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1vt4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孤島諜戰 起點-第七百六十九章 落井下石看書-m0ff6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程蔚君与涩谷一向走得很近,他觉得,涩谷是自己在特工总部的后台。然而,此时涩谷眯着的眼神像冬天的冰刀一样,能直接插进自己心窝,他感觉自己的体温一下子下降了好几度,四月的天气已经回暖,他却打了个冷战。
胡孝民的语气,也没有了刚才的温和,严肃地问:“你的问卷呢?”
程蔚君连忙掏出问卷,却没有交给胡孝民,而是给了对自己冷眼静看的涩谷:“涩谷队长,这是我的问卷。”
“啪!”
涩谷接过问卷,突然甩手就是一巴掌。
他个子不高,身材瘦削,但手上真有劲。程蔚君猝不及防,脸被重重地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程蔚君捂着脸,他感觉侧面的牙齿都松了:“涩谷队长,我没做错什么吧?”
涩谷的声音,就像冰窖里了来的一样,听着都觉得冷:“雷勇辉的死,是不是你指使的?”
程蔚君内很惊慌,可他强迫让自己冷静下来,迅速平缓尽情,还有委屈的小眼神:“这怎么可能?我知道军统有暗杀雷处长的计划后,马上向您报告,可当时你们在万岁馆,我没有找到。等我赶到福煦路时,军统已经行动了。如果不信的话,可以问我的内线吴顺佳。”
涩谷冷声说道:“把吴顺佳的联系方式交出来。”
程蔚君很顺从,也很得意,自己太厉害了,竟然提前预料到了这一步。这一刻,程蔚君觉得自己是整个上海,不,整个世界最厉害的特工。
程蔚君被暂时送进了看守所,当然,他目前还不是囚犯,只是被临时禁足。他身上的物品都没搜走,中午吃饭,也能从食堂点菜。如果他愿意吃谢记饭馆的饭,只要愿意给小费,看守所的守卫也愿意帮他跑腿。
胡孝民和板本一郎一起去见的吴顺佳,有了程蔚君提供的信息,胡孝民和板本一郎很顺利的见到了吴顺佳。
吴顺佳眉毛稀疏,这是一个很好的标志,胡孝民和板本一郎对视一眼,两人暗暗点了点头,确认了吴顺佳的身份。
胡孝民为了让吴顺佳相信,还特意把自己的证件递了过去:“我是胡孝民,这位是板本曹长,程蔚君有事不能来,我们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吴顺佳早就接到命令,76可能会派人与自己接触,他要趁这个机会,整死程蔚君。
吴顺佳打量着这个年轻的情报头子,在76号真的能通过拍马屁就能谋得高位。
此时的吴顺佳,将内心的杂念压了下去,站起来朝胡孝民欠了欠身,恭敬地说:“胡处长好,我现在是情报四科的编外人员,等我从新二组出来,以后就是胡处长的手下了。”
胡孝民问:“你是什么时候告诉程蔚君,新二组要暗杀雷勇辉的?”
吴顺佳犹豫不决地说:“这个……”
旁边的板本一郎恶狠狠地说:“八嘎邪路,你要是不说,就死啦死拉的。”
吴顺佳迟疑着说:“我……”
胡孝民拿出一叠钱,诱导着说:“如果你能说出真相,不仅不会有任何麻烦,反而能得到一大笔赏钱。如果你的任务完成,以后在情报四科能给你安排一个满意的职务。”
板本一郎冷冷地说:“我们需要忠诚的人。”
吴顺佳接过钱,眉开眼笑,只不过他没几根眉毛,显得很滑稽:“我说,我都说。”
胡孝民与板本一郎对视一眼,两人一个笼络一个威胁,果然让吴顺佳开了口。
胡孝民点了根烟,安慰道:“慢慢说,不用急。”
吴顺佳犹豫了一下后,突然说道:“其实,是程蔚君请求军统除掉雷勇辉的,包括之前的雷勇辉,也是因为他的请求,我才把情报传给新二组。为此,我还得到新二组的嘉奖呢。”
板本一郎吃惊地说:“什么?”
胡孝民说道:“你把前因后果说清楚。”
吴顺佳缓缓地说:“这要从他想当科长开始说起……”
关于程蔚君的事情,吴顺佳都不用演戏,只要将实情说出来就行了。
程蔚君自以为得意,可他并不知道,吴顺佳才是他的软肋。在他将吴顺佳的联络方式交出来后,就注定他的秘密藏不住了。
如果程蔚君兢兢业业,胡孝民要弄死他,可能还得费点神。可现在嘛,他借军统之手,连续除掉自己两个上司,这样的人,没人希望他还活着。
吴顺佳在说话时,胡孝民拿出笔和纸,迅速记录着。他以前在街上帮人写过书信的,写字的速度很快,而且字还很漂亮。
等吴顺佳说完后,胡孝民也停笔了,他把记录拿给吴顺佳看:“你看看对不对?”
这上面记录着程蔚君借军统之手,两次谋害上司的经过。孟香谷死在四马路,雷勇辉死在福煦路,两人表面上是军统所杀,实则死于程蔚君的出卖。
“是的。”
“请签字。”
拿着吴顺佳签字的笔录,胡孝民和板本一郎回了特工总部。两人先去了平洋房,程蔚君一直是涩谷的人,必须让涩谷第一时间看清程蔚君的嘴脸。
“八嘎!”
涩谷将桌上的茶杯重重地摔在地上,装着水的茶杯被摔得粉碎,杯中的茶水飞溅着,像一朵残花。
胡孝民在旁边重重地叹息着说:“程蔚君想当科长,就借军统之手除掉了孟香谷。他现在想当副处长,又把雷勇辉卖给了新二组。等有一天,他想当处长时,我的妈啊,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涩谷一拍桌子,怒气冲冲地说:“这种人太坏了,比抗日分子还坏。”
胡孝民轻声说道:“涩谷君,程蔚君是你看重的人,就交给你来处置吧。”
涩谷突然说道:“多谢。”
程蔚君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的阴谋暴露了,他在牢房一边抽着烟,一边与守卫聊着天。他觉得,只要特工总部与吴顺佳接触后,就能知道自己当时是想报信的。
雷勇辉的死,他没有责任,已经尽力了。
程蔚君突然看到守卫走开,这才注意到,涩谷来了。
他脸上马上露出谦卑的笑容:“涩谷队长,我没说错吧,这件事真与我无关。”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