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8iw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大唐第一長子討論-第四百八四章 李戰終於醒了推薦-zpufk

大唐第一長子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長子
“说…!”
一间阴暗的牢狱之中,薛宣手中拿着一块烙铁对着眼前的莲花社大社主吼道。
只是让薛宣无语的是,对方仅仅是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一个字都不吐出来。
“嘴巴真硬…!”说完,薛宣直接将自己手上的烙铁按在了那位大社主的身上,‘磁拉’一声,这是铁烫肉的声音,跟着那位大社主惨叫了起来。
不过,即使被烫的死去活来,这位大社主的嘴巴依旧很硬,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这让薛宣一个气馁,回身看着魏敞道:“你的消息到底准不准确,他应该是最高的人物了,所有人都只认识一个大社主,你偏说还有一个什么上主,到底有没有呀?”
魏敞此时也是紧紧的皱着眉头道:“一定有,不过,他就是不愿意说,我看,还是刑没有上到位,我去请高人来…!”
“谁呀?”薛宣一个好奇。
跟着就听魏敞恶狠狠的道:“丽竞门虎侯…!”
“嘶…!”薛宣一个诧异,他没有想到,这个魏敞居然还认识丽竞门的人。
………………………
一天一夜的时间,在长安城的所有莲花社的聚集地都被朝廷派兵给围剿的干干净净,如此的迅速,也说明了,李世民对大唐长安的掌控。
对付这个莲花社几乎都没有出什么力,就将莲花社给基本上扫清了。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莲花社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的就被扫清了,事实上,李世民的金吾卫扫清的仅仅只是莲花社表面的那些。
更深的那些人全部都蛰伏了下来,而这些蛰伏下来的人就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搞破坏,要让李世民恼羞成怒,对莲花社的所有人全部痛恨不已。
第二天一早,李战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郎君,你醒了…!”
一个温柔的声音传进了李战的耳中,李战看见了李荇安那哭肿的眼睛。
“怎么哭了…?”李战勉强的露出一丝微笑问道。
“还不是因为你…郎君,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让我们怎么活呀…!”说着,李荇安的大颗眼泪眼泪再次的落了下来。
要知道,当李荇安等人看到李战昏迷的样子后,那是哭的撕心裂肺,其中李荇安逗哭晕过去了一次,对于李荇安等女孩们来说,李战就是她们的天,李战要有任何的三长两短,那这些女孩的天就彻底的蹋了。
“不哭了…不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李战伸出不太疼的手,轻轻的摸起来了自己女人的小脸,要知道李战很喜欢李荇安的温柔。
这种温柔就像骨子里带有的,李荇安不管做什么都以李战的感受为前提,李战说好,那就是好,李战说不好,那再好也都是不好。
“嗯…不哭了,郎君醒了,一切都好了!”李荇安不停的点头,这个时候,两人的声音也让其他女孩们都醒了过来。
杨巧儿,欧阳多多,小月儿,李倖,华姑…一时之间大家都冲到了李战的床边,跟着小眼睛全部都红了起来。
特别是华姑,明明她才刚刚和李战熟悉,但是这次李战遇袭刺杀,华姑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很痛很痛,哭的两个小眼睛都肿的高高的。
就这样还被华姑的姐姐给骂了,说李战要死,华姑哭什么哭,又不是自己的亲人死了。
这位华姑的姐姐,名字叫武顺,历史上被封为韩国夫人,最出名的就是和唐高宗私通,明明那个男人是自己妹妹的,武顺并没有放过,而是大言不惭的说自己妹妹的,那就是自己的。
不过,武则天可不是好惹的,是永徽五年,武则天生下了第二个女儿,但是没想到,这个小公主却只活了一个月便去世,高宗为了能使武则天开心,便将武则天的姐姐和母亲接到万年宫来。
武则天的姐姐与武则天是一母所生,她的丈夫去世的早。便一直和他母亲住在一起。
在万年宫的时候,武则天再次怀孕。由于怀孕时呕吐严重,便只能终日呆在自己的寝宫里。由于武则天妊娠反应严重,再加上武则天的姐姐却长相和武则天相像,所以,她和唐高宗在一起是很自然的事。
武则天一开始并不知道,直到后来的一天,武则天发现自己的姐姐竟然从唐高宗的屋子中出来,她便知道了她两之间的关系超越了男女关系。
武则天的母亲在听说这件事之后,开始劝阻大女儿,不要在宫里面走动,断了与高宗的来往。在母亲的劝说下,这件事就不了之了。
可是,没想到的是,龙朔二年,武则天的姐姐进宫去见武后,恰巧碰到了高宗。于是,唐高宗便再次被武则天的姐姐吸引了,很快又在一起了。
后来,武则天得知了这个情况,便大笑,说道:姐姐,不要怪我心狠,你离死不远了。虽然两人一母所生,武则天内心也是非常后悔当时邀请姐姐进宫,但她的理性还是战胜的感性。
过了几天,韩国夫人就人间蒸发了,再也没有出现。即使唐高宗明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却也无可奈何。为了避免自己的地位被人威胁,武后以高宗身体不好为由,将嫔妃制度废除了。从此,他的身边只有武后一人。
怎么说呢,武则天固然是一个可恨的人,但是韩国夫人武顺,这位姐姐也不是什么好人,在自己的妹妹和母亲在武家的被逼的走投无路的时候,她早早的嫁人了。
自己的妹妹成了皇后,她来抢自己妹妹的男人,就像现在,得知自己的母亲和妹妹们来到了敦化坊,武顺也立即赶了过来,武顺这个人只想着自己,此时的她对自己的妹妹很是不屑,看到自己妹妹哭的两眼红肿,就想骂一句。
好在还是杨母过来为华姑说了几句说,杨母说李战是为好公子,对华姑很好,华姑哭是应该的,只是等杨母走后,这位武顺却用手指狠狠的点在了华姑的脑袋上道:“就你这个死丫鬟,也敢为主子哭,我看你是春心动了,我可警告你,你这种贱皮子,要是敢对主人动心思,小心死的很惨。”
说完,武顺大摇大摆的走了,留下华姑一人,眼睛再次红了起来。
后面这位武顺还会做蠢事,不过,这个时候的华姑却再也没有想自己的这位姐姐看在眼里!
…………………………….

Author: hugo young