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dt優秀都市小说 《上邪亂》-第七十四章 殘陽如血 寂寞如斯鑒賞-z44g7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
“你认识南歌?”岑乐瑾还不知道眼前这老者正是南歌的唯一师傅。
“姑娘,桃殀花的药性想必你是清楚的。”
“血……”岑乐瑾脸色微变,老者的意思该不会是以一人全身精血养一棵桃殀树开花?
“走吧,她会给你的。”
叫她上楼就说这么几句话?岑乐瑾觉得他真是个古怪老头。
“牵机,有没有别的解药?”
岑乐瑾仍是对邱一色的话抱有怀疑。
“有。”昆仑掌门没什么好隐瞒的,与其说牵机无解,不如是说世间所有桃殀都在他们一派手中。
“还有什么法子?”
岑乐瑾像在沙漠里突然看见一汪清泉般激动,抓这个救命稻草死死不肯松手。
“老夫出手,还没什么疑难杂症不能治好的。”
盗皇 繁华三千水留天
期颐之年的掌门人,依然对自己医术和内力满满自信。
“那你救救—”
不对,为什么这老头会知道她是因为一个男子,他们居然认识。
那认识的话,她干嘛还要割血养花。
“哎,老头?你认得南歌?”
岑乐瑾始终心存疑惑,从进来的石棂起一切都不对劲。
好像是一个什么法阵困住了她,又好像是谁人准备好的陷阱就等她主动跳下一样。
“曾经,是我最爱的弟子。”
掌门如实相告,未有丝毫揶揄。
“那你为什么不出手?”
“十二年了,夜萤蛊都没有下落,他早就没了活命的资格。”
老者对爱徒的话让岑乐瑾听了很不舒服:难道收为徒弟就仅仅为了区区夜萤蛊,就算养只鹦鹉,时间久了也会每天恭恭敬敬喊主人的吧,更何况,南歌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郎。
“你也说了,他是你最爱的弟子。感情这东西,不可能说淡去就淡去,你对他一定还是很挂念的,对吗?”
壹劍小天下 東方玉
从掌门对她的态度上看来,南歌以前肯定是备受这老头的疼爱,甚至是偏爱到极致的那种。
就比如邱一色对她的宠溺,除了几件犯下大罪不可饶。
“掌门只是笑笑道,“那是自然。等他什么时候完成大业,是时候该回来受罚领过了。”
“什么大业?”岑乐瑾有点糊里糊涂。
“他连这都不告诉你,你何必为他求药呢?”
掌门顺手抓这个小细节就不放过,欲拿他不爱她的谎话骗走这小丫头。
“自然是—得借林御史在前朝的影响力,再借齐国公府的名义暗中引起江湖霍乱。他好渔翁得利,坐看鹬蚌相争,届时一网打尽,什么复仇什么权位,呼风唤雨指日可待……”
掌门还没说完就被岑乐瑾无情地打断了。
“霍乱?什么时候?这次又会牵连到哪些人?”岑乐瑾并不想再次目睹绵山谷惨绝人寰的悲剧了。
怎么人命在南歌眼中,一直都不如蝼蚁。
“北宗长天门,南派秋水庄自然不可避免……”
如她离开前所预估的那样,秋水庄即将发生件大事。
还是在南歌的一手操作下,瞒着所有人包括她,岑乐瑾心中拂过不被信任的寂寞,不露颜色。
“他做什么事我从不干涉。”
尽管什么都不知道,岑乐瑾这个女主人表现的落落大方知书达理,没将愤懑和不悦摆在脸上。
困龙大陆 水木击花
“或者是想管但没资格吧。”
岑乐瑾抬眼看向窗外,太阳收起刺眼的光芒,厚厚重重的云盘锯在天空,夕阳乘着一点点空隙,迸射出一条条绛色霞彩,宛如沉沉大海中的游鱼,偶然翻滚着金色的鳞光。
远处巍峨的山峦,在夕阳的映照下,涂上了一层金黄色,显得格外瑰丽。
“随你怎么想—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老头儿,你真会眼睁睁看着他死在最好的年华?”
“他不会死的。”
掌门阅人无数,单凭一双眼睛、一个眼神、一次对话就能准确判断对方的喜好和性格。
岑乐瑾和赵玄胤,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可惜了,隔着的血海深仇,绝不会轻易抹去。
饮唐
“我不想死这么早……”岑乐瑾虽然早知道自己活不了三年,可真的为一株草药付出生命未免有些太草率。
且不说这药到底有没有用,光是按着古籍疗法炼制解药,也需她耗费不少心力。
“我可以帮你先浇筑桃殀,不过—”
岑乐瑾就知道老一辈的家伙看着和蔼可亲,实则坏心眼儿多着呢,可不比年轻狡诈的小人好对付 。
“什么条件?”
“你的时间。”
“呵呵,随便。”
岑乐瑾故意悄悄捋起小半截袖子露出九莲妖给他看。
谁知老者完全不上当,更是变本加厉说道,“横竖都是要死的人,去哪里有什么关系?”
“那石棂我进不来!”
逆世冷妃
當家主母 席絹
岑乐瑾找了个愚蠢到不着调的由头。
“刚才可不是你自己进来的?”
明明他在楼上,什么声儿也没出,岑乐瑾怎么也想不到昆仑掌门长了一双顺风耳,隔着老远就将外头的动静听得清清楚楚。
“老头儿,难道我下回进来又得划破手掌了?”
事有轻重缓急,岑乐瑾认为寻得桃殀花是第一要事,所以疼痛感也没过多放在心上。
“不必了,下面有人会告诉你的。”
“嗯?告诉我什么?”
岑乐瑾只听到一声严正的呼喊:覃芊,上来,有事与你共议。
岑乐瑾没有听错,正是生身母亲的名讳。
算算时间,如今母亲也差不多这般岁数。
为什么她不认自己?
岑乐瑾眼中的彷徨和迷茫,被昆仑掌门尽收眼底。
在覃芊上楼前,只又听得他有条不紊地说道:有些事,还是不要知道的太多。
他说的是什么?又或是哪个人?
“岑北渊?”
才站上二楼台阶的美妇差点重心不稳摔下楼梯,多么怀念的人,覃芊生生世世都忘不了他。
“掌门,”
死光
美妇盈盈参拜见过黑影,岑乐瑾刚巧观察到她微红的眼眶。
她哭了,岑乐瑾想着难道是提起岑北渊的缘故,一段被天朝百姓奉为神话的夫妻生活和情感。
岑乐瑾一直都认为岑北渊是个自私冷漠的边疆将领,是以从没想过要仔细了解他的轶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