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xmfm好看的都市小說 唐末戰圖 txt-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謀算比拼閲讀-difo4

唐末戰圖
小說推薦唐末戰圖
“你的意思是说,薛洋准备招降本王,没听错吧?”米志城三人回到临淄之后,直接让杨行愍都跟着跳了起来,若是三人活生生的站在自己跟前,他只怕还以为自己是见了鬼一样。
“这是成王殿下的亲笔信,是袁军师送我们出来的。”米志城将书信递给杨行愍之后脸色肃然道:“军师临行之前说,让主公莫要辜负了这一番苦心!想来这封信是他劝说成王的结果。”
“那是自然,我们这位同乡啊,终究是没有狠得下心肠。”杨行愍脸色此时也变幻莫测,不知道出自什么心态,拆开信件的手都跟着微微颤抖起来。
“主公,这是袁袭的笔迹,不过最后签名不是他。”戴友归是挨个看了一眼三人,转而回来接过杨行愍递过来的信从头到尾扫了一遍之后点头道:“确实是他的手笔,不过也给主公解决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你的意思是?”杨行愍一瞬间转头,看着对方惊疑不定道:“你打算怎么应对?”
“老米立即返回大都统跟前,协助处置军中大事,务必维护好淄州防线,神福接管临淄城,整顿兵马,内紧外松。”戴友归毫不迟疑道:“既然友伦已经回来了,那就索性接过这件事,我们需要时间!”
“你是说拖延?”杨行愍脸色变了变,但是终究没有继续,转而道:“能拖多长时间?”
“能拖一日就一日,不是好事吗?”戴友归笑道:“此事不管是袁袭的好心也好,还是薛洋犯了错误也罢,终究是他们自己送上来的机会,我们不能白白浪费了。烦请主公也亲书一封信,大意就是询问投降之后齐军上下如何安排,和成王打打嘴皮子仗就是。”
“主公,这袁军师之前说了,天下大势,已经尽数归于成王,我等不该在此时——”米志城还有些犹豫,转而将此前袁袭的话一一道出之后苦笑道:“我们不该辜负了他的一番心意才是。”
“老米你害怕了?”戴友归扫了一眼之后摇头道:“中原大势固然是已经归于他成王,但是中原之外呢?还是有我们的立足之地。我们现如今需要的就是时间,即墨那边主公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只要时间充足,我们就能够将齐军主力全部转移出去,到时候在异域站稳脚跟,静待中原变局到来。”
米志城不知道戴友归的谋划,戴友伦和李神福被俘时间更长,更是不知道这一切,所以等到戴友归将前往三韩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后,三人同时张大了嘴巴,一时之间难以消化这种消息。
“稷下学宫内留有当年刘仁轨在白江口海战的海图,我们可以从即墨出发渡海去三韩。”戴友归沉声道:“那里土地和人民皆类我中土,我等前往必然可以再创一番功业。而且和中原还很近,足以随时窥测中原。只要他薛洋自己出了错,就可以马不停蹄再杀回来。”
戴友归这边侃侃而谈,并且在随后很短的时间内就让戴友伦再度从临淄出发。此时的他还不知道的是,不仅仅陈武在一旁冷眼旁观他所有的动作,而且此时的袁袭正在说着同样的事情。
“这是十三司送来的急报,杨行愍的船队已经陆续下水,即墨城外几乎是战旗飘扬,大有一副随时出海的意思,而且部分物资也在逐渐时间上船。”这个消息也似乎在验证袁袭的判断,杨行愍的动作是一刻不停。
“这一下再给他一个月的时间,应该可以多造些船只吧?”薛洋算了算之后笑道:“若是单纯商船的话,不考虑渡海的风险,应该可以多运载一万人左右。”
“一万人也足矣让杨行愍冒险了。”袁袭撇了撇嘴笑道:“至少田家那帮人不用杨行愍费心,就可以自己跟着过去,再加上他们数万工匠一起开工,造几条船应该问题不大。”
“那几万名工匠不能让他们带走,必须都留下来。”李振在一旁想了想之后转而道:“应该抽调一支兵马秘密南下,潜伏在即墨附近,同时让十三司提前做好准备,一旦杨行愍等人登船,务必要将这些人都留下来。这可是当年大唐在登州等地打造船只的那些人的后裔,其中田家就是当年负责这件事的家族,包括隋炀帝当年北征辽东高句丽的时候,也是他们准备的船只。”
“那是要留下来,我们江南的水师船厂这种人多多益善。”袁袭一听顿时笑道:“我去安排,调沈勇带队增援陈武,合力将这件事办好。亭山之战后,责令第六卫抽调人手星夜兼程南下,抢占即墨。”
“可能杨行愍和田家并不会太过于注重这些匠人。”薛洋摇了摇头,除了江东那边红火的工商业对于工匠技术的渴求,其他地方应该没有这种需求,甚至于可以说,在大唐历经两百多年的科举取士之后,这些杂家技术匠人的地位已经下降了太多,只怕在最后关头,除非杨行愍自己想起来这件事,不然的话他未必会记得将这些人带出去。
不过见到袁袭和李振在随后真的开始着手安排这件事之后,他也没有多说什么,保不齐杨行愍还打着将来渡海回来的主意呢,如此一来的话,这些工匠对方只怕还真会惦记。
而这两边同时应对这一次招降的机会各自部署的时候,这场谋算之争实际上已经飞速展开。双方全都是以招降为幌子,各自打的算盘都在抓紧时间进行。只不过所不同的是,天策军这边从一开始实施的时候就在算计杨行愍,对阵的戴友归也从一开始就落入了下风,不过此时的他就算是知道袁袭的谋算,也只能一头钻进去,而无法有其他的办法。这是煌煌阳谋,对于此时的齐军而言,不论知不知道,大势所趋,他们都不得不跳进袁袭给他设置的陷进之中。
而这件事,在戴友伦重新出现在薛洋跟前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进程当中,只不过双方此时都有意无意的忘记了一件事,亭山那边魏家兵和增援的田家兵的境况没有任何人提起,仿佛这些人的结局已经注定了一样。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