机。”
此刻的唐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不是在洛杉矶机场。
他感觉脑袋都要炸了,感觉周围所有人的怪怪的。
一直到登机,他还处于恍惚之中。
他看谁都像是敌人,可是又感觉谁都不是。
“先生,请不要挡住后面的人。”
唐瑟恍恍惚惚的上了飞机。
陈曌和南妮儿坐在唐瑟的身后。
在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中,唐瑟的大脑慢慢的冷静下来。
“他的情绪平复下来了,我的魔法效果越来越弱。”
“无所谓,飞机已经起飞了。”陈曌淡然说道。
唐瑟突然发现,客舱里似乎没有乘客。
他依稀记得,刚才有乘客通过登机通道的。
怎么这会儿没人了?
也不是完全没有,还是有人的,身后就有两个乘客。
也许只是这趟航班人少吧。
也许是刚才自己记错了吧。
唐瑟偷偷的看了眼后面。
那个男人有点眼熟……好像是出租车司机?
那个女人……她是刚才的乘务员?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